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6章、爱恨情仇(下)

这支商队有二十多辆车,赶车的伙计皆孔武有力,看身形动作显然都有功夫在身,他们也一律携带着兵器,伙计本身也是护卫,总计共有五十余人,集合起来简直相当于一支军阵了。其中有人是商队雇来的,有人是商队老板的奴仆,还有人干脆就是城廓的守备军阵战士。

因为这支商队运送的不仅有普通货物,还有城廓之间的官方物资。跟在他们后面穿行恶山,应该是最安全的,背着大包小包“蹭护卫”的足有五、六十人,其中还有赶着牛车的小商贩。这支队伍在进入恶山之前,在某个集镇中住了一夜。

虎娃和很多人一起挤在驿站的院子里,屋里都已经住满了,夏天又不冷,只要不下雨,很多人便在院中露宿。这天一大早,不少人正在生火做早饭,恰在这时,外面喧闹的集市突然安静下来,瞬间竟变得鸦雀无声。

靠坐在墙根好像在打盹的虎娃,也突然睁开了眼睛露出惊异之色,因为他感受到一股肃杀气息,那无形间的威压感,已使院中的很多人都说不出话来。有人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跑到院门口向外张望,随即迈出院门恭恭敬敬地行礼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虎娃也走出院门向外看去,随即就眯起了眼睛。有一支队伍正迈步走进了集镇,他们应该不是军阵,却比最精锐的军阵更像军阵,总共只有十四人,分成左右两列,每列恰好相当于军阵中的一支小队。

这些人看上去都在四旬左右,体格健壮彪悍,一律身着黑衣,每人腰间悬着一口刀,背后斜背着一根不长不短的棍子,打扮颇为奇特。普通人在平常情况下是不准公然携带武器出行的,商队中的护卫携带武器,也需得到城廓的批准才能通过沿途关卡,但这些人却公然列队携凶器而行。

虎娃看得清楚,那刀棍皆可单独使用,也能双手配合施展,但棍子还能接在刀上、变成一把长柄斩刀。这些人的神情冷漠,目视前方面无表情,他们走过来的时候,整个集镇上的人莫名都不敢再说话了,皆面带敬畏之色躬身行礼,甚至还有人不由自主腿发软、噗通一声就跪下了。

但这些黑衣人连看都没多看一眼,虎娃是站在道路两侧唯一没有行礼的人,他们对此也视而不见。并没有人喊出号令,可是列队前行时,每名黑衣人的步点都是一致的,甚至步幅都没有差别。假如不是能够感觉到旺盛的生机律动,虎娃差点怀疑自己看见的是一队会走路的木偶。

这些人一律都练成了武丁功,其中至少有四人更有修为在身,但与正常人相比,他们似乎缺乏了某种灵动气息,来源于内心中情绪。很显然,这些人经受过严格的训练,意志坚定非常,但与普通人或者其他的修士相比,心境过于凝滞了,缺少了很多正常人的复杂情绪,难怪虎娃会有那样的感觉。

随着他们的到来,一股无形的肃杀气息笼罩周围,令人不寒而栗。这也许与他们的修炼有关,但更重要的原因,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杀人不少。那样的杀气,他们却丝毫不加掩饰,仿佛也用不着掩饰。

他的兵器、身形所携的气息中,甚至有无数怨魂的残念。——在场者只有虎娃能恍惚感觉到这一点,而其他人只是莫名生畏、浑身发冷。

虎娃已想到来者是什么人了,他听过这些黑衣人的传说,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,他们是星煞麾下的玄衣铁卫。至于玄衣铁卫的来历,在场者恐怕没有人比虎娃更清楚,虎娃还专程托少务搜集过有关玄衣铁卫的各种情报。

大约在二十多年前,玄煞率领白额氏族人击退樊室国和帛室国的那一战之后,星耀也突破了大成修为。星耀在他最信任的白额氏族人中挑选死士,按照军阵的方式进行操练,编成了四支军阵,成了他手中所掌握的一支私军。

在当时的背景下,星耀这么做看上去也很正常。白额氏一族刚刚遭受大军攻伐,便训练私军以防不测。这支私军只听从星耀的号令,而星耀也只听命于白煞。所以赤望丘中的众长老也无法干预,而训练军阵的所需的一切皆来自樊室、帛室两国的供奉。

少务有一次和虎娃闲聊时,还特意提到过这件事,并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:星耀训练私军,必然是经过了白煞的同意,可能也隐约在针对赤望丘上另一位重要人物玄煞。

玄煞刚刚指挥白额氏族人临时组织的大军击退了强敌,而大战过后,那些临时编成的军队便解散归乡了。可有朝一日,若玄煞出面振臂一呼,很可能又会迅速拉出一支大军来。星耀可能对其有所忌惮,趁这个机会,组织族中精锐训练出一支私军。

而另一方面,这些人的身份其实不能算是赤望丘弟子,只是星耀属下的死士,有很多事情不适合高高在上的仙家去做,交给他们去办倒是挺合适的。

如今虎娃已从阿源那里得知赤望丘内部的某些状况,也清楚玄煞当年为何会离山修炼。现在回头看,少务的猜测未尝没有几分道理。

星耀训练的似军当年有二百人,而虎娃怎会忘了,他们就是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!当年的那一战惨烈异常,其实清水氏的实力不弱,也有包括盘瓠父母在内的一批高手。这二百名死士最终只剩下五十人,后来便换上了黑衣,成为今日的玄衣铁卫。

这剩下的五十人,恰好可以编成一支军阵,比巴原上任何一支军阵都要精锐擅战。其实他们本身的战力倒是其次,再厉害也不过是一支军阵而已。但他们都经过了长期的兵法战阵训练,必要的时候,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指挥与率领军阵作战的将领。

五十名玄衣铁卫,就是五十名潜伏的将领,他们皆精通兵法战阵,且绝对忠心毫不畏死,彼此之间的配合还极为默契,可随时指挥千军万马。无论是樊室国还是帛室国的军阵,到了他们手中,都能发挥比以往大得多的战斗力。而平常时少有人能意识到这一点,这才是星煞真正厉害的隐藏手段。

当年星耀从山中带走了二百人,只回来了五十。赤望丘对此的解释,是他们去蛮荒深处斩杀了一位作乱的化境妖王,虽然斩妖成功、但也伤亡惨重。那妖王确实是被杀了,而且是善吒与星耀一起动的手,但那些死士却是在屠灭清水氏一族时折损。这一隐情不被外人所知,就连赤望丘上的众长老都不清楚。

虎娃心中一直有个疑问,本打算下次见到阿源时私下相询。清水氏的灭族惨剧,当年并非没有留下活口。所谓的活口当然不是指虎娃与盘瓠,而是星煞所率领的五十名属下。这么多人还活着,又过了这么多年,难道就没有一点口风露出来,就连各国高层都打探不出一丝内情吗?

如今亲眼看见了这两队玄衣铁卫,虎娃终于明白了原因。白煞与星耀既然会留下这些人,就不担心他们会泄露什么秘密。这些人一直都没解散,而是被训练成了玄衣铁卫,且都誓死效忠。

如果星耀下令不让他们守秘,他们就绝对会守秘。但无意间的泄露怎么办呢,虎娃好像也看出一点名堂,这些人的心神好似有些问题。并不是说他们神智不清,其实这些人是完全清醒的,感应敏锐身手矫健,个个都像一把随时会出鞘的利刃,但感觉总有些不对劲的地方。

星煞想找一批誓死效忠的白额氏族人,当然并不困难,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动用其他的手段。若是反复用神念悄然印入脑海,向人们灌输某种信念,久而久之,这种信念就会根深地固,仿佛成了与生俱来的自我意志。而这些玄衣铁卫的样子,好像就有此经历。

而另一方面,若暗中使用强大的神念心印,甚至可以使人在不自觉中忘掉特定的事件,或改变对某些事的记忆。虎娃最近对纯阳诀更有所悟,才能看出一丝端倪,他本人虽从未使用过这种手段,但也能推演出某些玄理,而此刻也只是有所猜测,并不能完全确定。

如果是那样的话,这些本已誓死效忠的玄衣铁卫,就更不会泄露星耀的秘密了。看着这些人坚毅的神情,就算星耀或白煞对他们施展过那些手段,恐怕也是他们心甘情愿接受的。

虎娃微微皱起了眉头,在思索眼前的玄衣铁卫究竟是怎样一种人?他们的意志与心念相当坚定,但与世上很多修士所求证的心境不太一样,并非超脱豁然。

这样的人若先天体格强壮,可以训练成最精锐的战士,若是资质不错,也可能成为修士并掌握神通法术,但很难突破太高的成就。这些人的气质中,皆有星耀的影子,但他们又与星耀有所不同。星耀的心境与自身的经历以及机缘有关,那是他在修炼中求证的;而这些人的心志,是按某种要求被刻意打造出来的。

集市上的民众看见这些玄衣铁卫,目光中皆充满敬畏,而虎娃却感觉他们或有长处,但是更为可怜。可是这种感觉,并不能打消虎娃心中的仇恨,因为他们的的确确就是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,且屠杀时的神智是完全清醒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