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8章、仙谷(上)

身为被翠真村收留的外乡人,虎娃身上有太多的隐秘了,虽已完全融入这里的村寨生活,但虎娃并没有忘记自己是谁。感悟天地灵息、情怀必有所寄,虎娃并没有在修炼中迷失于空境,也同样没有迷失在人烟生活中。

一位世外高人,以平凡人的身份生活在村寨中,很轻松就能得到所有人的欢迎与好感,日子会过得非常轻松惬意,自在逍遥,甚至会感带自己简直无所不能。久而久之,这样的心境其实未尝不是另一种迷失。虎娃倒没有迷失于此,但他确实只为阿源姑娘动情。

也许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,他会向阿源姑娘表白吧,并告诉阿源姑娘自己是谁,但愿吧到时候别把她吓着。阿源姑娘只是一位平凡的村寨姑娘,未必能与虎娃一起修行,而这一点虎娃也有考虑,实在不行,他还有那么多不死神药呢,就以自己的法力帮助阿源姑娘炼化服用吧。

虎娃迟迟没有对阿源姑娘表明心迹,一方面是因为自身的隐秘,另一方面也是有种形容不出的感觉,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对阿源姑娘动这种心思,可是偏偏就动了!

从夏天到秋天,阿源的气色越来越好、容光越来越动人。而虎娃除了偶尔带领村民们进山狩猎,其他时间也没闲着。

上次阿源进山挖笋子,曾让虎娃很担忧。于是得空之时,他便从山中移植了成片的翠竹种在房前屋后,反正空地很多。新种的竹子次年就想发笋并不容易,但虎娃是连着竹根一起成片移植的,以他的本事当然不难办到,而且还能保证种活。

到了盛夏时节,阿源和虎娃所住的院落就被郁郁葱葱的竹林环绕,微风吹过,竹叶发出轻柔的窸窣声,平添了清幽雅静之妙意。每一根翠竹都如成熟的李子般粗细,发出来的笋子也是这么粗,滋味异常鲜美。以后阿源姑娘想挖笋就不比再翻山,直接提着篮子走出院门就行。

竹林中还点缀着好几棵李树,每棵都有碗口粗细,上面挂着将要饱满多汁的红果。这是虎娃在移植竹林时,也顺手从山里移过来的。当时树上就挂着果呢,被虎娃连着根系下的土壤整体挖出,扛回村寨种在竹林中以及他和阿源家的院子里,李子恰好成熟。

虎娃和阿源院落所在,有了泉流、叠池、竹林、挂果的李树,短短几个月时间,竟像变成了清修洞府,完全不似普通的村寨人家。阿源的住所本就不似普通人家,是那么地素净整洁,虎娃也受到了感染,将自己的院落也打理得纤尘不沾。

做这些对虎娃而言不费什么事,阿源姑娘显然也更喜欢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,她看着虎娃做的这一切,两人之间已不需要特意的客气,她每天还要做饭给他吃呢。

秋收的季节终于到来了,村民们不再外出,壮劳力都下地收割粮食。仙谷也成熟了,每年一度收获仙谷,是村中最重要的事情,族长亲自率领村民们进入那片田地,平时粗手笨脚的家伙们都不让插手,干这活的反倒是女子居多。

十丈方圆的药田,收获了三百斤左右的养颜草籽,交到规定的地方,可以换回三千斤别的粮食。所以大家在收获时特别仔细,每一粒不小心落到田中的草籽都会被拣拾了起来,并且由族长凡伯亲自看管。

虎娃当然也见到了村民们收获的仙谷,这些养颜草的草籽竟然不是熟透的,颜色稍有些泛青,并非完全成熟后纯白色半透明的样子。这东西不能吃,有燥毒,而村民们本来就不是留着自己吃的。

虎娃又仔细观察一番那片十丈方圆的药田,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这片药田是赤望丘弟子打造的,选择在天地灵息精粹之处,但还是缺了点火候,所种植的养颜草只能长到这个程度。草籽无法完全成熟,不仅不能吃,而且不能作种子到来年继续播种。

难怪这药田并无赤望丘弟子守候,仅仅为了每年三百斤仙谷,专门派弟子守在村寨里确实也没必要,交给当地村民打理即可,更不怕村民们私留。这些仙谷还要经过炼药手法处置,才能成为真正能助益修行的灵药,想做到这一点须有四境以上的修为,且还精通相应的手段。

装运那些仙谷的袋子也不是村民自己加工的,要到附近的集市上找专人领取,虎娃是狩猎队长,也算村民们的首领之一了,这些袋子今年就是他领回来的。三百多斤的收成,要装在六个袋子里。袋子是特制的,虽然也是用麻纤维编织,但经过了类似炼器手法的处置。

它们当然不是法器,却编织得异常坚韧致密,寻常手段很难弄得破,且透气防水。虎娃将这些袋子交给凡伯之前,在其中一个袋子上,悄然留下了一道灵引。

以虎娃的手段,这道灵引非常隐蔽而巧妙,而且没有别的用处,只是让虎娃的元神能感应到它的位置。就算是大成修士,若不是刻意以大神通仔细查探,也发现不了这袋子上被动了手脚。

这些袋子是用来运送仙谷的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,仅仅是翠真村今年就收获了六袋,听说同样为赤望丘种植仙谷的还有十几个村寨,恐怕也没有哪位大成修士会去一只只仔细查装仙谷的袋子。

虎娃留下灵引的目的,只是预备一种手段,因为他知道,这个袋子会从翠真村被运到赤望丘中。虎娃虽知赤望丘的大概位置,但除了赤望丘正传弟子,没人知道其山门与道场究竟在哪里。也可以抓一名赤望丘弟子拷问出来,但那样做便会惊动对方,而如今倒有更好的机会,查探出前往赤望丘道场的路径,且能不为人知。

虎娃住在翠真村很享受,但他并没有忘记此番行游的目的。巴原上有很多村寨为赤望丘种植“仙谷”的事情,虎娃当初在宜郎城时,就听那位名叫冬生的修士提过。他只是没想到这些仙谷便是炎帝仙宫中的养颜草,而恰好翠真村也有种植。

虎娃发现翠真村也种植了仙谷时,就存了这个打算了,此刻便自然地实施了计划。他没在那些仙谷上动手脚,因为每粒仙谷都需要再经法力炼化,他留下的灵引有可能被发现,就算不被发现,也会在仙谷炼化与服用的过程中消散。

但留在袋子上的灵引若无人触动,就算袋子被丢弃,也至少一百年不会消失。这个袋子便是为虎娃探路的向导,大派宗门道场是不能随意乱闯的。就算他此时不擅闯,也为将来的某些事做好准备。

但虎娃的计划却有一个问题,那灵引要在一定范围内才能感应到,所以这些仙谷被运送时,虎娃不能离得太远。以虎娃目前的修为,哪怕在几里地之外都可以感应到灵引的位置,但他就不能继续留在翠真村了,要跟踪被运送的仙谷一起出发。

也就是说那些仙谷被运走时,虎娃也就该离开翠真村了。这就是他的打算,但也在预料之外,谁能想到就在翠真村中等到了这种机会呢。其实虎娃想走随时可以走,此刻却感到万分地不舍,不仅是因为那些热情的村民,主要是因为阿源姑娘。

秋收之后,翠真村又组织了一次集体狩猎,当然仍是由虎娃领队。等这次狩猎结束,仙谷就要被运走了。虎娃进山时便在心里琢磨,他要以什么借口离开,又怎么对阿源姑娘说呢?

走在山中,虎娃渐渐有了打算,等回村之后就向阿源姑娘表露心迹。他要告诉她自己从小做的梦,而在翠真村之后遇到她之后,才发现的梦中的女子就是她。他还要告诉阿源,自己另有身份来历,有着隐秘,还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但除了这些这些,他本人就是想和阿源好,如果阿源愿意,他可以找机会把阿源姑娘带走。虎娃知道自己还会回来的,他也会去再找那头胭脂虎。如果那头胭脂虎修炼有成、突破四境修为,将来能化为人形行走,他也想把它一起带走。

虎娃进山移植竹林和李树那段时间,也曾再去寻找那头胭脂虎,但没有见到它。也许那头胭脂虎听懂了他的叮嘱,在隐秘的洞府修炼,它应该早已突破二境修为了。

虎娃率领村民们在山中狩猎时,心情很是忐忑,他虽然已有打算,却不知道回去后怎么才能跟阿源姑娘开口、应不应该这样向她开口?如果他说了这些话,阿源姑娘会不会答应,甚至还会不会再理他?

虎娃却没想到道,就在他在回村的这天,族长凡伯和阿源本人却帮他暂时解决了这个烦恼。

……

就在虎娃带着收获的猎物,率领狩猎队伍从山中返回村寨时,翠真村的族长凡伯来到了阿源姑娘的院门前。他轻轻咳嗽了一声,还没有开口说话,阿源的声音就从屋中传来道:“子凡族长,你进来吧。”

阿源是被凡伯救回来的一位外乡姑娘,此刻竟直呼族长之名。而看凡伯的神情,竟然是要等阿源姑娘开口恩准,他才敢走进去。阿源就坐在屋中,身边的桌案便是她和虎娃平时一起吃饭的地方,对面还空了一张座位。凡伯却没坐下,毕恭毕敬地站在三步开外。

阿源姑娘没有起身相迎,只是抬头看了凡伯一眼。阿源的神情仍是那么淡淡的,她就坐在眼前,给人的感觉仿佛又很遥远,无形有种令虎娃感觉无比熟悉与渴望的气息,而这种气息,又仿佛只有虎娃才能感触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