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6章、睡觉与吃饭(上)

直到天色微明时,那看似空无一物的白色山石上,又绽放出一朵洁白的莲花,花芯中露出了虎娃和胭脂虎的身形。莲花化为五色莲台法座,随即又被虎娃收入形神。虎娃抚摸着胭脂虎的身子道:“嗯,应该差不多了,今后就靠你自己好好修行了。”

莫说一头已初境九转圆满、正在突破二境的妖兽,就算是一个毫无修为根基的普通人,让虎娃这么一折腾,也将拥有世上最完美的体魄,并能保持长久的鼎盛青春。假如此人有幸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那么在突破二境历劫时也不会遇到太大困扰。

假如这些手段还不足以帮助这头胭脂虎成功历劫突破二境,那么拥有不死神药的历代天帝,干脆都一头撞死算了。而在这头胭脂虎今后的修炼中,仍然会得到莫大的助益。所以虎娃感觉很满意,开心的笑容是那样地真诚。

而胭脂虎的表情一直有点发怔,它这样一头妖兽的确反应不过来,古往今来,别说是山野妖物,就算在任何一名修士身上,也从未莫名其妙发生过这种事情。看见虎娃在那里开心地笑,胭脂虎的身子动了动,似乎想站起来,同时口中发出了声音。

这声音并非威严的虎吼,竟似温柔的呜鸣。虎娃笑道:“你想说什么?等将来修炼有成,可以慢慢告诉我,我也可以告诉你更多的事……”

虎娃本还想多说几句,可是忽然感到一阵深深的倦意。这倦意来自于元神深处,就连他的修为也无法抗拒,他想伸手轻抚胭脂虎的皮毛,结果却趴在了它的身上。虎娃想趴着歇一会儿,闭上了眼睛,却没想到就这么睡着了。

虎娃连续一天一夜施展了大神通法力炼化不死神药,而且不是为了自己服用,是帮助一头妖兽吸收其灵效,假如换一名寻常修士,恐怕早就累趴下甚至受了内伤。虎娃倒没有受伤,他的生机元气完足,此刻就是单纯地累了,像普通人那样进入了梦乡。

以虎娃的修为,已可常年辟谷不食人间烟火,每天稍事涵养神气,便可精神抖擞,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睡着了。以他的修为,也早就不再做梦,儿时的梦境已演化为修行中的幻境、魔境或欲境。但是这个白天,虎娃又做梦了。

便是他有记忆以来最初的梦境,在一座风光秀媚的山中,看见一个美妙的身影,梦境不再那么缥缈,而是很清晰。梦中的虎娃并没有意识到,这就是他从儿时起一直经历的梦境,仍像第一次做这个梦,但他已是今天的他,向那身影飘飞而去。

那女子转过了身,虎娃终于看清了她的形容,便是在含蕊花丛中见到的阿源姑娘。梦中的虎娃并未感到震惊,仿佛这一切的发生都是那么地自然,他找到了这里,便看见了阿源姑娘。

恰恰就在这时,虎娃醒了,突然意识到刚才经历了怎样的梦境,一时间竟没有回过神来。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身子动了动,耳边听见了一声低唤,又是那胭脂虎的声音。

太阳已西斜,虎娃竟从凌晨一直睡到了下午,就躺在那胭脂虎的身上。而这整整一天,胭脂虎也趴在山石上,找了一个尽量让虎娃感觉舒服的姿势一动未动。虎娃刚醒来,胭脂虎便立刻察觉了,发出一声低唤,似是在提醒他什么。

虎娃感觉躺在这胭脂虎身上是那么舒适,这一觉睡得简直就像时空穿越,他这才意识到离开村寨已经过了一天多了,赶紧收摄心神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:“谢谢你,有生以来,我还从未睡过这么舒服的一觉!……我得回去了,但还有话要交代你。”

虎娃又对这头胭脂虎讲了很多关于修炼的事,显得很啰嗦。初境妖兽的灵智相当于人类的幼儿,虎娃还不能给它留下复杂的神念心印,否则会干扰其神智,只能借助简单的神念,配合语言告诉它修炼中的种种注意。

虎娃还反复叮嘱这头妖兽,不要随意伤人,更要尽量避免被人发现,将来等它修炼有成时,他还会来找它的。

此地非常隐秘,寻常人哪怕是进入深山的狩猎队伍,只要不会飞也很难到达这里。虎娃也觉得自己的叮嘱有些多余,他在冬天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这头胭脂虎,想来这头异兽也知道躲避,但他还是说了很多,也不论这胭脂虎能听懂多少。

当虎娃终于飞天离去时,胭脂虎站在山石上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眼眸中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感激和困惑之色。这样一个人,他居然会飞,而且飞到山中发现了它,用了一天一夜功夫莫名做了这么多事,然后就这么飞走了。

他是谁,为何要这么做?虎娃没有看见胭脂虎此刻的眼眸,是那么地明澈,根本就不像一头懵懂的妖兽。

……

虎娃御比翼飞天,飞得并不快也不高,隐匿身形擦着树梢沿着地势起伏飘行。他没有忘记应有的谨慎,尽管附近不太可能有高人恰好经过,但修士飞天之时在高空中就算隐匿了行迹,法力波动也是很容易被高人察觉的。他既隐居于此,便不想暴露行迹引来不测之人。

到了距离翠真村不远的地方,虎娃落在了林间,徒步翻过山顶,穿过那长满含蕊花的山坡走回了村寨。正是黄昏日落时分,远望过去,村寨中家家户户都升起了袅袅炊烟,村民们都在做晚饭呢。

眼下并不是农忙时节,这几天村民们并没有集体劳作,都在忙着各家自己的事情,也有空到处走走,比如进山挖山货、到远处的集市做买卖。虎娃已完全成为村民的一份子,他是一个人住在村子的最东边,所以出门一整天,应该没人注意到他昨夜去干什么了。

虎娃远远地看见了阿源姑娘的身影,她就站在院门前,抬着头望向这片山坡。离得这么远,不知她能否看清自己的表情,虎娃竟莫名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。能凭空让一位大成修士心跳加速,这是何等神通呢?

这不是任何神通手段,虎娃此刻就是一位平凡的少年,这是他自己的反应。记得第一眼看见阿源姑娘时,他就莫名感觉很紧张,此刻看见阿源站在院门前的身影,他不禁又想起了白天刚做的那个梦。

从睡梦中醒来之后,虎娃便意识到那就是他自幼的梦境。在梦中、在定境里,他从未看清她的样子,但是这一次,他却看见了阿源、村寨中一位平凡的姑娘。

难道他经历了这么多年、走了这么远的路,要找的人就是她吗?七境修士心境明澈,虎娃明白自己的感受,却不明白自己为何竟有这样的感受。

很久之前,虎娃就曾思索,世上是否真的有那么一个人,或者仅仅只出现在他的梦中?如果有,他寻遍千山万水也要找到她。

他曾进入炎帝仙宫、见到了瑶姬。瑶姬以大神通手段让虎娃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情景,而虎娃蓦然发现,他要寻找的并不是那样一种虚幻的感觉,而是世上真真正正的一个人。

如今他在那样的梦境中看见了阿源姑娘,这说明要么阿源姑娘便是那个人,要么是他希望阿源姑娘便是她。虎娃也算是阅遍人间绝色,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呢,瑶姬在炎帝仙宫中都没留下他,而他竟然在这里、对阿源姑娘动了这种心思。

连虎娃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,所以他看见阿源姑娘的时候会心跳加速,用俗话说,就是他觉得自己心里有鬼。但虎娃并没有去想更多,这只是一种感觉,而且他觉得自己不该对阿源姑娘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虽然心里有鬼,但虎娃还是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不动声色地走回了村寨。他应该奔自己家才对,怎么到了那三叠池前,脚步一拐却冲着阿源姑娘家去了?嗯,因为阿源姑娘正在看着他呢,他总应该和邻居打声招呼吧。

看见他走过来,阿源姑娘的目光中仿佛带着疑惑与思索之意,开口问道:“虎娃,你究竟做什么去了,怎么一整天都没回来?”

虎娃站定脚步,伸手挠了挠耳后根道:“我昨天进山了。”这个时节,有不少村民挖山货,阿源姑娘昨天不也是进山挖笋了嘛,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阿源姑娘又问道:“你进山干什么去了,我看你是空着手回来的。昨天夜里也没回家,难道是在山中过的夜?”

虎娃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其实我是去找你的,但是山野那么大,许是走岔了,于是就在山野过了一夜。”

阿源姑娘直视着虎娃:“找我,你为什么要找我?”

虎娃低下头道:“你这几天不是感觉不舒服吗,有人打猎回来给了我两只兔子,我想拿过来送给你,可以好好吃一顿补补身体。可是你不在家,我去村中打听了一下,听说你一个人进山挖笋子去了,有点不放心,所以就想去找找。”

阿源姑娘:“你找得可真远啊,怎么能在山里过夜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