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40章、人间事(上)

虎娃在集市上等了一会儿,附近六个村寨的人很快都到齐了,连同虎娃在内,都是体魄健壮的年轻后生。大家彼此做了一番介绍,算是都认识了。虎娃感应得很清楚,他身边的五名后生心中都充满了兴奋、激动、渴望的情绪、对未来怀着美好的憧憬。

他们其中或许有人也清楚仙城朝圣的内情,就算不明白究竟,也知道能参加仙城朝圣不仅是一种荣耀,而且在白额氏族人中更是一种地位的象征。其实在普通村寨里,几乎每一位族长,在年轻时曾都参加过仙城朝圣。

孟光领着六名后生、赶着两辆马车南行,途中找地方借宿了一晚,第二天到达了路边寨。路边寨位于从宜郎城通往浒安城的大路边,因此就叫这个名字。从宜郎城往东北方向走是泸城;往正东方向沿着东海岸边走,所到达的另一座城廓便是浒安城。

路边寨有宜郞城东域最大的集市,这里也是虎娃曾用麂子皮换鸡蛋的地方。巴原很大,巴原之外的中华之地据说更加广阔无际,但对于附近很多村寨的村民而言,路边寨就是世界的尽头,也是他们一辈子所到过的、最远的地方。

虎娃在路边寨终于见到了真正的赤望丘弟子。此人看上去三十出头,站在人群中很有几分飘逸出尘的仙家气象。他名叫梁羽,自我介绍已有四境五转修为。孟光将虎娃等六名后生交给梁羽,交代几句便回去了。

虎娃又在路边寨等了一天,陆续又有参加仙城朝圣的白额氏族人赶到这里来汇合,到齐之后有三十多人、八辆马车。这些年轻后生看着梁羽的眼神,皆充满敬畏与羡慕,这就是赤望丘上的仙家啊。

至少有十来名后生还是第一次这番出门远行,对所见的一切都感觉非常新奇,甚至对那些马车都很惊讶。普通人是很少乘坐马车的,马的速度虽快,却不如牛那样耐劳,而且很娇贵需精心所料。所以很多商队运送货物都是用牛车,像这种双马拉的车一次排开八辆,确实非常少见。

这三十多人到齐后,梁羽便领队出发了,他们准备的东西倒很齐全,路上吃的粮食、野外做饭的器具,甚至露宿的帐篷都有。队伍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沿途村寨中投宿,得到了精心而热情的接待,但是路途中若不赶巧,偶尔也会露宿野外。

大家都是身强力壮的村寨后生,又准备了这么充足的远行物资,路上并无什么辛苦可言,反倒像游山玩水般轻松。但也有人私下告诉同伴,真正艰险的路途还在后面呢,要到了离开浒安城之后才开始,而如今的旅途简直是一种享受。

说这种话的人,显然已不是第一次参加仙城朝圣了,早就吃过了苦头。在路上走了十来天,梁羽带的这支队伍终于到达了浒安城。浒安城的城主大人亲自出面迎接,给他们安排好了食宿。队伍里有很多不少人感到受宠若惊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城主这等大人物呢。

城主大人还专程设宴款待了他们一番,席间与梁羽去后堂私下聊了会儿。虎娃能听见城主与梁羽的谈话,这位城主给梁羽送上了一份重礼,并委托梁羽在路上照顾几个人、不要让他们出意外。

梁羽答应了城主,他定会尽量照顾,但礼物就免了。可是城主大人很不放心,坚决求梁羽收下,梁羽见状也不再纠缠,顺手将东西收了。虎娃也听见了那几个人的名字,尚不在自己这伙人的队伍中,想必是到了浒安城之后将要新加入的。

其实以城主之尊,如果是他自己的子侄,也用不着参加仙城朝圣去求仙缘,总能找到机会请到高人单独指点,至于能否迈入初境、得以修炼,既要看有没有找对人,也要看拜师者本人的资质、无形与机缘了。

城主委托梁羽私下照顾的那几个人,都是他属下亲信的子侄,其尊长通过各种关系将他们安排到仙城朝圣的队伍中,又怕他们在路上出意外,于是找到城主这里,托城主关照带队修士。城主送梁羽的礼物,应该也那几名后生的尊长凑的,城主说不定也从中另收了好处。

在翠真村时,阿源姑娘就对虎娃解说过这些情况,在浒安城看见了这一幕,虎娃也心中有数。所谓修炼,在很多人看来是世外之事,可是修行,却真真切切就在修士在人间走过的道路,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人间事。

到了第二天,果然又有三十多人和八辆马车加入了虎娃他们的队伍,这些人并非来的各村寨派来的后生,而是城廓中以及各大部族选派的人。

虎娃也发现了一件事,队伍刚刚从路边寨出发时,各村寨派来的人,绝大多数皆体魄强壮而康健,确实是真正最合适的人选。可是到了城廓中情况就不一样了,新来的人中有一半应该还算可以,但另一半却很勉强,虽然看上去体格确实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些。

但现在还不到真正考验的时候,所以大家混在一起也看不出太大的区别。而虎娃也注意到了,梁羽看间其中十几个人时,总是不由自主地在苦笑。

仙城朝圣的队伍,是从白额氏族人居住的各片地方汇集的,有人离得远,则出发得比较早,最终在差不多统一的时间于浒安城集合。虎娃也算到得早的,在这里等了五天,所有的人都到齐了,最远的来自帛室国的滨城一带。

各城廓、各部族、各村寨派来参加仙城朝圣的年轻后生,总计有三百来人,他们赶着八十辆马车,马车中装载了供奉赤望丘的各种物资。包括梁羽在内,赤望丘一共派出了五名弟子带队,且清一色皆是四境修为。

各大宗门的传统,弟子只有突破了四境修为才可以正式出山、代表宗门执行各种任务。虎娃一度有点纳闷,这么重要的仙城朝圣,赤望丘为何只派了五名四境弟子来护送?这也未免太不重视了!

等到离开城廓继续上路,虎娃走着走着也就想明白了。队伍里的人是白额氏所属各村寨与部族的年轻才俊,赤望丘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能得仙缘,他们是朝圣者,而非赤望丘邀请的贵客,能派弟子护送就已经不错了。

由于赤望丘的存在,白额氏族人是幸运的,无需他们去求,哪怕是最偏远最普通的村寨,其最出色的年轻人都有得到仙缘的机会。

至于把这个机会给谁,则是各村寨与部族自己的事情,赤望丘无意干涉。但要让他们明白仙缘之难求、修行之不易,仙城朝圣这条路便是一种考验,既考验那些村寨或部族会选拔怎样的人,也考验这些走在路上的“朝圣者”。

到达仙城的道路再崎岖艰险,能比得登天之径难攀吗?如果这样的一条路都走不下来,其人心志可知。而且这么多人一起同行这么漫长的路途,不再拥有原先的身份,大家都是运送物资的朝圣者,最容易看清一个人本性。

平时在一起有说有笑游山玩水时也许看不出来,但在不断遭遇艰难险阻时,谁是什么样的人,就会暴露得很明显了。有谁坚韧不拔、有谁心思细腻、有谁鲁莽冲动、有谁自私冷漠、有谁开朗仗义、甚至有谁阴狠冷酷,其实都逃不过高人的眼睛。

假如有一个自私冷漠的人,却能够很好地掩饰自己,装作热情大方的样子,而且能一路装到仙城去,那也算是了不起的人才了,重要的他在这一路上都是怎么做的。

这支队伍里的年轻人,大部分在将来都会成为白额氏所属各村寨、各部族的首领,只要在这条路上走个来回,赤望丘上基本就会了解他们都是什么样的若能,他们彼此之间也会有足够的了解与交往,无形中编织成更紧密的宗族人脉。

有了这么一段共同渡过艰难险阻的经历,也是增加白额氏族人彼此间的认同感以及凝聚力的手段。

虎娃就一边这么琢磨着,一边跟随队伍东行。三百多人、八十辆马车,起初沿着烟波荡漾的东海岸边行走,道路平坦宽阔、风光秀美如画,还受到了沿途村寨最热情的礼待。

这仿佛是一段最舒适的人生旅途,每日看着艳阳下的海景,听着渔歌晚唱,感受着在天地间行游的美妙,大家都是那么开心地在享受。可是离开浒安城的辖境后,情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,他们走进了连绵险峻的山野中,脚下的地势在起伏间越来越高。

起初的几天,偶尔转到某座山的南侧,远远地还能看见东海,而随着在山中越走越深,众人渐渐就不知身在何处了,扑面而来仿佛是绵延无尽的千岩万壑。难怪运送物资不用牛车而用马车,有些地方牛是过不去的,需要人牵着马、并由同伴在连拉带扛把车弄过去。

队伍里的欢声笑语渐渐少了,因为路实在太难走了、大家实在太累了,每天到了宿营时,就想找个避风的草窝躺下来不动。可是出门在外,沿途已无村寨,所有事情都需要自己做,大家宿营后还要搭帐篷、安放货物、照料马匹、生火做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