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3章、投桃报李(上)

帛室国的两路大军,陆路攻伐未能取胜,水路则全军覆没皆成了俘虏,这成了整番大战的转折点,帛室国也随即认输、向赤望丘臣服。

敖广立了大功劳,玄煞为了褒扬,指点了它不少修炼诀窍,并且为它解答了不少困惑。得此机缘,敖广于十几年前终于突破大成修为。原本一只小鱼妖,倒也入不得赤望丘的法眼,可是听说它修为大成后,白煞也有了兴趣,竟然命玄煞传令、封敖广为东海龙王。

这个称呼有点怪,明明是一条黑鱼,封什么龙王?而且这种册封之事,也轮不到白煞来做呀,若是以少昊天帝的名义还勉强能说得过去,可白煞偏偏就是以自己的名义。

敖广倒没管这些,它只感念玄煞之恩。它当初是被玄煞收服的,能突破大成修为也是得到了玄煞的指点,就连封它为龙王,也是玄煞带来的命令。于是它就把自己在水底的修炼洞府命名为龙宫,平日亦自称东海龙王,摆出了号令东海水族的派头来,也不论哪些鱼虾会不会停它的。

敖广却不清楚,此事在巴原上的影响却为深远。白煞居然封了一个东海龙王,那么整片东海隐然都成了赤望丘的势力范围或者说外围道场。敖广从名义上也成为了赤望丘门下的妖修,而赤望丘则号令东海水族。

普通民众只知白煞宗主封了个龙海龙王,不仅能号令水族听命,还能护佑白额氏一族的渔民。白煞只是开口下了个命令,则凝聚了无与伦比的民望,展现了他的盖世神威。但不论这条有大成修为的黑鱼是不是东海龙王,敖广仍是潜修的妖怪而已,也不敢再开罪赤望丘上的仙家高人了。

星煞遇敖广偷袭,听明缘由后才明白玄煞是有意为之,一路飞遁哪儿也不去,偏偏跑到敖广的洞府上空来了,应该早就打算好了命敖广偷袭、拦截他的追击。星煞又怒斥道:“你那个泥鳅窝,还好意思自称龙宫!”

敖广:“当年可是白煞宗主亲口封我为东海龙王的、玄煞大人传的命令,我修炼的地方不是龙宫又是什么?”

星煞没有纠缠这个问题,又盯着敖广道:“我方才以为你只是想截住我,听你的话,原来还想把我给一口吞了?”

敖广又一哆嗦:“小妖哪有这个胆子,这不是没看清嘛!……星煞大人,您好端端怎会追着玄煞大人在天上飞呀?”

星煞板着脸道:“有点误会而已,我奉宗主之命来找她、向她打听点事情,但玄煞大人却恼我打扰了她的修炼,你就不必多管闲事了……既然碰到你也是正好,今后若有了玄煞大人的消息,你别忘了立刻来向我禀报。”

敖广也不敢拒绝,只有点头道:“小妖遵命,若有玄煞大人的消息,一定会告知星煞大人您的。”

敖广跳出来这么一搅和,星煞被打飞落海,玄煞此刻早已无影无踪。追了这么远终于还是把人给追丢了,星煞很郁闷,却又不好再拿敖广出气。敖广毕竟不是普通的小妖,它帮玄煞拦截对手,也是忠于赤望丘的表现,不便深究什么。

缓缓飞天离去时,星煞终于能静下心来,仔细思悟玄煞方才留下的那道神念心印。有关参寥长老当年的遭遇,还有玄煞如今的修炼感悟,重点是吞形之法与脱胎换骨之劫,星煞渐渐皱起了眉头。

以玄煞的修为境界,留下神念心印自不会虚言,看来参寥长老当年确有那么一番不为人知的遭遇,因为修炼的吞形之法太多,最终没能渡过脱胎换骨的考验,在突破化境之前便殒落了。

而星煞修成的吞形之法已超过了当年的参寥长老,总计有八门,在突破化境之前便有此成就,仅次于师尊白煞当年。那么按玄煞的说法,他若有朝一日也迎来脱胎换骨之劫,其凶险超乎想象,简直没有成功的希望。

玄煞分明也在暗示星煞,白煞当年在突破化境前便修成了一十三门吞形之法,渡劫之时,恐怕早就将赤望丘传承的不死神药服常用尽了,就算还有也所剩无几,否则参寥长老历劫时未得服常也就罢了,就连玄煞求赐自己应得的三枚服常也被拒绝。

白煞修为已至化境,肯定清楚修炼吞形之法会对脱胎换骨有何影响,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星煞,而是传授了星煞这么多门吞形之法并让他尽量练成。这分明就是要将星煞打造成一把趁手的利刃,磨砺得越锋利越好,却没有顾及星煞将来渡劫的凶险。

良久之后,星煞才长叹一声,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玄源师妹,我终于明白你渡劫时为何要离山而去。你如今告诉我这些,不论是好心提醒还是存意挑拨,但你看错了人,我不会因为你所说而改变什么。

登天之径步步艰难,每年仙城朝圣能得仙缘者有几人,入山修炼一世能破大成修为者又有几人?修为如你我者,更是举世寥寥!我只是出身滨城的普通村寨族人,能拥有今日成就已是莫大福缘,且全拜师尊所赐。

修炼之事自有玄机,境界未到,师尊不早言劫数亦属正常。就算师尊将一切都告诉了我,于我而言也不会有任何区别。每修成一门吞形之法便添一种神通威力,我只恨不能更好地为师尊效命,哪会顾忌今后渡劫艰难。”

同样的话说给不同的人听,效果是不同的。肇活长老因玄煞之言而动念,可是星煞仍不改对白煞的忠心。星煞本就是白煞属下的死士,哪怕白煞要他的命,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,白煞传他更多的吞形之法,使他拥有更强大的神通威力,星煞又怎会有任何怨言?

但星煞也想明白了,玄煞今夜恐怕是故意现身相见,就为了将他引到这里、留下这道神念心印。星煞当时正在搜寻一个集市,根本就没有发现远处深山中的玄煞,而玄煞却突然主动现身、向着东海飞遁,把他给引来了。

玄煞将他引到这个地方是为了说话,这里也是敖广的洞府所在,玄煞早就想好了脱身之策。原先的藏身之地已经暴露,玄煞肯定是不能再回去了,巴原之大,再想找到她恐怕已不太可能。按玄煞当年之誓,要么难得再见,要么就要等她成功突破化境回归宗门之时。

星煞向着玄煞消失的方向又叹息道:“玄源师妹,你且好好养伤吧……希望能有再见之时。”

星煞为何会说这句话,因为玄煞方才发出的那一击,就算没有敖广偷袭相助,恐怕也能将他阻上一阻,从而能趁机脱身而去。玄煞原先并没有受伤,只是在历劫中尚未得脱胎换骨圆满,虽然神通法力未失,却不能勉强动用。

就因为形骸洗炼未得圆满,施展过于强大的神通法力,很可能就会造成内损之伤,使劫数考验更加凶险,甚至有可能不慎殒落。星煞虽不了解修炼吞形之法对脱胎换骨的影响,但多少也知道脱胎换骨的凶险之处,所以玄煞方才发出那样的一击,也把他吓了一跳。

星煞却不清楚,玄源确实是故意现身把他引到东海上空的,也早就想好借助敖广的偷袭脱身。但她引开星煞主要并不是为了告诉他那番话,而是另有更重要的目的——不让星煞发现虎娃。

当时星煞已经搜到集市,接下来再搜翠真村的话,恐怕就会发现虎娃,所以玄煞才会及时现身将星煞引走。而虎娃本人对此还一无所知,他只道玄煞在山中潜修察觉星煞前来搜寻,于是便主动遁去,却恰好为他化解了一劫。

海面上的敖广看着云端上的星煞远去,一甩尾潜入水中,似是返回了水底深处的龙宫。但是时间不大,一条手指长短、似泥鳅般的小鱼又游了出来,潜在黑夜的波浪中暗随星煞而去,这条小鱼正是敖广变化而成。

敖广这妖怪心里也直犯嘀咕,它也搞不明白为何星煞大人会追击玄煞大人,但星煞大人不让它多问,它便不敢再多言,但也看出来这两人之间分明是起了冲突。敖广如今名义上也算是赤望丘的属下,它既然答应了星煞大人,也不敢违命。

假如将来真的知道了玄煞大人的下落,它也会按照承诺去禀告星煞大人的,但在此之前,它会悄悄跟玄煞大人先打一声招呼,这样就算星煞大人能根据消息找来,玄煞大人也可以提早避开。在敖广看来,就算自己是赤望丘的属下,那么首先也是应该听命于玄煞大人的,在星煞大人和玄煞大人之间,这妖怪当然更向着玄煞大人。

敖广化身浪涛中的一条小鱼,就是想悄悄看星煞大人究竟想干什么?可是这小鱼并没有什么发现,星煞大人飞离东海,竟向着樊都城的方向去了,敖广也不便离水再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