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0章、人间事(下)

朝圣队伍集结完毕、自浒安城出发时,众人便被打散了重新分组,基本上每三人一组、负责一辆车。虎娃与另外两个名叫古祥、剑白的同伴分在一组,他们轮流有一人御车。若是道路平坦,另外两人就可以爬到车上休息;可是遇到艰险之处,另外两人就需下车帮忙。

这天宿营时,虎娃很利索地搭好了帐篷、砍柴生起了火堆。古祥和剑白也在一旁帮忙,安置好车辆马匹,开始做三人的晚饭。他俩虽然没有虎娃干活那么利索,但也不好意思只让虎娃一个人做太多,而剑白还在龇牙咧嘴地强撑着,感觉十分不好受。

剑白的左脚扭了,肩膀也肿了,碰一下就疼得直哼哼。还好虎娃和古祥对他都十分照顾,要不然这小子遭的罪就更多了。整支队伍三百多人,恰恰他们三人分在了一组,也算是一种缘分吧,平日理应互相援手。

山野中很少能有供三百多人同时集体宿营的开阔地带,所以众人又被分成了五队、每队六十多人,由一名修士带领。梁羽所带领的这六十多人是第四队,虎娃也观察过这位修士给众人的分组,发现还是有规律可循的,基本都是两强一弱的搭配。

所谓强者,其实就是那些老老实实按规矩选出来的、真正最符合要求的人;所谓弱者,多多少少都是通过各种背景关系被安插进这支队伍的。比如剑白,今年十八岁,身子骨看上去倒也算结实健康的、没什么毛病,但要分跟谁比,他只是个还算健壮的普通人而已,远称不上拥有过人的体魄。

剑白的父亲是一位村寨族长,那个村寨和翠真村差不多大,但位置就在离浒安城城廓不远的大道附近、拥有一个不小的集市,平日来往的商队及行人可比翠真村那里多多了,也远比翠真村更为繁华。这位族长,也借此结交到不少城廓中的贵人。

其实剑白人倒不错,脾气更不奸滑,相反很热情开朗,做什么事都很勤劳朴实。能看出来,这样一位年轻后生,在村寨中也会很讨人喜欢的。他的父亲安排剑白来参加仙城朝圣,村寨中也没人反对。但唯一的问题就是——按照赤望丘的要求,剑白也许并不合适。

但他的族长父亲很希望儿子能拥有这份荣誉、更能求得仙缘,想让剑白参加进来,其心情也完全可以理解。而剑白也自认为年轻力壮,不会比其他人差到哪里去,也非常希望能参加仙城朝圣,于是村寨就给了他这个机会。

剑白的族长父亲也知道这条路上的艰险,以他的身份虽然有点小权势,但还远远攀不上城主大人的关系。浒安城的城主曾说了几个名字、托梁羽在路上照顾,其中并没有剑白。

可是剑白的父亲也在尽量另想办法,他找到了相邻的村寨,打听清楚那个村寨会派什么人参加仙城朝圣,并给那户人家送了不少礼物,托此人在路上尽量照顾剑白,这个人就是古祥。

古祥今年二十岁,出生于村寨中的普通人家,在兄弟中排行第三,今年已经是第二次参加仙城朝圣了。他从小到大几乎就没生过病,拥有远超常人的完美体魄,去年已走过仙城朝圣这条路,虽然没有迈入初境成为修士,但也无恙而回,今年村寨中派的又是他。

古祥的脾气淳朴憨厚,他并不了解仙城朝圣太多的内情,只将之视为村寨与自己的荣耀,能到达仙城聆听赤望丘上的仙家教诲,更是一生莫大的福气,很高兴自己还有机会再来。当剑白的父亲求到他这里时,这条汉子如实地介绍了途中艰险,也承诺会尽量帮助剑白。

当队伍正式分组时,古祥与剑白原先不在一组,是他主动站出来要求调换,就是为了完成承诺。梁羽当时倒也没反对,想了想,便把虎娃也安排了进来。都是有幸参加仙城朝圣的年轻后生,又结伴互助走了这么远的路,三个人已成了好朋友。

幸亏虎娃和古祥的照顾,尤其是虎娃暗中不动声色的帮助,剑白虽然也吃了不少苦头,但走到现在还没遇到什么大麻烦,至少没有太重的伤病。虎娃早就看出来了,在这三百多人,剑白其实是体魄最弱的一个,若是每年都会有人送命的话,他应该是其中最有可能的。

虽然队伍中有上百人是通过各种背景关系安插进来的,但谁也不会故意将自家体弱多病的子弟派来送死,也都是尽量挑其中最健壮的,这么一比较,剑白无疑就成了最弱的,而且他还带着一些常人很难察觉到的暗伤隐疾。

虎娃看见剑白时,也在暗中琢磨有关修行传承的事情。像剑白这种体质偏弱、先天不够完足的人,和队伍中其他人相比,就一定不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吗?答案当然不是这样。

但是迈入初境后继续修炼下去,特别是初境九转圆满后要渡过那炼形身受之劫,健康完美的体魄就非常重要了。若在无尊长专门护持、无各种灵药辅助的情况下,剑白是很难突破至二境的,届时可能会大病一场,甚至终身都难以恢复。就算侥幸突破了二境,接下来修炼至二境九转圆满,也远比其他人更为艰难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,假如有尊长专门护持、借助专门的灵药辅助,投入足够的心血和精力帮助剑白化解修炼中遇到的凶险,成功突破到三境后,像剑白这种人最终获得的成就,并不弱于其他弟子。

比如虎娃在山中折腾那头胭脂虎的手段,假如用在别人身上,别说是一个身子骨看上去还算健壮的普通人,哪怕生来就是个病秧子,炼形身受之劫恐怕也不是什么问题。可是自古以来,世上又有谁能有那头胭脂虎的幸运呢,那是连想都别想的事。

所以虎娃也看出赤望丘每年安排这场仙城朝圣的思路了,并非一对一的师徒缘法指引,而是针对整个白额氏一族赐予的仙缘。通过这样一种方式,先进行一次体质与心志上的筛选在剩下的人当中指引仙缘,这样也能避免宗门与尊长消耗太多的资源或精力。

这些白额氏族人若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起初得到的恐怕也只是最普通的指点,剩下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缘法,只有其中最出色者,才能得到尊长的关注、专门精心指引。所以在正常情况下,剑白这种人根本连第一关都过不去。

但在虎娃看来,如果剑白能突破第一关,后面的问题便好解决了,只要他能成功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、拜入赤望丘门中,以大派修炼宗门中的手段,自能帮助它解决突破二境时的问题的,只是赤望丘希望大部分弟子最好都不要有这种麻烦。

……

继续往前走,山势越来雄浑,道路越来越崎岖,丘壑纵横间也有不少开阔的地带可供三百多人一起宿营,五支队伍时而聚在一起,时而分批行进。虎娃知道那五名带队的修士在暗中观察所有参加仙城朝圣者,而虎娃也在暗中观察这五人,发现自己所在的这支队伍应该是最走运的。

梁羽单独乘一辆马车走在最前面,每到危险路段时,这位修士都会下车,来回巡视着所有车马,发现险情便及时伸手救助。比如有一次,有一辆车的轮子在断崖边悬空了,被梁羽以御物之功给拽了回来,还伸手抓回了差点失足坠落的一个人。

浒安城的城主曾托梁羽照看队伍中的几个人,可梁羽照看的可不仅仅是他们,他在尽量保护队伍中的所有人,而且平时也不介意和大家交流,态度显得很和善、并不是高高在上,经常还会露出笑容。

在带队的五名修士中,梁羽是最好相处的,可能此人的性情就是如此,也可能是他更聪明、能想明白更多的事。队伍里的人将来都可能是各部族与村寨的首领,其中有人说不定还会成为赤望丘中的同门,此刻若多关照亲近,说不定都是将来的某种缘法。

至于其他四名带队的修士,都有区别,平时神情大多很冷漠,端坐在车中似闭目修炼,只有遇到特别险峻的路段时,才下车站在那里监督着整支队伍的行进,以防发生车毁人亡的惨剧。

每一支队伍都有六十多人、二十辆马车,在崎岖的山路上一字排开,以一名四境修士之能就算全力施为,也很难兼顾,总会有各种意外发生,更不能避免有人生病。

其实出现伤病的原因,大多是因为过度劳累或受寒,如果在征兆刚出现时,适当以法力调理神气,在很大程度上就能避免情况恶化。但这对修士本人的要求很高,带队者很难照顾太多的人。梁羽偶尔施法,为人调治刚刚出现的伤病,但次数并不是很多。

而其他四名修士则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冷眼旁观,令一群年轻的后生们不敢轻易接近,更别提打听赤望丘中的各种情况了。

虎娃身边的这群后生,与梁羽渐渐混得熟了,也会开口问东问西,甚至直接问梁羽是不是仙人?梁羽则笑着回答他当然不是,只是在赤望丘中习得修仙之法,掌握了仙家留于世间的神通,同时也郑重强调,很多宗门事务,在场者是不能乱打听的,他也不可能说。

虽然很多事不能乱打听,但虎娃通过只言片语也了解到更多的情况。首先是赤望丘究竟有多少弟子?巴原上的说法不一,谁都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。但虎娃通过梁羽的某些话推断,赤望丘门下传人遍布巴原各地,如今总计已超过千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