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50章、有生于无(上)

也只有玄煞才有那等本事,暗中跟随虎娃来到赤望丘还能不被虎娃察觉,且恰好出现在那个地方将虎娃救走。虎娃在山中顺手帮胭脂虎历劫,那可不是一般的手段,而是古往今来的修士恐怕连想都想不到的大福缘,也只有这愣小子会那么干。

玄煞救虎娃,可能是为了报答。而玄煞跟踪虎娃,可能是发现了他修为高超、来历不明,却潜入白额氏族人的村寨、又混进了仙城朝圣的队伍,于是便暗中查探他究竟有何企图。

如此也能解释,清水氏的城寨距离樊室国宜郎城那么远,胭脂虎为何能先后出现在这两个地方?解释了眼前的疑惑,虎娃心中却有了更多的困惑。

难道在自己刚出生不久,在清水氏城寨废墟中救了自己的那头胭脂虎,便是玄煞所化吗?是白煞下令屠尽清水氏一族,当时白煞就在树得丘上。玄煞可能是听说消息之后赶来的,却恰好救出了虎娃。

如果是这样,树得丘上的山神应该看得很清楚,他为何没把这段隐情告诉虎娃呢?山神也许是有所顾虑,因为玄煞也是赤望丘中的高手,他不清楚玄煞为何要这样做。可能是出于保护虎娃的考虑,山神干脆没有说,就像他当初根本没告诉虎娃仇人是谁。

因为虎娃若与玄煞接触、求证当年的内情,就会暴露他的身份来历,这太危险了,毕竟玄煞也是赤望丘传人,谁知赤望丘内部是怎么回事呢。至于理清水是否还另有想法,也只有这位山神自己心里清楚了。

虎娃试探着潜入赤望丘之时,就曾存了以同样的方式潜入树得丘,看看能不能见到山神或者把他先救出来的打算。在赤望丘栽了个大跟头后,如今这个念头已熄去,看来暂时也无法去找山神询问了。

虎娃也不明白赤望丘内部出了什么事,玄煞历劫为何要离山寻找机缘?分明已回到赤望丘,救走自己之后却没有再现身,所以赤望丘才会公开寻找她的下落。这种事情虎娃当然不可能跑到赤望丘去询问,也只能去问玄煞本人了。

待返回翠真村之后,虎娃定要去山中寻找玄煞,或者说去寻找那头胭脂虎,只是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她,因为如今到处都有人在找玄煞。赤望丘公开宣布,凡是能提供玄煞行踪线索者,必有重谢。

如今知道玄煞行踪线索者,恐怕只有虎娃了,而虎娃当然不会将此事告诉任何人。那头胭脂虎救了他,他理应帮她,虽不知玄煞与赤望丘之间出了什么事,但她显然不愿被赤望丘找到。

虎娃恍然也明白了另一件事,为何他会对那头胭脂虎有那样玄妙的感觉?这感觉是无法形容的,就似融化在灵魂最深处的记忆里。

就是在这种恍惚又恍然的状态中,虎娃离开了浒安城,仙城朝圣的队伍分批返回家乡,不断有人依依不舍地告辞。居住在附近村寨和城廓中的人回家了,剩下的人继续沿大道向宜郎城方向前进,途中仍受到了沿途各村寨的热情欢迎与接待。

他们经过了剑白的家乡,就在离城廓不远的大道旁。当听说剑白已经被赤望丘上的仙家看中留在仙山时,整个村寨都轰动了,尤其是剑白的父亲、当地的族长,更是激动得老泪纵横,好几次差点都乐晕过去了。

这位族长盛情款待了所有人,尤其是感谢梁羽、古祥、虎娃等人在仙城朝圣的路上对剑白的关照。古祥所住的村寨离这里很近,照说他也可以回家了,可是这后生跑回家打了一声招呼,又回来了。

古祥暂时还不打算回家,他坚持要继续照顾病体仍没有完全康复的虎娃,要将虎娃安然送回翠真村才能放心。虎娃想推辞也推辞不掉,因为自己的样子看上去确实没有完全康复,大病一场后,当然需要时间慢慢休养。

而且古祥又说了,他除了两度参加仙城朝圣之外,还没有远行去过别的地方,也想多走走,见见世面开开眼界,顺便到虎娃那里做客。既然是这样,虎娃倒也不好拒绝,每日仍坐着那辆马车,由古祥为他御车。

告辞的同伴越来越多,但队伍中还有不少人同行,其中家乡最远的,是帛室国境内的东滨城一带。经过沿途村寨时,人们还在热议赤望丘的最新消息,虎娃听闻最多的谈论,当然是对赤望丘的敬仰,还有白煞与玄煞的威名。

虎娃对此早就很了解,但如今却是以仙城朝圣者的身份,与各地的白额氏族人密切接触,听他们专门讨论赤望丘。在这些白额氏族人的心目中,白煞的地位仿佛就是至高无上的神灵,几乎每个人提到白煞时,皆怀着无比虔诚的敬仰之心。

虎娃莫名有些错愕,错愕中又有些恍然,恍然中又似有所悟。不仅是白额氏的族人,其实巴原上的民众所谈论的白煞,与虎娃所了解的那个白煞,好像根本不是一个人!但事情又不能简单地解释为——是大家没看清白煞的真面目。

白煞不仅被各宗门公认为巴原第一高人,而且也在巴原上受万民敬仰,尤其是白额氏族人提到他时,无不充满了敬意与自豪,他就是神圣与威严的象征。这是一种错觉吗,或者说这是一个错误吗,好像也并非完全如此。

论修为神通,白煞确实可称如今的巴原第一人,这一点就连虎娃的师尊剑煞都不能否认。白煞成名百年来,带领赤望丘成为了巴原上的第一大修炼传承宗门,而白额氏族人也在乱世中安居繁衍、遍布东海之滨、走向前所未有的强盛。

赤望丘弟子如今已遍布巴原五国,白额氏族人更是在赤望丘的率领下击溃了帛室、樊室两国的进犯,赤望丘进而控制了这两国的国事,使之不再起纷争动乱。包括不久前的巴原国战,也是在赤望丘的调停下最终平息,相室与郑室保住了最后的残境,避免了伤亡最惨重的生死决杀。

这一切,都是事实,白煞所展现给世人的,就是如神灵一般的恩威,他能有如今的声威名望,是理所当然。而虎娃所了解的有关白煞的另一面,也是事实,却不为众人所知。仿佛那是另一个人,其实仍是同一个人。

由于重伤未复,虎娃在途中只能暗运神气调养,不便修炼其他神通,于是尽量去修炼元神,竟另有所悟。这感悟是有关纯阳诀的,其缘法便与白煞有关。

一个人在世上,他是怎样的人,这个问题该如何去认知?白煞本人在赤望丘中,但巴原上好像还有另一个白煞。无数人心目中的那个白煞、他所凝聚的民望融合在一起,似乎又凭空造就了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人。

而这个仿佛不存在的人,不仅是世人赋予白煞的形象,也是白煞本人在世间造就的自己,源于他的一切所行、所扮演的种种角色,留给世间的痕迹与印象。从某种意义来说,这些也是真实存在的,只是于无形中好似看不见。

虎娃曾在战场上感悟纯阳诀,而见到了所谓的鬼魂,从而领悟了阴神的玄妙。这个原本不存在却仿佛被凭空造就的白煞,并非是阴神,而是另一种不太好理解的概念,却好似与白煞本人于冥冥中有某种关联。

虎娃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,因为他自己也有所感应,在这一路上,他也不断听到人们对自己的议论。虎娃近年来在巴原五国都留下了惊人的事迹,少务也动用了种种手段刻意宣扬他的威名。沿途的民众在谈论最近种种消息时,也难免会提到虎娃的名字与事迹。

巴室国中的彭铿氏大人,行遍五国的小先生虎煞,他的很多事情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早已面目全非,如今的虎娃就是巴原上的另一个神话,已凝聚万民之望。虎娃常常也感到恍然,人们所谈论的、那传说中的虎煞,难道真的是自己吗?

听见很多人对“虎煞”的议论与评价,虎娃曾经没有意识到,自己竟会是那样一个人?他知道自己也许不是,但也不能否认那些人所谈论的就是他。是他在巴原上留下的一系列痕迹,经过种种方式演化而成的结果,仿佛造就了另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他。

冥冥中仿佛出现了一个自己,那不是分身,虽看不见却是存在的,就是于天地之间莫名凝炼而出,却与自己神魂能发生玄妙的联系,虎娃是真的感应到了。

虎娃有一种感觉,若他的修为更高,这种感应会更清晰,若能将那个自己真正融合入形神,甚至是长生之后的某种修行求证。

但虎娃同样也感觉到,以自己的修为还无法办到。要想修炼到那种境界,恐怕连化境修为都不行,至少要等到迈过登天之径、求证长生之后。

阴神难以长留于世,同样的道理,那个好似并不存在的自己,随着历史的推移也会渐渐消散,尤其是本人不在世之后。可是当它凝炼清晰、并未消散之前,却是一种修炼的机缘,似与某种仙家境界有关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