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1章、好心的剑白(上)

一千多名修士啊,这是多么强大的一股力量!其中突破大成修为者原有八人,便是白煞、玄煞、星煞与赤望丘五老,听说最近又添了一位樊翀。至于其他人的修为究竟如何,恐怕连梁羽也不太清楚。

这一千多人中,有半数出身于白额氏一族。虎娃也明白,每年的仙城朝圣,其实就是赤望丘在白额氏族人中挑选传人,但梁羽并未明说。而长年住在赤望丘中的修士,约有六百,其余传人则遍布巴原各地,平时各自修炼,有时也会执行各种宗门任务。

通过只言片语的推断,虎娃也深刻体会到,自己所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庞然大物,就算以他如今的修为,也不可能独自去对抗。

每日在深山中艰难跋涉,道路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,有人便问梁羽究竟还要走多久?梁羽笑着回答,自从离开东海岸边进山之后,这条路大约还要走一个月,此刻刚过去三分之一左右。而算算日子,加上进山之前,最远的地方来的朝圣者已经走了两个月了。

地势越来越高,气候也越来越冷了,他们已经从秋天走到了冬天。虎娃的家乡就在蛮荒深处的高原上,就算没有修为在身,他也没什么不适应,但队伍中的其他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。他们自幼生活在平原地带,没有经历过高原上的冬天,每当寒风呼啸而来时,就连呼吸都很困难,有不少人开始出现头疼、胸悸、晕眩等症状。

在这种情况下赶路极耗体力,稍有不慎就会受伤,人更容易生病。偏偏天上又开始下雪了,是在巴原上见不到的大雪,积雪不化,车马则更加难行,此时最容易患上寒湿之症,比如剑白就病了。

剑白这天发烧了,不仅感觉头疼而且一阵阵晕眩乏力,是当马车翻山的时候,他还要在雪地上帮忙。虽然在虎娃和古祥的特意关照下,换了他来御车,可是症状却越来越严重。

到了宿营时,剑白粗重的活干不了,但也挣扎着帮同伴收拾帐篷、做晚饭的时候帮忙添火。吃完饭之后,虎娃又从背包里拿出很多小细棍,开始熬汤,汤汁中渐渐飘出一种股药香味。

两名同伴好奇地凑过来问道:“你这是在煮什么呀,怎么全是小树枝?”

虎娃笑着答道:“这是含蕊花的嫩枝,春天采摘,去皮晾干,熬成汤药可祛寒湿之症。剑白赶紧喝一碗,否则你明天就坚持不下去了;古祥你最好也喝上一碗,至少也能祛除寒湿。”

参加仙城朝圣,除了随身衣物,并不需要准备其他的东西。虎娃离开翠真村时,背包里有阿源姑娘给他做的那两套御寒衣服,而剩下的地方,全塞满了这种含蕊花枝,这也是阿源姑娘特意让他带上的,此刻便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其实虎娃并不是队伍里唯一携带药材的人,梁羽所带的这支队伍中至少有十余人都随身带了各种药材,在刚下雪时就开始每日熬汤药服用了,其药效大多是祛除寒湿,也能使人多少更适应这高原上的气候,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。

而虎娃很清楚,伤病不仅要靠调治,更重要的是靠休养,那些人所携带的药材就算有些效果,但在每日这么辛苦的跋涉中,还是起不了太大的作用。而虎娃煮的这锅汤药显然不同,不仅包含着含蕊花枝本身的药性,还有他暗中施展的大神通手段。

虎娃只是想帮剑白一把,不能让他中途就病倒,在这么险恶的环境下,症状一旦恶化,后果可能会很严重。但虎娃又不便直接出手为剑白调治,队伍里毕竟有梁羽这样的修士在监督。所以他熬制含蕊花枝,却以大神通暗中激发其药性,借助这种方式才能做得毫无痕迹。

剑白闻言感激万分,凑过来道:“我虽然不舒服,但你们也累了一天了,熬汤药这点粗活还是让我来吧,你和古祥先好好休息。”

虎娃微微一笑,倒也没推辞,让剑白去熬汤药了,他只是暗中施法赋予那汤药更精纯的灵药。熬好之后,剑白喝了两大碗,体内顿有热力蒸腾,微微出了一身汗,身子骨立刻轻松了不少,脑袋也不再晕眩,赶紧钻进兽皮铺盖中休息。古祥见状也喝了两大碗,感觉也舒坦了许多。

这时帐篷的帘突然被人挑开了,梁羽走了进来道:“翠真村的虎娃,你拿出来的是含蕊花枝吗?……没想到你竟认识这种药材,还随能身带着,嗯,好精纯的药性!”

这支队伍里有五个后生都叫虎娃,所以梁羽在称呼上会加以区别。虎娃赶紧站起身答道:“这是我在村寨中偶然学会的,看见有人用这种花枝治疗寒湿之症。”

梁羽以赞许的语气点头道:“含蕊花在山野中偶尔也能见到,但想成片种植很不容易,而且每年适合采集的时间也很短,所以知道其药效的人并不多。就连我都是在赤望丘中见到了含蕊花,偶尔听长辈提了一句才知道的。你用此药的确很对症,不知身上还有没有呢?”

剑白和古祥也爬起来行礼,虎娃直接把自己的背包递过去道:“我还带了这么多,你有用吗?”

梁羽却摆了摆手没有接:“我并不需要,但队伍里还有很多人需要。这是你自己带的药,你当然要留着自己用,可是有人见到剑白的病被治好了,一定会打听的,也会向你求取,该怎么做,全看你自己了。”

梁羽说完话就走了,他的意思有些莫名其妙,像是一种提醒。剑白最机灵了,当即就反应过来,压低声音道:“虎娃,我们需不需要保密,谁打听都不说?要不然就会有不少人来求的,不给的话会得罪人,如果给的话,这么多人恐怕不够分。至少还要走半个月呢,说不定你自己还会用到。”

虎娃笑道:“不必保密,梁羽先生都已经知道了,只要不是太笨的人,闻见今天的药香,再看见你的样子,或多或少也都能猜得到。药材可以不给,还是我们自己熬制效果最好,但我们可以每天熬一大锅,谁有需要的话,可以分他一碗喝。”

果然到了第二天宿营时,就人跑过来打听他们昨天熬的是什么药,并且流露出索求之意。还没等虎娃开口,剑白就说出了虎娃的意思——药材就不给了,但是每天熬出来的汤药,可以分一些给大家喝。

虎娃从这天开始就没有自己动手了,每天都让剑白来生火熬药,不断有人来讨汤药喝,而喝下去的效果确实非常好。冒着高原上的风雪赶路,就算体格最强壮的人也会受到寒湿侵扰,虎娃他们能熬出对症的最汤药,当然人人都想喝。哪怕一人只分一小碗,六十多个人呢,那一锅汤药也是不够的。

还好剑白在争执未起时便及时解决了问题,他和大家商量,先照顾已有伤病在身的人,剩下的汤药其余的人再每天轮流喝。在接下来的路途中,虎娃等三人赢得了队伍中所有人的好感,共同经历艰险至今,无形中的交情也越来越深了,大家渐渐都成为了朋友。就连梁羽偶尔看见虎娃时,目光中也会流露出赞赏之意。

虎娃不禁暗暗感慨,他在翠真村中,那些村民们是真心把自己当成他们中的一员。而在仙城朝圣的路上,队伍中绝大多数人也是真心把自己当朋友。可他们都是白额氏的族人,其中有人将来也会成为赤望丘弟子。

虎娃的仇家就是那高高在上、仿佛不可触及的白煞——赤望丘以及白额氏一族的首领。但这些白额氏族人以及普通的赤望丘弟子,并不是自己的仇人。可是他将来要报仇的话,却又很难避免发生他不想看见的事情。

该怎么做呢?也许现在考虑这些还为时过早,虎娃只想针对真正的仇家,而此刻他身边的这些人,可能连清水氏一族都没听说过。虎娃将来既要报仇,也要化解不必要的冲突。

也许是虎娃所带的含蕊花枝效果确实非常不错,也许是梁羽将队伍保护得格外周到,也许是他们走运,这六十多人的队伍中,尽管有十多人也被伤病袭倒,但大多都不算太严重,更无一人殒命。

但另外四支队伍就没这么走运了,今年山中的风雪好像格外大,就算有四境修士领队,也不能防范所有的意外发生,其他四支队伍中都有人重伤或重病,不多不少也各有一人送命。这天风雪渐渐平息,脚下的道路地势越走越低,来达了没有积雪的地方,梁羽终于告诉了大家一个好消息——再休息一夜,明天就可以到达仙城了!

众人齐声欢呼,这是发生内心的喜悦,充满欣慰与自豪之意。这里绝大多数人,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过这样艰险的经历,难以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挺了过来,这也是一番身心的洗礼和意志的磨砺,就连人的气质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微妙的改变。

宿营的时候,众人都已经睡着了,剑白却突然在帐篷里悄悄坐了起来,伸手将古祥和虎娃推醒,小声道:“你们别着急睡觉,我有事情要说。”

古祥有些不满地嘟囔道:“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呀,干嘛大半夜的把人弄醒!”

剑白:“你小点声!就因为明天要到仙城了,所以我才要告诉你们,每年的仙城朝圣,其实另有深意。”

古祥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道:“什么深意啊?你是第一次来,而我去年就参加过,怎么不知道啊?”

虎娃也起身问道:“剑白,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