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2章、鱼妖敖广(下)

玄煞反而笑道:“星耀,多年未见,你的修为已越发精深了,不知已有七境几转?我曾说过,突破化境之时便是回归宗门之日,届时不必你来找我。有什么事情,到时候你再问便是。至于我是否妄议白鳞,可能是吧,但我也想问问你,白鳞可曾提到——修炼吞形之法突破化境的艰难?不知你这些年练成了多少门吞形之法,我这些年好歹有些心得,师尊也曾传我不少感悟,念在同门之情,不妨告诉你。”

随着话音,玄煞突然印来一道神念,讲述的竟然是突破化境之前的种种历劫感悟,有一部分涉及玄煞的师尊参寥当年的经历。大成之后修炼的吞形之法越多,脱胎换骨便越艰难。参寥甚至有个比喻,多修一门吞形之法,就相当于多一重脱胎换骨的考验。

勉强可以打个不太适当的比方,假如修成了七门吞形之法,在突破化境之前,仿佛就要经历七次脱胎换骨。对于绝大部分修士而言,仅仅是一次历劫便已凶险异常,这么一折腾,安有不殒落之理?

服常果有助于历劫,每服用一枚服常果,都可以辅助化解一门吞形之法的凶险。但参寥历劫之时,早已服用了三枚服常果,白煞不再给他了。就连玄煞回山请求白煞,遇得到原本应赐予自己的三枚服常果,也遭到了拒绝。

星煞不仅是白煞的亲传弟子,一直也是白煞的心腹死士,并以白煞为自己榜样与偶像。白煞在突破化境之前便已修成一十三门吞形之法,神通强大超乎想象,星煞也希望能够追随师尊的成就,目前修成的吞形之法总计有八门之多。

在他看来,以师尊为榜样修炼,就是他的荣耀,多修成一门吞形之法,便能掌握更强大的神通手段,如此也能更好地为师尊效命。至于脱胎换骨与修炼吞形之法的关系,他却从来没有听师尊提过,修炼至今也更没有服用过任何一枚服常果。

但星煞的修为毕竟已有七境七转,此生应很有机会迈出突破化境的那一步,他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拥有更高的境界。所以玄煞突然印来这一道神念,瞬间也吸引了星煞的心神,解读的同时便怔住了。

两人正在东海上空高速飞遁,玄煞尚在历劫之中,无法尽展神通法力,就算一时凝聚法力强行动用大神通手段,也可能会伤及自身,且终究不能持久,很难摆脱星煞的追击,这样下去迟早是会被拦住的。此刻星煞莫名一愣神,便是玄煞要等的机会。

空中那头胭脂虎突然转身化为女子的身形,纯白色似染着金霞的长裙亦幻化而出、包裹着她的娇躯,在空中一甩袖,东海上空突然传来轰鸣之声。仿佛有无尽的风雷从天而降,向着星煞滚滚劈去。

星煞没想到玄煞能发出这样的一击,与其全盛时威力也相去不远,历劫中的玄煞如此出手恐怕也只能有一次,且这一次或许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更突然的攻击却不是来自天上,竟来自两人下方的海面。随着空中的风雷响起,海面上莫名卷起一道巨浪,巨浪裹挟着无数水箭向着星煞激射而去,水箭中又飞出一条九丈长的身影,居然是一条硕大的黑鱼。此鱼张开利齿,锋利的背鳍和腹鳍一展、化为数十支梭枪,夹杂在水箭中射至。

星煞虽有些走神,但也一直小心防备着玄煞会动手,以他的修为,施展神通护身几乎已成了下意识的反应,双臂一拢空中便狂风大作,与漫天风雷交击在一起。但他也没有想到,东海里突然会飞出来一个大家伙,竟是一头已有大成修为的黑鱼妖。

星煞承受了玄煞与黑鱼妖的联手一击,且那黑鱼精还是毫无征兆地偷袭。还好玄源并不在鼎盛状态,空中的风雷并未将星煞打落,那无数的水箭和鱼鳍化为的梭枪也在狂风中纷纷被击散。

但别忘了还有九丈长的硕大黑鱼原身呢,此妖修不仅法力强悍、皮糙肉厚,而且浑身滑不溜丢几乎毫不着力。星煞祭出的狂风所化出的无数风刃,斩在鱼身上便莫名往旁边一滑、被卸开了。这头黑鱼尚无飞天之能,但鼓足全力从水中窜出也能跃起很高,居然穿过狂风一头撞中了星煞的身形。

黑鱼倒没有与星煞的身体直接接触,星煞背后祭出两道飞翼向前一挥,恰好击在仿佛包裹黑鱼身体的一层无形粘液上。就听一声低沉的闷响传出,星煞的身形与那硕大的黑鱼原身完全不成比例,远远地被撞飞了出去、噗通一声落进了水里。

星煞的修为有多高且不论,但他自修炼时起在接受专门的生死格杀训练,临敌斗法的经验异常丰富、神通威力也异常强大。虽事发突然,但他不仅成功化解了玄煞的一击,还挡住了黑鱼的偷袭。

看上去他被黑鱼撞出了好几百丈远,可卸力之法使用得非常巧妙,被打落海中虽显狼狈,却并没有受什么伤。而那头黑鱼显然也不好受,硕大的身子居然被星煞撞得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,再度落入水中激起滔天巨浪。

这黑鱼仗着原身庞大、皮糙肉厚,更兼天赋神通特异,倒没受什么伤,但也一时晕头转向,被砸到海里又漂了起来。就听见星煞怒吼道:“敖广,你不要命了吗?竟敢偷袭本座!”

仍在发晕的黑鱼精敖广脑袋还有点迷糊,甩尾一拍海面,掀起巨浪向星煞落海处涌去,同时龇牙露出利齿喊道:“你谁呀……”

他的话音未落,星煞的身影已撞碎巨浪冲到近前,就听嘭的一声,敖广硕大的身形便被他一拳打飞,翻了几个跟头落到数十丈外,又激起一阵滔天浪花。敖广这才搞清楚来者是谁了,赶紧在浪涌中摇身化为一名黑衣大汉,脚踏波涛躬身行礼道:“星煞大人,怎么是您啊!”

星煞已面色阴沉从海面上走了过来,怒斥道:“你这鱼妖,连人都没看清楚就动手吗?”

敖广吓得一哆嗦,赶紧低下头解释道:“小妖正在龙宫打坐,忽听玄煞大人以神念传令,命我跃出海面阻挡追击她的人。小妖还纳闷谁能有这么大的胆子,竟敢在东海上空飞天追击玄煞大人?想必是玄煞大人不愿亲自动手,或者是想考考小妖如今的修为,我冲出水面也未及看清是谁,只想将那追击者一口吞了,也好让玄煞大人看看我如今的神通……却不料竟冲撞了星煞大人您,实在是误会啊!”

这敖广也是位有来历的鱼妖。它本是东海中的一条黑鱼,连自己也记不清在这片水域中修炼了多少年,几十年前便已拥有五境修为,不仅在深海中兴风作浪,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,经常跑到东海岸边。

它倒没有故意去害人,但这么大一条黑鱼妖偶尔摆弄几个神通,带起的巨浪也经常能卷翻渔船,偶尔它也会吃几个落水的渔民尝尝鲜,就当顺便打野食了。白额氏族人聚居的浒安城、宜郎城、滨城皆毗邻东海,有不少族人都是渔民,敖广这下便成了祸害。

应白额氏族人的请求,赤望丘也曾派弟子下山除妖。可是寻常的妖物也就算了,但这条黑鱼妖见势不妙便往东海深处一钻,还真拿它没什么好办法。后来连肇活长老都被惊动了,敖广则躲进东海深处好几年没敢露头,最终肇活长老也没有将它拿下。

再后来樊室国与帛室国轮流兴兵进犯白额氏一族,赤望丘也顾不上再对付这条黑鱼妖了,或者是日子久了已经把它忘了。而敖广也猫在东海深处憋了很久,可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又趁机跑出来兴风作浪。

当时玄煞下山指挥白额氏族人应战,早就听说东海中有这么个祸害,于是藏匿于云端突然出手,把冒出海面的敖广锁拿,并施法卷起巨浪把它打上了岸边的小山。熬广离水被玄煞扔上了山顶,这下可就傻眼了,眼看无法逃得性命,就化身黑衣大汉磕头求饶。

玄煞仔细询问了它的修炼经历,觉得这黑鱼妖倒也不算罪大恶极之辈,同时也念它身为水族拥有如今的修为不易,便饶了它一条命,并命它将功赎罪。敖广不得再于东海岸边兴风作浪,若遇到在海中遇险的渔民,也要出手救助。

敖广当然听话,立誓之后被玄煞放归东海。可是不久后,敖广却帮了玄煞一个大忙。樊室国的军阵被击溃之后,帛室国又兴兵攻伐。帛室国分水陆两路进兵,陆地上从西面攻打滨城一带,同时又派出一支军队造船筏渡海,企图绕过滨城登陆来个迂回包抄。

但这支军队没有得逞,敖广及时发现了他们,而且立刻报告了玄煞。在玄煞的协助下,敖广出手施法卷起滔天巨浪打翻了船筏。玄煞倒没让他将这些帛室国将士都卷进深海里喂鱼,而是操控浪涌将他们都卷上了一处海滩,那里早有白额氏族人严阵以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