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7章、钓山贼(下)

路上的尸体以及散落的内脏被清理了,两名昏迷不醒的山贼也被同伴扛着,其他山贼小心翼翼地在前方带路,领着虎娃进入了深山密林。虎娃还将那山贼首领提在手中,另一只手则提着那把法器短剑。此刻在每个山贼眼中,他都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凶神恶煞。

虎娃今天是故意落单的,就是想看看这伙山贼会不会动手、又会怎样动手?昨天夜里宿营时,他就发现了周围的山林中有人潜近窥探,但这支商队的规模非常大且护卫众多,这些山贼没敢动手。

所以虎娃在商队出发后又特意回来了,就是给这些山贼一个“机会”,还特意弄出两块金子让他们看见。

虎娃有点憋屈啊,离开翠真村之后,心境虽然已平复,但并不代表不郁闷。尤其是前天撞见了那伙玄衣铁卫,虎娃心中也有了一股压抑的杀气无法宣泄,却恰好又碰见了这伙倒霉的山贼。

但虎娃并没有乱出手,只是故意落单又亮出了两块金子,就想看看这伙山贼会怎么做?这世上经常会有人说“匹夫无罪、怀璧其罪”之类的话,也有人会讲“财不外露”之类的道理。这些道理也许是明智的,因为世上总有像这伙山贼这样的人,需要时刻防备他们。

但所谓的“罪”绝不在虎娃,因为他只是在走自己的路、拣自己的金子,而那伙山贼也是自己蹦出来要行凶的。令虎娃稍感意外的是,此番竟钓出了可能是世上最凶残的山贼,甚至没有给他说话求饶的机会,直接就动手杀人了。

既然如此,虎娃还有什么好客气的?若将这样的人留在世上,只会有更多的人遭殃,放过他们反倒是不慈,虎娃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等“不慈”之事。此刻他押着山贼前往他们的老巢,没有人清楚这少年心中在想什么,而他的嘴角只微微露出一丝冷笑。

虎娃拥有如今的修为,当然已求证了某种超然的心境。当世高人为何很少直接插手世间的俗务?若说超脱,那么所谓超脱之心是从何而来?

站在某个角度,世间发生的事情,只是天道中所衍生的人道,某某杀了某某、某某欠了某某的钱、某某又征服了某地,莫不包含其中。人道演化自有其规律,无数部族或国度家从出现走向灭亡,这些也包含在万物生灭之道中。观察诸人诸事,冷眼超然,也是修行中的感悟。

但是另一方面,若成为置身其中的世人之一,那么自身的言行,也会成为人道演化的一部分,以这个身份遇到什么便做什么,这也是修行中的求证。

其时世间,尚无后人所谓的“出世”与“入世”之说,但虎娃行遍巴原五国,对此已有所证悟,今天走到这里,便来了一出“钓山贼”。而且他还要顺势摸清恶山一带所有山贼的情况,再安排另一件事情。

若是虎娃昨夜跟随商队宿营时,并没有山贼前来窥探;若是他今天独自返回时,这些山贼并没有蹦出来动手,那么这一切也许并不会发生。但山贼就是那样的山贼,这一切又不可能不发生。

……

山贼的老巢离官方开凿的道路并不算太远,众山贼带虎娃走的是最近的一条路,翻过一座山绕过一道谷壑,再攀上一道高崖,大约要走十几里。只要熟悉道路且身轻体健,大半天也就到了。

干哪一行都是有讲究的,在这深山中为山贼,巢穴的所在当然要好好选择。接近山贼老巢的陡坡高崖,就算是军阵来了也很难攻打,而且万一情况不妙,上面的山贼也有足够的时间能从别的地方跑掉。

高崖上有一片平坡空地,旁边有水潭,后面的岩壁间有一排大小不等天然的岩洞,不仅可以栖身居住,还可以存放各种物品,地方足够大。顺着岩壁再爬到上面的峰顶,会发现这里的视野非常好,远远地能断续看见穿过恶山的那条道路,正好绕着这一带转了大半个圈。

如果路上有人经过,山贼在此处远远地就能发现,还可以选择从哪个方向摸过去、在哪一段路上动手。

今天下山的有十五个山贼,被首领误杀三人后还剩十二个,老巢中还留了十五人看家,此地总计有凶徒二十七人。山贼首领独占了其中最舒服的一个岩洞,住处还经过了一番改造凿建,颇有几分修炼洞府的样子了。

首领下面还有三名“大将”,也就是三个本事最大的小头目,今天被带下山两个,已经被虎娃撞晕了一直还没醒,另留了一个小头目在老巢看家。

山贼有二十七个,但这里的人可不止二十七个,还有八名衣衫不整、目光呆滞的年轻女子,正在水潭边浣洗各种东西。这些女子的姿色都不错,她们是被山贼掳掠来的,平日不仅供众山贼淫乐,而且还要干各种杂活,若不堪凌辱被折磨而死,最终的下场也将是弃尸山中。

看见虎娃在一伙山贼的引领下,手里拎着山贼首领走来,她们呆滞的眼神中皆露出惊骇或惊恐的神色,仿佛恢复了一丝生气。但她们却不敢靠近,仍哆哆嗦嗦地在做自己的事。虎娃看见这些被掳掠来的女子,面色阴沉一言未发,谁也不知道他在心里想什么。

留守老巢的那个小头目,看见下山的十五人只回来了十二个,首领还被一位陌生少年拎在手中,那把威力无比的神剑也被来者夺下,当然没敢擅动,小心翼翼地询问其他人发生了何事,问清楚之后,也是面色发白悄悄退到了一旁。

虎娃来到岩洞前的平坡空地,径直在一块看上去很像是山贼首领座位的大石头上坐下,噗通一声将那山贼首领扔到地上。

山贼首领被摔得晕头转向,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,那少年的手松开之后,自己的神通法力仍能运转,但法器已被夺,他不敢再对面前这个煞星动手,顺势打了半个滚,趴在地上叩拜道:“小爷,请问您是何方高人、因何来到恶山?我们今天看走了眼,不小心开罪了您,请您千万不要动怒……”

不仅是首领,众山贼皆是一脸惶恐之色,知道今天惹了不能惹的高人。但对方却没有杀他们,反而来到了他们的老巢,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?有人甚至在暗中猜测,这位小爷是不是想反过来打劫山贼啊?那么他包裹里的金子,来历恐怕就不难猜了!

虎娃却未理会众山贼在想什么,只是看着那山贼首领淡淡道:“先别问我是谁,我想问问你是何人、叫什么名字、来自何方?为何身怀四境修为,却跑到这恶山中做了杀人越货的山贼?”

听虎娃的语气,并没有立刻要动手的意思,山贼首领也能把话说利索了,如实交待了自己的来历。他的名字叫横鳅,听上去有点像妖修,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人间修士。此人多年前当然并非山贼,而是樊室国中一派小宗门的长老。

四境修为就能当长老吗?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宗门。横鳅所在的宗门,包括二百年前的祖师在内,门中从未出现过大成修士。就连当时的掌门也刚刚突破五境修为,好不容易才混了个国工的身份。

二十年前樊室国攻伐白额氏一族,当然也下令召集国中各方势力。炼枝峰、大足山这些大派宗门并没有参与,一方面他们可能是看清楚了形势,另一方面,他们也有那个底气不去理会国君在世俗间的命令。

可是横鳅所在的宗门,既不好直接回绝君命,也看错了形势想趁机占点便宜……下场就不用说了。

樊室国战败后,国事尽被赤望丘把持,就连炼枝峰和大足山都奉赤望丘为“上宗”。樊室国中各大部族势力,只要随国君表示恭谨臣服,赤望丘并没有再为难追究。可是对于那些主动参加攻伐白额氏之战的一批小宗门,赤望丘却没有客气。

横鳅所在的宗门随即被灭,就连掌门都被赤望丘给斩了。横鳅当时在战场上随大军溃败逃散,没有及时回到宗门,这才躲过了一劫。赤望丘灭了这派宗门之后,倒没有继续追杀逃散的修士,任他们成为自生自灭的散修。

横鳅却胆颤心惊不已,而且以他的身份,恐怕再没有哪座城廓会任用,更不会得到各大宗族势力的礼待,感觉自己已没有了立足之地,便流落恶山当起了山贼。他的本事大,也很懂见机行事,出手无往不利,很快聚集了一批手下成为这伙山贼的首领。

虎娃听完之后,眉头紧锁道:“当年你所在的宗门被灭,也是咎由自取。但是赤望丘并没有继续追杀你们这些已离山逃散的弟子,你身怀四境修为,在何处不能安身立命呢,为何要做如今这等事情?”

拥有四境修为,哪怕不能被城廓任用、也不受各宗族势力的供奉礼待,亦足以安身立命,干点什么都能活得很好。很简单的道理,哪怕只是在村寨中种地,平常的那点事情也不过是举手之劳,日子仍然能过得超脱逍遥。

横鳅却苦着脸答道:“小爷,事情哪有您想得那般简单!当年我也是仙山上的长老,又怎能流落为村寨中的乡民,还处处受人白眼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