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5章、拦错人了(下)

肇活对玄源的某些猜测将信将疑,却有些不敢再深究下去,转而问道:“你尚未成功突破化境、仍在历劫之中,又为何会突然返回赤望丘?难道是因为方才那人吗?……就算你对宗主不满,但毕竟仍为赤望丘传人,怎能协助一外人悄然潜入宗门道场?”

肇活等赤望丘五老,平日各自清修,轮流有一人坐镇道场监督诸事,如今恰好轮到肇活。虎娃潜入赤望丘时,肇活并未察觉,或者说他察觉到的潜入者并非虎娃。当虎娃从少昊神殿中飞遁而去时,肇活当然发现了他的行迹,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,却被玄源现身拦住。

见此情景,肇活也反应过来,除了玄源之外另有一人潜入,而玄源显然是在掩护此人离去。他理所当然会猜测,那人是在玄源的帮助下潜入赤望丘的,却不知玄源这么做的目的何在。

玄源却摇头道:“这些年我虽离山而出,但仍是赤望丘传人,绝不会做出反叛赤望丘与族人之事……至于他,你又怎知他是外人?他是自行而入,并非得我之助,而你又是如何发现他的?”

肇活变色道:“他是何人,怎会有此能耐?我初时只是察觉你回来了,并未发现他,刚刚才知另有人也潜入道场!”

玄源:“此人能悄然穿过护山大阵,而这护山大阵是祖师留下的。祖师所修秘法,又得自少昊天帝。此人潜入赤望丘之后,在山中并未擅闯任何禁地,直入主峰祭拜少昊天帝。你觉得此人应该有何身份?”

肇活:“难道——他也是少昊天帝的传人?这怎么可能!你又是怎么认识他的?”

玄源:“巴原上偶遇,而且其人对我有恩。我本就猜疑他的来历是否与少昊天帝有关,亦很疑惑他为何想查探赤望丘,所以才会暗中跟随。而方才所见,倒是能解释很多疑问了。少昊天帝既能留下赤望丘一脉,难道就不能在别处另留传承吗?……肇活长老,你又是如何发现我的?”

玄源竟认为虎娃是少昊天帝所留的另一支传承弟子,因为某种缘故来到赤望丘查探。这倒是个有趣的误会。谁叫虎娃偷偷摸摸潜入赤望丘,却别的什么地方都没去,只来到这座大殿中祭拜少昊天帝呢?而且还有另一些更重要的原因,玄源并没有对肇活明言。

玄源还有一个疑问,这护山大阵是防备外人的,宗门中的普通弟子也可能怀有异心,但身为大成修士,就算与宗门决裂,也不可能做出反叛之事。像玄源与肇活这样的大成修士,平日飞天持神器来回,已掌握穿行护山大阵禁制之法。

玄源虽离山而去,但毕竟也是山中的大成弟子,她当然可以无视护山大阵的禁制、自如出入赤望丘。虎娃能潜入,这的确令人很意外,也说不定会被山中高人察觉;可是她进入赤望丘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,也刻意收敛了气息,怎么还被肇活发现了?

玄源刚才提醒虎娃离去,也是以为虎娃的行踪暴露了。因为她了解赤望丘的情况,已经察觉到有高人被惊动了。此刻听肇活之言,才知对方发现的竟然不是虎娃,而是她!

肇活有些尴尬地解释道:“你有所不知,星耀寻你不得,曾去询问宗主。而宗主告诉星耀,你想渡劫绝非易事,恐怕迟早会再回宗门。宗主在护山大阵中加了一点变化,你毕竟是赤望丘传人,在宗门中留有印迹气息,只要你一回来,就会立刻被察觉。而这件事,你本人尚不知情。”

白煞在护山大阵中动了手脚,而玄源这些年都没回来过,当然不可能清楚。而这道布置很简单,既无敌意也无什么攻击性,玄源穿过护山大阵时不会触动禁制,却能立刻被山中的大成修士感应到、知道她回来了。

玄源突然开口道:“他们也知道我回来了?”

除了刚见面时,两人开口打了声招呼,方才这一系列交谈,其实都是两位高人以神念互印,因为其中有很多内容不好被他人听见。这种交流方式非常人所能理解,也非一般意义上的交谈,只是勉强可以表述为方才那番谈话。

两人说了很多事,但从见面时开始,也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,虎娃也才刚刚穿出护山大阵离去。此刻玄源在震惊之下,又直接开口说话了。

肇活亦开口答道:“宗主正在闭关,不理会外事。如今恰好轮到我当值,所以第一个现身,而星耀和其余诸长老,恐怕稍后也会赶来见你……我还有些奇怪,星耀既然一直在找你,此刻怎么还没到呢?”

玄源正要说话,却失声惊呼道:“不好,金天大阵,他们拦错人了!”话音未落便飞身而去,只给肇活留下一道神念,请求肇活不要将今日这番谈话再告诉易塞长老之外的其他人,若易塞长老也追出来,请肇活尽量将其拦住。

玄源为何走得这么急?因为她突然察觉到赤望丘外的半空中爆发出强大的法力波动,有高人于半空布阵,正是赤望丘秘传的金天大阵。而看法阵出现的方位,赫然已截住飞天而去的虎娃。玄源意识到事情出了变故,已来不及再说更多了。

……

虎娃被人喝破了行迹,在第一时间飞遁而去,眨眼间就穿出护山大阵,也越过了道场外围的迷踪法阵。只要他落入远方苍莽的群山深处,眼看就能再度隐藏行迹、躲过搜寻。

就在此时,他突然心生警兆,身形硬生生地顿住。原本御神器全速飞遁,却瞬间定于半空,不仅要承受强大的惯性冲击,也等于所施之法突然被打断了,虎娃也是一阵气血翻滚,动用了扭转空间的神通才稳住身形。

这完全是个意外,他就算在飞遁中折转方向也仍然躲不过。在他定住身形的同时,前方虚空中浮现出十九个人影。这十九人应该是布成了某种法阵,就是专门在等他的。方才他从第七峰中飞遁而出,无形中受到了玄妙的牵引,好似不论往哪个方向飞,都会撞向这座大阵,幸亏他及时定住了。

据虎娃所知,赤望丘中的大成高手若不算樊翀,目前只有八人,怎么此刻飞在天上的有十九位?

八境修为则有飞天之能,而大成修士亦可御飞天神器。但此刻前方的十九人,并非全然如此,其中只有四名大成修士,但他们却结成了一种玄妙的法阵。此阵有三个方位、互成犄角守护,每个方位有一名大成修士率领另外五名五境修士,而正中间还有一名大成修士主阵,十九人的神气法力凝为一体。

此等玄妙的阵法运转,虎娃从未亲眼见过,但武夫丘却有一种飞天剑阵与之类似,所以他也能看出某些端倪。

武夫丘的飞天剑阵,是祖师武夫大将军所创,要集合五名大成剑修方能施展,其余入阵者皆须五境以上修为。以五人为一方位、其中各有一名大成修士御神剑为阵枢,总共二十五名剑修结阵飞天,能于空中凝聚锋芒无匹的剑意。

武夫丘的宗门道场有锁山剑阵守护,平日用不着发动此飞天剑阵。此剑阵的用途是在远离道场之外、集合宗门最强大的力量斩杀强敌。就算以武夫丘如今的实力,也只是勉强能布成,却从来没有真正施展过。

在剑煞留给虎娃的神念心印中,曾提及武夫丘飞天剑阵,所以虎娃才能看出眼前这十九人布阵的某些端倪。

赤望丘的金天大阵,是当年的少昊天帝亲传,其玄妙更在武夫丘飞天剑阵之上。此刻正中主阵者便是星煞,另外三名大成高手则是烈风、志杰、云诚这三位长老。这四人所御的飞天神器,竟与虎娃的比翼是同源之物,也是由服常树上的精华叶片所炼制,为当年的少昊天帝所留。

阵中有四名大成修士,其余入阵者皆为赤望丘精英弟子,其威力之强大可想而知,虎娃差点就撞了上去。但对方布阵的目的,好像并不是为了攻击或格杀他,并未展现出强烈的敌意或攻击性,看上去只是为了将他截住。

虎娃定住身形的一瞬,星煞已于阵中开口道:“玄源师妹,你终于回来了吗?”

虎娃怔住了,他当然认出了星煞、也听出了星煞的声音,可星煞怎么会叫他师妹?这是开哪门子玩笑!但虎娃随即便反应过来,星煞是认错人了,这法阵好像也不是为他而准备的,所以才没有立刻展开攻击。

也难怪星煞一时会认错人,他与另外几位长老发现玄煞悄然进入赤望丘,却不知虎娃也摸进来了。虎娃突然飞遁而去,分明就像是玄煞已察觉行踪暴露、欲立刻离开,就连施法打开护山大阵禁制的短短时间都不想耽搁。

偏偏虎娃所御神器比翼,与赤望丘大成修士常用的飞天神器是同源之物,玄煞也有很相似的一件。虎娃施法隐匿身形飞遁,虽不能在此情况下藏住行迹,但是也能使人看不清他的形容。仓促之间星煞也没想到还有别的可能,开口就叫了师妹。

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