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7章、钓山贼(上)

虎娃并没有冲动地跳出来当场动手,这里不是合适的地方,此刻更不是合适的时机。况且以虎娃如今的状态,假如被这两小队死士展开刀阵合围,就算能击杀其中几人,自己恐怕也是凶多吉少。虎娃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从集市上走过,将心中的杀意也收敛于无形。

星耀麾下的玄衣铁卫,怎会出现在这个地方?虎娃返回驿站问了其他人,结果众人皆不知详情。玄衣铁卫共分七队、每队七人,只听命于星煞,就连赤望丘上的众长老以及世间的国君都无法指挥他们,普通民众当然更不会知道他们干什么。

但是玄衣铁卫这些年经常在樊室与帛室两国中走动,有时是护送重要的供奉物资,有时是在巡视各地的状况,所过之处皆带着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。他们象征了一种超然的威严地位,令各地民众不自觉间就对星煞大人以及赤望丘生出敬畏之心。

不仅是虎娃在询问,驿站中的众人也纷纷议论,好歹有一个见多识广、消息灵通者说了几句有用的。星煞大人最近几年经常派出玄衣铁卫巡视各地,这两支小队是从国都方向来的,也即将穿过恶山前往充城,然后再由充城向东穿过好几座城廓返回赤望丘。

他们可能要将在各种所见的情况报告给星煞大人,至于这些目不斜视的玄衣铁卫在沿途看见了什么、发现了什么、最终又会对星煞大人汇报什么,外人就不得而知了。

商队老板听说有两队玄衣铁卫也要经过恶山,一度非常高兴。他可不敢与玄衣铁卫争道,而打算远远地跟在玄衣铁卫后面行走,各路山贼必然早已闻风远避。商队虽然有大批护卫随行,但若万一遭遇山贼厮杀,总会有各种伤亡损失,能完全避免是最好不过。假如早知这个消息,商队甚至都不用请护卫了。

但商队老板的打算却落空了,玄衣铁卫到达了集镇后驻扎了下来,据说要停留好几天才会继续出发。商队求利,在路上的每一天都是耗费,所以也不能耽搁太久,得知此消息,第二天还是照常出发进入了恶山,虎娃与其他人一起依旧跟随。

这里的山势的确险恶,但人们花了数百年时间所开凿的道路已可通行车马,在谷壑和山坳中穿行,起伏曲折蜿蜒不定。所过之处山深林密,时有怪声啼鸣,就连山风都显得有些阴森渗人。

所有人都紧随商队,唯恐走慢了被落下。而虎娃背的包裹有些大、看上去也很沉,走着走着好像是累了,步履越来越缓慢沉重,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。近百里的山路,一天当然走不出去,天色擦黑时就要寻找合适的地方宿营,大家身上也都带了干粮。

在山中走了整整一天,宿营时虎娃取出衣物铺在地上,枕着包袱很快就睡着了,连晚饭都没吃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商队吃完早饭便匆匆再度出发了,虎娃是被好心人拍醒的,要不然他还会继续睡觉。虎娃赶紧收拾后包裹快步追上了商队,可是过了一会儿,他又独自回来了,露出很焦急的神情,在昨夜睡觉的树下转来转去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

时间不大,虎娃又面露喜色,弯腰拣起了两块东西,还特意走到道路中央在阳光下照了照,赫然竟是两块金子。那金色的反光有些刺眼,就算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看见。假如真有人暗中窥探,定会惊讶这少年怎会随身携带如此贵重的财货,却跟随商队步行、还不小心落单了?

假如给商队老板一些钱,也可以坐在商队的马车上很舒服地穿过山野。也许他是为了财不外露,背着个不起眼的包袱步行跟随,恐怕谁都不会想到他身上会有黄金。显然是在匆匆收拾包裹赶路时,他不小心将黄金遗落,走出一段路之后才发现了,于是赶紧回来寻找。

虎娃找回了金子,立刻背着包裹快步赶路,他要追上那已经绕过一座山丘远去的商队。就在这时,他听见了一片粗重的呼吸声,声音传出的地方很远,若不是拥有超常敏锐的知觉,就算一般的高手也听不见。

虎娃快步走出了一段路,却突然停下了脚步,因为前方已经被人拦住了。来者是十余名大汉,大多衣裳脏兮兮的、头发胡子也乱糟糟的,手握兵器神情凶恶,也有人在笑,笑德是那么得意也不怀好意,看向虎娃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只等待宰剥的肥羊。

虎娃暗叹一声,心中甚至有几分感慨——行遍巴原五国,终于见到了真正的山贼!

而在那些山贼看来,虎娃的样子应该是完全被吓傻了,因为他既没有害怕的神情也没有浑身发抖,更没有跪地求饶,只是直愣愣地问道:“你们是谁?”

没有人回答他,虎娃脑后突然荡起一股恶风。前面出现的那些人只是拦路,而后面也有人窜了出来,将他包抄堵截在这条山路上。虎娃的话刚刚问出口,后面就有一条大汉挥起一把砍刀,从上斜着往下砍向他的脖子,连一声招呼都没打。

虎娃不用回头也感应得很清楚,挥刀的汉子是个身手还不错的普通人,那把刀就是人们用来伐木的砍刀。刀刃曾崩出过很多个缺口,又被一次一次被重新磨德锋利,刀身上蒙了一层深褐的颜色,那是一次次洗去血迹之后残留的沁痕沉积,已渗入了纹理之中。

如仓颉先生所说,天地间万事万物都有其纹理,这把刀也有,它杀人不少。在那些山贼所持的兵器上,虎娃都能感应到同样的气息,这让虎娃想起了前天刚刚见过的那些玄衣铁卫。

山贼与铁卫,气息有相似的地方,但也有明显的不同。虎娃在这些人的身上,感受到的主要是心狠手辣、嗜血凶残、炽欲迷心。

那挥刀的汉子从后面窜出来突下杀手,脸上还带着残忍而得意的笑。可是他的刀明明从虎娃的脖子上划过,却没有受到任何阻碍,只是斩过了一个虚幻的身影。

这不是幻觉,只是视觉中的残影。虎娃已经动了,动作快得令人看不清,砍刀还没有劈落时,他就冲进了前方的那伙山贼之中。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虎娃就好像不见了,然后有两个人就飞了出去。

虎娃在前冲的同时,用左右肩膀顺势将那两人撞飞,劲力用得非常巧,没有将他们撞得筋断骨折,但飞出去的时候人便已经晕了过去。这两人比其他人的衣服都干净,头发胡子也整齐许多,手中拿的凶器更是特别。

左边的人持短梭,右边的人持飞镰,短梭只有七寸长,飞镰的刃口是向后的。使这样的家伙怎能拦路打动呢,显然不是拿在手里施展的,而是以御物之功飞出去杀人。这两件东西不是法器,但也是经过法力炼化的上品宝器,这两名山贼是三境修士。

撞飞两人的同时,虎娃已经来到另一人的面前,挥拳朝他的面门打了过去。这是一名形容四旬左右的男子,衣料甚为轻便华贵,这套衣服很可能是抢来。虎娃看得清楚,此人应该就是这伙山贼的头目,而且竟是一名四境修士。他的打扮就像城廓中的贵人,也是这伙山贼中最为干净整齐的,连指甲缝里都没有泥垢,手中拿着一把剑。

剑这种武器,在巴原上的平民间可很罕见,往往都是贵族的配饰。而那男子手中的剑仅仅只有一尺多长,甚至像一把能藏在衣服里的匕首,通体光泽如洗、浮现着奇异的纹路,居然是一件不错的法器。

这名男子站在人群的最后,方才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随即便有一条大汉挥刀砍向了虎娃的后脖子。可是这点头的动作还没完呢,虎娃的拳头便迎面打来了,那男子惊骇之下御器格击,一道剑华升起、扫了过去。

他太意外了,也很惊慌,但反应倒是不慢,修士御器本就是瞬间的事情,但猝然间只顾着自己,没顾及身前还有三名同伴站得很近。剑光扫出只听一片惨叫,那三名山贼的身子已被斩为两截。

身子被斩断了,人当然活不了,但一时半会也没死,惊骇欲绝的叫声中,其状之凄惨可想而知!但御器剑光却没有扫中虎娃的身形,打向面门的那一拳也没有真正击中,虎娃顺势向侧后方一闪,拳头张开往下一抹,人就站到了那男子身后。

山贼首领御器击空,却误杀了三名同伙,已经没机会再发出第二剑了。他的双脚离地而起,手中法器也当啷落地。原来是虎娃从后面捏住了他的脖子,像拎小鸡一般将他拎了起来,手指正好卡住了后颈两侧的血脉。那人脑袋一阵晕眩身子瞬间就软了,当然也运转不起神通法力。

其他山贼这才转过身来,发现两名凶悍的小头目已经飞了出去,更有三名同伙的身子被斩为两段,地上洒满了血迹和内脏,未死透的人仍在挣扎惨呼中,声音却越来越微弱。就算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,见到这个场面从头皮到全身也都一阵阵发麻,双腿直打颤。

他们多次见过首领御剑杀人的威风,眼前的三名同伙显然是被首领的神剑斩杀的,但首领本人却被方才那少年捏住后脖子提在手中,就像一只被剥了皮的兔子,口中惊恐万状的嘶呼道:“小爷,千万别动手!有话好说,什么话都好说!”

虎娃也没说什么废话,只是冷冷开口道:“把这里收拾好,跟我走……你们从哪里来,我们便到哪里去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