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2章、鱼妖敖广(上)

星煞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虎娃知道赤望丘已下令寻找玄煞的下落,却没想到连白额氏族人聚居的村寨都会被搜查,而且是星煞亲自以大神通一片片的地方搜寻。难道附近的山野中曾有胭脂虎出没的消息,星煞也听说了,所以才会搜到这里?

如此说来,星煞应该是来找玄煞的。虎娃也早就打算去山中寻找胭脂虎了,可是他一回到翠真村就“病倒”了,最近才勉强恢复了御器神通,正想找个机会再进入深山一趟,无论能否见到玄煞,总该试一试。

在离开翠真村之前,虎娃希望能见到玄煞,更希望她能解开自己心中的很多疑惑。可是有件事却令虎娃感到很为难,那就是告不告诉玄煞——自己就是她当初救出的婴儿,而且是山神理清水的传人。

在没有完全搞清楚当初的事情之前,虎娃还保留了谨慎之心。玄煞毕竟是赤望丘中的大成高手,很可能也与当年的变故有关,她当时可能是去晚了,却恰好发现了祭坛下藏着一个无辜的婴儿,于心不忍才顺手把他救了出来。

可是她若知道这个婴儿如今是发现了太昊遗迹,身怀赤望丘屠灭清水氏一族也没能得到的秘密,又会怎么样?或者说就算她本人不对付虎娃,但会不会把这件事情禀报宗门?虎娃对此并没有绝对的把握。

玄煞在赤望丘救了他,很可能是回报山中相助之恩,但更显然也是在暗中跟踪他、想看他究竟有何图谋?但无论如何,化身胭脂虎的玄煞是虎娃的恩人,虎娃也不想让她为难。可是虎娃还没有来得及去找胭脂虎呢,星煞却找来了!

向来手段百出的虎娃一时却无计可施,突然又察觉远处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。那个地方离翠真村很远,以虎娃现在的状态不能飞天,翻山越岭恐怕要走很久,便是他第一次发现胭脂虎之处。

是星煞飞天搜查,将藏身于山中潜修的玄煞也给惊动了吗?那强大的气息一出现,随即远遁而去,沿着山野向北飞往远离翠真村的方向。出了那片山野,北边是宜郎城与浒安城交界的东海岸边,再往北便是茫茫东海。

星煞也立刻就察觉到了,他随即冲天急追而去,毫无保留地运转了神气法力。

虎娃在定境中展开元神外景笼罩这一方天地,星煞突然于其中爆发强大的神通,巨大的冲击立刻破了虎娃的定境,也差点伤到了他的元神。这完全是个意外,连星煞自己恐怕也没有想到。假如虎娃不是这段时间元神修炼得更为强大,此刻弄不好已然受创了。

定境被破、元神受冲击,虎娃闷哼一声险些从床上栽下来,脑袋也感觉一阵晕眩。他随即跳下了床,身子晃了几下稳住,在夜色中追出门去,穿过那片开满含蕊花的山坡,赶往深山中。

星煞好像没有敌意,虎娃并没有在他的气息中感觉到危险的攻击性,他应该就是来找人的,可是突然遁去时那强大的法力爆发,却把虎娃吓了一跳。他有点怀疑星煞如果追上了玄煞,两人会不会动手?假如这两人起了冲突,虎娃无疑是想帮玄煞的。

尽管以他现在的状况可能根本插不上手,但也不能不闻不问,总要试着尽量赶过去。可是虎娃的动作慢了,因为那两位高人并未在山野上空停留,早就飞得不知去向。

可虎娃进山也不仅是为了追上他们,星煞方才已经搜过来了,谁知道这位高人还会不会返回,或者还会不会有别人再来。而山中有很多隐蔽之处更适合躲藏,说不定也能避过高人的搜索,所以虎娃暂时先进山了。

……

虎娃进入深山时,星煞已经追到了东海岸边,遥望远方的云端,有一头胭脂虎展开半透明的无形羽翼正在飞遁。星煞之所以毫无保留地运转神气法力,就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追上玄煞、不能被她甩掉。

玄煞如今正在历脱胎换骨之劫,无法全力施展神通,法力运转之时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,若勉强动手还可能引发莫名的内伤,所以长时间地飞遁下去,星煞肯定是能追上她的,但要注意不能在途中追丢了。

星煞一边追一边以神念喊道:“玄源师妹,我已经找到了你,为何还要远避?”

玄煞冷冷答道:“好端端的,你追我作甚?我当日对宗主说得清楚,离山自求破关机缘,待突破化境之日再回归宗门。”

星煞:“可是赤望丘已下达宗门之命,正四处打探你的下落。就算你不回山,也该现身吧?”

玄煞:“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了,据说是宗门关心我的安危。如今你已见到了我、知我无恙,可以回山复命了。”

星煞:“玄源师妹,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关心你的。”

玄煞:“你关心我,与我何关?既知我无恙,就不要扰我清修。这次被你发现了,下次我会找更好的藏身之处,你就不必再费心搜寻了。”

星煞:“师妹应该清楚,宗门不仅要寻找你的下落,更想知道那潜入赤望丘者的身份。那人是你救走的吧?他叫什么名字、来自何处、为何要潜入赤望丘?出了这种事,赤望丘当然要找到此人查明真相,你就算离山修炼,也仍是赤望丘弟子,理应配合宗门追查。”

玄煞:“你想知道他是谁、为何要去赤望丘、而我为何又要救他?”

星煞:“当然,这是宗主的吩咐!”

玄煞:“我与他是在巴原上偶遇,他还没有告诉我真正的身份来历,所以我也无从得知。至于他为何要进入赤望丘,我也没问过。但你当时也看得清楚,其人已将吞形诀修炼大成并掌握了吞形之法,应是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。

实话告诉你,我早先发现其人欲窥探赤望丘,便暗中跟随,想看他究竟有何图谋?但他能自如穿行护山大阵,未动山中一草一木,直入主峰祭拜少昊天帝。不料因为宗主在护山大阵中动了手脚,你们察觉我回山,却恰好使他的行踪暴露,否则谁都不会知道他来过。

金天大阵欲拦下的人应该是我,却因我之故错拦下了他,他则为突围离去而身受重伤。其人曾对我有恩,我又怎能见死不救?”

星煞:“我没说师妹不能救他,我当时也没想到,他竟一言不发就欲强行冲破拦截遁去,差点连活口都没留下来……你救下他是好事,但应该把他带回山中问明情由,让宗主决定如何处置。”

玄煞冷笑道:“让宗主来处置?我虽没有问过其人的身份来历,但也知道他身怀非常有价值、不便为他人知晓的隐秘,落到白鳞手中恐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他既对我有恩,我怎能将他交给白鳞?”

星煞不悦道:“玄源,你怎可如此直呼宗主之名?就算他对你有恩、你想回护此人,也该让宗门查问清楚他擅闯道场的缘由。”

玄煞反问道:“擅闯道场?我看得清楚,人家就是翻山越岭那么走进去的,而赤望丘道场偏偏就在那个地方,难道在山野中行走也有罪过吗?能穿过护山大阵,是他的本事,赤望丘祖师布下的大阵没有挡住别人的脚步,难道还能怪到对方头上?

他进入道场并未惊扰任何人,只是悄然祭拜少昊天帝。身为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,听闻巴原上还有少昊天帝留下的传承道场,前来一探并祭拜祖师,此乃人之常情,又有什么好责怪的?

若想追究他擅闯道场之责,你率金天大阵已经把人给打伤了,他差点连命都送了,难道还不够吗?”

星煞:“他是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,完全可以表明身份、公开拜山,又为何行此鬼祟之举,于深夜暗中潜入呢,难道不该查问清楚吗?”

玄煞:“你我皆知,赤望丘是少昊天帝留下的传承。可是如今之巴原,提到赤望丘时有谁还会再提少昊天帝?就连赤望丘弟子,也只知有白煞而不知有少昊。假如是你,难道不会心存疑虑,想暗探究竟吗?若说他此行太过冒失,倒是真的,但已为这冒失付出了代价。至于我,只是想暗中搞清楚其人想干什么,请问又触犯了哪一条门规,让你如此穷追不舍?”

严格说起来,玄煞还真没有触犯赤望丘门规。至于虎娃究竟有何来历、又为何会夜探赤望丘,通过玄煞这番分析,又给了另一番貌似非常合理的解释。但星煞又怎能就这样放弃,又说道:“宗主命我找到你,就是要查问其人的下落,并把他带回赤望丘。”

玄煞:“我已知宗门之命,今夜才会现身将你引来。我的下落你已知道,仍然在巴原中修炼,就不必宗门再担忧了。至于找到那人,恐怕只是白鳞的意思吧,我可没有听说过什么宗门之命,没必要一定帮你。

星耀,别以为我不清楚白鳞在想什么。他明知此人是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,来到赤望丘也只是祭拜了少昊天帝,既失手差点要了他的命,为何还要苦苦追究?不如以宗门的名义公开下令,说清楚当时的情形,邀请他到赤望丘,这才是正理。

如今这般秘而不宣、私下搜拿,白鳞无非是想获知其人身负的传承之秘,贪图他身怀的秘法或重宝。”

星煞怒道:“玄源,你怎可如此妄议宗主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