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3章、夜潜赤望丘(下)

虎娃这么做的原因,其实是为了山神理清水。他来到巴原上,不仅是为了报仇,还要寻找自己的道路,而除了报仇更要报恩。山神并未正式收他为徒,更未传授他任何具体的法诀,却指引了他世人梦寐难求的仙缘。那是白煞以屠戮清水氏一族为逼迫,都未曾达到的目的。

虎娃不仅得到了太昊遗迹中的一切,在山神所留的神念心印中,也包含了理清水此世修炼的各种感悟。这些理清水没有给白煞,却主动都给了虎娃。理清水的目的当然是想让虎娃去报仇,但虎娃更想报答他的恩情。

以虎娃目前的修为,想对付白煞乃至整个赤望丘,当然还不可能,但他已想尝试能否救出理清水。理清水身受重伤被困于树得丘,而且树得丘中也被布下了禁制法阵。不仅防止人误闯,一旦有人进入那里企图接近山神,也会被赤望丘立刻察觉。

树得丘中的禁制法阵既然是赤望丘高人布下的,其玄妙与威力应该超不出赤望丘根本道场的护山大阵。虎娃不敢擅自去闯树得丘,那样可能会给理清水带来危险,也会暴露山神安排的很多事情。假如连自己的身份都暴露了,赤望丘也会得知他和理清水之间的关系。

在山神对虎娃的交代中,假如没有灭了赤望丘,是绝对不能回去的,更不能轻易到树得丘找他。所以虎娃跑到赤望丘来研究其宗门道场的护山大阵,反倒不会暴露他与理清水的关系,就算遭遇了什么凶险,也不会牵连到家乡的山神。

虎娃这么做,恐怕不能仅用一句“艺高人胆大”来解释。其实自从他“出山”以来,行遍巴原五国,几乎是无往不利,从来没有失过手,更没有遭遇过什么无法解决的挫折。就连啸山君的仙家洞府遗迹,都没能困住他。

虎娃还不到二十岁,便有了如此身份、修为与经历,假如换一个人,还不知会如何自傲到什么程度呢,而虎娃行事已经足够谨慎了。但少年人难免有张扬冲动之时,否则虎娃也不会潜入众兽山道场要了琮余的命,更不会在樊都城外公然堵住国君的车驾。

也许正是这样一次次“成功”的经历,才促成了虎娃今日这番冒险,如果面对赤望丘的护山大阵不去试探一番,那反倒就不是他了。虎娃没有在树得丘轻举妄动,而是先跑到赤望丘来冒险一试,从另一个角度,也能看出他对待山神的慎重。

虎娃来到赤望丘脚下,悄然顺着岩壁开始向上攀援,虽在冒险,但也保持着完全警戒,随时准备好御神器比翼、以最快的速度飞遁而去。他甚至连飞遁之后到何地隐身都已经想好了,要在赤望丘上的高人飞天追出来之前,就在远处群山的隐秘处藏好,不能一直飞在天上让人发现。

正如虎娃所料,赤望丘根本就想不到有人居然会干这种事情,无人察觉虎娃的到来。虎娃顺着那赤红色的悬崖攀援,前行的方向是七座山峰中的第四峰,当他停在一块突出崖石上时,前方便是护山大阵笼罩的范围。

站在这里,看不出有任何异常,但前走一步就会触动禁制。所谓护山大阵,并不是一堵看不见的墙,或者一个罩、一层膜,在寻常人的概念中是很难理解的。虎娃感应到的是天地灵息的变化,就在前方以不同的方式运转,一旦进入其间便无所遁形。

他停下脚步伸出一根手指,向着上方的虚空不停地点画,既像是在刻画图腾,又像是在写字,伴随着法力的悄然运转、只凝聚于指尖发出。假如侯冈或盘瓠在这里便会发现,虎娃此刻的样子很像行游中时常驻足的仓颉。

虎娃之所以会这么冒险试探护山大阵,除了上述原因之外,他也不是没有凭借。仓颉曾指点他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,这其实与各种阵法的玄妙相通。虎娃当初尚不能领悟,但解读仓颉所留的神念心印之后,也得到了仓颉所传的符文神通。

此刻在虎娃眼中,这护山大阵,也是一张巨大的无形之符,通过特殊的方法炼制、可以变化与反复运转。

仓颉曾在见鹤城外发现了一座隐秘的洞府,并且向虎娃演示了破禁手法,至少要有七境修为才能施展。虎娃领悟之后结合自己的修为根基另有变化,此刻来试探此处护山大阵的禁制,他心中虽无十分把握,但总可以试一试。

天地灵息之变化被虎娃的指尖牵引,前方似出现了一个看不见的漩涡,就像无数无形的丝线缠绕在一起,然后虎娃凌空踏步走了进去。天地灵息的波动并没有发散开,法阵中的警戒禁制也没有被触动,就像迈过一个不存在的空间,虎娃悄然穿过了护山大阵!

下一刻,虎娃已经出现在赤望丘宗门道场之内,蜇藏神气静匿良久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。他心中也不禁一阵狂喜——他居然成功了!

此刻虎娃要感谢两个人,第一个人恐怕谁也想不到,便是已被他斩杀的肖神。原身为怪兽山魈的肖神,有一种奇异的天赋神通,能短暂的扭转空间。虎娃在被他追击逃遁时就领教过这种手段,后来虎娃炼化吸收了肖神的玄牝珠,不仅掌握了吞山魈之形,同时也掌握了这种奇异的天赋神通。

开辟空间之能,是迈过登天之径的仙家才具备的大神通,无论是肖神还是虎娃,当然尚没有那等本事。他只是掌握了暂时扭转空间之能,但在此时此地,恰好能用得上。

仅仅凭这样的神通,其实也破不了护山大阵的禁制,虎娃更要感谢的另一个人当然就是仓颉先生。在仓颉留下的神念心印中,提到了他曾在帛室国的山野见到过胭脂虎;而虎娃在寻找胭脂虎的过程中,无意间来到了翠真村。

在翠真村,他不仅见到了阿源姑娘,后来又真的找到了那头胭脂虎。更难得的是,他居然有了机会参加白额氏族人的仙城朝圣,能一路潜入赤望丘道场。从仓颉那里领悟的符文神通,又化为破禁之法,再结合扭转空间的天赋神通,他竟然成功地潜入了赤望丘的宗门道场!

他是潜入而非闯入。若说那护山大阵中的警戒禁制像一张无处不在、无法穿透的巨网,虎娃重新编织天地灵息的纹理、竟然成了一条穿透网眼的鱼。

这也式虎娃走运,赤望丘的护山大阵平日并未完全开启。就算是这样,假如有人值守阵枢、以神识查探法阵的变化,也能察觉有人潜进来了。可是赤望丘开宗立派三百年来,从来就没有出过这种事情,护山大阵的阵枢在平日也无人值守,只是让它自行运转,所以才让虎娃钻了个空子。

虎娃来此的目的,就是研究人家的护山大阵,他也没想到竟能取得这样的成功。此刻心中的第一念,便是动用同样的手段,是否就可以回到家乡悄悄潜入树得丘,去看看山神如今是什么状况?假如有可能的话,就把山神给救出来。

但此刻既然进入了赤望丘道场,那不妨再探更多的情况。其实无论最外围的迷踪法阵,还是笼罩道场的护山大阵,在平日都不是真正的守护禁制,道场中对宗门而言各种重要的场所,另有禁制守护,那些是虎娃绝对不能乱闯的了。

夜幕下的赤望丘一片寂静,但虎娃也知道山中的修士并非都睡着了,很多高人在夜间定坐修炼,神识感应依然相当敏锐的,稍有异状就可能被惊动,所以虎娃必须隐匿身形蜇藏神气。

他悄然登上了第四峰,又感应到了先前留下的灵引。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是收存仙谷的库房,库房旁还有一片建筑,其中有赤望丘弟子仍未休息,正在炼化那些仙谷。

虎娃感应着天地灵息的变化,避开了有禁制法阵守护或赤望丘弟子居住之地,在山中缓步而行、观赏着沿途景物。虽然是黑夜里,但虎娃也能感受到,这里的各种布置颇具仙家气象,远比简陋的武夫丘精致、奢华。

赤望丘道场,虽非神民丘中那样的仙家洞天结界,但山中各处修炼之地,皆精雅不俗,就连巴原上的王室园林也无法与之相比。虎娃通过观察推断,这七座山峰的布置也有所区别,刚进入山门的第一峰,应该是刚入门的普通记名弟子居住与修炼之所;而到了第四峰,则有四境以上弟子的单独洞府。

虎娃的胆子确实很大,就这么绕来绕去,又连续穿过了第五峰与第六峰,竟然来到了赤望丘的主峰。峰顶并无建筑,只有一座凉亭。峰顶之下的缓坡上,分布着一片宫阙状的楼阁,其中有一座孤零零的大殿,离其他的建筑都很远。

虎娃站在第六峰与第七峰的山坳中向上观望,除了那座大殿,他还注意到山坡上的一座独立的院落,无形中就感觉那里的天地灵息变化妙不可言,却包含着令他莫名心悸的气息,仿佛绝不可靠近。他不禁在心中暗想——难道那里便是白煞的修炼之地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