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3章、阿源(下)

这也许正与他的七境修为有关吧。七境中的修炼,是感悟天地灵息,宛如在天地间重新孕育身心,求证万物演化之初的状态,仿佛是“有”之前的“无”,亦被后世丹家称为“胎动”。在天地灵息中忘我,平常的修炼可不必动用神通法力,若某种“空境”。

在空境中,“我”仿佛消失了,就融入天地灵息之中。只有经历了“真人之返璞”或者“真空劫”的考验,才能够证入这种空境修炼,否则人的心神往往也会迷失。

虎娃走过了那么多地方、求证了此等修为,来到一个完全陌生而感觉又那么熟悉的村寨。在这里他不是威震巴原的彭铿氏大人,也不必动用惊世骇俗的大神通法力,就像平常人那样,正符合修行中的空境,仿佛消失在这片天地中又孕育着某种超脱的新生。

当天虎娃就跟着凡伯下地干活了,他也不能白住人家的仓房、白吃人家的饭。虽然凡伯说他刚刚来到村寨还是客人,在山里走了那么远的路,先休息两天再说,但虎娃还是拿着农具来到了田野中。

眼下正是春耕时节,播种前需要翻土犁地、修整沟渠,村子里所有的壮劳力都要参与。虎娃和大家一起干活,并没有动用神通法力,但是一个白天过去之后,他已经受到了翠真村全体村民的欢迎,因为他干活又快又好,一个能顶十几个。

虎娃不仅能干,而且一点都不偷懒耍滑,他与一伙村民翻完了一片地,大家都坐在田边休息,他却立刻帮着另一伙村民去修整沟渠,不论在谁面前,他都面带微笑。村子里有这样一个壮劳力,是所有人的福气,大家听说虎娃想留在这里、而族长已经答应,都感到很高兴。

既然这样,他就不能总住在凡伯家的仓房里了,凡伯与村民们商量了之后,将虎娃安置在村子东边的一座院落中,告诉他可以住这里、想住多久都行。只是这座院落已有些破旧,好几年都没有人住了,需要好好修整一番,等过了农忙时节,凡伯会叫村民们来帮忙。

这座院落中原先住了一户人家,长辈去世之后只有一个独子,而这个独子三年前离开了翠真村、应征加入了樊室国的军队,再也没有回来。有消息说他已经在某个城廓中任职、当了一支军阵的队长,已经不打算再回村了。

用夯土和块石垒起的院墙多处已坍塌,房子的屋顶也有不少地方都露出了天光。虎娃没有等村民们来帮忙,凡伯要他第二天先自己简单收拾一下,虎娃便动手开始修整了。他将已倒塌得差不多的院墙全部清理掉,又到山中伐木,用碗口粗、一丈余高的直木造了圈新的栅墙。

然后他又换掉了屋顶上的木板,编织草帘重新层层铺上。等到黄昏时分村民们从田地中回来,发现这座院落远看上去已焕然一新了,这仅仅是一天功夫啊!

村寨就在山野边缘,造栅墙、修房子的材料都是现成的,以虎娃的身手,一天功夫弄成这个样子倒不难,从外面看着挺新,里面还需要继续修葺,但也勉强可以住人了。村民们都很惊讶,问虎娃为何能修得这么快。虎娃腼腆地笑答自己曾经练过功夫,身手还不错,而且早就会干这些活。

就有村民请虎娃帮忙去修自己家的院落,虎娃很痛快地都答应了。接下来的这些日子,他有空就帮村民们修缮院墙和房屋,有时还会顺手把人家别的活也干了,比如挑水、劈材啥的。

翠真村有六百多人口、一百多户人家,尽管靠近山野边缘,但与平原地带一样,这个村寨并没有寨墙。为了防止万一有猛兽从山里跑到村中,家家户户都修了很高的院墙,或垒土或砌石或立木,风吹雨打日子久了,总是需要修补的。

虎娃干这些活可是太轻松了,甚至也用不着什么大神通法力,他给好多户人家帮了忙,在谁家帮忙便在谁家吃饭,每户人家都会热情地招待他,这也暂时解决了他没有口粮的困境。

这里的村民们也是共同劳作,但他们并不像路村人那样在一起吃饭,集体劳作中收获的东西会分配到每户人家。虎娃是在开春时节来到翠真村的,此时田间并没有什么收获,他当然还没有分到过口粮。

因为虎娃总有人家招待,所以凡伯过了十几天才意识到这个问题,于是又与村民们商议,从村寨的公仓中拿出一批粮食给虎娃。村子里分配集体收获的各种物资时,总会拿出一部分放在公仓中、以备不时之需,而凡伯这个决定得到了全体村民的赞同。

翻地之后便是播种了,村民们的房子可以慢慢修,但是春播却耽误不得。修了十几户人家的房子,一场春雨过后,虎娃又和村民们一起下地播种。仅仅靠雨水还不太够,村民们又开始挑水浇地,这活很累,而虎娃做得最多。

当幼苗终于从土中抽芽而出,接着又要锄草和间苗。当绿油油的庄稼在田地中葱郁成片时,最忙的时节总算过去了,接下来平时就是除除草、抓抓虫、浇浇水,但不再像前几日的劳作那么繁重。虎娃很自然地就得到了翠真村的接受与欢迎。

想当初他来到巴原时,带着一条狗也曾走过了不少地方,沿途在很多村寨人家中投宿,那时他看上去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,很多人都曾想收留他。而如今他来到了翠真村,春耕之后,大家都希望这少年在此定居、最好再也别走了。

不知为什么,或者只是某种根本就不需要理由的感觉,虎娃虽每日与村民们一起劳作,但他最关注的还是那位阿源姑娘。

和村民们混熟了、了解到更多的情况,虎娃才知道原来那位阿源姑娘与自己是“同病相怜”。阿源姑娘也不是翠真村人,是六年前凡伯外出时救回来的,当时她受了伤。据凡伯说,这位姑娘是在路上遇到了山贼,同行的人都跑散了,山贼正在四处追杀、企图不留活口。

凡伯当时恰好路过,他毕竟有二境修为,打倒了两个山贼,将受伤的阿源姑娘救回了翠真村。阿源姑娘亦无处可去,便在这里住了下来,可能是因为曾经受伤的关系,身体一直很弱,而族长凡伯也一直对她很照顾。

虎娃并没有问阿源姑娘本人这些往事,他都是听村民们说的,而村民们也都是听族长凡伯说的。

在地广人稀的年代,人们的聚居地附近并不缺土地,真正缺少的是适合耕作、经过多年培育后的熟土良田。翠真村没有寨墙,村民们的院落分布得都很开,但虎娃的住所离阿源姑娘住的院落却很近。

这两座院落都在村子的最东边,阿源姑娘的住所是凡伯领着村民们一起建的,是她自己选的地方,站在院门处,抬眼就能看见那片种花的山坡。山坡上那些花,只有少数几株是原先就生长在那里的,其余的那一大片,几乎都是阿源姑娘后来新栽的。

据阿源姑娘说,她在家乡也见过这种花,名叫含蕊花。

含蕊花的气息能驱蚊蝇毒虫,并使猛兽不会靠近,取其嫩枝去皮入药,还可以祛除寒湿之症。村民们起初不知真假,但阿源姑娘来到翠真村三年后、山坡上的含蕊花终于生长成片,村子里的蚊蝇毒虫果然少了许多,也不再有猛兽偶尔从山林里跑到村中。

虎娃当然清楚阿源姑娘所言非虚,已将大器诀修炼大成的他,走入山坡上那成片的花丛,就能分辨出其独特的物性气息。也许一两株含蕊花给人感觉还很不明显,但在山坡上分布成一大片,便有了这种奇效。

寒湿之症,是常年劳作的村寨族人们最常见的病患。将含蕊花的嫩枝去皮晾干、再熬成汤药后,确实可以调治此症,村民们受益良多。阿源姑娘种的花、告诉村民的方法,帮助很多人祛除了寒湿之症,但她自己却一直体弱。每当虎娃看见她柔弱而窈窕的身姿,莫名便心生怜意。

除了下地干活、帮村民们修缮院落之外,虎娃最愿意做的事情,就是跑到山坡上帮阿源姑娘种含蕊花。村子东面的那面山坡非常大、高处也很陡,阿源姑娘只在靠近山脚处种了一片含蕊花,而虎娃则将更多的花苗种到了高处的陡坡上。

由于阿源姑娘体弱,经常都需要休息,所以在春耕时节,村民们翻土播种时,凡伯让她独自一人在山坡上种花,能种多少就算多少、并不勉强。说来也奇怪,当村民们知道种含蕊花的好处后,也曾一起上山种植,可是除了阿源姑娘之外,其他人很难将那些花苗种活。

虎娃听说之后,便注意观察阿源姑娘有何诀窍?结果发现这无非是用心意的功夫,但就是这一点,一般人便很难做得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