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6章、睡觉与吃饭(下)

虎娃握着双拳举到肩上,做了个秀肌肉的动作,故作轻松道:“你忘了我曾在山里面过了一个冬天嘛,我有功夫,没什么关系。”

阿源淡淡一笑:“你确实有功夫在身,全村人都知道……这两只兔子,是你昨天放在这儿的吗?”她转身一指院门,虎娃昨天上午挂的那两只兔子还在那里呢。

虎娃有些尴尬地点头道:“是的,我昨天就是来给你送兔子的。”

阿源:“兔肉还很新鲜……你吃饭了吗?”

虎娃:“还没吃……但不饿。”

阿源瞟了他一眼:“人总是要吃饭的,我这就把兔子肉做了,一起吃吧。”

虎娃:“那怎么好意思呢?”

阿源:“就是你拿来的,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你若不吃,便拿回去吧。”

虎娃赶紧摆手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——怎么好意思让你做呢?还是我来!”

阿源又瞪了他一眼:“你会做吗,知道怎么做才好吃吗?别把好东西都浪费了,还是我来吧,你坐在屋里等着就行!”

虎娃就如神差鬼使般,跟着阿源姑娘进了她的家。虽然在翠真村已经住了好几个月,他明里暗里也帮着阿源姑娘做了不少事,但还是第一次登门做客。其实他昨天已经闯进了阿源家,可当时阿源不在,而今天是被阿源姑娘领进门的。

阿源让虎娃坐在屋里等,自己拿着兔子去前院偏房中去忙了。虎娃总感觉自己一个人坐着啥都不干怪不好意思的,两次走出屋子来到阿源那里想帮忙,却有点插不上手——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虎娃其实也会做吃的,肉嘛,在路村要么煮要么烤,还可以加各种野蔬调味;他还跟山爷学过,如何将新鲜的肉食加工成肉干或肉松,可长期保存。但虎娃不会像阿源姑娘那么做肉,看来阿源昨天的确去挖山货了,肉汤里加了各种调味的东西,有很多都是虎娃以前没见过的或者不知道的。

兔子肉做好了,阿源装了满满一大盆端进屋,虎娃赶紧伸手去接,还不小心把桌案给撞歪了。他一手端盆一手扶正桌案,阿源提醒了一句:“小心烫着!”

虎娃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拇指伸进了肉汤里,他虽然不怕但也不好露出破绽、在阿源面前表现得不像个正常人,赶紧把盆放好,吮了一下拇指,感觉指头上沾的汤汁味道竟是那样鲜美!阿源又拿来两个陶碗,递给虎娃一个木勺,让他自己盛着吃,桌案上已经放好了两对箸。

虎娃开始吃肉,第一口下肚动作就没停下来,这一大盆兔子肉最后连汤汁都没剩,虎娃吃了三分之二还多,阿源则吃了不到三分之一。虎娃吃完后还直舔嘴唇呢,差点连手中端的陶碗都给吃下去了,感觉这简直就是人间最好的美味。

阿源姑娘平日是个情绪非常含蓄内敛的人,就算坐在眼前,给人的感觉也仿佛距离很远,气息清雅而缥缈、神情总是淡淡的。但此刻见虎娃吃得这么香,她不禁又露出了笑容,小声问道:“吃饱了吗?”

虎娃放下碗道:“吃饱了,太好吃了!这是我有生以来感觉最美味的一顿饭!”

阿源姑娘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:“难道你以前都是不吃饭、不睡觉的吗?”

虎娃有些腼腆地答道:“可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,你可真会做。”

阿源:“不用夸我,只是你自己不太会做而已……喜欢吃的话,明天也来吧,反正我自己也得做饭,一起吃,只是顺便的事。”

虎娃很不好意思地……答应了,心中洋溢着莫名的幸福感与满足感。不知是阿源姑娘确实将兔子肉做成了人间无比的美味,还是仅仅因为这顿饭是她做的,或者兼而有之,反正虎娃就是感觉那么地好吃。

阿源要他再去吃饭,虎娃第二天便厚着脸皮又去了,虽然觉得这样打搅人家姑娘不太好,可是他就是想。再度登门时手里没有提着兔子,心里反倒像揣着兔子,有种怦怦乱跳的感觉,完全就是村寨中一个普通少年的心态。

不仅是第二天,第三天、第四天、第五天……虎娃都去了。就像阿源姑娘所说,就算虎娃不来,她一个人也得做饭、吃饭嘛,无非是多做一点、添一副碗箸而已。虎娃就是这么对自己说的,所以他才会天天去,等于就在阿源姑娘家里搭伙了。

这世上有谁能想到,彭铿氏大人会天天跑到一位独居的村寨姑娘家里蹭饭?虎娃也有机会将阿源家的粗重活顺带都给干了,以前想帮忙还找不到这么好的借口呢,这样一来,其实阿源姑娘是轻松多了。

虎娃自己平日根本不做饭,他吃不吃都行,假如有村民招待他吃饭,他也不会流露出不食人间烟火的异常。村寨里也分给虎娃口粮了,虎娃当然不会白吃阿源姑娘家的粮食,于是很自觉地把自己那些口粮都搬到阿源家的仓房里了。

普通村寨中当然不可能总有肉吃,但食物的种类倒是挺丰富的,因为翠真村离山近,平时可以采集各种食物以及调味的果蔬,还可以去山中打猎。虎娃发现,不论是什么食材,只要经阿源姑娘的手做出来,都是让他越吃越想吃的人间美味。

虎娃忘了,他拥有七境修为可以辟谷不食。他并不是刻意在体验人烟生活、明明能不食人间烟火却故意要吃东西,而是真的忘了,就像平常人那样每日进餐,或者像一只眼巴巴等食的小虎崽子。

很多村民进山打到猎物,或多或少都会给虎娃送来一份肉,但虎娃也不好意思总吃人家的肉,油田他自己也跑到山里打猎了,竟然一个人扛了一只麂子回来。麂子肉和天鹅蛋,是虎娃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,如今由阿源姑娘做出来,那就更好吃了!

虎娃在山中猎到了麂子,心里还琢磨能不能也捞着天鹅蛋。他冬天在这一带的山野中转过很久,也知道什么地方有湖泊,打算再找机会去看看如今有没有天鹅下蛋。

一整只麂子很多肉,虎娃分出不少送给那些曾经送他肉的村民们,剩下的都让阿源姑娘吃了补身体、也是让阿源姑娘做成美味给他吃。这天美美的吃完麂子肉,虎娃正准备把桌上的盆碗拿到外面的三叠池中洗净,阿源姑娘却说道:“你等等,我有话问你。”

每天虎娃吃饭时,阿源姑娘看着他,神情总是淡淡的而眼眸总是那么明澈,却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。虎娃纳闷道:“阿源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阿源:“你今天一大早出门,中午就扛了一头麂子回来,下午便剥洗干净,将麂子肉送到了不少户人家,动作怎会这么快?”

虎娃笑道:“因为我走运,进山后不久就猎到了一头麂子……对了,我在山中过冬的时候,发现山里有湖,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天鹅飞来,改天再去找天鹅蛋试试。阿源,你吃过天鹅蛋吗?”

阿源却没有回答,看着虎娃又若有所思般问道:“像你这样的人,到哪里都会受欢迎的,无论在何处也都能安身,走多远的路都不必担忧。为何又会自称流落他乡,就留在了翠真村,你究竟有什么企图?”

企图?虎娃愣了愣,转念间回过神来,也明白了阿源姑娘的意思。虎娃无论在哪个村寨中都会受欢迎的,干什么活几乎都是一个顶十个。就算在城廓中,虎娃也可以轻松地找到一份活计;若是想返回家乡,走过漫长的路途对他而言也不是太困难的事。

阿源姑娘话也许还有别的含义,那就是虎娃干嘛天天要往她家跑?虽然最初是阿源姑娘的邀请,但后来明显就是虎娃主动想这样了。就连虎娃自己也觉得奇怪,他与阿源姑娘相处时,总是感到她既是那么亲近,又是那么难以亲近,不知不觉中,他居然天天跑人家来吃饭了。

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别有用心的企图,至少在普通人看来,男女之间有好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虎娃只是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但它就是这么发生了。听阿源姑娘突然问出了这种话,他眨着眼睛想了想才答道:“是的,我确实有企图。”

阿源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哦,有什么企图,能告诉我吗?”

虎娃很认真地答道:“并不是我对这个村寨和这里的村民有什么企图,打个比方吧,就像一个行路的人,他不可能总是为了赶路而走在路上,是为了到达他想要去的地方,或者在寻找他想要找到的东西。一直以来,我就像那个路人,来到这里时,我突然觉得就想留在这里。这里的天地、山川、田园、还有人们,都令我觉得熟悉而亲切。当我在山中闻到那含蕊花的气息,莫名就想找到那片花丛,这就是我的企图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