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3章、夜潜赤望丘(上)

其实若想成功迈入初境、得以修炼,仙城朝圣这十天就是最好的机缘,因为赤望丘给这些人创造了一个最佳的环境。若在这里的十天内不成功,那些人返回家乡后倒不是绝对没机会了,但希望要小得多。

樊翀做事当然是负责任的,一下子来了八个人拜师,他也没有随意就将这些人交给其他赤望丘弟子指点,而是一一亲自指引、讲解修炼种种,助其巩固刚刚开启的一丝门径的境界,并要护持他们成功通过迈入初境的第一关考验。

迈入初境的第一关考验,在后世又被称为色欲劫,人在定境中各种感知都会变得极为敏锐,然后能进入另一种奇异的状态,与生俱来的各种欲望都会被唤醒、变得格外强烈。欲望会导致情绪的变化,进而导致行为的失控,此刻需要心境上的指引、并配合收摄心神的秘法。

指引传人是很费心的,樊翀忙这八个人还忙不过来呢,哪能顾到谷地中还有一个人悄悄跑出去了,而且跑出去的这个人修为比他还高,并以大神通隐匿了行迹。离得这么远,就算樊翀刻意展开神识查探,此刻也发现不了任何踪迹。

尴尬的樊翀在费心之余,不知为何,总是会莫名想起一个人,就是彭铿氏小先生。在樊都城与彭铿氏相见,便是他突破大成修为的缘法,若非当初,便无今日之事。可是彭铿氏离开樊都之后便再无消息,应该早已远去了吧。

……

虎娃跟随那只装着仙谷的袋子离开,他不能离那灵引太远,否则会断了感应,进入山林后便施展了吞形之法,化为了一头駮马的样子,却隐去了头顶的银角。这一带的山野中有各种野兽出没,就算被人发现了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。

虎娃当然不可能直接跟随那运送仙谷的队伍进山,他从另一个方向出发、悄悄地接近,在一片山林中却停住了脚步。前方看不出任何异常,但在虎娃的感应中,却有禁制法阵的存在,不可随便乱闯。

这里应该是赤望丘道场外围的边界了,离那片谷地不远但也不近,虎娃化身的驳马攀崖越壑,绕来绕去大约走了十余里,这在险峻的深山中已经是寻常人难以逾越的距离了。假如不是有“向导”带路,就凭虎娃自己漫无目的的搜寻,是很难发现的。

若搜寻的时间过久、总在这一带转悠,别等虎娃发现赤望丘道场,赤望丘上的高人恐怕早就察觉他的形迹可疑了。

这道场外围的禁制其实并不高明,因为它笼罩的范围非常大,也不可能布下太复杂、太耗费法力的禁制法阵,就是最简单的迷踪法阵,会干扰进入者的神识。灵智越清晰、思维越清醒者,受到的干扰便越大。

从这里往赤望丘道场方向走,走来走去无意间就会走错路,总是转回到法阵的外缘,总是穿不过这一道屏障,而且自己还不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。这样一道迷踪法阵,可以防止绝大部分人误闯,包括那些已开启灵智的妖类。

当然了,有些禽兽误打误撞,偶尔也会穿过迷踪法阵,这完全是无意间的巧合,反而是有意寻找道路的人,根本就走不过去。就算自认为在寻找道路向前行,其实也是一直贴着法阵笼罩的边缘在走。

穿过迷踪法阵有三种方式。首先就是走法阵留下的门户,就像迷宫中的一条通道,沿着那条轨迹走,神识不会受到任何干扰。其次就像灵智很低的山野禽兽那样,不去想也不去找路,误打误撞也可能闯过去,但也可能绕到其他的地方。

第三种方法是最简单的,施法定心神,化解迷踪法阵对神识的干扰,不受影响地直接穿过去,三境修为便能办到。可是作为守护宗门道场外围的迷踪法阵,往往另有警戒的玄妙,如此施法本身也是对法阵的干扰,立刻就会被察觉出异状——有人在某处闯阵。

所以虎娃用的是第一种方法,顺着法阵的边缘移动,悄悄地来到了那条通道处。这样的通道,往往只有宗门正传弟子才掌握正确的路径,哪怕是普通的记名弟子出入,也得靠正传弟子带领才行。在山野中没有什么明显的路标可以记忆,自以为转来转去走了很久,其实只是很短的一段。

虎娃已拥有七境修为,有了向导带路,元神中自有清晰的轨迹。他只担心会在路上遇到赤望丘其他弟子,所以等待了一段时间才穿过去,此时已接近日落时分。

迷踪法阵并不是真正的道场门户,只是隔绝外界的一道屏障,所以也没有人特意值守,虎娃化身为一头驳马走了进来,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。驳马隐匿身形,在山坡上的密林间放眼望去,前方是一片峰峦。从西到东间次排开的山峰,仿佛都在向最东边的一座主峰朝拜。

虎娃看见的其实是一整座山,若一头卧踞的猛兽,沿着山脊线有七座峰峦依次排开,最东面的是主峰所在。连接着七峰之间的山谷地势皆较为平缓开阔,而最后那座主峰,其顶部平坦、面积很大。

此七峰在低处是一个整体,自山腰往下皆是陡峭的悬崖,松萝点缀之中,很多裸露的岩层质地光润、带着美丽的赤红色波纹,在夕阳照射下若片片云霞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赤望丘,虎娃运足目力望去,发现很多建筑散布在山腰和峰顶之间,其地域很广大。与武夫丘道场五座独立的山峰不一样,赤望丘道场七峰相连,山中隐约还能看见很多条道路。

就算有几百人在这里修炼,平日也可互不干扰,从山野中潜入,看上去好像并不难。

但虎娃心里清楚,这样的大派宗门道场,当然不是看上去那样不设防。只有从最西边的那条路登上赤望丘,依次穿过六座山头,才能到达主峰所在。对于寻常修士而言,假如不会飞的话,就必须经山门而入。

虎娃闭目凝神坐了下来,那只装运仙谷的口袋穿过了赤望丘的山门,然后便在他的感应中消失了。虎娃留下的灵引被赤望丘道场护山大阵所隔绝,他也由此感应到护山大阵的存在。

正式的宗门道场护山大阵,比如武夫丘的锁山剑阵,与虎娃方才穿过的外围迷踪法阵不同,其门户处必有弟子值守,虎娃不可能从那条路直接进去。如果从天上飞过去,只要他一接近护山大阵范围,也立刻就会被发现,护山大阵不仅笼罩四周也包括半空,而且飞在天上也更易暴露。

若是从山脚下攀登悬崖爬上去,倒是个好办法,但一样会触动护山大阵的禁制。如果虎娃仅仅是为了找到赤望丘宗门道场所在、并探查其虚实,此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尽管他拥有七境修为,但是这样的大派宗门道场,又岂是能轻易闯入的?

就算虎娃此刻所在的位置,恐怕自赤望丘开宗立派以来,也罕有外人能潜入,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寻常人连找都找不到的地方。虎娃不禁又想起了家乡的树得丘,那也是传说中的巴原九丘之一,可是那一带的族人从来就没在山野中发现过这座神丘。若不是后来得到了山神留下的神念心印,虎娃至今也不知树得丘在哪里呢。

虎娃现在的最佳选择是隐匿身形,在隐蔽处悄悄移动,在外围尽量观察赤望丘道场内的情况,从而搜集到足够的信息为将来做准备。可是他坐在那里看了半天,夜幕渐渐降临,突然又回复了人形,站起身来走下山坡,身影竟渐渐发虚……直至消失不见。

不是虎娃消失了,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隐匿神通,使平常人看不见他,更高明的手段是蜇伏神气,走过之处没有丝毫的生机波动外泄。假如不是有高人刻意展开元神搜寻他所在的位置,便不会发现他的行迹。

虎娃并不仅仅是在赌,他如此接近赤望丘也是基于一个合理的判断——因为谁都想不到会有这种事。自赤望丘开宗立派以来,恐怕都没人这么做过,居然有人企图悄无声息地穿过护山大阵潜入道场中。

这护山大阵如果完全开启,无论是什么人都不可能暗中潜入。哪怕是神通广大的仙家,也只能凭借大法力直接去破开禁制,但同样会惊动赤望丘中的修士。

但在寻常情况下,谁也不会开启护山大阵完全运转,这至少需要好几位大成修士合力施法。像这样的护山大阵,应有多处阵枢,不仅要以专门炼制的法宝布下,还要汇聚天地灵息,并由高人定期注入法力维护。

当宗门遭遇到大规模敌袭之时,护山大阵才会完全开启运转。在平常情况下,护山大阵只是借助天地灵息而维持,仅开启用于警戒的禁制,一旦发现有人暗中侵入,才会运转法阵发起攻击。这种攻击只是法阵本身的威能,只在有高人主持时,才具备最大的威力。

虎娃的打算其实很简单,就是想研究赤望丘护山大阵中的禁制。若能悄无声息地破开当然最好不过,就算不慎触动了法阵警戒,到护山大阵自动发起攻击还有个时间差,虎娃自信能够应付得了。若是惊动了山中坐镇的高人运转护山大阵,则更需要时间,虎娃早已脱身逃去。

让所有人更想不到的是,虎娃来此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窥探,也不是想潜入道场,他就是想研究赤望丘的护山大阵。如果不小心触动了法阵禁制,他会在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速度逃走,也就是说最坏的打算便是碰一下就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