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5章、拦错人了(上)

比如十九年前,白煞命星煞率一批心腹手下离开赤望丘,宣称将与善吒妖王联手,去斩杀北荒深处一头作乱的妖王岩鳞兽。

此事确实是真,而白煞的目的其实是想夺此妖王的玄牝珠,再成一门吞形之法。那头八境岩鳞兽确实被斩杀了,但玄牝珠却未得到。这种机缘太难得,很多时候就算斩杀了大成妖修,也不能逼对方祭出玄牝珠、并恰好能封印收存。

但由此也可看出,白煞并不只满足于一十三门吞形之法,其真正修成的恐怕更多。

面对肇活的疑问,玄源答道:“以你我的修为,怎会因此事虚言?”

肇活叹息道:“其实,我也只服用了两枚而已,至于最后一枚,本想等到此生有望脱胎换骨时再说;若无望,便留与后人了。至于其他三位长老的情况我并不清楚,但易塞与我是一样的想法,而且他只服用了一枚……宗主当初拒绝你时,是如何解释的?”

玄源:“白鳞这些年来养成的威势,他的话只有准与不准,会和你解释什么吗?”

肇活似是被玄源说动了,感慨道:“难怪宗主这些年来一直在闭关修炼,将宗门事务渐渐尽托于星耀。可是正如你所说,少昊天帝所留的服常果迟早会用尽,但宗门传承不应因此而断,后人应自求福缘。若无宗主威震百年,哪有今日之白额氏与赤望丘?……你就算对此事不满,毕竟还是宗门传人、又何必离山而去呢?”

玄源:“直到如今,你仍以为有白鳞在,是赤望丘之福吗?他这些年确实一心修炼,但你以为他的志愿是登仙而去、飞升少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吗?其人志不在此,否则你看看今日这座神殿,有朝一日,白鳞又怎么去见少昊天帝?

世间一切事物,只要他认为对修炼有利,皆无不用其极。我可以告诉你,若白鳞认为,牺牲白额氏一族、牺牲赤望丘、甚至牺牲整个巴原,只要有利于他的求证,他都会毫不犹豫,也包括你我。

如今赤望丘宗门还在,白额氏一族安居,是因白鳞认为,这样对于他的修炼求证更有利。而星耀不过是他打造的一柄利刃,在他闭关修炼时执掌宗门,创造一切有利于他修炼的条件。但谁知道,他在修炼中将遇到什么问题,还会发生什么状况呢?我当然要远离!”

肇活终于动容道:“你既有此言,还知道些什么?”

玄源:“不说我知道些什么,只说我看到了什么、想到了什么。百年前巴国内乱、一裂为五,正是白鳞初任宗主、行游巴原之时。樊室子弟率先裂国,得到了白额氏族人的支持,导致巴原王室各支纷纷效仿,而最早的樊室之君,便是白鳞行游中所收的弟子。

若说巴国内乱分裂,早在我出生之前,我未得亲见。但二十多年前,帛室、樊室两国与白额氏之战,我可是亲身参与了。明知有赤望丘在,这两国宗室以及国中各宗门何至于此,幕后又是由谁挑起,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当年我师尊正在闭关历劫,白鳞身为宗主地位超然、不会亲自去处置这种俗务,而山中弟子只有我刚刚突破大成修为,所以派我去为族人主持大局。可宗主好像早有所料,甚至未让你等五老出山,更似早知此战结果。

白额氏族人之城廓村寨,本就在帛室与樊室两国治下,这两国又何必相攻?若为征伐其地,则毫无意义;若为铲除赤望丘之宗门根基,亦非此种手段所能奏效。论战事本身,白额氏族人据地利击败远袭而来的大军,但对方两国却未合兵相攻。

先是帛室国动大军远袭,被击溃之后,樊室国军阵再来攻伐,简直就如自投罗网一般。此战的结果你已知晓,两国国事尽被赤望丘控持,国中各宗门亦向赤望丘拜服。宗主之威名震慑巴原,赤望丘弟子亦遍布巴原各国。

若非有武夫丘与孟盈丘在,而巴君后廪亦稳重谨慎未曾涉入争端、进而导致巴原五国接连卷入,否则巴原之另外三国,如今恐亦似帛室、樊室一般了。”

肇活:“你难道想说,百年前的巴国内乱分裂、当年的帛室与樊室相攻,都是宗主在幕后挑起的吗?……他这么做,目的又何在?”

玄源:“我没有断言皆是他一人挑起,百年前的巴国自有内乱之兆,但当时各宗室争夺的只是君位。有人却利用此纷争挑起大乱,樊室率先裂国,导致巴原一裂为五、战乱绵延数十年。而白额氏族人未受波及,趁势迁居繁衍、日渐强盛,赤望丘之根基亦蔓延巴原。

至于二十多年前的战事,则更为诡异。白鳞当时已有巴原第一人之威名,赤望丘威势早成。帛室与樊室两国策动如此战事,却为攻伐自家治下之城廓。此事除了赤望丘,又有谁能策动?而赤望丘中能策动此大事者,除了白鳞又有谁?

我不知白鳞目的何在,但结果人尽皆知。巴原内乱之后,赤望丘之威无人可抗,白鳞亦渐成巴原第一人,其威望至高无上。而帛室、樊室两国被击溃之后,国事便尽被赤望丘把持,包括国中各宗门皆向赤望丘拜服,一切尽从白鳞所需所愿。”

肇活疑惑不解道:“宗主是一心修炼之人,所求就是有朝一日能踏过登天之径。依你之言,他为何又要插手挑起巴原纷乱,这与他的修炼又有何关系?”

这些正是肇活疑惑不解之处,因此不太敢相信玄源的猜测。别说是白煞,就算以肇活本人的修为,也早已长年于山中清修,若无十分必要或缘法牵连,已很少去关心和插手俗事了。

玄源:“白鳞之心,早已于外物无情。巴原万民是死是活,是富足安居还是生灵涂炭,于他并无所谓。也许他只是想看看这世事变迁,于修炼有何印证吧。你别忘了历代天帝的经历,他也许是想见证那一切。

于蛮荒中融合各部而成中华之国,这是太昊天帝的当年往事,盐兆在巴原亦曾为之。但这些事却在白鳞出生之前,他未曾经历。青帝世系末年,天下内乱纷争,神农天帝崛起为人皇,传炎帝世系取青帝而代之。

及轩辕天帝时,世间又有部族之争,轩辕天帝击溃炎帝而立黄帝世系。每一世系之建立,皆伴随列国、列族之臣服融合,亦伴随着世间纷争战乱,而太昊、神农、轩辕日后皆成就天帝。我不知他们所经历的世事与修炼感悟有何关系、是否蕴含成就天帝之玄机。

白鳞亦不知,但其人之志绝非仅为飞升少昊之帝乡神土,而是要拥有历代天帝之成就,所以他要在巴原上见证当年历代天帝的经历。可是世事之变迁又岂能如人之愿,于是他便挑起这一切,哪怕只是为了捕捉那一丝感悟之机。

这些只是我的猜测,但还有一事或许可做侧证。十九年前,我为破七境而闭关,其时不在山中。当时白鳞派星耀与善吒妖王联手,远去北荒斩杀一头化境修为的岩鳞兽,此事你亦知情。可当时白鳞亦离山而去,却无人知道他去做什么了。

与此同时,北荒中的清水氏一族,一夜之间尽数被屠灭,亦无人知道凶手是谁。那一带曾是传说中的太昊遗迹所在,亦被疑为太昊秘法传承之地,曾有高人寻访并无所获。但谁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?直令人不寒而栗!

清水氏一族隐藏颇深、实力不弱,疑与当年的清煞有关,而清煞更被疑为太昊传人。巴原上能有实力一夜间屠灭清水氏、且不留下任何痕迹者,恐怕唯有赤望丘。否则若只为斩杀一头八境岩鳞兽,既与善吒妖王联手,星耀带去的二百余人,为何只回来五十余位?”

肇活惊骇道:“当年之事,竟还有这等隐情。你是说宗主悄然出山,并命星耀率手下屠灭了清水氏一族,是为了找到太昊遗迹并得到太昊天帝的传承之秘?”

玄源叹道:“我不知他是否得逞,亦未曾亲眼见到他所为。但巴原上有实力做出这种事者,唯有赤望丘;而赤望丘若秘行此事、连我等都不能得知,亦唯有白鳞本人亲自策动。由此可看出,只要有一丝可能、对其修炼求证有利,他便不惜行此手段。”

肇活:“难怪当年你修炼至七境九转圆满、行将历脱胎换骨之劫,众人皆视你为赤望丘未来宗主之时,你却突然离山而去,声称不突破化境便不回归宗门,原来还有这些隐情。”

玄源:“在山中历劫,于我未必有利,说不定会重蹈师尊之覆辙。我当年未曾服用一枚服常,无论历劫成与不成,可能都会让白鳞感兴趣,甚至成为其自身修炼之印证。而我这些年离山而去,却另有机缘,对脱胎换骨之真意,已朦胧有悟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