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9章、柔弱处上(下)

归途中的大多数时候,虎娃都很沉默,因为他独自坐在马车上“养病”,总是恍然出神的样子。虎娃的确是在沉思,此番夜探赤望丘的经历,使他想到了很多,对他而言也是个沉重的教训。

虎娃自“出山”以来,虽遇到过各种惊险,但从来还没有遭受过任何重大的挫折,更别提栽这么大的跟头了。哪怕曾被两位大成妖修从彭山一路追到西荒,他仍能设法反击,斩杀肖神并最终收服了羊寒灵。哪怕被扶余设计困于啸山君仙家洞府绝地,他仍能成功劈山而出、并突破至七境修为。

他确实经历了常人想象不到的太多波折,但换一个角度看,他的经历又确实太顺利了,遇事几乎是无往不利,小小年纪轻轻便已拥有了令人难以企及的声名、地位以及成就。这一切当然与他的性情、处事手段、修为根基有关,都是凭实打实的真本事。

虎娃曾经很注意刻意保持低调,但是际遇所致,他后来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。当他在樊都城外公然堵住樊君的车驾,要求樊君下令将鹤二鸣的人头挂上城门,在世人看来,确实已是嚣张跋扈到了顶点。虎娃本人却一点事都没有,拍拍屁股很轻松地便走了。

虎娃并非张狂之人,他也注意潜隐了,像个普通人那样到了翠真村隐居。但是一个人的经历,也无可避免地会影响到他的心境,甚至在不知不觉中造就其行事风格。所以从没有失败过的虎娃,才会有信心混入仙城朝圣的队伍,并企图潜入赤望丘道场窥探。

尽管虎娃这么做有着充分的理由,但胆子大得实在是没边了,的确是在轻身涉险。虎娃并不是一开始就想潜入赤望丘、甚至到达主峰之上,只是想试探一下人家的护山大阵。如果他真的触动了禁制、当场失败,按原计划碰一下就跑,可能也就没有今天的事了。

可偏偏他的手段太厉害,又一次出人意料地成功穿过了护山大阵,于是便从赤望丘的第四峰一直逛到了主峰的少昊神殿中,终于栽了跟头。像虎娃这种几乎从来没有吃过亏的人,一旦失手便吃了大亏,差点连小命都丢了。

坐在马车上,回想那一夜的遭遇,虎娃也不禁冷汗连连。离开家乡至今,伴随着身份和修为的变化,特别是突破七境修为后,他的心境与行止也有了微妙的改变,这种改变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。金天大阵那一击,不仅是把他打伤了,某种意义上也是把他给打醒了。

虎娃又想到自己试探赤望丘护山大阵的原因,是为了家乡的山神,如今看来只能暂时放弃原先的打算了。他这次试探是不成功的,行迹暴露、差点陷身于赤望丘,当然也没把握再去试探树得丘上的警戒法阵,以免带来难测的后果。

这可怜娃,其实搞错了一件事。赤望丘根本没察觉他的潜入,实际上是因为玄源暗中回山,却阴差阳错使虎娃暴露行踪,并差点被金天大阵留下了。虎娃并没有听见玄源和肇活长老的谈话,到现在还以为是自己的行迹暴露了。

虎娃如今想再以同样的方式潜入赤望丘,当然已经不可能了。经历了开宗立派以来从未发生过的意外,赤望丘必定已有针对性的警戒和布置。但虎娃却不知道,以他已经验证的手段,想悄然潜入树得丘去见山神是没问题的,甚至有可能将理清水给救出来。

可是搞不清状况的虎娃,如今已熄了这种念头。

如此看来,好像是玄源的出现,无意中搅了虎娃的好事。但这段遭遇对已脱身的虎娃而言,却未必是坏事。否则虎娃就算这次仍能涉险成功,他也难以察觉到自己的行止在不自觉中发生的变化,将来恐会做出更过分的涉险之事,终究会栽更大的跟头,届时能不能保住命就难说了。

虎娃不禁感慨,就算自己的修为再高,如今不也与体弱的凡人一样,依靠古祥和众同伴的照顾,才能穿越这艰险的路途。还好虎娃有堪破真空的经历,已领悟真人返璞之心境,如今这个状况倒也还适应,能保持平心静气。

在这条漫长的路上,虎娃有得是时间去思考一个以前从未认真想过的问题——怎么对付自己?

可能很多人都没有认真考虑过这样的问题。一个人的地位越高、掌握的手段越强大,往往便会愈加自信,平日想的多是怎么去对付别人,总结自己的长处、分析别人的弱点。虎娃挨了金天大阵一击受了重伤,倒开始认真地反思了。

细想之下是越来越心惊,他发现尽管自己已是当世高人,可别人能对付他的手段也有很多。

除了金天大阵这样无法抗衡的绝对威势手段外,其实想收拾虎娃还有很多别的办法。他彭铿氏大人的地位、剑煞传人的身份,在很多情况下其实起不到作用。而在特定的场合、毫无防备之时,甚至连普通人都能伤到他甚至危及他的性命。

虎娃虽修为高超神通广大,但所掌握的各种手段也并非全无破绽。站在虎娃本人的角度,都能琢磨出针对性的弱点,人们往往都倾向于分析自己有多强,虎娃如今却在用心琢磨自己究竟会有多弱?

当然了,每个人的弱点只有自己最清楚,绝不会轻易暴露给他人,可是机缘巧合之下,万一恰好给对手找着了呢。虎娃思己之弱,也不禁感慨良多。

队伍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终于走出了连绵的乌云山脉深处,出现在东海岸边,前方有了人烟村寨。所有人都很振奋,他们再度受到了沿途白额氏族人的热烈欢迎,不必总在帐篷中宿营,也不必吃赶路时所携带的食物了。

沿着东海岸边西行,大家又一次进入了浒安城——这支队伍出发时的集结地点。城主大人仍然亲自设宴迎接,他曾经私下托梁羽关照几个人,而这几人在路上都没有出意外,其中一人还被仙家看中留在了赤望丘。

到达浒安城之后,这支队伍就要散去了,众人将各归来处,大家都有些不舍,好友之间互告住址,希望将来能再见、欢迎有机会登门做客。经历了这段艰险的路程,五位领队修士允许大家在浒安城中休息并游玩三日,然后再分别出发返回家乡村寨。

回到平原之后,虎娃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,至少不再是满面病容,也被古祥拉着一起去逛浒安城。大家白天逛城廓,聚在一起吃晚饭时便会交流议论各种见闻以及最近的各种传闻。虎娃听说了一个消息,赤望丘下达宗门之命,要查找玄煞的下落。

赤望丘在这个时候突然下了这样的命令,肯定不是偶然,应与最近刚刚发生的变故有关。其他人不明内情,身为当事人的虎娃怎会不清楚赤望丘刚出了什么事?但赤望丘为何不下令追拿自己这个擅自潜入者,反而要寻找玄煞的下落呢?

听说消息的众人都很惊讶,在一起议论不休。玄煞在白额氏族人中实在太有名了,近年来却一直没有动静,族人们皆以为她在山中修炼,没想到她却为寻找渡劫机缘已离山七年。虎娃脑海中似有灵光闪过,突然明白了其中关窍——他意识到了玄煞的身份!

被人悄然摸进了宗门道场,却连来者的身份都没搞清楚,这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赤望丘也不欲大肆宣扬。但是玄煞已经离山七年了,赤望丘为何偏偏在此时下令公开查找她的下落?必定与那夜的事情有关,那么玄煞当时也应该出现在赤望丘。

虎娃不傻,世间能拥有大成修为者,当然也不可能是笨蛋。就算不用推演神通,他转念间也能想明白很多事情——玄煞就是那头胭脂虎!

这个结论看似不可思议,却恰好能解释所有的疑惑。按赤望丘的说法,玄煞是七年前为找寻渡劫机缘而离山的,这种公告于天下的事情,当然不会有误。以玄煞的修为渡什么劫呢,那只能是从七境突破化境时的脱胎换骨之劫。

虎娃在山中第一次遇到那头胭脂虎时,它的状况很奇怪,形骸正经受着洗炼,虎娃想当然便认为,那是从初境突破二境时的炼形身受之劫,还出手帮了它一把。虎娃的修为不如玄煞,更没有修炼到那一步,没有看出究竟也很正常。

当时虎娃发现那头胭脂虎只有“六岁”,一度也很惊讶,现在却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虎娃如今有七境修为,仿佛是在天地母体中孕育,那么突破至八境,应象征着脱胎换骨、超脱族类之新生。

玄煞是在七年前迈出这一步的,所以虎娃在去年遇到胭脂虎时,会有那样的感觉。

玄煞是一位女子,怎么会变成胭脂虎呢,这当然是吞形之法,虎娃自己不是也能化身为一头斑斓猛虎嘛!施展吞形之法所化成的样子,当与的形容及心境有关,那么玄煞的吞虎之形,便是那头胭脂虎。一念及此,虎娃全想通了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