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4章、含蕊其芳(下)

虎娃暂时不再去想别的事,也许他本人愿意这样生活,也许这正是他在七境中的修炼。所谓天地灵息,看似妙不可言、无处不在。山神所留的神念心印中也曾告诉虎娃,七境之修炼是漫长而艰难的,甚至看不到突破下一转的希望,此时便不要刻意去想,就在日常中修行。

从七境初转修炼至九转圆满,往往比从初境修炼到六境大成都要艰难漫长,虎娃在翠真村中仿佛已忘记自己的修为法力,并没有刻意在修炼什么。但一切的日常劳作,平日所做的每一件事,其实都是在感悟着天地灵息,皆是七境的修行。

仿佛似乎又回到了在路村生活的时光,那时他每天都在修炼,却不知自己在修炼,或者说根本没有去想这是不是所谓的修炼,更没有去想修为已是几境几转。他融入了这种感觉,愿意留在这里,当然还有另一个说不出来或者未曾意识到的原因,这里有阿源姑娘。

虎娃从北坡引了两条水源进村,大的三叠池是村民们公用的,小的三叠池等于是专门为阿源姑娘凿建的。其实翠真村附近还有一条水源,是从村寨东南边的高坡专门引下泉流,这道水流很涓细,但常年不断,水道显然也不是一般人能凿建出来的,却不流向村中,而只用于灌溉山脚边一片专门的田地。

翠真村附近种植了两种很特殊的作物,一种是村外东边山坡上的含蕊花,另一种便是这片田地中的植株。这片田地非常平整,地势比周围约高出了三尺,长宽皆是十丈,由于田垄的分隔,其中又被划为整齐的九块,每块都是一丈多方圆大小。

从远处看过去,这里就像九片整齐的草地,草叶青翠带着金黄色的条纹,入夏时还没有开花抽穗,但虎娃却认出了这是什么植物。他在巴原上从未见过这种草,但在炎帝仙宫中曾见过,那是种在仙家园林中的一种瑞草,名叫养颜草。

虎娃不仅见过还吃过呢,炎帝仙宫中的气候与别处不同,虎娃在那里见到的是抽穗成熟的养颜草,洁白的穗很粗,就像姑娘们的麻花辫,其中结出的草籽和麦粒的形状差不多,但有三颗麦粒那么大,隐约呈半透明,散发着一股特有的清香。

在瑶姬于仙宫中招待虎娃的宴席上,就有成熟的养颜草籽,它平日也是那些仙宫精灵们的食物。其灵效可以调和五脏元气、助血脉运行,兼有养颜之妙,所以被称为养颜草。但此物不可多食,服用后需要行功炼化其灵效融入形骸百脉。这对虎娃来说倒无所谓,随便吃多少都没什么关系,灵效在无形间就会被炼化吸收。

养颜草在成熟后方可服用,没有熟透的草籽其中蕴含的燥气很重,普通人不小心吃一粒便感觉酸涩难忍,且全身都会很难受,多吃几粒甚至会中燥毒。

当初这片田地中的养颜草刚抽苗时,虎娃没太注意,因为他那时只是刚来的外人,这片田地中的播种并没有参与。可是当养颜草长到两尺多高的时候,虎娃终于认出了此物,很惊讶此地怎会种植仙宫中才有的瑞草?

他当然向族长和村民们打听了,意外地得知这是为赤望丘中的仙人们种的。翠真村的村民并不知道他们在种什么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养颜草的名字,他们称此物为仙谷——仙人们所服食的谷物。

赤望丘的传承,应该是三百多年前少昊天帝留下来的,少昊天帝恰好也于那时出现在炎帝仙宫。炎帝仙宫中有养颜草,那么白额氏的祖先也可能在少昊天帝那里得到了养颜草的种子,如今被赤望丘所掌控。

适合种植这种瑞草的地方并不多,打造药田要选择天地灵息精纯之处,于是赤望丘就想了个办法,在白额氏族人的分布范围内四处寻找。恰好翠真村附近有这么一片合适的地方,便打造为种植养颜草的药田,包括从南坡上引下的灌溉水源,应该都是赤望丘弟子凿建的。

这片专门打造的药田只有十丈方圆,赤望丘也没有派专人打理,而是交给了翠真村的村民们种植。据族长凡伯说,在白额氏族人定居的几十个村寨周围,都有这样专门种植仙谷的药田,而翠真村这一片算是其中比较大的了,皆交由当地村寨族人们种植。

能拥有这样一片种植仙谷的药田,对每个村寨都是求之不得的好事,可惜这样的地方很少。每年秋收后,种植仙谷的村寨都会把收获交到专门的地方,那里有赤望丘弟子统计收取仙谷,发给下一年的仙谷种子,并赏赐相应的报酬。

种植仙谷所获的报酬很丰厚,归全体村民所有,一斤仙谷可以换得十斤其他的谷物,所以翠真村对这片田地照顾得是格外精心,可惜十丈方圆的田地实在还是太小了,要是能更大些就好了。

仙谷的生长,在大部分时间也不需要特殊的照料,药田打造好之后,自然不生杂草也很少有虫害,只需定期灌溉、维护田垄即可。

虎娃对赤望丘如此种植与收取仙谷的方式很感兴趣,也想等到养颜草成熟后,暗中观察赤望丘弟子具体的做法。

天气渐渐热了起来,不畏寒暑的虎娃,也与普通人一样感受着冷热的变化,他换上了轻衫,可是衣服已经显得有些破旧了。当年他离开家乡时,山爷和水婆婆倒是给他准备了不少衣服,甚至连他长高后的衣服都有几套。

可是已经过去了这些年,有些衣服小了没法再穿,有些衣服在各种遭遇中弄坏了。虎娃现在穿的衣服,是他自己在行游中顺手买的,也显得很旧了,但兽牙神器中已经没有新的,暂时就这么穿着吧。

翠真村处于山野边缘,地方虽大,但是已培育多年、适合耕作的熟田并不多,农忙时候地里的活多,而其他大多数时候,村民们并不仅靠种田为生,他们也会去山中打猎、采集各种山货。虎娃因为一直在忙,比如引水源凿建三叠池,又陆续帮很多人家修缮院落,还要与阿源姑娘一起种花,所以并没有去参与其他的事。

这里处于山脉与平原交界的边缘,并非虎娃家乡那样的深山蛮荒,但还保留着自古以来的传统,村中的壮年男子会组织狩猎队伍集体打猎,所得的收获也会在村中集体分配。自家配备了武器的村民也会进山自行打猎,这样所得的猎物也就归各家私有。

虎娃在翠真村广受欢迎,经常有人打到猎物都会特意送给他一份,这天就有人送了他两只兔子,皮已经剥好且清洗干净。这么做倒不是刻意让虎娃省事,兽皮算是珍贵的财货,可以制作冬衣也可以拿到集市上去交换别的东西,打猎者当然要自己留下。

新鲜的兔肉当然是好东西,但虎娃吃不吃倒无所谓,他便拎着这两只兔子去邻居家“送礼”,他的邻居就是阿源姑娘。

虎娃住在离阿源姑娘这么近的地方,经常能看见她,但他还从来没进过阿源姑娘所住的屋子,对方毕竟是一位独居的姑娘家。今天虎娃也是站在院门外招唤了好几声,可是阿源姑娘并没有答话,虎娃就有些担忧了。

据说阿源姑娘这几天又病了,总是在家中休息不露面。而虎娃暗中观察过她的生机神气,就在她每天出门打水的时候,他这位巴原上最出色的神医,当然清楚阿源姑娘并不真的病了,就是体弱而已。她若真有病,虎娃可能早就不动声色地暗中给她治好了。

可能是因为天气渐渐热了,受暑气沾染,所以阿源姑娘会觉得不舒服。虎娃决定请她吃兔子肉,并在兔肉上做点手脚,使其有温和滋补的灵效,哪怕这灵效对普通人而言绝大部分都浪费了,但也多少能让阿源姑娘感觉身轻体健、精神舒爽。

虎娃这么大声地招呼,阿源姑娘却毫无动静,他又小声喊道:“阿源姑娘,你在家吗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

这声音中暗含法力,只要阿源姑娘还在家里,别说是睡着了,就算是晕过去也会醒来,这是虎娃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施法。可是屋中仍然没人答话,虎娃又第二次施展了神通法力,元神世界中哪怕屋中的情景都能显现,他发现阿源姑娘不在家。

虎娃此时已不自觉地走进了院子,又迈步进了屋子,反正该看的都已经看了,进不进来也没什么区别。阿源姑娘家从外面看,好像与其他村民家并没有什么区别,但走进来之后给虎娃的感觉却不一样,特别地整洁干净,甚至是素洁纯净。

站在这里,神识中还能感觉到淡淡的含蕊花香——这可能只是虎娃本人的错觉。

村寨里的房子都差不多,用垒土、木料和块石建造,地面和墙壁难免会有污垢。可是这里却几乎是一尘不染,简单的物品摆放得都是那么地整齐,给人的感觉都是那么地素净,根本不像是普通的村寨人家,甚至让虎娃感到有些惭愧了。

来到阿源姑娘家,他觉得自己那座看似已收拾得很整齐、住人很舒服的院落,简直就像个狗窝。其实虎娃这种感觉不算是谦虚了,他可以说就是在狗窝中长大的,从小盘瓠就和他住在一起,他在路村那间小屋不是狗窝又是什么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