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4章、莲子(上)

阿源很快就沉沉地睡去了,睡得是那么香甜。虎娃也累了,就趴在床边睡着了,一觉醒来时,天光已大亮,虎娃抬起头活动了活动胳膊,发现阿源还在香甜的睡梦中。他并没有叫醒阿源,在这种状态下沉睡,更有利于形骸受五色神莲的灵效滋养。

虎娃就坐在床前凝视着阿源,他还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看着她。她微微弯曲的睫毛很长,是那么美,娇艳的唇也有了血色,是那么地诱人。虎娃忽然想起昨晚他们用同一只勺在同一个碗里吃藕粉,他当时就有一种偷偷亲吻她的感觉,而此刻他真的想吻她了。

名震巴原的虎煞、万民敬仰的小先生虎娃,当然是说干就干。他用双肘支撑着床沿,探过身体亲吻了阿源的脸颊。然后默默地凝视了她很久,终于忍不住又再度低下头,他的唇触碰到她的唇……

多么令人迷醉的芬芳啊,虎娃感受到她吐出的温柔热息,也听见了她凌乱的呼吸,朱唇微启间,舌尖又触碰了她的舌尖……其实在虎娃方才亲吻她的脸颊时,阿源就已经醒来,脸颊上浮起红晕、微微发烫,却仍然闭着双眼,而虎娃又怎会察觉出她已醒来?

他就那么凝视着她,终于忍不住吻了她,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亲吻,不是在梦中,也没有任何梦境能与这真实的感触相比。虎娃将什么都忘了,直到阿源的喉咙里忍不住发出“嘤”的一声娇吟,他的唇才离开了她的唇,唇齿间犹带着她的芬芳。

阿源长长的睫毛在轻轻地颤动,模样是那么娇羞无限,却一直没有睁开眼睛。虎娃坐正了身体,尽量调匀了呼吸,轻声道:“阿源,你醒了吗?”

阿源“嗯”了一声,小声答道:“我刚醒。”她虽然睁开了眼睛,却不太敢抬眼看虎娃,又轻声道:“你就这么坐在旁边,守了我一夜吗?”

虎娃:“是的,我要看着你没事。现在你醒了,应该起来走一走,舒活筋骨对你有好处。”这是实话,当形骸百脉吸收藕粉的灵效之后,确实应该适当地活动,这样更有利于身体的恢复。

阿源没有说话,羞答答地抬起一只手,也不需要她说什么,虎娃心领神会地挽起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,又顺手给她披上一件暖和的外衣。那是虎娃的衣服,也是阿源亲手做的,披在她身上显得很宽大,恰好完全包裹住她娇小的身形。

好神奇的藕粉啊,就那么一碗下去,再睡一觉醒来,阿源就可以下床散步了,只要好好地再休息调养几日,她应该就没事了。阿源走到院中,身子软软地依在虎娃肩上,又小声道:“我们不要走太远了,就在周围转一转,莫被村民们看见。”

她分明是不好意思了,两人现在的样子,就是一对爱侣。虎娃点了点头,便没有走远,他亲手种植的竹林已经将两人住的院落环绕包围,中间有泉流穿过,点缀着刚刚结果的李树。

两人就在竹林间的泉流边漫步,阿源没有提方才的事——虎娃趁着她睡着,悄悄吻了她,其实他明知道她已经醒来;而她也回应了他,却装着还在睡梦中。她羞于启齿,虎娃也不好意思多说,那温柔的感受仿佛成了两人之间的秘密。

看着树上刚刚挂果的李子,虎娃终于开口道:“我曾经说过,等我的伤好了,我要告诉你很多事,还想带你离开这里……如今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而你却病了。”

阿源反问:“你的伤真的全好了吗?”

虎娃:“虽未完全恢复,但已没有大碍,足以远行,而你如今却无法远行。”一向很能沉得住气的虎娃也有些着急了,他已觉翠真村不可久留,但阿源如今的情况(,)却,使他想走都不能走。

阿源望着泉流道:“我也要离开这里了,等我的病好了之后,也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,同样希望不要吓着你。”

虎娃笑了,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吓到他吗?阿源是七年前被凡伯救回翠真村的,有可能出身不凡,但就算如此,虎娃也不会感到太惊讶。他挽起了阿源的手道:“那好,等你病好了,就告诉我你的事情,而我会一直照顾你的。”

两人就这样双手相握,于林间漫步,不知过了多久,感觉风有些凉了,虎娃这才扶着阿源回屋休息。说实话,昨天那一碗藕粉下肚,阿源已经用不着再吃什么晚饭了,可是虎娃又做了一顿晚饭——莲子羹。

世上也许没别人能端出这样一碗莲子羹,看上去就是刚摘的新鲜莲子,用最细致的火候熬成了一碗香甜的羹,所有的莲子都化成了纯净的汁,就似一碗玉乳香膏。木碗没有装满,将将只盛了一半,但其中化开的每一枚莲子原先都是神器!

虎娃从小所吃的不死神药中,莲藕的神效是最温和的,也是他吃得最少的,因为那是五色神莲的根茎,若采摘太多,会影响到莲池中整片五色神莲的生长。他离开家乡时,将很多不死神药炼化成神器随身带走,却只带出了那么一根完整的藕茎,总共有三节。

那根藕茎并没有被炼化成神器,以菁华诀的妙用处置,只是保持在刚摘下来的新鲜状态。虎娃却一直都没有服用,他也用不着再服用,而昨天,已将此物全部炼化成了藕粉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应足以调治阿源的体弱不足之症,他也看出了阿源的体质正在恢复。

但虎娃还是不太放心,见阿源的病情稍好了一些,已能起身活动筋骨,又熬了半碗此刻对症的神药。熬成这碗莲子羹之后,虎娃身上剩的莲子已经不多了,除了几支完整的莲蓬中还包裹着莲子,单独炼化的莲子神器也只剩下了十余枚。

阿源看着这碗莲子羹有点发愣,好半天没说话。附近有莲花生长的地方,离翠真村还有点路,而虎娃一整天都陪在她身边,又上哪儿摘的莲子,况且时节也稍早了些。但虎娃也没说这是什么,这碗熬好的羹已经看不出莲子原先的样子,他只是端来让阿源吃。

见阿源发愣,虎娃又问道:“你怎么不吃东西?”

阿源的脸红红的,垂着眼帘默不作声,虎娃又“噢”了一声道:“我差点忘了,应该是我喂你,我们一起吃。”

说着话,他舀起一勺莲子羹,轻轻吹了一口气,送到阿源的嘴边。见阿源吃了,虎娃心满意足地自己也吃了一小口,再喂阿源一大口。古往今来,将自己炼化的神器做成饭就这么吃下去的,恐怕也只有虎娃一人,而他吃得还挺开心。

半碗莲子羹很快就喂完了,阿源又感到一股倦意袭来,浑身都莫名散发出莲花的清香,她很快又睡着了。这回不再是迷迷糊糊的昏睡,就连虎娃都形容不出其生机律动的变化,但她的“病情”无疑恢复得很快。

到了第三天,阿源看上去已没有任何异常,完全恢复了生病前的样子。但是虎娃还是不放心,不让阿源散步时离开屋子太远、走太长时间。他心里有数,那一碗藕粉再加半碗莲子羹吃下去,普通人吸收灵效需要一个过程,阿源所谓的“病好了”并不是恢复原先的样子,而是要彻底地根治其先天不足。

但就在这一天,虎娃却没法一直陪着阿源了,因为翠真村来了贵客,而且其中还有虎娃的熟人。

来到这里的是赤望丘上的仙家,领队的是一位四境修士,便是在仙城朝圣时很看重虎娃也很照顾他的梁羽。随行的还有三名晚辈,皆是今年仙城朝圣刚刚拜入宗门的记名弟子,虎娃全认识,其中就有剑白。

……

梁羽是领命而来。而剑白等三名晚辈,跟随他第一次执行宗门任务,主要是为了见见世面。

赤望丘下令找寻玄煞的下落,各个村寨早就接到了命令,但谁都没有消息回应。可是就在几天前,星煞于宜郎城和泸城交界的山野中发现了玄煞的行踪。玄煞已脱身而去,再想找到恐怕很难了。

但她毕竟曾出现在这一带,所以这里的情况赤望丘当然会派人仔细查问。虎娃早就料到了这一出,却没料到来的人是梁羽,更没料到此事幕后另有隐情。

赤望丘可不是向这一个村寨派出了弟子,白额氏族人聚居的所有村寨,如今都有赤望丘弟子巡查。梁羽就常驻宜郎城,此番负责巡查包括翠真村在内的十余个村寨。原因也很简单,这些村寨今年参加仙城朝圣者,都在梁羽所带的队伍中,既然有熟人,梁羽应能打探清楚更多的情况。

而梁羽本人却不清楚,其他另外十几个村寨其实都是陪衬,赤望丘所要调查的重点就是翠真村。星煞前几天搜索到这一带也不完全是巧合,赤望丘前段时间查找玄煞的下落不得,也曾想到——她是否就隐藏在白额氏族人的村寨中?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