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5章、重逢的初遇(下)

碧灵液在虎娃的法力激发下闪烁着霞光、润化入胭脂虎的形骸百脉。这个过程并不好受,那胭脂虎又轻轻地颤了颤,虎娃抚摸着它尽量在安抚。假如有别人看到这一幕,定会惊讶得目瞪口呆,虎娃将七境修为的大神通法力已施展到极致。

十余枚龙脂泪珀、整整一瓶碧灵液,皆是能助妖修突破二境修为的灵药。但一头初境九转修为的妖兽,短短时间内不可能自己炼化这些灵药、并其将灵效完全融入形神。

虎娃以共情之术让这头胭脂虎完全放开形神,等于是他在运转神气法力帮助这头胭脂虎炼化灵药。而且虎娃本人也掌握了化身为猛虎的吞形之法,世上恐怕很难再找出一个人能有他这般手段。

虎娃手抚胭脂虎的肩背,感觉到些许温热和湿润。碧灵液的灵效已完全化入了形骸,这头妖兽的反应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强烈,只是微微有些出汗。

做完了这些,虎娃在它的身边坐了下来稍事休息。而胭脂虎扭过头看着虎娃,眼神中充满迷惑不解,仿佛在问——你为何要这么做?

虎娃看懂了它的眼神,微笑着答道:“你不要问我,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想的。尽管仔细想想,我也可以给你答案。但我见到你的时候,就是想帮你,自然便会这么做。

曾有一位神通广大的高人,对我施展心念神通,让我看见了自己最想帮助的人,而我看见的就是一头胭脂虎,和你一模一样的胭脂虎。

我以灵药助你炼形,感觉你很强大,这些灵药对你的作用微乎其微。我说的强大,不是指现在而是在将来,你若能突破更高境界的修为,开启天赋神通之后,将远比一般的妖兽更强大。”

说到这里,虎娃又似自嘲般笑道:“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?你还不会说话,也听不懂,当然解答不了我的困惑。其实我不明白一件事,在威据城外看见的那头胭脂虎,为何就是你的样子?我应该没见过你,你今年只有六岁多。”

虎娃方才以神识法力切入其形骸、助其炼化灵药时才发现,这头胭脂虎只有六岁多。虎娃能化身为猛虎,又将灵枢诀修炼大成,当然能分辨一般的人或禽兽的年龄。就像树木的年轮一样,人或禽兽也有相当于骨龄般的痕迹。

对于普通的虎来说,六岁已经成年了,可是对于一头妖兽来说,其修炼的岁月未免也太短了。

区区六年多时间,它竟然就已开启灵智自悟修炼,且达到初境九转圆满,对于妖物而言,其修为精进速度确实太惊人了。但虎娃并不认为这不可能发生,毕竟世上什么样的机缘都有。比如盘瓠从出生到化为人形也仅仅修炼了十几年,就发生在虎娃的身边。

而且虎娃感觉这头胭脂虎的潜力异常强大,若能突破更高境界的修为,其天赋神通一定很惊人,也许正因如此,所以龙脂泪珀和碧灵液对它的帮助都不是太大。这些手段其实都是外物之助,渡过修炼中的考验,仍要凭自身的修炼。

虎娃也不管这胭脂虎能不能听懂,似自言自语般说了这么多,他将那已经空了的玉瓶放回兽牙神器时,突然心念一动,又取出了另一件东西。

这是一枚用三片服常树的叶子包裹的服常果。那三片呈比翼状的叶子,已被虎娃炼化成法器,专门用于收存服常果、使其神效不失。他又看着胭脂虎自言自语道:“幸好,我身上还带着这东西,你不认识吧,它就是不死神药服常果。至于什么是不死神药,现在也没法和你解释清楚,把它吃了吧,我教你怎么吃。”

胭脂虎看着虎娃手中的东西,好像有点傻眼。而虎娃又将一道神念印入它的脑海——就是将这枚果子含在口中,其余的事情由虎娃来帮它做。虎是肉食动物,假如虎娃不用这种手段,它是不会主动吃“水果”的。

毕竟是已开启了些许灵智的妖兽,对虎娃以神念发出的简单指令还是能理解的。虎娃将那枚服常果递到了胭脂虎的嘴边,亲手将之喂进了它口中。胭脂虎果然没有咽下去,含着一枚服常果神情颇有些不知所措,而虎娃要它做的,便是继续放开形神由他来施法。

服常果缓缓润化而开,其神效融入形神。虎娃一边施法还在一边嘀咕:“我听说从七境九转圆满突破至化境修为,便可超脱众生族类之别,宛如脱胎换骨新生。不死神药服常可助修士历劫,但就算如此,主要还是依靠本人的修炼。

而以你如今的初境修为,根本炼化吸收不了服常果的神效,但你很走运,我干这种事是最有经验的。我助你炼化此不死神药,其神效就融入你的形神之中,在将来的修炼中,还可以渐渐吸收。

你别小看这枚服常果,它可不是普通的山桃,你今天吃了它,将来若有幸突破大成修为,甚至可以助你凝炼玄牝珠。

不知道玄牝珠是什么东西吧?那是我起的名字,其实就是大成妖修之妖丹。我助你服用服常果的方法,其实就是炼化玄牝珠的手段,否则就让你自己这么吃下去,绝大部分的神效都会浪费掉。

以服常果的神效助你突破二境修为,当然是绰绰有余了,但还得你自身的修为到了才行,并不是吃了这枚果子,你就能突破二境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虎娃便没声音了,因为他必须凝神尽全力施法,已无法再开口啰嗦。他本人服用服常果尚须入定境,如今是以神识法力切入胭脂虎的形神,助一头修为尚未突破二境的妖兽炼化吸收服常果的神效,比自己服用还要艰难得多。而自古以来,恐怕也没人干过这种事情。

可是虎娃干这种事却连想都没想,感觉仿佛是天生就该如此。想当初他在威据城外莫名遇到一头胭脂虎,顺手便喂了它一枚五色神莲的莲子,而如今真的找到了一头同样的胭脂虎,而且它已开启灵智得以修炼,虎娃根本没有想舍得或者舍不得,他只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这头胭脂虎是不是当年救了自己的那头异兽,这也许并不重要,过了这么多年、在这么远的地方发现另一头胭脂虎,虎娃本就没有指望它一定就是。而且有种感觉是说不清的,无论它是不是,虎娃好像就把这头胭脂虎当作了当年的它,这或许是一种情怀的寄托。

不死神药之所以珍贵,便是它有大用,那么到了该用的时候就用,否则又何必拥有此物呢?运转神通法力,炼化服常果的神效融入胭脂虎的形神,须一气呵成不能有丝毫间断,虎娃一直施法到了黄昏时分。

日落之前,虎娃才长出一口气,以略带疲倦的声音开口道:“终于搞定了,助你炼化这枚服常果还真不容易,其神效已融入形神,在你将来的修炼中可渐渐吸收……嗯,我还可以再帮你一把,比方才要容易些,以前也干过。”

说着话虎娃又凭空掏出一把琅玕果,约有十余枚,指肚大小、圆珠形的果子在手心中散发出淡淡的琼辉,显得璀璨而迷离。胭脂虎不可能明白在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看向虎娃的眼神也显得很迷惘——这家伙又要干什么?

就在胭脂虎一愣神的功夫,那白色的山石上突然展开了一朵硕大的五色莲台,将虎娃和胭脂虎的身形都托在莲台中央。舒展的花瓣再合拢,五色光芒流转,竟渐渐化为纯白一片,将他们包裹其中然后缓缓消失不见。

这是虎娃祭出了一朵五色神莲炼化成的神器,变化为莲台法座,然后隐匿了他与胭脂虎的身形。这里毕竟是山野深处,而且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,琅玕果的光辉会吸引很多飞禽走兽,炼化琅玕果时不死神药的灵息波动,也可能惊动偶尔路过的高人。

不管周围有没有人,虎娃仍然很谨慎,变化莲台法座隔绝了外界的声息、隐匿在莲台中施法。胭脂虎就感觉周围似被一团皎洁的月光笼罩,而虎娃手中的琅玕果飞到半空,就似点缀在月光中闪烁的群星。紧接着星辉洒落,那些琅玕果化为一片光雨滋润着两人的形神。

这些琅玕果不仅是不死神药,而且都是神器啊,虎娃从太昊遗迹中带出来不少,但此刻剩下的已经不算太多了,虎娃这一次就用掉了一半,自己也只还有十几枚了。琅玕果这种不死神药,就算对七境修为的虎娃,也有助益修行的神效。

其神效与养颜草之类的灵药不可同日而语,依法服之,可拥有鼎盛之长久青春,就算是化境妖王,亦可借之增长寿元。

十余枚琅玕果同时化为光雨润入形神,虎娃与那胭脂虎等于同时在接受洗炼、吸收其神效,在这种状态下不分彼此。因为虎娃此刻也累了,方才一整日连续的施法,尤其是助胭脂虎服用那枚服常果,他几乎耗尽了神气法力,此刻也需补益。

虎娃与胭脂虎一起,采炼那天地间的生机菁华,于琼辉化作的光雨中,一人一虎的身形都隐约变得半透明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