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7章、村寨琐事(上)

阿源的表情渐渐变得柔和,甚至有几分不自然,微微点了点头,小声道:“我有点明白你的感觉了,其实我也不认为你有丝毫的恶意,因为我看见了你所做的事情……我以前没有想到,世上真会有你这样一个人,而我居然在这里遇到了。”

虎娃莫名又觉得很紧张,连声音都有些发紧:“你也有这种感觉吗?其实,我第一眼看见你,就觉得好熟悉好亲切,就像很久之前就已经认识了。我常常在想,原来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个人,她居然就是你……阿源,你可千万别误会,我只是实话实说,并不是有什么企图。”

阿源轻轻摇了摇头,似有些无奈地微叹道:“你若是带着企图刻意找到了这里,事情倒也简单了。可你偏偏不是这样,有些事,连我都被你搞糊涂了,也许是我本不该想多了。”接下来却突然岔开话题,语气一转道:“虎娃,你的衣服旧了,也破了。”

虎娃下意识地摸了摸肩膀,今天扛麂子回村的时候,不小心将衣服又扯了个大口子,肉都露出来了。他有些尴尬地答道:“我就带着这么两套衣服,一直也没机会去买新的。”

阿源姑娘:“那张麂子皮,你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了,换两套新衣服。这里的集市很小,没有卖衣服的,但是可以买到布料。你把布料拿来,我帮你做吧,就算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。”

虎娃:“怎么成了你谢我?我还天天吃你做的饭呢!”

阿源姑娘淡淡一笑:“你为我做的更多,难道我看不出来吗?”

虎娃:“我们之间,就不用谢来谢去这么客气了吧?”

阿源姑娘:“既然不必客气,那你就把布料拿来吧。”

这番略显奇怪的谈话,却能让人反复回味。在虎娃看来,这或许也是一次并未成功的表白,或者是他还没有准备好真正的表白,便被阿源有意无意间岔开了话题。但是有种没说出口的感觉,不仅是属于虎娃的,也是属于阿源的。

虎娃可真听话,第二天就带着麂子皮去集市了。翠真村很偏僻,距离最近的集市大约有二十多里远,那里是附近十几个村寨各种物产的交易与交换中心。虎娃在集市上转了半天,果然没有看见卖现成衣服的,卖布料的也不多。

虎娃的脚程快,又去了更远的一个大型集市,把麂子皮给卖了,换了一竹篓鸡蛋回来,却没有买布料,而是在兽牙神器中悄悄取出一匹布放进了背包里。回到村寨后,他直接去了阿源姑娘那里,把东西都交给她,很高兴地说道:“我把麂子皮卖了,换了这些鸡蛋,还带回来一匹布,你看看好不好?”

这匹布虎娃还用法力悄悄处理了一番,使它穿着的感觉更加柔顺舒适,也非常柔韧耐用,但看上去却很朴素洁净,没有什么异状。一般人几乎无法发现,那细密的织纹是普通人织不出来的,就算是修士也得仔细看才行。

阿源姑娘的纤纤素手从布料上抚过,惊讶道:“这么好的布料,这里的集市可没见过有卖的。”

虎娃笑道:“你真是好眼力,它的确不是在附近买的,是我特意去远方的集市买回来的。给我做两套衣服是足够了,既然你喜欢,也给自己做两套吧。要客气,反正你昨天自己也说了不必客气的。”

他说的是实话,这匹布的确是在更远的集市上买的,但更远的概念是至少有好几千里路,是当初在红锦城带来的、多目族人加工的蕊锦。阿源姑娘确实很识货,她很少特意夸赞什么东西,却夸了这匹布。

阿源姑娘说话算数,几天后就给虎娃做好了两套衣服。她并没有在他身上量尺寸,但做出来的衣服怎么穿怎么合身、怎么穿怎么舒服。

虎娃天天到阿源姑娘家吃饭,一吃就是一个多月,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吃下去;这几天又有了新衣服穿,一看就不是他自己能做出来的。村寨中也有不少明眼人啊,像这种事情大家虽然犯不着去操心,但也难免会关心,私下里也不少议论。

假如虎娃真的和阿源就此好上了,绝大部分村民都会很高兴,但有一个人却感到非常不满。

此人名叫宏远,是个二十出头的后生,身材高大体格健壮,也很会几手功夫,是翠真村的狩猎队长。在这样的年代、这样村寨中,最强壮有力的人往往便会成为部族的首领,宏远也曾是翠真村中最有希望继任族长的人选。

但虎娃来到翠真村之后,短短时间内就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好感与欢迎,有人甚至在议论,假如虎娃就留在这里,说不定也可以成为继任族长的人选之一。宏远当然也听见了这些议论,却没有太放在心里,在他看来,这只不过是村民们偶尔开的玩笑,虎娃毕竟只是个外来人。

宏远刚开始对虎娃的印象也挺好的,可是渐渐地就觉得不对劲了,主要是因为阿源姑娘,说白了,其实是宏远也看上阿源姑娘了。村中也有好几位姑娘对宏远很感兴趣,宏远却装作不知情,总是想找机会去接近阿源、向她表露心迹。

在宏远看来,自己是整个翠真村中,唯一能让阿源看上眼的男子。可是阿源姑娘从来没有给过宏远任何机会,连宏远都不明白是为什么,他甚至想连接近她都不可能。

而如今突然冒出一个虎娃,学会了种植含蕊花讨阿源姑娘的欢心,后来又厚着脸皮跑到阿源家吃饭了,而阿源姑娘居然还真做给他吃!

吃一、两顿也就罢了,虎娃也不是没在别人家吃过饭,但怎么能天天吃呢!哪有这么占姑娘家便宜的?吃着吃着没完没了,现在居然又穿上了阿源姑娘做的衣服。宏远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做点什么了,假如再不阻止虎娃,阿源姑娘很可能就会被这个外乡人给拐走了。

淳朴的偏远村寨族人,处理这种事情的办法往往很简单。这天虎娃又帮一户人家垒院墙,但没留在这家吃饭,当他穿过村寨往回走的时候,在那三叠池边却被宏远伸手拦住了,这汉子的另一只手中还拿着一支梭枪。

虎娃能感受到宏远心中敌意,很纳闷地问道: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
宏远很严肃地点头道:“是的,大家都说你很能干、有一身好功夫,我要与你比斗一番!”

虎娃:“与我比斗,好端端的,为什么啊?”同时心中莫名觉得好笑,宏远并非修士,他只是比普通人更加健壮、身手也更加敏锐,但和虎娃之间,真心没什么好比的。

宏远却板着脸大说道:“你不想比,也得比!我是有条件的,如果你输了,今后就不要再去阿源姑娘家吃饭,也不要再占她的便宜。”

这算哪门子事啊,居然不让他去阿源姑娘家吃饭!虎娃看了看宏远,随即就明白了原因,这人应该是看上阿源姑娘了,所以要和虎娃来一场比斗。这个淳朴的年代,民风也很开放,村寨中的年轻男子为了吸引姑娘的注意,的确也有互相比斗。虎娃对此并不陌生,他只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虎娃很认真地想了想,才说道:“这是你的意思,还是阿源姑娘自己的意思?如今是阿源姑娘的意思,我不去就是了;如果是你的意思,我只要不去你家吃饭,和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以虎娃的七境修为,又经历过那么多事情,他当然不想与宏远来这种无聊的比斗。

说完话虎娃转身就想走,宏远却一横梭枪拦住去路,很气愤地大声道:“你不比的话,要么就是看不起我!要么就证明你是个懦夫,不敢跟我比!……只要你输了,阿源姑娘就会明白——谁才是更了不起的男子!”

他们已经吸引了附近不少村民的围观,虎娃正想说什么,却发现阿源姑娘也走了过来。不知为何,虎娃突然感到心头微微一热,因为他看见阿源姑娘穿的衣裙了,和自己的新衣服是同样的布料。

阿源姑娘的身形显得窈窕而柔弱,可是她的目光看过来时,众人不由自主就感觉到一种被审视之意,无形中都觉得局促不安,却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感觉。阿源淡淡地开口问道:“你们为何都不回家做饭,聚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

刚才还很威武的宏远竟呐呐地答不出话来,虎娃则低着头苦笑道:“阿源,是这么回事。宏远要找我比斗,并说假如是我输了,就不能再到你家去吃饭。”

阿源姑娘微微皱了皱眉头道:“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啊,我先做好了,你端回去吃便是。”

虎娃一摊双手道:“我还没跟他比呢,你就说我输了吗?”

宏远终于找着机会开口了,指着虎娃有些激动说道:“阿源,你看见了吗,他就是个懦夫,连比都不敢跟我比!……这样的人,你怎么还能天天做饭给他吃?”

阿源有些好笑地看着宏远道:“假如你找村中每一个人去比试,谁输了就不许回家吃饭,难道想把大家都饿死吗?……你赢不赢他,和他去哪里吃饭,没什么关系,只要没去你家吃。而且你搞错了状况,虎娃不是不敢跟你比,他也不会输。”

宏远涨红了脸,转过身一指虎娃道:“那你就跟我比斗一番!”

阿源姑娘又对虎娃说:“等你忙完了,就赶紧来吃饭吧。”说完然后转身便走,没有理会这件事的意思,仿佛就把它当作了小孩子之间无聊的玩闹。

忙完了就赶紧吃饭,但虎娃有什么好忙的,不就是被宏远拦住了嘛?看了看阿源姑娘的背影,琢磨着她方才的话,虎娃转身问道:“宏远,你想比什么?”

宏远大声道:“投矛刺壁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