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1章、幸福的娃(上)

虎娃站起身来道:“我已经没事了,不必总呆着休息,怎么好意思让村民们劳作,却白白分给我粮食呢?”

他确实没事了,伤势经过这一路的调治已稳定,处于一种近似被封印的状态,从表面上已看不出任何异常。就算他不是一名七境修士,也是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。

阿源却瞪了他一眼,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道:“让你养病,你就好好养病。你曾帮过大家那么多忙,如今让大家关照你又有何不可?”

阿源的素手是那么地柔嫩,这么久以来,这还是两人之间第一次有身体上的接触。她就这么轻轻一按,虎娃不由自主又老实坐下了,接着又听阿源道:“快把这碗粥喝了。”

粥还有点烫,阿源端到嘴边吹了吹才递给虎娃。天呐,她吹的是仙气吗?粥怎会这么好喝呢!热热一碗下去,虎娃全身都暖暖的,感觉是那样地舒坦,浑身仿佛都散发出清香。

虎娃喝完了才发现,粥只有这一碗,是阿源单独给他熬的。他也突然反应过来,这碗粥不对劲,竟然是用仙谷熬成的!

翠真村就种植仙谷,每年的收获都是供奉赤望丘之物。喝下这碗粥,虎娃便意识到凡伯手中还有私留的,而且还有门路将之炼化成熟,此刻却被阿源拿来给虎娃熬粥了。

凡伯是一名二境修士,且早年曾是赤望丘参寥长老的弟子,当然见识不凡。他私留仙谷可能是为了辅助自己的修炼,也能找到关系私下将这些仙谷炼制成熟。虎娃清楚凡伯颇有来历和背景,阿源熬粥的仙谷肯定是凡伯给她的,却没想到凡伯居然会如此关照自己。

虎娃愕然道:“阿源,这碗粥好香啊,你是从哪儿弄来的什么谷子?”

阿源小声道:“是从凡伯那里拿来的,据说能滋养身体、有调治伤病的灵效,对修士都很有用呢。凡伯手中只有私藏的几十斤,悄悄拿给你熬成粥调养身体,你知道就行,不要多问了,更不要告诉其他人。”

虎娃果然很知趣地不再问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密,绝不会轻易暴露,但通过这碗粥,凡伯却不小心让自己的私密被虎娃窥见。凡伯身为翠真村的族长,负责监督仙谷的种植、收割、缴纳等事,他自己却悄悄地私藏了几十斤,此事如果泄露出去,可能会给凡伯带来大麻烦。

那些仙谷是凡伯好不容易得到并炼制成熟的,却让阿源拿来给虎娃熬粥,足见这位长者对虎娃的关爱。虎娃无意于追究凡伯为何会私留仙谷、又是找何人炼制,这种事也轮不到他来过问,他甚至都不好点破。

翠真村虽然每年都种植仙谷,但村民们却从未见过完全成熟的谷粒是什么样子。凡伯可能是还不放心,又特意叮嘱阿源将这些仙谷熬成了粥,那么普通人就更认不出来了。

可虎娃不是一般人,他不仅见过成熟的仙谷,在炎帝仙宫中还吃过不少,就算这些谷粒已经熬成了粥,已将大器诀修炼大成的他,这碗粥一喝下去、灵效散入形骸百脉,他怎会还不察觉。

凡伯这个人情,虎娃又欠大了,且心中直呼不妙。再说别的都已经晚了,想苦笑都笑不出来,他意识到自己又将要大病一场,怪就怪阿源这碗粥熬得太好了。

虎娃从小服用过那么多不死神药,受伤之后又及时服用了一枚服常果,回到翠真村时,其实已经将内损之症控制住了。他接下来的打算,是暗运神气一点点地调养恢复,虽然耗时会很漫长,表面却看不出任何破绽,他也不会因伤势发作而重新倒下。

这个过程可能要用好几年,就连虎娃自己也说不清何时能彻底恢复,但在此期间,他有最起码有寻常人的自保之力,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神通法力也会缓缓地恢复,能动用的手段也将越来越多,直至完全无碍。

这对于虎娃来说,当然是明智的选择,以他现在差不多就相当于普通人的状态,穿过赤望丘势力控制的广大地盘,沿途要经过很多山野与关卡、走漫漫长路返回巴室国,实在是太危险了,出半点差错都可能遭遇意外。

所以他还是回到了翠真村,用这种方式不动声色的暗中调养。赤望丘公开寻找的人是玄煞,谁也不会注意到他头上,恐怕也没人会想到那位擅闯赤望丘者,就隐居在白额氏族人的村寨中。可是虎娃的这个打算却落空了,就因为刚刚喝下的那碗粥。

号称仙谷的养颜草籽,虽非专门的疗伤灵药,但它的灵效也能补益神气,特别是能滋养形骸,且在平常情况下药性十分温和。而虎娃现在的状态不正常,几乎没有修士受了他这么重的内损之伤还能活蹦乱跳,假如换个人早就没命了。

这碗粥喝下去,其灵效散入形骸百脉,便在主动补益其神气、调治其内损。以虎娃现在的状态,想施法将这灵效化散都做不到,打破了身体好不容易才达到的某种均衡状态。

他的内损之伤很快就会反应在形骸上,虎娃想压都压不住了,人看上去将会大病一场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伤势恶化,情况恰恰相反,而是以一种更好更快的方式恢复。

要疗伤,首先要将内损之症引发出来才更好,在这个过程中洗炼形骸、恢复神气法力,但虎娃会处于一种非常虚弱、无力自保的状态,时间地点实在是不合适啊。

如果虎娃能及早发现不对劲,他是不会喝下那碗粥的,以他的本事应当也能察觉。可那碗粥偏偏是阿源亲手熬的,一手按着他的肩膀、另一只手端着碗吹了吹。虎娃几乎毫无防备,接过阿源递来的粥,就这么乐乐呵呵、舒舒服服地喝了下去,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。

可他又能怪阿源和凡伯什么呢,一句话都不能说,甚至都无法点破。

虎娃回去之后,第二天就“病倒”了,躺在床上几乎起不了身,他的内损之伤终于压制不住显现出症状。阿源很关心虎娃,见他早上没出门,便跑过来看他的情况,见状也被吓了一跳,特意留了下来照顾他。

夜里虎娃发烧了,脑袋晕晕乎乎、全身酸软无力。阿源给他的床上铺换了干净轻柔的被褥,又替他裹好被子就守在旁边。虎娃迷迷糊糊地总感觉额头有丝丝凉意,那是阿源用一块湿布放在那里,每过一段时间便重新在清泉中浸润一番。

从小到大,虎娃就没生过病,他也不知道普通人生病难受是什么感觉,这下可好,完全体会到了。他的内损之伤被引发显现症状,就是调治的过程,虎娃需要暗运神气洗炼形骸百脉,与原先的打算相比,恢复的速度会快得多,或许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。

但是这个过程又异常凶险,如今虎娃虚弱无力,别说是什么高手,哪怕一个普通人都能随时要了他的命。另一方面他也要格外注意,暂时不能再被凡人所受的病症侵袭,诸如染上风寒之类,否则也会很危险。

修士如此疗伤,必须有绝对安全的环境,也需要专人照顾,最好是在洞府或道场中有高人护法,可他现在在翠真村啊。令虎娃感到庆幸的是,幸亏有阿源在设变,她对他的照顾与爱护,简直是无微不至。

阿源将虎娃的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,被褥和衣服时常换洗,家中那么干净、温暖与舒适。以前虎娃每天都是到阿源家里去吃饭,而现在则是阿源每天把做好的饭端过来。族长凡伯也来看望了虎娃,他没对阿源说什么,只叮嘱虎娃要安心养病。

阿源倒主动问了凡伯一句:“依你看,虎娃回村后为什么又突然病倒了?”

凡伯沉吟着答道:“他曾染风寒大病一场,尚未完全恢复,又穿越高原群山赶路,看似病情压制住了,其实并没有得到根治。等他回到翠真村,身心一放松,病症又重新发作了,用修士的话说,这叫做‘退病’。这其实是好事,否则难免会留下暗伤隐疾,而现在只要治好了便能去根。只是过程有点危险,他不能再受风寒或伤病,必须小心保养。”

凡伯不愧是一名颇有背景的二境修士,他说的道理是对的,见解亦颇为不俗,虽没有看透虎娃真正的状况,但情况倒也类似。

虎娃从未这么虚弱过,他看上去是那么可怜与无助。阿源的眼神中,也总是忍不住有心痛的感觉。这位在巴原上叱咤风云的虎煞,如今只能乖乖地养病,在阿源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渐渐恢复。

人的心境当然与身心的状态密切相关,虎娃真切地体会到了那种虚弱无力感,进而意识到,自己并不像原先所想象的那么健壮,也会挺不住像凡人一样病倒,那么也意味着,他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么坚强。

尤其是在阿源面前,他完全暴露了柔弱的一面,每当看见她的时候,心中的感觉又是无法形容地柔软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