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8章、仙谷(下)

对此地村民们而言,哪怕阿源姑娘只是淡淡地看过来一眼,脑海中就莫名有种被审视的感觉,无形中就不敢乱动也不敢乱说话。但她只是一位柔弱的村寨姑娘,看上去是那么平凡,甚至没人意识到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。

其实阿源姑娘住在这里这么长时间,也只有虎娃才会自己跑进这座院子。就连族长凡伯是得到恩准后才敢进来,而且看神情也绝不敢与阿源姑娘同席而坐,因为他是整个村寨中唯一知道阿源姑娘真正身份来历的人。

阿源问道: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
凡伯躬身答道:“今年的仙谷已收割完毕,照例为您留下了这些。”说着话将一个小袋子以双手呈到了桌上,袋中装的就是仙谷,约有几十斤。

各村寨种植的仙谷是严禁私留的,并没有赤望丘弟子看管,每个村寨的族长就是监督者。这东西对普通人有害而无益,就算私留也见不得光,假如被查出更会受到严惩,没想到凡伯这位族长的胆子好大,不仅监守自盗,而且居然将这袋仙谷送到了阿源这里。

阿源姑娘看了那袋仙谷一眼,淡淡道:“如今我已经用不着了,但我还会将它炼化成熟,就留给你服用吧。你年事已高,精气神早已过巅峰,修为想更有精进已经很难,但长年服用此物,仍可助你强身健体、延年益寿。你此生突破大成修为虽无望,但还有望突破三境。”

凡伯微微吃了一惊,面露惊喜之色道:“难道您已经……?”

阿源姑娘摆了摆手:“已经七年了,这里的仙谷第七次收获,其灵效虽多少也有所助益,但不能解决什么问题。如今我已另有机缘,这仙谷的些许灵效更是可有可无,就不必再浪费了。我尚未迈出那一步,无论有何种灵药之外助,终究还是要靠自己的修炼。”

她的话虽这么说,课凡伯眼中的惊喜之色却更浓,低声道:“老奴要恭喜您了,看来修炼中的困扰已解决,接下来就是潜心修炼的功夫。”

阿源姑娘又一指桌上那袋仙谷道:“此物待我炼化之后,你便拿回去自己服用吧,也算是对你这些年辛苦的一点报答……往年你都是将仙谷放在家中,待我暗中施法自然炼化成熟,今天为何特意送来,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吗?”

凡伯看着那些仙谷有些犹豫地说道:“我的修为,我很清楚,本就资质一般,迈入初境年岁又太大了,修为至此已再难寸进。这些仙谷既然姑娘您用不着,炼化之后不如赐给有缘者,或许更符合您的心意。”

阿源微微一皱眉:“有缘者?”

她的目光似让凡伯感受到某种压力,但凡伯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老奴说的就是虎娃啊,就算这外乡人另有来历,以您的身份与修为,也不必在意什么。这么些年过去了,只有他看见您便学会了种植含蕊花,想必是有仙缘的。他来到翠真村后所做的一切,我也都看在眼里,并无丝毫的恶意。这样一个人能得您的青眼,竟能与您天天同席而坐。可是以姑娘您的修为,为侣者也应有仙缘,何不将这些仙谷留给他呢?”

阿源姑娘微露嗔意道:“你想操心我的私事吗?”

凡伯赶紧低头道:“老奴当然不敢,姑娘您的私事绝非我可过问,但有些事情也许是旁观者清。老奴看见了您是怎样待那后生的,那是他的缘法,其实也是您的缘法。也许老奴看见的只是凡缘,但老主人当年说过,仙缘亦从凡缘起。”

阿源姑娘收起怒意,仍淡淡说道:“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,但有些事用不着你来操心……其实你说这番话也是出自私心,当我看不出来吗,你是对那虎娃心生感念。”

凡伯头低得更深了:“是的,我在翠真村已经做了多年的族长,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关心这个地方、这里的族人。虎娃那孩子来了之后,为族人做了那么多事,给整个翠真村带来了这么多的改变,这是此地之福。我当然对他心生感念,希望他此生能有仙缘。”

阿源姑娘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:“你倒是个知好歹的人,不忘知恩图报,所以想帮他一把。难怪师尊当年告诉我,你完全可以信任,所以我才会来到此地隐居。可是你想帮他求仙缘,那便去帮他,怎能把主意打到我身上、说出方才那些话?”

凡伯抬起头道:“阿源姑娘,您千万不要误会。老奴确实有私心,但这私心是为您着想。您既不愿意回去,难道永远就隐居在这翠真村吗?我虽修为低微,但也曾听老主人说过,于空境中迷失于天地灵息,修为难得精进;寄情于凡尘人烟,亦未尝不会也迷失于凡尘。

他恰好来到这里,每日能与您同席用餐,老奴都看在眼中,这未尝不是与您的缘法。那日我看见他与您并肩于花丛中走回村寨,形神之吻契宛若天成,因此心念忽动,有些话早就想对您说了。

可是他尚是凡人,与您天差地别,所以老奴亦无法开口。既然仙缘亦从凡缘起,如今既有机会,为何不引他踏上仙路呢。至于姑娘您的心思,老奴不敢妄测,也更不敢干涉您的私事,只是说几句旁观者之语。”

阿源姑娘望向门外,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有些话若不与你说,那世间便无人可言了。我第一眼看见他,便心生难言之感触,仿佛早已熟识、有难言之亲近心,却不知为何,又生莫名难近之心。我已知你是怎么想的,但不必再提了,这些仙谷已炼化成熟,你拿回去吧。”

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放在桌上的那袋仙谷竟然已被炼化完毕,成为可服用的灵药,阿源姑娘施法时不动声色,亦毫无痕迹。凡伯又惊又喜道:“看来您的修为成就,已有望超过当年的老主人……可是这些仙谷,您真不打算给虎娃吗?”

阿源姑娘:“这仙谷的事就不必让他知晓了,否则反而令其凭添疑惑,你只需操心村寨的事情即可。”

凡伯收起仙谷道:“老奴明白了,以姑娘您的修为身份,将来他也不必在意这区区仙谷,反倒是老奴想多了,而且考虑得不妥。有些事情,此刻还不适合让他晓,万一泄露出去什么消息,您也不便继续在此安然隐居。”

凡伯身为翠真村的族长,为何会私留仙谷,而阿源姑娘还能将这仙谷炼化成熟。这些隐秘之事如被虎娃知晓,他定会困惑不解,且不说该如何解释,若不慎传扬出去,也会招来难测的后果,不仅对凡伯和阿源不利,对虎娃本人恐怕也不是好事。凡伯说自己考虑不周,就是这个意思。

阿源却轻轻摇了摇头道:“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些,总之你也确实想多了,记住,此事往后不要再提……你来找我,一定还有别的事,都说出来吧。”

凡伯有些犹豫地答道:“宏远已经走了,今年仙城朝圣之事,翠真村需另派精英。”

阿源:“每年的仙城朝圣,宏远已连去了三次,依然一无所获,再多去恐也无益,就算他不走,也该换别人试试了……但这是翠真村的事,向来都由你这位族长自己决定,我从不干涉。”

凡伯:“我原先已有决定,可是听了姑娘您方才的话……”

阿源姑娘打断他道:“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?方才的话不必再提起,你原先是怎么决定的,就怎么做便是了。”

凡伯低头道:“我原先决定让虎娃代表翠真村,参加此次仙城朝圣。”

阿源姑娘看了他半天,最终开口却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村寨的事有由决定,我说了不干涉便不干涉。”

凡伯还没有来得及再多说什么,村寨里传来一片呼唤之声,有人在找他这位族长。原来虎娃带着狩猎队伍回来了,打到的猎物要当场分配,须由族长主持。

……

众村民在三叠池旁召唤,只见族长凡伯从村子东边走了过来,先率众在祭坛前的空地上祭奉了祖先,然后将猎物分给各家。身为狩猎队长、又是在打猎中出力最多的虎娃,当然分得最多——半扇鹿,还有一张完整的鹿皮。

拿着肉和兽皮回去,在以往这都是虎娃最高兴的时刻,因为他又可以到阿源姑娘那里献宝了,而阿源姑娘又会做一顿美味。可是今天他已打算要离开翠真村,在琢磨怎么向阿源姑娘表露心迹,却不知结果会怎样,心中难免非常忐忑。

恰在这时,族长凡伯走过来道:“虎娃,我有事找你。”

虎娃站定脚步道:“什么事,您尽管开口。”对这位当初主动收留他、并给他提供过很多帮助的族长,虎娃的一直相当恭敬。

而凡伯的笑容有些神秘:“好事!去你家慢慢说……时间还早,不会耽误你和阿源姑娘吃饭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