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9章、柔弱处上(上)

以樊翀曾经的身份以及如今的修为,少务也必不会轻视与得罪他,只要樊翀不找少务的麻烦,少务也乐得礼待、令其清闲。樊翀在巴室国中想找更好的修炼之地并不难,又何苦困守宗门道场呢?

樊翀充满感激之色,又有些担忧地问道:“若是齐星衡回归宗门,赤望丘另派人坐镇巴室国主事,师尊让我去,星耀师叔能点头吗?”

肇活微微一笑:“若是齐星衡回来,我便设法建议宗主另派你去,不论星耀怎么想,宗主一定会点头的。此事尚需时日,你先做好准备便是。你这次收入门下的记名弟子,也不妨一同带到巴室国,若有人还留在山中,为师平日也会关照的。”

樊翀转念一想也明白了其中关窍。少务是武夫丘传人,又立命煞为“圣后”,所以赤望丘派到巴室国中为众弟子主事的这个差事,并不好干。一般人去根本镇不住场面、也会折损赤望丘的威名,但是山中修为高深的精锐弟子,又未必想去。

樊翀去当然没有问题,他只是顾虑自己的身份太特殊、修为又太高了,赤望丘未必会放他出去坐镇一方。但肇活却认为白煞一定会同意的,让一位曾经的国君、大成修士去巴室国中为众弟子主事,这也足见赤望丘的威势,更能显扬白煞的威望。

樊翀:“多谢师尊!……可弟子还有一事不明,今日宗主提到彭铿氏时已另有打算、欲削其名望。我身为赤望丘在巴室国主事之人,您又建议我……”

肇活:“欲削彭铿氏名望,赤望丘可有公开的宗门之命?若没有,那也同样只是众尊长之私议。我只听见了宗主对星耀私下的交代,并未点头附和;星耀会怎么做,你不必阻止;你怎么做,在你自己,其中分寸须好好把握。但你既曾将一国之事执掌分明,这些事恐怕也难不住你。”

看来玄源昨夜对肇活所说的那些话,确实令这位长老有所感触,否则肇活不会如此向弟子交代。另一方面,肇活对樊翀这位弟子也一直心怀歉意,希望他能得到更好的机缘、在修炼中取得更高的成就。

肇活出身于白额氏中的宜郎氏一支,十六岁便参加仙城朝圣拜入赤望丘门下,多年来一直在山中清修,本人也未结道侣,如今看着眼前最出色的传人樊翀,颇有一种父子寄望的心态。

……

赤望丘正式下达宗门之命,寻找玄煞的下落。参与其中的不仅是领命的全体赤望丘弟子,赤望丘还派使者前往各宗门、各国以及各大部族,请求他们协助打探玄煞的行踪,若有发现请立刻告知,赤望丘必有重谢。

然而除了赤望丘少数高层外,其他人并不清楚真正的内情,只听说玄煞七年前因渡劫而离山修炼、找寻突破化境的机缘,如今却下落不明。但这样的消息,也足够引起巴原轰动了。

导致这一系列事件发生的虎娃,在仙城原野中静静休息了两日,所有参加仙城朝圣的白额氏族人又重新集结、返回巴原。还是那些马匹与车辆,只是队伍里少了十一个人,所有的供奉物资也都运走了。一场风雪过后,天气渐渐转暖,虽然路途仍崎岖艰险,但骏马轻车,已比来时要好走得多。

虎娃“病了”,谁都知道他是染上了风寒,满面病容看上去是那么虚弱。借助不死神药,他的身体状况已经稳定;而所受的内损之伤恶化到一定程度,情况也变得稳定了。

如今的虎娃,就算想从兽牙神器中存取东西,都已经做不到了,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在伤病中尚未恢复的普通人。若让他独自在暮冬时节穿越高原上的崇山峻岭,绝对是不可能的,幸亏有这支队伍的护送,还有同伴的照顾。

仍由原先的五名修士领队,梁羽见到虎娃跟随众人一起返回,眼中总有不易察觉的惋惜之色。别人可能不明白究竟,但虎娃怎会不清楚这位四境修士是怎么想的?

梁羽好像对虎娃能通过此次筛选、拜入赤望丘曾抱有很大希望,甚至认为虎娃若是没有偶染风寒生病,此刻恐怕就已经留在赤望丘了。今年的情况有些出乎预料,竟然有十一人被赤望丘上的仙家看中,可是梁羽私下里最看好的虎娃,却偏偏没有留下。

在归途中夜间宿营时,梁羽有好几次进入虎娃住的帐篷,亲自出手为他调治。修士耗费神气法力为凡人治病,这是难得的福缘,虽然这对虎娃的伤势几乎毫无帮助,但虎娃也对梁羽充满感激。

梁羽为虎娃调治了几日,便说道:“你的身体并无大碍,只是受风寒侵袭很虚弱,需要好好调养恢复。路上注意别再受风寒、也不要再过度劳累。”

以梁羽的修为,察觉不了虎娃的真实状况,甚至察觉不了他有修为在身。别说是他,就算是名震巴原的“神医”虎娃本人,对自己的伤势暂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可是梁羽确实在用心地为他调治,以他的修为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。

除了梁羽的调治,对虎娃帮助更大的是古祥的照顾。没有了货物、马车很轻便,归途又没有严格日程要求、不必那么急于赶路,古祥便让虎娃在马车上休息,每天都由他一人来御车,若遇到艰险路段,也不需要虎娃再下车帮忙。

虎娃感觉很有些过意不去,古祥却让他只管安心休养,来的路上剑白和古祥得到虎娃的帮助与照顾最多,如今剑白已经留在了赤望丘、而虎娃生了病,古祥理应多照顾虎娃。

照顾虎娃的可不止古祥一人,当马车要翻越陡坡隘口时,队伍中总有其他的同伴来帮忙,大家合力互助,归程并无太大惊险。

队伍中剩下的人,虽未被赤望丘上的仙家看中,但他们毕竟参加了仙城朝圣并平安而回,身心经过了一番洗炼,在共同的旅程中彼此的交谊也越来越深厚,大家几乎都成了朋友。

虎娃来时拿出了一包含蕊花枝,每日熬成汤药助大家祛除寒湿,在到达仙城时恰恰都用完了,而他自己却偏偏又被风寒袭染。人们难免会想到,假如虎娃不是因为无私地帮助大家,此刻那些效果极好的药材还在,恐怕也不会病成这样。

虎娃得到了这支队伍中很多人的敬佩或同情,梁羽对他另眼相看,恐怕也有这方面的原因,所以大多数人都是真心地主动愿意帮他。

其实虎娃的含蕊花枝就算有剩余,对此刻的他也没有任何用处,他连不死神药都吃过了,而伤势只能在涵养中缓缓恢复。这倒是个小小的意外状况,但也不能完全说是误会,虎娃确实曾拿出对祛除寒湿效果极佳的药材、分给了队伍中的所有人服用。

梁羽特别关照虎娃,并不仅是为他治病,显然仍在为他感到惋惜,还想指引他踏上修炼之路。几次治病之余,梁羽都特意叮嘱——参加仙城朝圣、聆听高人教诲时的感觉与状态,今后仍可寻安适的静处回味,若有任何感悟,可随时去找他,还告诉了虎娃自己在宜郎城中的住处。

虎娃当然明白梁羽是什么意思,就算在仙城朝圣中虎娃没有成为樊翀的记名弟子,梁羽也希望将他收为自己门下的传人。梁羽还讲解了定坐凝神调息之法、怎样体验内守入微之境,这就是在单独指点虎娃了。

赤望丘年轻一代弟子中,如今樊翀已突破了大成修为,按照自古以来的传统,与樊翀平辈的梁羽等修士,便可以开始招收下一代传人了。剑白他们就是第一批,梁羽非常希望虎娃也能有此机缘。

这是在虎娃住的帐篷里发生的事,梁羽也没有回避古祥,古祥等于是跟着虎娃沾光了。早就得到过剑白的暗中提醒,古祥已清楚仙城朝圣的内情,此刻更能明白梁羽这些指点的重要意义,对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谨记于心。

梁羽特意叮嘱虎娃和古祥,不要将这些事告诉他人,只说梁羽是来为虎娃治病的,虎娃和古祥当然都很恭谨地点头答应。

所谓仙城朝圣的机缘,并不是被赤望丘上的某位仙家所看中,而是将机会给了所有人,就看谁能自己迈过那扇门。在一位大成修士暗运神念的帮助下,在特意营造好的环境中,如果那一步尚且迈不过去,离开仙城之后,再想成功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。

况且这些人回到各部族与村寨后,曾经感受到的那种状态也会渐渐忘却,每日仍会面对世间各种俗务,恐也很难再继续“修炼”下去。但凡事总有例外,所以梁羽希望虎娃回到村寨后能继续努力,为了更有把握,干脆亲自指点了。

严格说起来,虎娃才是被赤望丘上的仙家真正看中的人,当然也包括顺便沾光的古祥。看来仙城朝圣的机缘,不仅是在那仙城十日,也在这条行走的路上。对于梁羽真诚的好意,虎娃充满感激,但也只能暗中说声抱歉,他倒是很希望古祥能有此福缘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