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7章、村寨琐事(下)

虎娃闻言就是一怔,感觉更是哭笑不得。在去年的百川城之会上,五位国君的第一场比斗就是投矛刺壁,当时五位国君加五名助手总共十个人,先后九人投出了梭枪,就是最后的虎娃没有出手。

在百川城之会上,他没有比斗投矛刺壁,难道竟要在这翠真村中补上吗?

宏远看见虎娃的神情,显然是有所误会,又略带得意地大声说道:“外乡人,你没听说过吧?近年巴原上最轰动的大事,就是去年百川城成盛会,五位国君争夺宗室族长,进行了五场比斗,其中第一场就是投矛刺壁……”

百川城盛会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很偏远的村寨中,宏远去集市时也听人谈论过,此刻一开口便滔滔不绝讲了许多。包括盐兆与武夫当年的往事、自古以来各村寨的传统,并特别强调了比斗投矛的象征意义。

宏远说话时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阿源离去的方向,可惜并没有发现阿源停下脚步聆听的身影,得意中又难免有些失望。而围观的村民们则发出阵阵惊叹之声,不少人还是第一次听说呢,不禁对这场投矛刺壁的比斗更加期待了。

虎娃见宏远再讲下去便会耽误自己回去吃饭了,赶紧打断道:“宏远,这投矛刺壁怎么比啊?这里又没有山崖,难道往谁家院墙上投梭枪吗?”

宏远一指不远处:“百川城之会上,五位国君投矛比的是力度,要将特制的梭枪刺入山崖,而我们恐怕没那等本事。但梭枪也不是那么用的,除了力度之外更重要的是准头。看见那棵树了吗?这么远的距离,谁能投中谁便赢!”

有几个看热闹的家伙叫道:“哇,好远啊!”

顺着宏远手指的方向看去,约百步开外,有株比碗口粗点的树,便是宏远要以梭枪投射的目标。这个距离在硬弓的射程之内,但若用梭枪,一般人根本投不了那么远,更别说能投中目标了。

宏远身强力壮,而且梭枪投得特别准,附近几个村寨没人能比得过他,所以他才要和虎娃比这个,也想借此机会震慑对方。

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,你先投。”

宏远又瞪了虎娃一眼道:“你给我看好了!有些事,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,你今天输了,就不要再痴心妄想别的。”言毕挥手将梭枪投了出去,带着风声于半空划出一道弧线,正中树干、扎在了上面。

围观的村民们发出轰然的喝彩声,有个好事者小跑过去费了点劲才把梭枪给拔出来,又跑回来把梭枪递给虎娃,挤眉弄眼道:“虎娃,我看好你,也露一手给大家看看。”

虎娃拿着这支梭枪,看了看宏远又看了看那棵树,突然转身一指道:“我换一棵树吧,就投那棵。”他指的那棵树在村口位置,约有水桶粗,但距离却比刚才宏远以投中的树远了一倍。

围观的人群很自觉地分开到两旁,大家的眼神都有些发直,觉得虎娃是在开玩笑。虎娃也没再说什么,上前一步挥枪投出。那支梭枪带着破空声直飞而去,可能是距离太远了,大家没有听见声音,也没看见梭枪扎在树身上,只见几片树叶飘了下来。

“怎么回事,虎娃投中了吗?”很多人的眼神没那么好,根本没看清楚梭枪飞哪去了。而虎娃一摊双手道:“你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目瞪口呆的宏远突然用力甩了甩脑袋,仿佛认为刚才所见是幻觉,大步跑了过去一探究竟,村民们也纷纷跟了过去。到了村口的那棵树下,大家全傻眼了,水桶粗的树干上、越齐胸高的位置,竟有个透明的窟窿。而那支梭枪已穿树而过,斜插在村口外的田地间。

有人压低声音惊叹道:“开山劲,你们看见了没有?这就是开山劲啊!……只有练成了开山劲,才可能将梭枪投这么远,力度和准头都这么惊人!”又有人叫道:“虎娃呢,虎娃哪去了?”另有人答道:“虎娃没过来,他去阿源家吃饭了。”

方才众人都跑过去看那棵树时,虎娃便径自离开了,这里的事忙完了,阿源姑娘还在等他吃饭呢。而宏远站在村口,脸涨得通红,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。很显然,虎娃根本就没打算跟他比什么,也没有想过输或赢,因为虎娃甚至都没问他——假如你输了怎么办?

虎娃来到阿源姑娘家,莫名就像做错了什么事一般,站在门口先探头往里看。阿源姑娘在屋里招呼道:“饭已经做好了,快来吃吧。”

虎娃进屋坐了下来,阿源淡淡一笑道:“谢谢你。”

虎娃:“谢我什么呀,方才的事吗?那有什么好谢的!”

阿源姑娘:“我要谢你的事情,多着呢。”

……

百川城盛会上的投矛刺壁,在翠真村族人们听来是遥远的传说,但是虎娃和宏远的投矛刺树,就发生在大家眼前,甚至多年之后,还会被当地的村民提起。此事之后没过几天,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的宏远便离开了翠真村,他受征召加入了樊室国的军阵。

虎娃住在翠真村的这段时间,樊室国中也发生了不少事,消息渐渐地传到了翠真村,基本都是人们在集市上听说的。首先是彭铿氏小先生在国都外的大道上拦住了国君的车驾,然后国君下令斩下鹤二鸣的人头挂在泸城的城门上,巴原上又添了一位高人“虎煞”。

此地消息很闭塞,这里的村民半年才听说了虎娃的最新“事迹”。接着还有另外的大事发生,曾参加百川城之会的国君樊翀退位,在樊翀之前的国君樊康,又重新成了樊室国君。

还有传闻说,樊翀在退位之前便已突破了大成修为,所以才决定辞去君位,到赤望丘潜心修炼。很多普通人不明白大成修为的究竟,消息传来传去,竟有人说樊翀成仙了!而樊康重新成为国君后,所下达的第一道政令便是整顿全国军务、扩充常备军阵。就是在这个背景下,宏远主动接受了征召。

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,白额氏族人平时虽然也缴纳税赋、服劳役,但各城廓一般都不会勉强他们入役从军,除非是本人主动接受征召。据说宏远去军营里是为了修炼开山劲,更为了出人头地。

翠真村三年前就有人从军,据说现在已是一位军阵队长了,宏远也希望自己成为那样的大人物。

樊室国换了国君,但好像对翠真村没什么影响,村民们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,那些传闻仿佛距离他们太过遥远。真正有影响的事情,反倒是宏远的离开。宏远原先是翠真村的狩猎队长,他走了,谁来组织与率领村民集体打猎呢?

虎娃那天投出的梭枪,虽然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,但也显示了惊人的功夫。宏远应该就是被他气走的,或者是被他吓走的,既然如此,虎娃就得负起这个责任,而且他也完全有这个本事,想推辞都不行,于是虎娃便成了翠真村的狩猎队长。

虎娃在路村时,从来没有参加过集体地外出狩猎,因为那时候他的年纪还太小,当初路村的狩猎队长是伯壮。假如虎娃没有被逼离开家乡,就在路村中那样长大,如今说不定很可能也成了狩猎队长。

他在路村被意外打断的生活,如今倒在翠真村得以延续。翠真村所组织的集体狩猎,比蛮荒中路村的次数少得多,基本都挑在农闲的时候,这对虎娃而言很轻松。他仍然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,每次带领村民们打到的猎物却比以往多了好几成。

集体狩猎所打到的野味,带回村寨集体分配,但是其中贡献最大的狩猎队长虎娃,分到的都是最多的一份。新鲜的肉食不易保存,要么赶紧吃掉,要么就制作成各种肉干。虎娃将在路村学到的加工方法也教给了村民们,可以让当时吃不掉的肉食多保存好几个月。

虎娃当了狩猎队长,每次都能带回来不少肉,他和阿源姑娘也就经常有肉吃了。进入初夏之后,阿源的气色一天比一天更好了,白皙的皮肤粉里透红,无形的容光也格外娇艳动人——反正在虎娃眼中就是这样。

可能是因为经常有肉吃吧,或者是因为虎娃的“照顾”,阿源不再像以前那样体弱,身体渐渐地在恢复,虎娃看在眼里当然格外高兴。阿源的身骨好了起来,虎娃却好像落下了毛病,他经常悄悄地看着阿源姑娘的身影出神,越看越想看,甚至感觉在这天地间他看见的只有她。

虎娃当然清楚,自己是看上了阿源、为她而动情。虎娃早就有种感觉,他在世间要寻找的人就是她,只有见到她,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动情。可是虎娃又有些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表白,甚至不知自己应不应该对阿源姑娘表白什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