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6章、是她(上)

星煞刚刚开口叫玄源,随即就反应过来不对劲,虽看不清来者的形容,但那身形气息绝对不会是玄源,赶忙喝道:“你是何人……”同时已运转阵法欲发动攻击,话音未落又吃了一惊。不仅是他,金天大阵中的所有修士都有瞬间的迟疑。

只见来者顿住的身形陡然在空中化为一头斑斓猛虎,两侧肩肋下展开一对似无形的透明羽翼,向着金天大阵飞扑而来。

星煞认错人了,而虎娃可没认错人,他也清楚今天若想脱困,眼下便是稍纵即逝的一线机会。对方认错了人、这飞天法阵也拦错了人,因此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展开攻击,否则以虎娃之能恐怕也冲不过去,今日定当身陷赤望丘。

虽不明白发生什么了事,虎娃也不得不感慨一声——多谢那位师妹了!

金天大阵中所有人的神气法力凝为一体、心念互感相通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可主阵的星煞根本就没想到要直接动手,已失了先机。等星煞意识到不对,虎娃却先反应过来了,而且他施展的神通令对方众人皆是一怔——竟是吞猛虎之形。

将吞形诀修炼大成,才能施展吞形之法。而在巴原上,自古只有赤望丘才拥有少昊天帝所留的吞形诀秘法传承。少昊天帝当年只亲传了一门吞形之法,便是吞猛虎之形。虎娃化身猛虎、御神器比翼飞冲而来的场面,对于赤望丘修士而言简直太熟悉了。

假如不是他分明完全陌生,赤望丘众修士简直要怀疑来者就是本门长老。这是不可能出现的状况啊,可它偏偏就发生在眼前,众人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,而虎娃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。虎娃若吞金兕兽之形,可能冲击力会更强些,但在此时此地的震撼效果,则远不如化身猛虎。

虎娃所擅神通秘法很多,简直到了信手拈来的程度,但是与人相斗时,神通威力最强大的还属两种手段,一是武夫丘上的剑术,二是吞形之法。此刻若施展武夫丘的剑术,很可能会暴露身份;而吞猛虎之形,则更能震慑对方众人,因为这恰恰是赤望丘的独门秘传手段。

虎娃定在高空上,法宝虽多却都不太适合施展,首先只能使用飞天神器比翼,配合吞猛虎之形向前飞扑。吞形之时衣物尽落,但兽牙神器还挂在身上,虎娃也不想浪费一丝时间将之收起,在身后升起一团火焰将衣衫焚毁,不留下可能被追查的线索。

事出意料,星煞反应已然比虎娃慢了,他刚刚运转大阵尚未发起攻击,来者竟施展出赤望丘的独门神通,瞬间又觉错愕难言。这人到底是谁啊!难道是山中潜修不为人知的前代长老?但这不可能啊,宗门或有隐秘之事普通弟子不知,可近年来已执掌宗门事务的星煞还不清楚嘛!

但无论如何,此人既拥有这般神器、施展出这等秘法,一定与赤望丘传承有莫大关联,要拿下活口好生问清楚。斗法之时可不容这种念头浮想,虎娃已经攻到了,金天大阵再想展开威力最强大的攻击已然来不及。星煞下意识地运转大阵采取了守势,就算对方修为不俗,也不可能破阵取胜。

就在这一瞬间,那飞扑而来的猛虎身侧展开的双翼突然消失不见,一柄闪烁月华的巨斧凭空出现,向着金天大阵兜头劈下。通常修士之间的斗法,都是使用最趁手、最合适的随身法器,激烈的斗法中也很难有功夫频繁地更换法器、给对手可乘之机。

但是虎娃的习惯不同,他的法宝太多了、连神器都有一堆,而且斗法的手段完全没有受成规的影响,全凭自己的感悟摸索。

他方才御神器比翼,只是从定住身形再加速,当速度达到极致之时,便收起比翼凭惯性前冲,左手虎口上的印记化为了一柄庞然巨斧,正是他新近炼成的上品法器太极图。

巨斧没有劈中任何人,金天大阵一转,一股澎湃的力量与之相击,半空中传出轰然之声。方圆丈余的月华巨斧光影碎灭,又化为虎娃左手虎口处的一道印记。虎娃所化的猛虎形骸巨震,翻着跟头打着旋飞上了高空。

虎娃趁对方的阵法尚未完全发动,以太极图化巨斧全力一击。金天大阵已布成,除非虎娃这一击能超出对方所有人的合力,否则不可能将法阵破开,他自己反倒被震飞了,但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方才他已经感应到了那股无形的牵引之力,那飞天大阵看似只拦在前方,其实他是绕不过去的,只有硬碰硬闯过去才行。此刻他被震飞顺势前冲,翻着跟头飞起又落下,也等于越过了金天大阵的拦截。

虎娃根本就没指望能破阵取胜,只想抓住一线机会跑路,而星煞又怎能看不出他的打算。被震飞的虎娃越过高空刚刚翻滚坠落,尚未来得及重新御比翼稳住身形,忽听身后传来龙吟之声。

金天大阵在空中一旋,光影幻化间已看不清布阵众人的身影,一条蛟龙飞腾而出,咆哮着扑向自空中坠落的猛虎。浑身散发着金光的蛟龙足有十余丈长,虎娃化身的猛虎尽管身形壮硕,但在它面前,看上去都不如一只柔弱的小猫咪。

虎娃心中陡然升起强烈的危机感,未及控制身形便发出一声虎啸。猛虎的右前爪处飞出一道亮光,化为三十六枚圆珠,在空中盘旋也布成了法阵,展开成一面光华耀眼的圆盘,主动迎着蛟龙撞去。

蛟龙正撞在这圆盘形的光晕上,瞬间就将其击碎。光毫碎片又化为三十六道微光飞回猛虎的右前爪处,光影蛟龙紧接着又撞在猛虎的身上。空中陡然又传出一阵炸裂声,法力激荡间,就连众高人的神识感应都是一片混沌。

龙首炸裂了,猛虎的身形也炸裂了,这是法力激荡到极致的结果,虎娃赤裸的身躯露了出来、口喷血雾又被砸飞。金天大阵化为蛟龙一击,当场将虎娃的吞形神通给破了。他就像被一柄无法形容的惊天巨锤击中,似坠落的流星般向远山飞去。

这速度可比虎娃自己飞得还快,就是被砸出去的。刚才那一击已令他身受重伤,再想御神器飞天都已经十分勉强。他硬碰硬主动与金天大阵来了一次全力对轰,就是想借助这激荡的法力加速逃遁。

法力激荡、神识感应一片混沌中,也没有人注意到虎娃周身有淡淡的五色光华闪过,那是五色神莲瞬间护体。若非有这么一下防护,他此刻恐怕已失去知觉。

星煞等人也没想到,面对金天大阵如此强大的攻击,虎娃居然没有竭力闪避或采取守势,而是又祭出另一件法宝,尽全力主动来了一次对轰。

如此确实可借法力冲击加速飞遁,但若自身不够强悍,恐怕当场就会被震碎为血肉碎片。虎娃喷出一口血雾,身形如流星般划出一道弧线,向远处的深山坠落而去。他飞去的前方云层密布,还隐隐传出雷声、不时闪现丝丝电光。

远方有浓云罩山,云中有雷电。高原上的天气与平原不同,不仅变化很快,且相隔很短距离便有很大的差异。方才众人是在星空下动手,但在远方某处的山顶却被云层笼罩。人们熟悉春夏季节的雷声,其实冬日飞雪时节也会打雷,只是在平原地带很罕见。

虎娃与金天大阵对轰一击,身受重伤之余,勉强运转法力施展了扭转空间的神通,稍微折转受冲击的方向,就是往那片浓云密布的地方飞坠。

法力激荡导致众人神识混沌的瞬间,虎娃已如陨石般斜飞而去,坠入雷云笼罩的远山深谷,有一道闪电恰好从空中落下,从远处看过去,几乎就是擦着虎娃的身形。紧接着天地间的光线一暗,已看不见虎娃在何处,他飞出了众人的神识感应之外。

金天大阵追击而去,却在云层边缘停了下来。就算这法阵玄妙无比,但贸然飞进云层引来天雷劈击,恐也难保不会发生意外。星煞面色阴沉道:“大家落下云端,去山中散开搜寻。此人已身受重伤,身形不受控制地坠落,此刻恐已摔成肉泥。但不论是死是活,都要将他找到!”

一旁的志杰长老说道:“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施展的真是吞形之法,方才还在猜测,其人有没有可能是一位大成虎妖?可是他神通被破、身受重伤坠落之时,恢复的竟是人身,所施展的神通手段无疑就是吞形之法了。希望此人还没死,最好能拿下活口讯问。”

星煞随即又下令,如果在山中找到那人、而那人还没死,一定要尽全力留下活口、带回赤望丘中问话。烈风长老又皱眉道:“我等分明察觉,是玄源于今夜悄然回到了赤望丘,怎么拦住的却是此人?难道他与玄源有什么关系,或者就是与玄源一起来的?”

星煞闻言突然变色回头道:“看来他真是和玄源师妹一起的……不好,我们方才拦错了人,玄源师妹已不知去向!”

……

虎娃与金天大阵相斗,虽只有短短片刻功夫,但也是险象环生。他似坠落的流星般斜飞而去,穿过云层落入深山幽谷,耳边只闻风声呼啸、雷声轰鸣。尽管曾有五色神莲瞬间护体,但他在半空中也狂喷血雾,感觉浑身就如散了架一般。

并非是骨头断了,而是形骸百脉皆伤、非常严重的内伤!假如他是大成妖修,方才那一下,恐怕连玄牝珠都能给震碎。虎娃虽然暂时冲出了拦截,但此刻仍是九死一生的局面。他正从高空疾速坠落,假如撞在山崖上便立时会粉身碎骨,意识也是一阵阵昏沉,感觉随时都会晕过去。

他如果真昏了过去,那绝对是死定了,落地就会摔成肉泥。虎娃咬牙保持着清醒,勉强残聚一丝法力,从兽牙神器中取出一件东西,打开封存的法器,正是一枚拳头大小、形似山桃的服常果。

虎娃暂时没有控制身形,就凭惯性保持高速的斜飞轨迹坠落,迅速地将手中的不死神药啃咬咽下。果肉入口即化,带着沁人心脾的清香,很快只剩下了一枚果核。恐怕谁也想不到,虎娃飞在空中向下坠落时,竟抓紧时间吃了一枚不死神药。

要想完全吸收服常果的神效,须用类似炼化玄牝珠之法,但是虎娃现在可没这个功夫、也施展不出那等神通,就是当普通的山桃一样给吃了。如此虽浪费了大半神效,但同样可以滋补形骸、缓解伤势。不死神药虽珍贵,命却是更重要的。

服常果的神效散入形骸百脉,平日应感觉舒泰无比,此刻却激起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,就像全身都要裂开了一般,但这正说明起到作用了。虎娃不再那么昏沉,意识恢复了清醒,还能勉强再凝聚最后一丝法力施展神通。

虎娃若想保住命,就要在撞击山石或地面之前的那一刻,御神器比翼尽力稳住身形平安落地。但以他目前的状况,只有那么一次机会,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。所幸虎娃没有撞在悬崖峭壁上,他在空中坠落的时间很长,落进了深深的幽谷中。

不施展神通控制身形,就这么自由坠落,虎娃当然出于无奈,但也使追击者不容易察觉他的行迹,笼罩山顶的云层以及伸出不见五指的黑暗,便是最好的掩护。

幽谷中居然飘着雪花,虎娃就像飞雪中的陨石,眼看就要撞在一株巨松上,背后陡然张开了一对透明的无形羽翼。

羽翼张开,身形一顿,在空中勉强折转,绕过迎面的巨松。虎娃又喷出一口血雾,背后的羽翼随即碎灭,他已经无力再施法了,就这么扎手扎脚地从几丈高的地方摔落。勉强施法顿住身形所带来巨大的冲击力,又使虎娃伤上加伤。

虎娃最后的念头,就是别从几丈高的地方摔死,摔下去之后也千万别晕过去,要保持清醒,赶紧找个足够隐蔽的地方躲起来。此刻他的意识又有些迷糊了,在黑暗中亦失去了神识感应,只感觉自己并没有摔在地上,而似被一个柔软的身体接住了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