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5章、重逢的初遇(上)

虎娃也没空多想这些,出了屋子顺手将两只兔子挂在院门上,第三次施展了法术,让那兔肉在几天时间内都能保持新鲜,便来到村中找阿源姑娘。村寨中央的三叠池旁有很多人聚集,但是没有发现阿源姑娘,虎娃便向村民打听——谁知道阿源姑娘哪去了?

有人告诉他,一大早就看见阿源穿过种满含蕊花的山坡独自进山,可能是去挖笋子了。村寨中的男人们平日会狩猎,女人们也会采集各种东西,比如挖各种山货,这很常见,大家也没有太在意。

山中有竹,雨后便有笋拔节而出,从开春直到初夏皆是如此,越往高处走,气候便与平原上渐渐有所不同。昨天刚刚下完雨,在平原初夏时节的山中,倒是还能挖着笋子。而虎娃听说阿源姑娘一个人进山,不禁更担忧了。

阿源姑娘体弱,这几天正觉得不舒服呢,还要爬山挖笋,说不定会有危险,村寨附近的山林中虽然很少有猛兽出没,但也不能保证绝对不会遇到。于是虎娃和村民们打了声招呼,他也匆匆进山了,穿过花丛走上高坡,却不知道上哪里去找阿源姑娘。

按理说他可以追踪阿源姑娘的气息,那气息莫名令他感到熟悉与亲近,似与满山含蕊花的芬芳相融、弥漫在天地灵息中。可是这里满坡都是清新的含蕊花气息,山风吹来,虎娃竟分辨不出阿源姑娘穿过花丛后去了哪个方向,他只有向高坡上走去、并展开神识搜寻。

虎娃一直走到了山顶,都没有看见阿源姑娘,她一定是往山野更深处去了。越过山顶,便是深野中谷壑纵横的地带,既然找不到阿源姑娘的踪迹,他便去找有竹林分布的地带,挖笋子当然是在那种地方。

阿源姑娘在这一带已经生活了这么长时间,比虎娃更熟悉道路,定是前往某片竹林了。虎娃悄然隐匿身形飞到了半空,搜索附近有大片竹林分布之处。他找到了很多片竹林,但都没有发现阿源,不知不觉便往山中越走越深,已接近他上次在雪地里追踪虎爪印迹的地方。

虎娃并不担心翠真村的村民会误闯此地,因为去年冬天他已在这一片山野徘徊了很久,这周围山高林密、谷壑幽深,普通人根本无法深入,村寨的狩猎队伍也不可能到达。虎娃在天上飞当然很快,此刻也意识到自己走得太深了,阿源姑娘也根本不可能跑到这里来。

算算普通人的脚程,从那片开满含蕊花的山坡出发,两天内能够走到的山林范围,他其实都已经搜遍了。假如没有看见阿源姑娘,就说明她不在山中,可能是与虎娃刚开始搜寻的方向走岔了,此刻阿源姑娘已经回村寨了。

一位体弱的姑娘挖笋子,只可能走到最近的竹林中,虎娃却一头就扎进了深山中。意识到这一点,虎娃收起神器飘落在山崖上。他就追踪着虎的足迹直至此地却一无所获,如今初夏已经来临,不知那只虎在哪里,是否就是他要寻找的胭脂虎?

虎娃并未打算在此久留,若无什么特别发现便要返回翠真村了,还得请阿源姑娘吃兔子肉呢。恰恰就在这时,他心念忽动,就像受到了某种惊扰或者是察觉了附近的异常。

这近乎一种野兽的直觉,但又远远超出了本能的直觉。拥有虎娃这等修为,已能在无形中感应到天地灵息的各种异动;另一方面,掌握了推演神通,甚至可以看到未来的某些变化。其实不必动用神通,有时也会有某种玄妙的感应,宛如心血来潮,仿佛能预见什么。

虎娃站在高崖上回头,极目尽处,在山林间看见一头胭脂虎!他曾在这一带的山野中苦苦追寻不见,如今不经意间回首,却发现它就在那里。虎娃随即飞身而去,很快就越过深谷穿入了那片山林。

林间有一片空地,空地上芳草如茵,草地中央有一块露出缓坡的白石,顶部平坦,那头胭脂虎正趴在岩石上,像是在晒太阳,姿势神情和一只猫差不多。它雪白的毛皮上分布着美丽的粉红色条纹,虎娃好似在很久之前就见过它。

虎娃刚出生不久时,曾被一头胭脂虎从清水氏城寨的废墟下面给救了出来,但他不可能记住当时的事,都是后来听山神与山爷说的。当年他取道帛室国护送少务归国,在威据城外偶遇一头胭脂虎,后来才清楚那是瑶姬的神通。

虎娃的修为大成后,解读了山神留下的神念心印,就是当初的种种场景。但在那些场景中,清水氏城寨的废墟里仍飘荡着烟尘,从当时山神的视角看过去,那头胭脂虎的身影并不清晰。

其实每一头虎都是可以辨认的,因为毛色间的斑纹各不相同,但在山神留下的神念心印里却辨认不出。

虎娃现在看见的这头胭脂虎,其毛色花纹竟与他在威据城外所见一模一样。当初的那头胭脂虎并不是瑶姬变化而成,只是虎娃自己内心深处想看见的样子。虎娃这一瞬间很惊讶、很惊喜甚至有些恍惚,难道这就是当年救了自己的那头胭脂虎吗?

这时,卧在白石上的胭脂虎也被虎娃惊动了,扭头看过来并发出了一声低吼。虎娃与它的视线相触,并没有发现它的眼神中有猛兽遭遇陌生人特有的惊惧,却在它的吼声中听出了些许疑问与警告之意。

它似乎并不把虎娃视作一种威胁,却不愿意被他看见。虎娃已展开神识感应这头猛虎的生机神气,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——这头胭脂虎正在历劫,从初境九转圆满突破到的二境初转间的炼形身受之劫。

这是一头已渐渐开启灵智、自悟修炼的异兽,其知觉异常敏锐,难怪虎娃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它。它定是利用周围一带复杂而隐秘的地形,在虎娃每次接近时都避开了。

山野中开启灵智的妖兽,往往很难渡过修炼中的考验。在从初境突破到二境时,身体的各种暗伤隐患都会爆发,这对于人间的修士来说已经很凶险,对于山野妖兽而言就不仅仅是凶险了,只要一段时间无法捕猎,或者遭遇其他的威胁,便可能殒落山中。

虎娃是通过其生机律动、那淡淡的神气波动,从而判断出它正在历劫。他就是来找胭脂虎的,既然发现了它,怎可能不帮它。

虎娃慢慢走了过去,暗中施展神通安抚它的情绪,虎娃不仅使用了神念,且施展了心通中的共情之术,同时开口说道:“你不要害怕,我曾经看见你的足迹,就是特意来找你的。如今你正在历劫,这很凶险,我可以帮你……真没想到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

修为尚未突破二境的妖兽,虽已开启了简单的灵智,但仍在懵懂之中,它可能听不懂虎娃在说什么。虎娃也用神念将一些简单的意思印入它的脑海,并非是抽象的语言,就是某种意念,这头胭脂虎能懂多少就算多少吧。

更重要的是,虎娃让它感受到自己真诚的情绪,使它相信自己并无恶意、就是来寻找它并帮助它的。

胭脂虎看着虎娃,眼神渐渐变得柔和,同时又充满困惑,这样一头妖兽确实很难理解太多的东西,它可能不明白虎娃在说什么,也很奇怪这个人想干什么?但它已清楚虎娃确实真心想帮它、并无丝毫敌意。

以虎娃的七境修为手段,对付一头尚未突破二境的妖兽,当然是很轻松,只是他并非要与它为敌、而是想助它历劫,这却很不简单。说话间虎娃已经走上山石,伸手轻轻放在了胭脂虎的头顶上。

胭脂虎的身形微微一颤,似乎很不适应被人抚摸的感觉,可是虎娃的手带着安抚形神的力量,轻轻从它的头顶抚向脖子和后背,动作很轻柔,运转法力渐渐调匀其神气,让这头胭脂虎安静下来、在困扰中感觉到舒适。

虎娃甚至都没有犹豫和思考,顺手就从兽牙神器中取出了龙脂泪珀。这些如泪滴状晶莹透明的灵药,滴滴化散开来润入胭脂虎的形骸。龙脂泪珀是世上罕见的疗伤圣药,以虎娃的大神通法力润化,常见的暗伤隐患哪怕不是立刻就能痊愈,不久后它也将渐渐恢复完美的体魄。

虎娃一连炼化了很多枚龙脂泪珀,却发现收效甚微,也许是他太着急了一些,想立刻就看到效果。这头胭脂虎显然在炼形身受之劫中已被困扰了不短时间,并非是简单的内伤隐患发作,虎娃只能判断出它的筋骨形骸确实是在洗炼之中。

龙脂泪珀已经发挥了灵效,这么多早已足够,再多用亦无益。虎娃又从兽牙神器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,玉瓶中飞出一片霞光。这是碧灵液,他初遇齐罗时得自于红锦城外,曾以此物助齐罗洗炼形神,后来又带走了一瓶,此刻便全部拿出来用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