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5章、源(上)

满怀心事的虎娃走进自己的院落时,忽然看见了亮光。这光线很柔和,原来是阿源在屋里点亮了一盏灯。虎娃平时天黑后就休息了,家里没灯,晚上也用不着点灯,这盏灯应该是阿源拿过来的,还是第一次在这屋中亮起。

虎娃因为有话要私下问阿源,进屋时特意关好了门。阿源坐在床前,灯光下的她是那么地美,虎娃一时竟感觉有些呼吸困难。还没等他开口,阿源便抬起眼帘,有些怯生生地说道:“虎娃,我特意点了灯,在等你。”

虎娃脱口而出道:“今天赤望丘来人了,他们派弟子巡查每个村寨,重点查问的就是近七年来所出现过的外人,尤其是其中来历不明者,还有最近莫名重伤或重病的人。明天一大早,族长就要将全体族人都叫到村寨中央集合。”

不知为何,阿源并没有任何震惊之色,她的眼眸中有湿润的光泽,声音也似有些飘渺:“这些我已经知道了,虎娃,难道你要走了吗?”

虎娃为阿源担心,但阿源的一句话也点破了虎娃的处境。他确实该离开了,就算此次带队之人是梁羽,虎娃在凡伯的掩饰下还能糊弄过去,但此地绝不可再久留,他要趁着赤望丘还没有注意到自己,赶紧离开。

虎娃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,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:“阿源,我确实该离开了。我曾经说过,要告诉你很多有关我的事,并带你一起走。其实我……”

话刚说到这里,阿源突然站起了身,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虎娃的嘴唇上,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,并柔声道:“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。有一种感觉,我还从来没有告诉你。当你出现的时候,我觉得你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,也是我注定要等待的那个人。见到你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,原来我一直在等你,或者说终于找到了你。”

轻轻的一根手指,就让虎娃说不出话来,此时此刻,他又能说什么呢?他已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了阿源纤柔的腰肢。阿源也顺势轻轻地搂住了他的脖子,嘴唇已到了他的耳边,吐息微语道:“我知道你有事想告诉我,还想告诉我你是谁、有何来历,但不要说出来,至少现在还不必说。不论你是谁,我喜欢的就是你、你这个人。如果你与我一样……”

虎娃终于在她的耳边开口了:“我们的心念是相通的,不论你是谁,从哪里来,我所爱的、只想要的,就是你。明天……”

阿源:“你不必为我担忧,赤望丘的修士明天见到了我,绝不会对我不利,也不会连累翠真村的族人……现在我不想听别的,只想听你再说刚才的话,你所爱的、你只想要的是……”

虎娃倒是很愿意在她耳边倾诉无数遍,但此刻已说不出话来,因为他紧紧地搂住了她,嘴也被她的芳唇贴紧。她的身体是那么地轻柔,虎娃抱起她的时候,就像捧着天边最美的云霞,衣衫飘落在灯光下,他只想尽情拥有她……(此处省略八十一万字)

虎娃醒来的时候,天光已大亮。实际上这一夜他根本就没怎么睡,天色微明时,才将阿源搂在臂弯里小憩了一会儿。这是怎样缠绵的一夜啊,虎娃甚至没有再说一句话,因为每次极尽销魂后,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旋即又会为她的温柔迷乱。

哪怕只是她轻轻的触碰,他便立刻又仿佛化身为一头只属于她的猛兽。她是那样地柔弱动人,他对她亦是怜惜无限,倾听着那婉转娇吟时,他总是不敢太用力,一次又一次唯恐她不能承受。

天光大亮时,她终于在他的耳边说了一番话:“赤望丘派来的修士,不仅早已认识你,而且是你的朋友。只要凡伯不说什么,他们暂时就不会怀疑到你身上、更不会追查你的事情,这就是机会。至于我,你不必担忧,就算见到他们也没什么。凡伯多虑了,有很多事情,他并不清楚。天亮了,大家都已经在村寨中央集合,你先过去。我回家换身衣服,一会儿就会露面的。等到了那里,你便会知晓我想要告诉你的一切。”

虎娃是在睡梦中朦胧听见这番话的,等他睁开眼睛时,还被她的气息萦绕包裹,但她已经离开了屋子,应该是回去换衣服了。虎娃有些恍惚,就似在世间最美妙的梦中,他穿好了凌乱落于屋中的衣服、终于走出了院落,披着刚刚升起的朝霞走向村寨的中央。

虎娃走得很慢,好像在等阿源换好衣服赶过来一起。而翠真村的族人们一大早就聚在村寨中央的空地上,不能让赤望丘上的仙长等大家,要等全体族人都到齐了,再由族长请出四位仙家接受大家的拜见。

虎娃还没有走到人群中,远远看见凡伯正望了过来,两人目光对视的一瞬,他却猛然转身抬头望向半空。因为就在这时,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伴随着沛然的法力,出现在不远的地方。而那个方向,居然就是阿源所住的院落!

虎娃回头时,看见村寨边缘有一缕雾霭升起,云雾涌现的源头,就是虎娃亲手为阿源开凿的三叠泉池。云雾飘至半空,汇聚成一片祥云,祥云托举着一位身披霞光的仙子。她身穿洁白的长裙,裙裾与袖口似渲染了金边,其身形面目,赫然就是阿源!

虎娃傻眼了,不禁呆立当场,这一刻,他彻底成了傻小子。这时又听衣袂带起的飕飕风声传来,还在屋中的梁羽等人也被惊动了,他们已经出了院子、穿过人群、飞速掠过虎娃的身边。

但他们也没敢靠得太近,穿出人群后,在虎娃前方数丈远的地方便跪拜行礼道:“赤望丘晚辈弟子,拜见玄煞大人!”

梁羽当年在赤望丘中曾见过玄煞数面,这二十多年来,玄煞的形容就没什么变化,他当然一眼就能认出来。而剑白等三名晚辈弟子虽未见过玄煞,但在此次离山前,有大成长老以神念介绍过玄煞的形容,此刻也能认出云端上的女子是谁。

阿源姑娘,此刻应该称呼她为玄煞大人,在云端上轻轻一摆衣袖,淡淡开口道:“免礼!也难为你们大老远找到了这里。七年前,我离山找寻修炼机缘,以求早日突破化境修为。此地族长当年与我师尊有旧,我便在此隐居清修。昨天刚刚历劫成功、突破化境,便有赤望丘弟子领命寻至翠真村。看来这不仅是缘法、也是天意。我当年离山时说过,突破化境之时,便是回归宗门之日。志杰、烈风二位长老,你们是来接我回山的吗?既然已经到了,为何还不现身!”

她的话音未落,远处便传来了笑声,又有两道身影从村寨东边的山野中飞出,来到云端上向玄煞拱手道:“玄源师妹,好久不见!没想到你今日真的突破了化境,修为已在我等诸长老之上,此乃宗门之幸,可喜可贺!”

这两人虽行礼道贺,但也难以掩饰惊诧之意。虎娃昨日还动过心思,想带着阿源翻过那片开满含蕊花的山坡,悄悄躲进村寨东边的山野深处。但他若真的那样做了,便恰好撞进了赤望丘高人埋伏的地方。

玄煞还礼道:“机缘有幸而已,若非如此,我也不会这般现身相见。你们来找的就是我,我这便如约归山。至于此地族人,这些年于我有照护之恩,应多予嘉勉,不可给他们再添烦扰。”

说完这番话,玄煞便起云驾飘然飞天而去,两位大成长老亦紧随其后。她在云端上回眸,似在看着隐居了七年的翠真村以及这里的族人们,但目光最终好似只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。

刚刚起身的梁羽也惊呆了,他原以为此番翠真村之行只是例行公事,还能顺道看望朋友,却万没想到竟有两位大成长老暗中跟随,而玄煞就在此地现身!

事发突然,梁羽只来得及转回身打了个招呼道:“可惜这次没时间好好叙旧了,我要赶紧回去复命。虎娃,你也要好生修炼,希望将来能在赤望丘中再见。”言毕他便带着三名晚辈弟子匆匆离去,而剑白也只来得及拍了拍虎娃的肩膀。

虎娃就像块石头般站在那里,好像根本没听见梁羽的话,剑白拍他的肩膀时,他也毫无反应。刚才的变故发生得太快,而昨天到今天,虎娃经历的事情好像又太多、太复杂,让他猝不及防,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。

其实不仅是虎娃,在场的全体翠真村族人也一律都傻眼了。凡伯尽管早知阿源的身份,但也没想到阿源已成功突破了化境,激动得老泪纵横,在梁羽等四人下拜时,他已经朝着云端跪拜下去。

看见这几人的动作,很多村民也下意识地跟随跪拜,但还有不少人是站着的,不是他们失礼,而是还在发愣中,不敢相信眼中所看到的、耳中所听到的事情。等到两位长老也现身于云端,并跟随玄煞的云驾飞去后,众人这才回过神来,一齐起身追出了村外。

这可是天上的飞仙啊!凡人能得几回见?大家追出村外,眼见云端上的仙家消失于天际,又纷纷伏地叩拜不已。此刻唯一还留在村寨中、站着的人,就是虎娃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