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4章、莲子(下)

玄煞曾率领白额氏族人的大军,与她打过交道的村寨很多,赤望丘只能有所重点地去排查。而翠真村的族长子凡,曾是玄煞的师尊参廖身边的仆从,也是参廖的记名弟子,因为其修炼的资质与成就实在有限,几十年前就已经返回家乡了。

这是一条值得注意的线索,所以星煞就亲自搜到了这一带,果然惊动了隐藏在山中的玄煞。这样一来,翠真村的嫌疑就更大了。赤望丘找玄煞的目的,也是想查出另一位少昊传人的下落。如果那人与玄煞有关,在玄煞曾经停留过的地方,是最有可能查出线索的。

为了尽量不惊动对方,赤望丘干脆向所有白额氏族人聚居的村寨都派出了弟子,而且派出的弟子修为都不算太高,看上去翠真村只是其中之一。可是在暗中,另有两位长老时刻关注着梁羽这一行人的动静。

连梁羽都不知道,自己这趟来翠真村还有这么多内情,他只知宗门给了他传讯法器,一旦发现任何异常情况,就立刻使用,届时宗门中的长辈自会知晓。

赤望丘上的仙家来到、专程巡视翠真村,族长凡伯带着村民们特意迎到了村口外,还有不少人在道路两旁行礼跪拜。见到这一幕,也许就更能明白仙城朝圣的机会是多么难得,此地绝大多数族人,一辈子所到达最远的地方也就是路边寨。

如今来的可是货真价实的赤望丘弟子,在当地很多族人的心目中,那就是高高在上的仙家啊!梁羽带着三名记名弟子缓步而行,见到路边有长者跪拜,便赶紧侧身弯腰将之扶起,并告诉村民们不必多礼。可还是不断有人行礼,大家都是发自内心地恭谨。

梁羽以神识拢音,暗中叮嘱三名晚辈弟子道:“不久之前,你们也是各地族人中的一员。而今日下山,众人已将你等视为高高在上的仙家,但你们自己一定要心中有数,不可以此自恃。村民们对我等恭谨,是因为赤望丘,也是因为我们有幸踏上登天之径得以修行。但并非我们本人就理应高高在上受人敬仰。我等的成就还低微得很,切莫因此情景生自傲之心。将来在世间的所作所为,也要对得起人们今日的礼敬。”

剑白等三名晚辈弟子皆点头称是,不敢因村民们的跪拜而自得,至少此刻在梁羽面前不敢流露出这种态度来。走到村口的时候,他们迎面看见了族长凡伯,还有快步跑过来的虎娃。

再见到仙城朝圣时的故友,梁羽和剑白等人当然非常高兴,还没等虎娃行礼,便笑着迎上去打招呼。剑白给了虎娃的肩头一拳道:“我听说你从仙城回去时大病一场,还担忧了好一阵子,现在看来你应该是没事了……没想到吧,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!”

见到他们,虎娃当然也很高兴,可同时也暗暗忧虑。赤望丘在这个时候突然派弟子来翠真村巡查,虎娃也能猜到原因,这不是冲着玄煞来的,就是冲着自己来的。玄煞虽然已被星煞惊走,但在赤望丘看来,那夜闯道场的神秘人一定与玄煞有关,肯定要来这一带查找线索。

还好来的人是梁羽,因为有先入为主的交情,暂时还不会怀疑到虎娃头上,但若仔细查问的话,虎娃的确是这个村寨里最可疑的人,无论如何也算来历不明。

就在此时,族长凡伯也迎上来拱手行礼,梁羽赶紧架住了凡伯的胳膊,反而率三名晚辈弟子躬身向凡伯行礼。凡伯曾是参廖门下的记名弟子,而参廖是梁羽的师叔祖。虽然记名弟子在宗门中不排正式的辈序,但严格论起来,凡伯仍是梁羽的长辈。梁羽来之前显然已知晓凡伯的身份,所以也不敢失礼。

梁羽等人是午后到的,因为接受村民们的沿途拜见,所以翠真村中热闹了很长时间,直到黄昏前才安顿下来。凡伯命村民们不得再围观打扰仙家高人的清静,将村中最好的院落、也就是他自己家给让了出来,请梁羽等四人居住。

当天的晚饭当然也是在凡伯家吃的,端上来的都是村民们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。屋子里并无闲杂人等,只有凡伯和虎娃作陪。

梁羽在凡伯面前说话,态度一直很恭敬,未曾摆出什么仙长的架子,吃饭时他说明了来意。这次是执行宗门之命,巡查周边十几个村寨,顺便带三名刚入门的晚辈弟子出来见见世面,也好让他们熟悉一下各种情况。

赤望丘这次派出了几十队弟子,来意与前段时间的宗门之命有关。赤望丘在查找玄煞的下落,可是到现在都没什么消息,所以才派弟子到各个村寨都巡查一番、看看能否发现什么线索?

梁羽最后问凡伯——近七年以来,翠真村有没有来过外人?尤其是这段时间,有没有来历不明的人出现过?若有人莫名重伤或重病,无论是否值得怀疑,都要如实告知。这是赤望丘的要求,任何村寨中只要曾出现了这样的人,巡查弟子都必须当面核实情况。

听见这番话,虎娃心中就咯噔一下,这分明说的就是自己嘛!他就是去年来到翠真村的外人,不仅身份不明,不久前还“大病”一场。而梁羽显然没有怀疑到虎娃头上,只是让凡伯好好回忆一番。

却只见凡伯摇了摇头,以肯定的语气答道:“没有!就老夫所知,我们翠真村没有什么您所说的人。”

就坐在梁羽对面的虎娃松了一口气,同时也暗暗惊讶凡伯为何会当面说谎,这分明就是在替他打掩护,可是在这个场合又不好把疑问说出来。转念间虎娃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,凡伯恐怕不仅是在为他掩饰,可能更想掩饰另一个人的情况,那人便是阿源。

阿源是七年前来到翠真村的,据说是被凡伯从山贼手中救出的,村中无人知道她以往的经历,而阿源本人也从不愿提起。而且阿源刚刚重病一场,按照赤望丘的巡查要求,是绝对应该重点调查、认真核实身份的人。可是凡伯却一语带过,根本没有提阿源的事。

来到翠真村之前,梁羽已经去了好几个村寨,认真核查了好几批符合“条件”的人,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,今日来到翠真村也不疑有他,根本没有怀疑凡伯的话。但这位修士执行宗门之命态度很认真,又告诉凡伯,明日要将全体族人都集中到村寨中央,他要全部都亲眼看一遍并核实人数。若有谁没有到场,更要重点说明其人的身份、因何事不在村寨。

虽然凡伯没有流露出任何异状,但虎娃能察觉其内心中深怀忧虑,也不知是在为谁担忧。梁羽提出的要求,凡伯不能拒绝,当场答应明天一大早就将全体族人集中到村寨中央。

吃完饭撤下杯盘,凡伯称不再打扰仙长休息,便带着虎娃告退了。出门之后走出好一段距离,他才拉着虎娃的袖子压低声音道:“阿源的身体,恢复得如何了?”

虎娃:“恢复得又快又好,应该已无妨了。”

凡伯看着虎娃似是欲言又止,但终于还是说道:“你快回去告诉阿源今天的事情,我们在吃饭时所说的话,每一句都要详细转述。”

虎娃也是欲言又止道:“凡伯,方才吃饭时,梁羽先生询问近几年可曾有外人到来,可有人莫名重伤或重病,你为何……”

凡伯摆手打断他道:“孩子,你不要再问了,若能过得了眼下这一关,你迟早会知道的……现在赶紧去找阿源吧,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。”

凡伯不让虎娃追问,却让虎娃赶紧去找阿源,这让虎娃心中的担忧更甚,同时疑惑也更深。说实话,虎娃从来没有想过阿源的身份会有什么“问题”,不是他不够聪明,而是他根本没往这一方面去想。

但是阿源最近对他说过的一些话,使虎娃也意识到,阿源在被凡伯救回翠真村之前,可能另有来历,甚至身份很不简单。阿源曾说过,等病好了会告诉虎娃一些事情,虎娃很好奇,但也没有着急追问。

虎娃看中的就是阿源这个人,无论她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来历,他都不会在意。可是今天这一出,让虎娃又意识到阿源的来历恐怕不简单、甚至另有隐情。凡伯显然在替阿源掩饰,不希望赤望丘巡查弟子关注阿源。

难道阿源和他一样,也与赤望丘有仇?可是凡伯身为赤望丘传人,为何会收留这样一个人在翠真村呢?更令虎娃疑惑的是,凡伯并不知他的身份来历,为何又要刻意替他掩饰呢?

虎娃又开始为阿源担忧了,假如阿源另有身份来历,而赤望丘查明之后会对她不利,这可如何是好!难道自己要连夜带着阿源悄然离开,可是以他现在的状况,带着一名普通的姑娘想避开赤望丘高手的搜查,恐怕也不容易。

该怎么办呢?假如真是这样,那么如今最好的办法,就是趁夜带着阿源躲进村寨东边的山野。那一片山野很大,虎娃曾化身猛虎在那里转了一个冬天,知道有很多地方是可以躲藏的。但这样一来,阿源恐怕要受苦了,而且他们一走,凡伯弄不好会受连累。

虎娃走在回家的路上,便转过了这么多念头,但无论如何,还是先当着阿源的面把话问清楚了再说。下午的时候,几乎全村的人都出去迎接赤望丘的仙长了,唯独阿源因为在养病,所以并没有露面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