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0章、有生于无(下)

世上也有一种人,会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,那个好似原本并不存在、被凭空造就出的他,甚至能以某种方式永存。虎娃首先想到的就是仓颉,接着又想到了历代天帝。

如今在中华之地,青帝与炎帝世系早已被黄帝世系所取代,除了某些嫡系部族还在祭奉他们,太昊天帝与神农天帝早已不是国祭之神。但他们并没有消失,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于世长存,因为这世间已造就出了仿佛本不存在的太昊与神农。

就算太昊与神农本人已登天而去,但那仿佛并不存在的人并未消散,仍象征着曾经存在于世间的他们。他们开创了文明的源流,后人在此基础上传承繁衍。就算后人更聪明、更强大,更了不起或更自以为是,但追本朔源总有其根。

天下万物生于有,而有生于无。他们就象征着从无到有的过程,于天地间给世人留下了原本并不存在的某种“有”。虎娃如今好像也触及到了这种“有”的境界,而这种境界,可能就是历代天帝能开辟帝乡神土的玄机。

虎娃并不清楚,此刻的他与当年的白煞,拥有了同样的感触,都恍惚看到了某一种境界,只是还不得真切,要拥有更高的修为境界后才能去求证。

但虎娃也意识到,自己所悟的纯阳诀,与高阳天帝当年所创的纯阳诀相比,境界上可能还差得很远。

他能以凡人之身凝炼阴神出游,也悟出了凝聚心愿力修炼神魂之法,并对世间的神道设教有了更透彻的理解,还能指点羊寒灵如何借助山神之位去修炼。

他本人如今已将纯阳诀修炼大成,拥有七境修为后,假如成为山神甚至国祭之神,也能将御神之念留在神坛上,不仅可适时“显灵”,并享受祭奉修炼神魂。以此为灵引,待他踏过登天之径求证长生后,亦可飞升高阳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。

高阳天帝在继承历代先帝秘诀的基础上另行创出的纯阳诀,其源头与虎娃所悟应该一致。但虎娃如今所求证的境界还差得很远,他所悟的纯阳诀还很粗浅,远不能与高阳天帝所创真正的秘诀相提并论。

虎娃在路上潜心修炼纯阳诀,大成之后还有无尽的未知境界,虽伤重未复施展不得神通,但元神世界越来越广大。

修炼中的虎娃又有一种感觉,随着元神越来越强大,如今的肉身迟早会成为束缚。尽管很多修士已拥有相比凡人而言堪称最完美健康的体魄,但毕竟还是有极致的。所谓脱胎换骨、证入化境,应就是超脱凡胎族类,才能施展种种神通法力俱足无碍。

虎娃虽未修炼至七境九转圆满,但此刻也隐约能窥见,若有朝一日迈出那一步,可能将会面对怎样的考验,也明白了如今玄煞在经历什么。

仿佛能感应到冥冥中有个本不存在的自己,于定境采炼天地灵息,虎娃的元神世界越来越强大,终于又回到了宜郎城外的路边寨。梁羽就在这里与虎娃他们分开了,这位修士要返回宜郎城,而古祥要拐上小路送虎娃回翠真村。

分别前梁羽又私下叮嘱了两人一番,回去之后要好好修炼,若有一天能迈入初境,就去宜郎城中找他。古祥驾车带着虎娃又到了离翠真村最近的集市,将马车留在了那里,两人步行走向了翠真村。

走近村口,虎娃大老远就一眼看见了阿源。阿源的院落在村子的最东边,她就站在院门口望着远方的道路,清风吹拂着她的裙裾和发丝,风中带着含蕊花的气息,如今又是一年开春时节。

这一刹那,虎娃眼中已没有别的存在,他看见的只有阿源。天地万物在飘移,阿源越来越近,他举步走了过去来到她的面前,开口道:“阿源,我回来了,你好吗?”

阿源看着他的眼睛,柔声道:“你终于回来了,这一路很辛苦,没事吧?”

虎娃下意识地挺起胸膛,用手拍了拍胸脯,微笑道:“我没事,见到你,什么事都没了!”

这时身后传来了咳嗽声,古祥探出脑袋道:“虎娃,这位姑娘是谁啊?”

这一路上虎娃都在养伤,身体好像已经没什么问题了,但人整天仍是恍恍惚惚、浑浑噩噩的样子,似是精神还没有恢复过来。可是一见到阿源,这小子就像突然醒了、又活了过来。此刻再看虎娃,哪里还有方才那蔫了吧唧的样子。

古祥多少也看出了虎娃和阿源之间微妙的关系,因此开口询问。虎娃这才意识到古祥也在,赶紧开口对阿源做了一番介绍,这时族长凡伯领着一帮村民也赶来了。

虎娃是代表翠真村去参加仙城朝圣的,他回来的时候也理当受到全体村民的迎接。人太多不方便站在这里说话,虎娃只来得及和阿源打了声招呼,便和古祥一起在大家的簇拥下被拉到村寨中央的空地那边了。

这里的村民们如今也听说了赤望丘下令寻找玄煞的消息,他们也很好奇地打听今年仙城朝圣的种种情况。虎娃倒没有多说什么,古祥则眉飞色舞地讲了半天。他们今年在仙城见到的赤望丘仙长,竟然是原先的国君樊翀,而他与虎娃的同伴剑白,已被赤望丘上的仙家看中……

古祥也提到了虎娃带的药材,在这一路上帮助了很多人,可惜虎娃自己却在仙城染风寒而病,否则的话,说不定也能被赤望丘上的仙家看中的。对于虎娃未能拜入赤望丘,凡伯也感到很惋惜,却没有表露出来,只安慰虎娃说能平安回来就好,今后应该还有机会。

古祥在翠真村留了两天,虎娃陪他参观了附近很多地方,包括种植仙谷的田地、开满含蕊花的那片山坡,皆令古祥啧啧称奇。古祥告辞的时候,是阿源和虎娃并肩将他送到了村外。两人看着古祥的背影远去,阿源意味深长道:“你这趟远行,应该交了不少朋友。”

虎娃感慨道:“何止是交了很多朋友,还受了人太多恩惠。”

他是真心地在感叹,自从他离开家乡来到巴原,从来都是别人欠他的情,他却几乎从来不欠别人什么。在白溪村,他挽救整个村寨;到了巴室国,为后廪施法延寿;在红锦城外(,)救下了蛇女齐罗……

虎娃帮过的人太多了,从来都是别人受他的恩惠、欠他的人情,他却无意于想什么好处。就算他和少务之间是结义兄弟,但是严格说起来,他也不欠少务什么,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在帮少务。

在前往仙城朝圣的路上,虎娃一直很照顾古祥和剑白,还取出了随身所带的药材帮助队伍中的所有人。可回来时却不一样了,虎娃从来没有栽过那么大的跟头,也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多人的恩惠。

首先是那头胭脂虎救了他的命,其次若没有仙城朝圣的队伍护送,他也不可能平安返回。虎娃可以说是欠了整支仙城朝圣队伍的人情,尤其是梁羽和古祥对他的关照最多。要知道队伍中都是白额氏族人,代表了白额氏所属的几乎所有的部族与村寨。

在虎娃处境最艰难的时候,护送他、帮助他、照顾他的,是代表白额氏年轻一代的精英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将来都会成为各部族或村寨的首领。这些人并非虎娃的仇人,反而已成为虎娃的朋友,虎娃这个人情可欠大了!

如果虎娃一定要报仇,那么他也不应该不报恩。

虎娃的仇人是赤望丘的宗主白煞,而赤望丘开宗立派的根基就是白额氏一族。其实就算没有仙城朝圣的事情,仅凭虎娃在翠真村的经历,他想找白煞报仇也不会针对白额氏族人。

可他如今已了解白煞在白额氏族人心目中的神圣地位,假如白煞有何命令,将有太多白额氏族人会誓死追随的,公然与白煞为敌,简直就等于与全体白额氏族人为敌。这确实很令人头疼,受全体白额氏族人的恩惠越多,就越不好办。

阿源又轻声说道:“这就是你的收获,这趟仙城朝圣,没有白去。”

虎娃正在暗自感叹呢,听阿源之言,似乎又像被突然点醒了。是啊,能交这么多朋友,受人这么多恩惠,就是他的收获啊,又何必去遗憾?想找白煞报仇,本就艰难万分,需要解决太多问题,就看虎娃将来有没有那个能力、怎样去解决。

虎娃侧过身来,看着阿源道:“为什么你的话,总像恰好能说进我的心里?”

阿源低首道:“心里的感觉,只有自己清楚……我们回家吃饭吧。”

回到翠真村,每天吃阿源做的饭,才是虎娃的人生享受啊。这天吃饭时,阿源端来一碗粥道:“听古祥说,你在仙城生病了,病得很重,又赶了这么长的路回来,如今终于可以好好调养了。”

阿源告诉虎娃,她特意去找了凡伯,说虎娃需要养病,所以今年春耕时的集体劳作就不要让他参加了,狩猎队长也换成别人。族人们早就听说了虎娃前不久大病一场的事情,参加仙城朝圣者有这种遭遇也很常见,大家都认为虎娃应该好好休养一段时间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