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6章、是她(下)

虎娃的感觉不仅柔软且温暖,在记忆中还仿佛很熟悉,就是那头胭脂虎,他曾经趴在它的身上睡过觉。难道伤势由形而及神,他已经出现幻觉了吗?接下来虎娃便失去了知觉,既是因为重伤,也因为有人对他施展了安神法术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虎娃才迷迷糊糊地恢复意识,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,抱着什么柔软而温暖的东西一直不停地在往前飞,而后背却感觉凉飕飕的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醒了,挣扎着睁开眼睛,眼前是美丽的雪白与粉红交错的光影纹路。

虎娃朦朦胧胧想起来了,自己是在赤望丘外与众高人布下的飞天大阵斗法,抓住一线机会冲过拦截,却身受重伤坠落深山。他最后从夜色中的树顶上坠落,好似是被什么东西接住了,感觉就像曾经趴在那头胭脂虎的身上。

嗯,这是怎么回事?他此刻果然是趴在胭脂虎的背上!这毛色与条纹、这熟悉的气息,分明就是他曾见过的那头胭脂虎。原来这一切不是幻觉,他昨夜从空中摔落时,真的是被这头胭脂虎接住了。

虎娃当时昏了过去,却保持着骑乘的姿势向前趴倒,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抱着这头胭脂虎的脖子。此刻天光已大亮,胭脂虎正在山野中奔驰,所以虎娃方才感觉自己好像是趴着在往前飞。

但怎么背后凉飕飕的呢?他终于彻底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身体的是赤裸的,此刻趴在猛虎身上,所以会感觉后背发凉。以虎娃的修为,早已不畏寒暑,但此刻抱着猛虎取暖也觉得冷了。他挣扎着想抬起头,却感觉全身一阵剧痛,咬牙忍住才没哼出声来。

他很想问问这头胭脂虎,怎会在黑夜里的雷雪中恰好出现在那片深山幽谷,又恰好接住了他?可是胭脂虎显然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,只在全神贯注地奔驰,翻山过壑如履平地,动作异常轻巧而平稳,始终没有将背上的虎娃给甩下来。

天色已接近正午,难道它从昨日深夜一直跑到了现在都没停下,已成功摆脱了那些在深山中搜索虎娃的赤望丘修士?这头猛虎已开启灵智,如今应该已突破二境修为,可赤望丘离它的栖息地很遥远,照理说它不应该出现在这一带。

难道这头已通灵的猛虎,在暗中跟随着他一直来到赤望丘,所以恰好在昨夜救下了他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,但事情也只能这样解释。虎娃恍然乎又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难道是自己当初看走了眼,这头胭脂虎远不止他曾认为的那么简单?

神智渐渐从迷糊中恢复清醒的虎娃,又开始检查起自己的状况,左手虎口的印记和右手腕上的珠串还在,说明他的太极图和石头蛋并没有丢。在那么激烈的斗法中受了那么重的伤,他还不忘将祭出的法器收起,这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,这也是将太极图和石头蛋祭炼成上品法宝的好处。

兽牙神器还挂在脖子上,那么他随身所带的其他的东西也都还在。虎娃又发现自己的右手中还有东西,居然是一枚吃剩的果核。他可真会过日子,昨夜从高空中坠落时,匆忙服用了一枚不死神药服常果,剩下的果核还一直用大拇指扣在手心呢。

虎娃顺手将之收入兽牙神器,这在平常只是一个很自然的动作,竟然没能成功,而且还牵动了浑身的伤势。虎娃又勉强凝聚法力,这才将果核收起来。只是将一件东西收入空间神器,竟使他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。

仍能使用神器,说明他的修为境界还在,可是这么简单的法术都施展得这么艰难,说明他几乎已动用不得神通法力了。虎娃又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,其实只要有初境修为,就可以内视自身的状况,只要有二境修为,就可以运转神气调治伤势。

他昨夜匆忙服食的那枚服常果确实起到了作用,尽管大部分神效都已浪费,但对于普通人来说,还有很多灵效蕴含在形骸百脉中未及炼化吸收。若非如此,他的伤势恐怕早就恶化了。而虎娃现在的状况和普通人也差不多,他这一次受的伤想要恢复,恐怕不是短期内的事情。

还好虎娃的体质异于常人,不愧是吃不死神药长大的,也曾炼化吸收过好几枚服常果,他昨夜匆忙服用此物然后便伤重昏迷。昏迷中微弱的神气自然运转,也在缓缓地炼化神药灵效、修复形骸百脉之伤,否则等他醒来时恐怕连动都动不了。

虎娃恢复了清醒,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多糟糕,乱动乱说话都可能引起伤势恶化,在这个时候也是最佳的疗伤时机,否则将会损及形神根本。于是他很明智地又闭上了眼睛,继续趴在胭脂虎的背上,凝神内运微弱的法力,炼化服常果残余的神效以调养伤势。

胭脂虎应该知道虎娃已经醒了,也清楚他正在干什么,并没有过多理会,仍在深山中奔驰。它跑得可比普通的虎快多了,感觉简直如腾云驾雾一般,且一般的虎类也根本不可能像它这样在高原上长距离奔袭。

胭脂虎走的并不是直线,穿行幽谷和密林、越过群峰间的山坳,飞奔中不仅保持着绝对地平稳,而且尽量寻找隐秘处不被人发现踪迹。它好像也明白虎娃此刻的处境,就这样在隐秘的山野中前行,几乎不发出什么声音。

就这样一直到了日落黄昏,胭脂虎在一片山坳中的密林间突然停住了脚步,就这么站在这里望向前方。

虎娃此刻还能感应自己的身体状况、并内运微弱的法力疗伤,但他几乎失去了所有强大的神通手段,几乎连御物之功都无法施展了。

他的伤势在渐渐地恢复,这是相对于普通人的身体而言,已可行动无碍亦无性命之忧。但另一方面,他的伤势也在继续恶化,这是对于一名境界高超的修士而言,被强悍的法力冲击形神的严重后果已彻底显现,想完全化解将异常艰难。

虎娃趴在胭脂虎的背上,一直抱着它的脖子,当然也能感应到这头异兽已经累了。它相当疲惫,似乎形神中也渐渐显露了伤势。

别说是它,就算是虎娃本人在未受伤时,在高原群山中背着一个人如此日夜不停地长距离奔袭,还要注意不牵动那人的伤势导致恶化,也会感到累的。这头二境妖兽不愧得到了虎娃给予的大机缘相助,表现得出乎意料。

但二境修为运用的是形骸本身的力量,若过度使用修为之力,仍然会受内伤,这和过度运用武丁功劲力的原理是一样的。看来这头胭脂虎一路奔驰至此,过度使用修为之力也导致了内损,但它却坚持到现在才停下来,这已经超乎想象了。

虎娃心中充满感激也充满歉意,他从胭脂虎的背上爬了下来,一离开那温暖的身体就打了个冷颤。他的嘴角和胸前还有血迹,那是他自己喷出的鲜血,同时也沾染到胭脂虎的毛皮上,就像给它美丽的毛色增添了另一种纹路。

虎娃此刻的样子已与常人无异,假如不是大成高人特意仔细观察,也发现不了什么端倪,只是面带病容显得很虚弱。这也是他一路疗伤的结果,终于暂时稳定了身体状况。

他终于说道:“多谢你救了我!但你怎会出现在那个地方?难道是一路跟着我来到这里的吗?而我怎么都没有发现你呢……”

虎娃一开口便是一连串的问题,这些疑问他自己想不通,也只有这头不会说话的胭脂虎才能解答。但胭脂虎仿佛没听见,就算听见也并不理会,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望向前方,它的目光似是一种示意。

不知为何,就算这头异兽不说话,虎娃好像也能懂它的意思。胭脂虎分明是想告诉他,应该继续从这里往前走下山,而它也只能将他送到这里了。虎娃顺着胭脂虎的视线朝远方望去,不禁微微一怔,随即又露出惊喜之色。

方才他一直闭着眼睛在疗伤,既没看路也不知道被胭脂虎带到哪儿来了,此刻却突然发现,山下是一片广袤的原野,正是白额氏族人所谓的仙城,也是虎娃此次参加仙城朝圣所到达的目的地。胭脂虎在山林中绕来绕去奔行了那么久,居然是把他送了回来。

聪明的虎娃已反应过来,如今对他而言,这里反倒是相对最安全的去处。虎娃是在昨天午后离开这片原野的,其他人都以为虎娃是寻找隐秘的静处感悟了,而他此刻若悄悄回去,可以不惊动任何人,甚至也不会让人察觉出异状。

以虎娃现在的状态,就连走路都感觉有些费劲,哪怕没有赤望丘中的高人追寻,也很难独自穿越寒冬中的高原。求生之计,就是回到仙城朝圣的营地中,在那里不仅有同伴的照顾,而且两天后队伍就会重新集结,他可以跟随车队返回巴原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