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3章、投桃报李(下)

虎娃追到了山中,一路借助峭壁沟壑掩藏行迹,但星煞与玄煞根本就没有在这片深山中停留,直接飞天而走了。就算虎娃为那胭脂虎担忧,也只能干着急没有办法。星煞找到了这里,惊动了在深山中潜修的玄煞,反倒化解了虎娃可能被发现的危险。

虎娃知道赤望丘最近在寻找玄煞的下落,也清楚玄煞并不愿意被找到,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祝愿她能安然脱身。假如玄煞能够摆脱星煞的追踪,此地已经暴露,她也应该不会再回来了。虎娃叹息之余,又在山中潜伏了一夜,再没发现任何动静,也意识到自己暂时安全了。

他大半夜突然跑了出来,天亮的时候阿源若发现他不在,他一定会担忧的,虎娃也得赶紧回去。回去的时候虎娃还在琢磨,翠镇村恐怕不能久留了,就算星煞已被引走,但未必没有其他赤望丘弟子再来搜寻或调查。

以他现在的状态,伤虽没有完全好,但只要小心点应该可以绕道返回巴室国了。他又在考虑如何向阿源说明自己的身份,并设法带着她一起离开。因为阿源说过,两人之间的事情要等他伤好之后再说,那么他现在这个状况,应该算好得差不多了吧?

心里这么想着,穿过山坡上的含蕊花丛,虎娃远远地就看见了阿源。阿源站在他住的院子里,手扶着房门向这边眺望,似乎是惊讶虎娃这一大早去哪儿了?这段时间虎娃的“病情”恢复得很顺利,阿源也很高兴,但对他的照顾仍然是那么地精心。

虎娃赶紧飞奔下山,跑进院子道:“阿源,你这么早就过来了?”

阿源答道:“昨夜有些没睡好,总觉得心里慌慌的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,所以就早点过来看看你。”

话刚说到这里,虎娃的脸色就是一变,他已发现阿源的气色不对,说话时也总是用一只手扶着门框,身子软软的好像快要站不住。他赶紧伸手扶住阿源的胳膊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,难道是病了吗?赶紧进屋!”

进屋的时候,阿源的身子靠在了虎娃的胳膊上,是那么地柔弱无力,如此温柔的接触令虎娃怦然心动,同时也更加焦急担忧。只听阿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确实觉得有些不舒服,可能是病了吧。”

虎娃应该已经没事了,就算内损之伤尚未痊愈,但已能施展御物神通,在大多数情况下已足以自保。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阿源却“病”了,虎娃将她扶进屋子,直接让她在自己的床上躺下,并暗运神识查探她的状况。

细查之下,虎娃暗吃了一惊,他察觉出了阿源的虚弱,这好像并非任何一种常见的伤病,就是体弱之症,竟然连形骸经络皆有无形的损伤。虎娃知道阿源一直体弱多病,但是去年他来到翠真村之后,阿源的身体一直在恢复、已不像以往那么虚弱了。

可是这个冬天虎娃去参加仙城朝圣,没有留在翠真村照顾阿源,当他回来之后随即“病倒”了,反倒是阿源这么多天一直在照顾他,身体可能又受不了了。她这很像罕见的先天不足之症,绝非世间普通的医生用普通的药物可调治的,虎娃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!

所谓先天不足之症,也谈不上是什么病,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体质,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状,却天生比正常人要虚弱得多,幼时就易染病夭折,就算成年之后,其体质和寿元也无法与正常人相比,到了一定程度其症状发作,几乎就是无可医治了。

假如在虎娃全盛之时,还可能施展大神通手段尽力为阿源调治,可是以他现在这个状况,也感到有些抓瞎啊。虎娃不敢让阿源乱动,甚至都没让她回家,就在他的床上好好躺着休息,反正虎娃住的屋子这几个月已被阿源收拾成最合适养病的地方了。

有些手足无措的虎娃把族长凡伯也叫来了,向他老人家请教——阿源究竟是怎么了?虎娃却忘了自己就是名震巴原的“神医”、拥有七境的修为与眼界,却去找一名二境修士想办法,这也许就叫关心则乱吧。

凡伯眉头紧锁,他只告诉虎娃,阿源向来体弱多病,前一阵子又天天照顾他,可能是积劳成疾,现在需要安心静养、好生呵护,不能再出半点差错。

阿源恰在这时开口了,声音显得很虚弱。她让凡伯回去,并表示自己就留在虎娃这里调养,凡伯不必再操心,也不要再惊动村中其他人。说完这番话,她便沉沉睡去了。

虎娃觉得这是应当的,前段时间都是阿源在照顾他,现在阿源病了,理所当然应由他来照顾阿源。虎娃坐在床前,看着沉睡中那心爱的姑娘,她白皙的脸庞上有一抹嫣红,呼吸很均匀,病情不像立刻就会恶化的样子,只是明显能察觉到其筋骨之柔弱。

随着均匀的呼吸,她迷人的胸脯也在起伏,虎娃渐渐地有些看痴了,不知过了多久,他却突然一拍脑门回过神来。阿源病了,他跟着慌什么?就算神通没有尽复,但现在也能动用四境手段了,他身上还带着那么多不死神药呢!

假如不计代价,为一个普通人调治先天不足之症应是足够了,而虎娃又怎会计较代价?只是以他现在的神通,没有办法帮助阿源炼化吸收很多不死神药的灵效,所以该怎么施治,尽量施展哪些能施展的手段,需颇费一番脑筋。

日落时分,迷迷糊糊的阿源感觉虎娃的手在轻轻推她,耳边也听见了虎娃低声的呼唤,同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清香。这清香气息不仅可以闻到,仿佛形骸百脉都能感受到,能使人的筋骨轻盈、精神也变得清醒舒适。

阿源睁开了眼睛,看见虎娃端着一个木碗,用一只竹勺正在碗中搅动着,还不时小心地往碗中吹着气。那股清香就是从木碗里传出来的,却好似弥漫在整个屋中,也化入了两人的形神。

看见阿源醒了,虎娃赶紧小心翼翼扶着她在床上坐好,又找东西垫在背后让阿源靠着,柔声说道:“阿源,该吃饭了。”

“吃饭?”阿源好像还没完全回过神来,看着虎娃的目光有些茫然。

虎娃:“以前都是你天天做饭给我吃,现在你病了,当然是我给你做饭了。”

阿源:“我不饿,也不想吃什么东西,休息几天就好。”

虎娃皱眉道:“那怎么可以!吃了东西身体才会好,这是我特意熬的藕粉,你快把它吃了,就会没事的。”

阿源动容道:“这,这,这是哪儿来的?”

虎娃:“当然是用藕熬的呀,我特意给你做的。”

木碗中是完全透明的汁液,看不出一丝杂质,散发着奇异的清香,哪怕是病重之人,只要一闻到这气息,就会立刻感觉口中生津、有了食欲。虎娃将碗和勺递到了阿源面前,可是阿源浑身酸软无力,连手都抬不起来,更别提端着碗了。

阿源看着虎娃,微微撅起了嘴,样子好像在撒娇。这是虎娃第一次看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,却非常地受用,立刻舀了一勺藕粉放在嘴边吹凉,又递到了阿源的嘴边。阿源吐气若兰,微微启唇吃了下去。

当虎娃喂第二勺的时候,阿源却又撅起嘴说了三个字:“你也吃!”

虎娃赶紧点头道:“好的,我们一起。”

说着话他也不见外,就是同一个碗,用阿源刚刚吃过的勺,虎娃自己也吃了一口。这只勺刚触碰过阿源的嘴唇,虎娃感觉自己就像在偷偷吻阿源,那上面还留着她的唇齿气息,接着他又喂了阿源一口。

就这样,你一口我一口,两人一起吃着藕粉,谁都没有再说话,屋中默默荡漾着温情气息,不用多说什么,他们彼此都感受到了。虎娃只希望这温柔的幸福时刻能够尽量地长,这碗藕粉最好永远也喂不完。

虎娃熬的这碗藕粉,仿佛真能知晓他的心意,看上去只是不多的一碗,却总是不见底,而且始终保持着温热。虎娃自己吃一小口,再轻轻吹口气喂阿源一大口。这藕粉入口即化,滋润着形骸百脉,两人竟足足吃了三个时辰。

从日落时分过去三个时辰,就已经是深夜了,阿源居然一点都不觉得累,身体的不适感也在一点点地退去,筋骨形骸感觉都是那么地轻盈舒畅。虎娃这碗藕粉可是用一整根五色神莲的藕茎熬制成的,足足炼化了胳膊粗细的三节藕。

虎娃身上的不死神药虽多,但眼下最适合阿源服用的就是五色神莲的藕茎,他还用目前所能动用的神通手段将其炼化成了藕粉,勉强运转大器诀又将之熬成了这碗纯净透明的汁液。此物的药性极其温和,哪怕最体弱的普通人都可以服之补益元气。

虎娃喂阿源的时候,也在暗自施法辅助她吸收灵效滋养形神,进行得非常缓慢而有耐心。到了后半夜时,这碗藕粉终于喂完了,自然有一股倦意袭来,阿源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哈欠。虎娃扶着她重新躺好,又轻手轻脚地替她盖好了被子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