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6章、爱恨情仇(上)

玄煞也告诉了虎娃,不必为翠真村的族人担忧。以她的身份、地位以及修为,只要返回了宗门,又公开了这七年潜修之事,便没有人能为难翠真村。凡伯与村民们所做的一切,只会受人羡慕与赞赏。

只是虎娃本人,要趁这个机会赶紧离去。他本就是流落到翠真村的外乡人,返回自己的家乡也很正常。玄煞提醒虎娃最好向北走,因为南边是茫茫东海,他的修为法力尚未完全恢复,很难在暗中横渡而过;而西边要穿过宜郎城,正是白额氏族人聚居之地,仍有赤望丘弟子在关注来历不明者,虎娃会受到各种查问。

阿源也将自己渡过脱胎换骨的种种感悟,毫无保留地都告诉了虎娃。因为虎娃也修炼了吞形之法,将来历劫时会遇到麻烦。但虎娃另怀传承隐秘,又能拿出不死神药服常,想必只要心中有数,将来便有希望突破化境修为。

最后是一番羞答答的情话,名震巴原的玄煞,竟有些不好意思直接说。她一再提醒虎娃,在没有自保之能前,切勿泄露身份来历,尤其是身怀的隐秘。若没有突破化境修为,就不要再靠近赤望丘的势力范围。

但是,虎娃如果想她……也可通过稳妥的方式传讯,她将设法在赤望丘外与他相会。而有朝一日,他们也终会在一起。其实他们已经在一起了,她所爱的、想要的人,也只有他。

很显然,玄煞突然现身回归宗门,固然是为了遵守当年的承诺,其实也是给虎娃创造一个脱身而去的机会。玄煞虽回到了赤望丘,但也不会每天就呆在道场中,她更不想因为自己暴露了虎娃的隐秘。

以虎娃的修为,只要能找到稳妥的方式与她联系,两人自可在山外相见。等到将来,也可于世间永相携手;而此时此刻,他们已然是爱侣。

解读这道神念心印时,很难形容虎娃是怎样的心情。他呆呆地站在那里,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,压低声音道:“虎娃,阿源姑娘回归宗门处理一些事情,临行前提醒我,要你趁此机会赶紧离去。请放心,应该过不了多久,你们就会有再见之时。”

说话者是凡伯,他是第一个回到村寨中的,而其他人还在村口外朝天叩拜呢。凡伯不知虎娃就是彭铿氏小先生,更不知他曾夜闯赤望丘道场之事,但这位老人家早看出来虎娃和阿源的关系了,当然也能明白玄煞为何有这样的叮嘱。而就算他不明白,也会照办的。

凡伯说话时,给虎娃递来一个包裹,里面有衣物、干粮,还有不少钱。

……

流落翠真村的外乡人虎娃,就在玄煞大人现身的那一天,也悄然离开了这里。村民们虽然感到很惋惜,但他们此刻仍很兴奋,注意力都被村中所发生的惊天大事所吸引了。在这里生活了七年的阿源姑娘,竟然就是赤望丘上的玄煞大人。

虎娃他没有走大道,而是沿着山野向北行,穿过了泸城的郊外,也绕过了樊室国的国都,到达樊室国的北境。虎娃这么走其实是绕了一个大圈,先往北再折转向西,打算从飞虹城进入原相室国的疆域,那里如今已经属于巴室国。

走在路上,虎娃每天想得最多的还是阿源。他想告诉阿源的很多事情,终究没有说出来。阿源到现在,也不知他就是彭铿氏小先生,却误会他为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。但他想对阿源表白的情意与心意,则早已表白,两人之间甚至能心念感应相通。

她是不想把他的隐秘带回赤望丘,但另一方面也显然说明,不论他是什么身份,他所爱的就是他这个人。这种态度,也多少解开了虎娃可能会有的另一种困惑。

虎娃与赤望丘的关系实在太特殊了,赤望丘宗主白煞是他的仇人,有朝一日,虎娃定会斩杀白煞,也很可能因此与赤望丘乃至白额氏一族结下深仇。可是在翠真村生活的这段日子,虎娃结识了很多朋友,其中有白额氏的族人也有赤望丘的弟子,虎娃并不想与这些人为敌。

他爱上的姑娘阿源,竟然就是赤望丘上的玄煞,这太令人意外了,但虎娃需要解决的问题实质上并没有改变。而换一个角度来看,不论阿源还有什么身份来历,虎娃所爱的人也依然是她。

虎娃刚开始的样子,有些失魂落魄的,但是在路上走得越远,眼神便越清澈,清澈得就像刚刚来到巴原时的那个孩子。

阿源是玄煞,也是他的女人、此生注定就是他的女人。阿源叮嘱他,在没有自保之能之前,切不可泄露“少昊传人”的隐秘,而虎娃当然不会泄露,因为他本来就不是!玄煞还叮嘱他,若没有突破化境修为,便不要再靠近赤望丘,虎娃有了上次的遇险经历,早已有此自知之明。

在未突破化境修为、遇险至少能脱身自保之前,他也不会再那般轻身涉险。至于自己此番离去之后,怎么再设法向玄煞传讯,以他彭铿氏大人的身份,其实有得是办法。下次再见时,他会将自己的一切隐秘都告诉阿源,也包括清水氏一族当年的往事。

虎娃的心境已平复,眼下他要先回到巴室国,还要走很远的路。以他目前的状态,想彻底恢复恐怕还需半年左右,在此之前他只能动用相当于四境御器的神通,但在普通情况下应足以自保了。

虎娃曾在重伤时思己之弱,对自己如今的状况当然也很清醒。以他的修为根基,哪怕只能施展普通的御器神通,也绝非一般的四境修士所能比,他目前能够对付的最凶险的处境,差不多就相当于在宜郎城外遭遇那头金兕兽的情况。

那样一头凶悍的五境异兽,是虎娃如今所能收拾的最强大的对手。但如果遇到修为更高的敌人,或者被一群修士结阵包围,甚至陷身精锐军阵的合围之中,他仍然脱不了身,这是要在路上注意避免的遭遇。

向北行,直达蛮荒边缘,再折转西行,越过边境进入飞虹城,应该是一条最安全的、最不引人注目的路线。但是对于普通民众、来往的商队而言,这也是一条最危险的路,因为这一带出没的山贼最多、也最为凶残。

樊室国多山贼流寇,比巴原上其他四国加起来都多,这是由很多复杂的原因导致的。但在虎娃曾走去的宜郎城、浒安城一带,近几十年来却相对安宁,因为那里是白额氏族人的地盘,有赤望丘在,也没有大股流寇敢在那一带捣乱。

可是远离东海之滨深入北境后,情况就不一样了,樊室国中的山贼流寇,多半都在这里出没。这一带的城廓并不贫瘠,情况恰恰相反,大部分地方水土肥沃、物产丰足。但另一方面,城廓之间的交通闭塞,因为纵横蜿蜒的山脉将这里切割出很多块相对独立的平原。

每个城廓的辖境都是天然形成的,并没有一条明确的边界,那罕见人烟的险峻高山便是平原四周的屏障,山深林密最适合流寇出没。巴国建立后,这一带的城廓才逐渐出现,用了近两百年的时间凿山伐木,打通了各片平原地带之间的道路。

樊室国立国后的百余年来,在每条重要的大道上设立关卡并派军驻守,以防山贼流寇侵扰人烟富庶的平原,可是对于广袤的山野,仍然没什么办法。樊室国的大部分地方,并没有受到巴原分裂的战乱波及,近百年来更加繁华富庶了,但同样也滋生了更多的山贼流寇。

北境城廓之间的商队,必定会雇佣护卫随行。民众出远门穿行山野,要么跟随商队,要么聚集起很多人持械自卫。野地里不仅有山贼,还有很多猛兽出没。

虎娃绕过了樊都城,进入了樊都城之北的宁城。这里颇有些当年相室国太禾城的景象,也是樊室国中重要的粮仓,大部分民众的生活安宁。可是从宁城再往北,要经过绵延数百里、宽达数十里的一片深山,才能到达另一座城廓充城。

充城是樊室国境内最北端的城廓之一,再往北就是绵延无尽的蛮荒了。虎娃这一路很小心,虽身怀樊室国的国工信物,但是遇到有关卡盘查时,他都从山野中绕过去了。而在其他大部分时候,虎娃并没有独行深山野地,仍然走城廓之间的道路。

虎娃离开宁城的时候,背着个大包裹,跟随在一支大型商队后面。像他这样“占便宜”的人还有不少,很多人自己请不起护卫却要出远门,便跟随着规模较大、护卫众多的商队。如果交给商队老板一笔钱,还可以加入商队一起走,甚至能有车坐;假如不愿意出钱,就只能在后面跟着了,而虎娃这次就没花钱。

前面将要穿过的地方叫作恶山。恶山之名,因民众口口相传而来,这里不仅山势险恶,且自古常有恶人、恶兽出没。山中道路蜿蜒曲折,有近百里,也是樊室国中最险恶的一条路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