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1章、好心的剑白(下)

剑白神神秘秘地说道:“所谓仙城朝圣,不仅是为了给赤望丘上的仙家送去供奉,也是赤望丘给我们白额氏族人求得仙缘的机会。这个内情,一般村寨的族长都不会太清楚,可能是怕大家都知道了,便会不按要求派人。我爹认识城廓中的好几位大人物,好不容易才打听出来的。我们到达仙城之后,要在那里停留十天,前三天每天正午,都会有一位长老为大家指点仙法。到时候一定要认认真真凝神细听,按照长老的要求去做。三天之后还有七天,可以自己找一个清净的地方,仔细回味长老解说仙法时的感觉,说不定就能求得仙缘。”

古祥眼珠子一亮,恍然大悟道:“我上次来的时候,前三天每天中午大家都会被集合在一起,听从仙长的训示,就是那么一会儿的功夫,原来是赐仙缘啊?”

剑白:“怎么能是一会儿呢,我爹打听到的情况明明是整整一个时辰!先不说这些了,有就好,后来的那七天,你都干嘛了?”

古祥:“好不容易来到仙城,在路上都累得半死了,当然是好好休息睡觉了,养足精神和体力,好回家啊……哎呀,我那么做,是不是就错过仙缘了?”

剑白拍了他一巴掌道:“所以我今天才要提醒你,每年能得仙缘者,不过三、五人,无意间就会错过机会。这是我爹私下里告诉我的,还叮嘱我千万不要告诉别人,否则会犯了赤望丘的忌讳。但我想了半天,还是决定与你们二位分享。”

古祥与虎娃同声道:“多谢你了,剑白,你真是太够朋友了!”

其实这些情况,虎娃早就清楚,就算在翠真村凡伯没有对他说,走了这一路,他还能看不出来吗?凡伯也不是一位简单的族长,对仙城朝圣的内情很清楚,甚至还了解赤望丘中的一些隐秘往事。

而剑白又眉飞色舞地接着说道:“这一路幸亏有你们俩了,特别是虎娃带的那些药,否则我绝对挺不过来。你们知道吗,凡是在半路上车休养的人,都失去了前三天听闻仙法的资格。所以我虽然坚持得很辛苦,但没有上车去休养。”

他们这一队六十多人,总共赶了二十辆车,其中只有十五辆车装满了货物,还有一辆车是梁羽坐的;另有四辆车带着厚厚的篷帘、可遮挡风雪,但里面是空的。在路上受伤病或者感到实在难以坚持的人,可以请求到车中休息,但领队往往会拒绝。

大家都歇下了,谁来赶车运送货物啊?

但有人实在坚持不了了,要么是苦苦哀求,要么是真的伤病太重,最终也会被允许到车上躺着,梁羽甚至会出手帮他们调治。毕竟这些人都是各部族与村寨的精英,不能在路上出太多的意外,那四辆带篷的马车就是为此准备的。到最后,每支队伍里总会有十几个人是躺在马车上到达仙城的。

这些伤病很重的患者,一到达仙城,就会被赤望丘派来的人安排到专门的地方,接受精心的调治,好让他们十天后可以安然返回家乡。但这些人,便失去了前三天听闻仙法的资格,当然也错过了求仙缘的机会。

古祥去年到达仙城的时候,内心中还曾隐约有些羡慕那些人,虽然受伤或患病,但在最艰险的路段上都躺在马车上休息,到了仙城还有赤望丘中的仙家专门照料,实在太舒服了。

此刻听见剑白的提醒,古祥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恍然大悟道:“哎呀,那些人的损失大了,简直是白来了一趟!……现在我明白了,为什么你一直咬牙坚持着,也幸亏有虎娃带的药,你每天都可煮汤药喝,才能挺到最后都没躺下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中午,当队伍走下山坡、穿出密林,远方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原野,在冬季里还点缀着稀疏的青翠之色。这里是群山中相对温暖湿润的谷地,地方足够大,足以形成局部的气候,还生长着不少常绿的植物。

谷地中有好几条溪涧,从高处流下呈扇面形散开,在冬天也没有结冰,水不深,将将只能没过脚脖子。这些溪流都不宽,抬脚就能迈过去。从众人所在的地方望过去,谷地左侧有不少灌木和树林,显得葱郁茂密;右侧地势起伏,有不少数丈到十余丈高不等的小丘,丘上有很多巨石裸露。

在原野的正前方,有一片平坦的坡地明显高出周围,背靠着秀美的峰峦,那里有一片宫阙。正中是一座高台,高台前是一片铺石而成的平地,两侧还有配殿似的建筑,高台后则是一座大殿。

雪后初晴,周围的群山顶上则是一片洁白,而接近谷地的山坡渐渐呈现出红黄与青翠。阳光下雾霭飘荡,就环绕着那一片宫阙,半空有一道彩虹呈现,远望若仙宫景象。这片谷地就是白额氏族人历年的朝圣之地——仙城。

所谓仙城,并不是一座城廓,就是这么一片群山间的原野,还有原野中央的那片宫阙。虎娃莫名有些发怔,他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,却感觉地形很有些眼熟,然后莫名想到家乡的山神——理清水当初应该也来过这里。

因为这片原野和与原清水氏城寨所在的谷底,地势特征太相似了,只是面积还要大一倍,而且并没有建立城寨。据说白额氏族人的仙城朝圣传统已经有两百六十多年了,而清水氏的城寨是一百多年前才出现的,所以理清水可能来过这里、曾受到了此地的启发,然后寻找了一片类似的地方、指引清水氏族人定居。

这是一片于世外休养生息的宝地,巴原上的战乱波及不到这里来。如果有必要的话,此地至少能容纳数千余人定居,以赤望丘上众高人的本领,短期内就能建造一座大型村寨甚至是城廓。

也就是说,“仙城”是一座好似不存在的、看不见的城,但有这片地方在,无论巴原上发生怎样的动荡,白额氏都可随时迁徙数千名精英族人来此避祸,保住这个部族的血脉根基。但是这样的事情,三百年来从未发生过。

群山环绕间有这么一片谷地,而巴原九丘之一的赤望丘就在山中某处,不为常人所知。这与虎娃的家乡也十分相似,谷地中曾有清水氏一族建立城寨安居,而巴原九丘之一的树得丘就在那附近不为人知之处,有山神于树得丘上修炼。

相比较而言,清水氏到北荒定居、建立城寨的历史并不长。理清水虽占据树得丘,但他毕竟不是当年的太昊天帝或少昊天帝,且主要精力都放在自己的修炼上,还没有建立像赤望丘那样的一派宗门传承,可他未必没有这样的愿望。

理清水究竟有没有来过此地,虎娃当然不知,他只是觉得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,所以有此猜测。赤望丘这派宗门,应是少昊天帝三百年前在巴原留下的传承,这一片宝地,很可能也是少昊天帝指引传人找到的。

虎娃若有所思,而队伍中的其他人则难掩激动之情,纷纷向着远方的宫阙行礼跪拜,就连那些原本躺在马车上的伤病患者也挣扎着起身,下车叩拜行礼,神情无比地虔诚。虎娃能清晰地感应到众人的心绪,每人都觉得远方的宫阙是那么神圣而神秘,而到达这里行礼跪拜的他们,正在接受着庄严的感召,也增添了一丝神圣与神秘的气息。

大家的心情是无比地崇敬,仿佛到达这里的一刻,身心都在天地中接受了神圣的净化,一路上付出的千辛万苦不仅值了,而且化为他们人生的荣耀。——这就是赤望丘要的效果。

艰难付出之后,才会更知珍惜,或者说必须得珍惜。赤望丘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也会变得更加神圣,因为没人会否认自己经历千辛万苦所应有的价值。这些人回去之后,将来成为各部族与村寨的首领,也会把这种崇敬之心带到全体白额氏族人当中。

“圣地”怎么可能不神圣呢?假如是那样,历经千辛万苦的朝圣行为以及朝圣者本人,不都显得荒诞、无聊,甚至是无知与可笑?对于很多人来说,并不是未知的圣神存在感动了他们,而是他们自己感动了自己。所朝拜的对象必须是神圣的,才能赋予了他们那种与众不同的优越感与神圣感。

后世很多所谓的朝圣,情况大抵如此。而虎娃跟随白额氏族人参加的仙城朝圣,也是人类古老的文明史中,此类行为的源头之一。

五名领队的赤望丘弟子,等众人都自发跪拜完毕之后,这才重新集合起所有的队伍,分成五列向远处的宫阙进发。大家都很肃静,仿佛都被自己的心情感动了,感觉向前走的每一步,都是那么庄严而神圣,没有人窃窃私语,尽管心情是那么地激动,但也保持着端庄的仪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