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9章、仙城朝圣(上)

凡伯要找虎娃谈的事,是让他代表翠真村参加今年的“仙城朝圣”。关于仙城朝圣,虎娃先前也曾听说过一些零碎的传闻,据说是在每年秋收之后,凡是白额氏的村寨与部族,都会挑选一位最出色的年轻才俊,护送各地供奉赤望丘的物资到达“仙城”。

非白额氏一族的外人,哪怕身份再尊贵,也没资格参加。

所谓仙城,据说是仙家所居的城廓,但具体是怎么回事,传闻中语焉不详,因为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这个机会。每个村寨每年只能派一个人,这几年翠真村派去的都是宏远。而在宏远之前的另一个人,如今也已经离开了翠真村,他留下的房子,便是虎娃所住的院落。

至于赤望丘为何会组织仙城朝圣之事,人们的说法也不尽相同。有人说是为了护送供奉给赤望丘的物资,所以各村寨派出的都是身体最强健的人,且年纪不可超过三十岁。他们运送的物资除了仙谷,还有赤望丘其他各种所需之物,包括各城廓、各部族、甚至是樊室国的供奉,这么一大批财货,当然需要护卫周全。

可是这种解释显然也不太对,谁敢在打劫供奉赤望丘的物资,无论哪路山贼都没这个胆子。况且就算需要人护卫,哪能依靠这些普通的族人?

还有一种解释可能更接近于实情,因为运送的东西多、路途漫长,还要经过很多荒凉险峻之处。像赶车、喂马、装卸这些粗活,总不能让赤望丘上的仙人们来做吧,所以需要身强力壮的普通族人效劳。

能为赤望丘上的仙人们效劳,对白额氏族人来说也是莫大的荣耀,去仙城朝圣,更是一生中难得的经历。假如被赤望丘中的某位仙家看中了、能收为传人,那更是梦寐难求之事。

至于仙城在哪里、是什么样子的,没去过的人当然说不清,去过的人则为了保持某种神圣与神秘感,往往也不会多言。翠真的族长凡伯,就曾代表翠真村多次前往仙城朝圣,从十八、九岁一直到年近三十,每年都是他。

仙城朝圣是难得的荣耀,每个村寨每年只能派一个人,但对于全体村民而言,也并非人人都想去、都能去。根据历年的传闻,前往仙城的道路艰险漫长,运送货物长途跋涉十分不易,有人可能就回不来了。所以赤望丘要求——各村寨、个部族须挑选体魄最为健壮的年轻人。

凡伯却私下对虎娃介绍了所谓仙城朝圣真正的内情。很多人的猜测没错,赤望丘确实需要健壮的劳力,将各地供奉的物资运到指定的地点。但是众人到达仙城之后,赤望丘会派来高人举行仪式,指引他们迈入修炼门径。

而这种仪式,就连很多参加者都不明其中玄妙,只知他们在聆听仙家教诲。

这是自古以来,赤望丘在白额氏族人中挑选传人的一种方式,让每个村寨与部族将最出色的年轻才俊都集中送过来、赐予仙缘。但能否真正成功地迈入初境、得以修炼,则要看每个人的资质、悟性与缘法了。

比如宏远已经连续去过三次了,但至今都未能成为一名初境修士、拜入赤望丘门下。而凡伯年轻时更夸张,他一连去了十一次,最后一次才有幸迈入修炼门径。但他此生修炼的潜质实在有限,亦无望拥有太高的修为成就。

凡伯向虎娃介绍仙城朝圣时,谈到了自己的往事,还无意间提到了当年指引他仙缘的那位高人名号。此人名叫参寥,并非如今的赤望丘五老之一,而是白煞的师兄。他在山中修炼的岁月已相当长久,但潜心清修不为外人所知,甚至如今的很多赤望丘弟子都没有听说过。

若论宗门辈序,白煞其实是如今赤望丘五老的长辈,星煞与赤望丘五老从传承上看是同辈。参寥也有一名非常出色的亲传弟子,便是玄煞。至于参寥本人的修为,当年已有七境九转圆满,甚至只差一步便可突破至化境。

凡伯似是有意无意地提起,或许是因为赤望丘高人所修炼的秘法,突破化境后的神通太过强大,所以在从七境突破至八境的过程中,所经历的考验格外难以渡过。参寥受此困扰多年,而白煞却在他之前突破了化境修为。

至于从初境到化境都是怎么回事,凡伯也对虎娃做了一番简单的介绍,这位族长本人的修为不高,但见识倒是不浅。虎娃原先以为玄煞与星煞一样,也是白煞的弟子呢,关于这位高人的师承,就连少务收集的情报中都没有明确的介绍。没想到今日却在凡伯这里听说,原来玄煞的师尊另有其人。

就在参寥的亲传弟子玄煞修为大成后不久,参寥便于闭关中殒落了,或许是寿元已尽,或许是历劫未成。总之这样一位高人,如今竟在巴原上籍籍无名,而迈过登天之径的艰险,由此可见一斑。

介绍到这里,凡伯难掩哀戚之色,长叹一声似是回过神来,又对虎娃道:“年纪大了,难免有些怀旧,感慨当年往事,一时竟说了这么多。关于赤望丘中事情,本不是你我能妄谈的,你不要告知他人。”

虎娃赶紧点头道:“这我当然知晓,仙家之事,我也不会与人妄谈……可是这仙城朝圣,是白额氏族人迈入初境、得以修炼的机缘,而我只是一个流落于此的外乡人,您为何会要派我去呢?”

凡伯拍了拍虎娃的肩膀道:“虎娃,因为我看好你啊!”接着又面露忧愁之色道,“你知道吗,每年每个村寨中必须派一个人,而我当年之所以去了那么多次,是因为没有更合适的人可派。我参加过仙宫朝圣,路途确实太过艰险,身体抗不住的根本不能去。你看看如今翠真村的村民,年轻人中谁能比得上你呢?你可是在山野中独自过了一个冬天!你此番代表翠真村前去,就算得不到仙缘,亦可无恙而回。若是换作他人,还有谁更合适?前几年都是宏远代表翠真村去的,是你把他气走了,假如你不去,我还能找谁?”

怎么能说是虎娃把宏远给气走了呢?可是听凡伯的语气,分明是赖上虎娃了。虎娃苦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——我并非白额氏族人出身,这也没关系吗?”

凡伯突然凑近了,表情有些神秘地压低声音道:“通常来讲,这是不可以的,但如今,你已经不是外人了,只要我派你去便可。而且今日之赤望丘,传人早已遍布巴原各地,不再仅限于白额氏族人,你去有什么关系呢?……这是一个好机会,虎娃,我想问你——你喜不喜欢阿源姑娘?”

看着凡伯的表情,虎娃总有一种感觉,这位长者在算计自己,但这种算计应该并无恶意,他这位二境修士,确实也很难在七境高人面前耍什么心眼,而虎娃自有神通手段,能感知他凡伯内心真实的情绪。

可是凡伯的最后一句话,着实把虎娃问愣住了,他的脸不禁就红了,过了好一阵才低头答道:“当然喜欢,但是……”

虎娃不得不说实话,可还有很多情况没法跟凡伯解释清楚,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。而凡伯并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,他又拍着虎娃的肩膀主动道:“这就是对了,我也能看出来,阿源姑娘待你与他人不同。

你以为谁都能让她天天做饭啊?在见到你之前,这简直是想都别想的事!

所以我才要给你个机会去求得仙缘,若是真能有此幸运,那么你和阿源姑娘之间的事情就能更圆满了。你如今还不是修士,有很多玄妙未知,有些事我也无法对你解释清楚。总之阿源姑娘对你另眼相看,你的仙缘必不简单,将来说不定能有机会突破大成修为。”

虎娃听得一头雾水道:“凡伯,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喜不喜欢阿源姑娘,和有没有仙缘,有什么关系吗?”

凡伯:“喜欢就是喜欢,与其他的事无关,可是人无论想做什么,都毕竟得有本事,对不对?总之听我的就不会错!……好了,你去参加仙城朝圣的事就,这么定了!我刚才告诉的你情况,阿源也知道,你可以找她再问问。”

说完话也不等虎娃反驳或推辞,凡伯便转身离去。虎娃一个人坐在屋里愣了半天,万没想到自己能得到这样的机会。原本他就打算跟踪运送仙谷的队伍查探赤望丘,所以才要找借口离开翠真村,没想到此刻有了更好的机会,凡伯居然主动派他去运送那些仙谷。

虎娃想不想去?当然想,这是送上门来的机缘!所以他并没有拒绝凡伯,看来原先的计划得有所改变了,不必再像先前那样忐忑难决。凡伯只当他是一位毫无修为的普通人,所以有些话才说得那么神神秘秘,虎娃倒也能理解。

凡伯点破了虎娃对阿源的心思,搞得虎娃挺不好意思的。但村寨中只要是有心人,都应能看出来虎娃和阿源如今的关系很亲近,反倒是虎娃和阿源姑娘半人,彼此没有表露什么。其实虎娃并不清楚,假如不是阿源姑娘那样待他,凡伯也绝不会对他说方才那些话、并派他去参加仙城朝圣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