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1章、幸福的娃(下)

想当初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,带着一条狗孤身来到巴原,虎娃身上的背负实在过于沉重了,沉重到他自己后来渐渐已意识不到。但那无形的压力却是始终存在的,当虎娃修为大成、又获悉自己的仇家是谁,那沉重的背负几乎到了极致,否则他也不会冒险去闯赤望丘。

如今病倒在阿源面前,虎娃才意识到自己并没那么坚强,心中一直有着那么沉重的压抑感,只是平时都将之收敛。此刻的他倒是真正地放松了,就在阿源的温柔中好好地养病吧,他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,也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。

虎娃发了一夜的烧,次日天亮时便退热了,又过了三天,他已经可以勉强出去散散步,看着周围种下的竹林、李树,还有亲手开凿的泉池,环境也正符合疗伤的心境。

刚开始的几天,阿源并不让虎娃走太远,只在阳光明媚的午后,让虎娃披着厚衣服在房前屋后转转,若是阴雨天就要呆在屋中休息。而虎娃也像个孩子般乖乖地听话。

半个月之后,虎娃离开屋子走得更远了,来到那片种满含蕊花的山坡。阿源也认为他应该出来走走,但都在风不大、阳光温和的日子里。春天的含蕊花又悄然绽放,满山的芬芳气息萦绕着阿源美丽的倩影,令虎娃的心神迷醉。

虎娃又在帮阿源种植含蕊花,这是个需要用心的细致活,但不算很劳累,就当舒活筋骨了。虎娃却发现,阿源今年种植的含蕊花并不多,于是便道:“为什么我们每天只种那么几株花呢,比去年少了不少,难道是怕我累着?我的病已经好多了,干这点活没事的。”

阿源却轻轻地摇了摇头道:“已经不需要再多种了,这山坡上的花丛已成,如今就可以这么自然地生长下去。我刚来到这里时,在这山坡上发现了含蕊花,只有散落的几株,用了差不多七年的时间,终于培育成片。幸亏去年有你帮忙,种得比往年都多,如今那些花苗都已扎根成长、成丛绽放,布满了这面山坡。今年再种下这些,明年就不必再种了,往后每年都可以看到这山坡上成片的花丛绽放。”

两人说这番话的时候,正站在一片绽放的花丛中,远处在田地间劳作的村民们看不见他们。不知为什么,虎娃某名动情,抓住了阿源的一只手,脱口而出道:“如今这花丛已成,我们就在一起吧!我曾行遍巴原,来到这里后才发现,要找的人原来就是你,天下之大,我只为你动心,其实我一直在寻找你。”

阿源的手是那样地柔嫩,她曾经按过虎娃的肩膀、拭过虎娃的额头,但虎娃还是第一次主动触碰她的肌肤。阿源的身子微微有些紧张,却没有把手抽回去,而是低头道:“什么在一起?”

这真是好含蓄的反问,他们已经在一起吃饭了,每天也在一起种花,只要不是傻子,都会明白虎的意思,当时就是像世间相爱的男女那样在一起,做能做的各种事情。

虎娃的脸红了,低下头不敢看阿源,手却没有松开,小声说道:“当然是我们在一起,就像男人和女人一样……我从很远的地方来,有着自己的秘密,但我对你的心意,你应该早已能明白。将来无论在哪里,我都想能与你一起、拥有一切。”

阿源的手悄然与虎娃主动相握了,却仍没有抬起头,似是微微叹息道:“你这样的人,必有来历。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不知说出来的时候,又会是怎样的情形?”

虎娃:“我的确另有来历,等我的伤好了之后,要带你去一个地方,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,希望到时候不要吓着你。”虎娃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说的是“伤好了”,而不是“病好了”。

阿源:“那就等你伤好了再说吧,我也有很多事情,没有告诉过你。”

……

伤好了再说?那便是在一起了!没有想到,原来养伤的滋味竟可以如此美妙,每天有心爱的阿源的温柔照顾,原本看似最凶险的过程,却是这样幸福的经历。虎娃的伤势一天天地在恢复,身体已渐渐不再虚弱乏力。

虎娃已经在期待着等到伤好之后,便告诉阿源,自己其实就是最近巴原各地传闻中的小先生“虎煞”,修炼中行游至此,偶遇了这世上唯一令他动心的姑娘。他想把阿源带回巴室国,介绍给所有的朋友认识,再等到可以的时候,也要将她带回家乡。

至于自己隐秘的身份来历,暂时还不便告诉阿源。除了盘瓠之外,哪怕剑煞与少务等人尚不知情,这个秘密可能会给知情者带来祸患,阿源只是普通的村寨姑娘,还不如先不说。等到有一天他可以将她带回家乡时,自会让阿源知晓曾经的一切。

虎娃真的成了傻小子,连睡觉时都忍不住在傻笑,回味着握住阿源的手的感觉,并用自己的那只手下意识地抚摸着脸颊。

虎娃已经很久没有像普通人那样卧床休息,更别提睡觉做梦了,他以往连饭都不怎么吃的。现在倒好,他是天天老老实实睡觉,也做过很多美妙难言的梦,至于那梦中的事情……嗯,跟谁也不能说,曾经修证的欲乐之境亦无法比拟。

虎娃当然也不能天天睡觉做梦,他更想尽快地恢复,一个月之后,他已经能于每天夜间定坐修炼,于定境中展开元神感悟着天地灵息。受伤后,虎娃对纯阳诀更有所悟,因此元神也变得越来越强大。

虎娃也渐渐发现,在定境中放开元神感应天地,其实对形骸的恢复更有好处,暂时也不必着急运转神通法力。修炼中的虎娃处于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奇异状态,他的神识展开笼罩着一方天地,那开满含蕊花的山坡以及整个翠真村都在其感应之中。

虎娃无意于触动任何事物,神识就似融化于天地灵息间,汲取着玄妙之源,宛如在孕育中等待着新生。他的元神感应已经完全恢复了,甚至比受伤前更加精微强大,身体也不再有任何问题,只是还不能运转神通斗法。

幸福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转眼又到了三个月后,已是初夏时节,虎娃虽还没有完全恢复,但已经可以施展御器之功,能从兽牙神器中存取物品了。养伤至此去好像到了一个关口,在所受的内损没有痊愈之前,虎娃能施展的手段也就是这样了。

虎娃没有取出不死神药服用,他现在已经用不着。调治伤势的过程稍有意外,毕竟他以前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,世上恐怕也没有别人有过他这样的经历,换个人早就伤重不治了,哪还能有此刻的经历。

虎娃感觉自己在彻底恢复之前,恐怕也仅仅只能恢复御器神通,相当于四境时可施展的手段。如此调养,半年后将会迈过目前的关口,当内损之伤完全消失的一瞬,他不仅能修为尽复,而且境界更高,神通法力也更为强大。

虎娃并没有关心自己的修为目前已是七境几转,他的修炼和别人不太一样,从初境开始就没有在意过这样的问题,自悟登天之径每一步都讲究道法自然,功夫用足、机缘所至,便会水到渠成。

可是就在初夏的一天夜里,定境中的虎娃突然察觉远处的空中有一道身影掠过,就停留在附近一带盘旋徘徊,来者展开神识扫视着下方村寨中的生息。

虎娃此刻是定坐在屋中,元神展开与这一方天地相融,他又仿佛置身于天地之间,任何细微的事物都逃不过虎娃的感应,但他于定境中的状态并没有刻意去看、去听,天地间所发生的一切原本也不会惊动他。

来者却主动展开强大的神识法力去扰动搜查,因此才触动了入定的虎娃。虎娃吃了一惊,因为来者的身形与气息他非常熟悉——赫然就是星煞!

虎娃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,身体却一动没有动,他仍保持着仿佛形神与天地相融的状态。星煞并没有发现他,但只要虎娃此刻收回神识扰动了天地灵息,一定会被远方的星煞察觉。

可是就算虎娃不动念、不动声,迟早也会被星煞发现的。星煞很显然不惜耗费大神通法力,飞在低空展开强大的神识扫视着一切,村庄中的每个人都无所遁形。若是在虎娃的全盛状态,可能还有办法隐匿,但此刻却做不到。

星煞还没有“搜查”到翠真村,他正停留在离翠真村最近的集市上空,看来待会儿也不会放过翠真村这边的,只需神识扫过,必然也能发现在屋中定坐的虎娃。就算星煞不知虎娃就是那夜闯赤望丘的神秘人,但他也是认识虎娃的。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,怎会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这里?

以虎娃现在的状态,根本没法和星煞动手,悄无声息间就会被其拿下,甚至不会惊动周围的任何人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