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2章、尴尬的樊翀(下)

樊翀说的那些话,好像与他暗中的指引关无关联,但实际上影响却很大,只有认真去听,全心全意认可他所说的观点,才能于无意的神念指引中进入那种玄妙的状态,体会到迈入初境的门径,渐渐地身姿神气安稳,可调心入静。

樊翀足足讲了一个时辰,但台下众人在这种奇异的状态引导下,感觉只是过去了片刻功夫,等他们回过神来时,樊翀已经离去。樊翀离去之前,又印入所有人脑海中一道神念,告诉大家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自选认为最合适之处,仔细回味方才的种种体会。

众赤望丘弟子簇拥着樊翀的身影消失在高台上之后,台下空地上的众人并没有立刻离开,很多人开始兴奋地讨论着刚才听到的内容,有关白额氏一族与赤望丘的历史,他们身为白额氏族人的荣耀以及对赤望丘的崇敬,感觉异常激动。

也有一些人仍坐在原地,仿佛若有所思,还在回味方才进入的奇异状态。有个别人可能是觉得那些讨论者的声音太嘈杂了,过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这里,到谷地中寻找隐秘的静处自行思悟去了。而空地上的很多人,直至黄昏时分才散尽。

当天晚间,剑白生火做饭、喂了马、将帐篷收拾干净,便盘腿端坐了下来,似是回味白天听法时的状态,收敛心神尝试着凝神入静。虎娃能听见,远处不少帐篷里还有人在谈论着白天的事情,兴奋得睡不着觉。

离虎娃他们最近的一顶帐篷里,有人突然惊叫道:“我想起来了,那位樊翀先生是谁,他就是樊室国的前任国君!……天呐,他连君位都不要了,也要到赤望丘修仙,可见赤望丘地位之超然。”

樊翀讲法时,只介绍自己是赤望丘上的一名大成修士,并没有说原先的身份来历,众人当时也没怎么在意、或者在当时那种场合也没有去多想。但这里还是有明白人的,早先听说过国中的传闻,现在终于想起来樊翀是谁了,激动地谈论了一整夜。

这些话语声并没有干扰到剑白,因为除了虎娃之外,剑白和古祥根本就听不那么远的声音。古祥见剑白在帐篷里定坐,他也很自觉地穿起御寒的厚衣,拿了一张兽皮离开帐篷,到远处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,将兽皮垫在身下也有模有样地学着定坐了。

古祥找的地方在谷地的东面,那里有很多数丈到十余丈高不等的小丘,生长着很多灌木,还有很多巨大的山石裸露。山石间有很多缝隙和孔洞,似是人工简单凿成的石龛,恰好能容一人定坐。

虎娃见状也没有留在帐篷里干扰剑白,找了个更远的地方,在一处丘陵间的灌木丛中收敛神气定坐,就像来到此地的很多人一样,并不特别引人注目。只有虎娃心里清楚,樊翀其实给所有人都留下了神念心印,只是这神念心印一般人无法解读也感受不到。

若有谁能达到修炼所要求的入境状态,自然就会听到一种召唤——命他们前往那片宫阙拜见师尊。看上去好像是有人被赤望丘上的高人看中了,所以特意召唤他们前去,而实际上是这些人自己的原因所触发。

第一天夜里虽有不少人按照樊翀的要求做了,但没有任何人成功。修炼的机缘当然不简单,就算樊翀暗中留下了指引的法门,但也有太多的人因为各种原因迈不过那一步。而虎娃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,这山谷中的人会不会受到刻意的监视,而那些仙谷又在什么时候运往赤望丘?

根据虎娃暗中观察的结果,不仅是他,山谷中所有人,都没有受到刻意的关注,更别提被监视了。以虎娃的修为,如果被人以隔空的神识暗中窥探,就算发现不了对方,也会暗生感应。看来这里的人确实可以随意活动、没人管。

想想也正常,赤望丘根本没必要特意监视来到这里的仙城朝圣者。两百多年了,从来都没有什么状况发生过,来者都是白额氏各部族与村寨的年轻精英。赤望丘上的尊长已经打了招呼,这片谷地可以随意安身,就是让他们各寻合适之处感悟初境的。

已有所悟者,自可听见召唤、去那宫阙中拜见师尊,剩下的人十天后再集合回去便是。谷地中没有危险,而领队者事先已有警告,不要随意进入周围的山林。谁要是不听话跑出去乱逛或者打猎啥的,出了事也是自己倒霉。

那些仙谷这几天一直就放在高台旁的偏殿里,不知何时才会被运走,虎娃暂且就耐心等候。樊翀一连讲法三天,而台下的剑白早知其中玄妙,还私下告诉了虎娃与古祥,肯定也有其他人知晓内情,所以每日都有不少人各寻静处定坐感悟,而另一些人则在四处游荡。

三天之后,樊翀就不再露面,这场仙城朝圣便成了年轻人的郊游。其实就算得不到仙缘,大家能在这段时间玩赏结交,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白额氏一族,也都是有好处的。

就在第四天晚饭时,剑白对虎娃和古祥小声道:“我听见了高人的召唤——让我去宫阙大殿中拜见师尊。”他声音虽然压得很低,但难掩兴奋与激动之情。

剑白终于成功了,在外人眼里看来,他便是被赤望丘上的仙家看中了。虎娃与古祥连忙向他恭贺,都真心地为他高兴,尤其是古祥,羡慕之色溢于颜表。

剑白安慰道:“仙城朝圣还有六天,你们也有机会的,假如在离开之前听见了召唤,随时可以去大殿中当场拜师……就算在这里没有成功,但回去之后还可以继续尝试,如果哪天也成功了,也可以去找赤望丘在城廓中的主事弟子确认仙缘。”

剑白毫无保留地向两位好友介绍了心得:他是如何听樊翀讲解仙法的,有何种体会,这几天在帐篷中定坐是怎样的感受、进入那种状态又有怎样的感觉。只有成功之后再去回味,才能朦胧地将很多感悟说出来,但剑白也没法描述得太清晰,有很多玄妙的意境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。

虎娃清楚,剑白此刻还算不上真正的初境修士,只是领悟了调摄身心的入境之法,开启了可以通往初境修炼的那一扇门,接下来他还需要师尊的专门指点。但虎娃和古祥都真心地表示感谢,古祥又问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快去拜师吧!”

剑白却摇头道:“反正这十天之内,哪天去都行,我就最后一天再去吧。这几天你们也找合适的地方好好静心感受,希望我们能成为赤望丘上的同门……每天做饭、喂马的活,说好了由我来干的。”

虎娃也不得不深受感动啊,虽然他根本用不着剑白帮这些忙,但换一个人若受到了赤望丘上的仙家召唤,肯定忙不迭就赶去拜师了。剑白当然也想赶紧去,可是他更愿意留下来关照朋友、希望古祥和虎娃也能成功,这真是够朋友啊!

古祥摇头道:“既然听见了召唤,你就赶紧去拜师……这几天做饭、养马之类的事情,就由我来干吧。”

虎娃想了想道:“我们也不用每天做饭了,给马准备好足够的水和草料,自己带足干粮,就找个地方好好静心体悟。”

古祥很痛快地答道:“好的,就这么定了,虎娃带着干粮找个好地方,我继续留在帐篷里,顺便还能照看马……剑白,你快去拜师吧!”

天亮后剑白走了,他临行前和两位好友约定,将来一定要找机会再见,最好就是在赤望丘上以同门的身份相见。这后生还拍着胸脯保证,无论古祥和虎娃能否得到仙缘,他成为赤望丘弟子后,一定会关照他们的。

趁这个机会,虎娃也带着干粮就此离开了帐篷,到了谷地边缘的丘陵间找了个合适的静处,每日定坐,似在按樊翀的吩咐回味听闻仙家教诲时的感悟。到了第七天,虎娃终于察觉到那些仙谷离开了原先的位置,被运进了北面的山中。

进入赤望丘的路径,随着仙谷的移动,也在虎娃的元神中勾勒出一条轨迹。

虎娃就是在这一天上午,悄然隐匿身形离开了这片谷地。这么一大片原野中散布了这么多人,要想发现其中一个从隐秘处悄然离开,在场者恐怕只有樊翀才有这个本事,但前提是樊翀就一直在暗中关注着虎娃、并随时监视着他的动静。

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,樊翀怎能在这七天只暗中施法不停地关注每一个人。虎娃的离去谁也没有察觉,而樊翀此刻正在苦笑中感慨。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也许是白额氏这批年轻人特别出色吧,也许是他指引得特别尽心,也许仅仅是巧合或运气,这一年的仙城朝圣,开悟者特别多。

仅仅过了七天时间,就有八个人来拜师了,看这个架式,当十天期满之时,恐怕得突破十人啊。这在仙城朝圣的二百六十多年历史中,也算少见了。樊翀清楚自己在赤望丘中的尴尬地位,这些人将成为他门下的记名弟子,偏偏一次就收了这么多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