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0章、虎威(下)

樊室国中已有人议论,樊翀与贤俊先生的关系,可能会如同当年的后廪与长龄,国中将会出现一派与宗室关系十分紧密的修炼宗门;也有人认为,樊翀与贤俊的关系就像当年的后廪与伯劳,贤俊先生很可能在樊室国正式任职、成为朝臣中的栋梁。

樊翀是赤望丘传人,樊室国的国事如今也受赤望丘的幕后操控,但赤望丘内部也是分派系的,他的处境多少有些尴尬。樊翀是赤望丘长老肇活的弟子。肇活是一位大成修士、赤望丘五老之一,地位当然十分崇高,但他出自宜郎氏一支。

很多小的部族合并之后,会渐渐融合为一个强大的部族,并享有统一的氏号;同样的道理,一个强大的部族在发展中也会出现很多分支,由于历代受封的原因,还会出现很多新的氏号。白额氏如今是一个大部族,其内部最重要的两个分支便是宜郎氏与东滨氏。

这两个分支氏号之名,后来也成了城廓之名,便是樊室国中的宜郎城与帛室国中的滨城。但白额氏族人并不是以这两个城廓为分界定居的,而是各支族人混居在一起。赤望丘五老中的烈风、志杰、云诚皆出身于东滨氏一支,白煞与星煞也出自于东滨氏一支。

可见在白额氏宗族以及赤望丘宗门当中,东滨氏一支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,还好宜郎氏一支尚有易塞与肇活两位长老。

其实宜郎氏中也有一位后起之秀,突破大成修为在星煞之前,不仅在巴原上有赫赫威名,且得到全体白额氏族人的敬仰,那便是玄煞。但玄煞已有五、六年都没有露面了,据说正在赤望丘中闭关修炼。

樊翀的师尊肇活长老出身于宜郎氏一支,在赤望丘中处于相对的弱势一方。樊翀之所以能够成为国君,也是因为百川城之会,他是取代前任国君樊康临时继位的。

樊翀还很年轻,尚不到三十岁;他已有五境九转修为;他是赤望丘的弟子;他是樊室国宗室出身。当时樊室国中能同时满足这四个条件的,只有樊翀,所以赤望丘才授意让他继位为新君。

樊翀继位之后,刻意结交赤望丘的各支传人,也注意笼络国中其他各大宗族的势力,并与各宗门修士结交,还将贤俊先生这位知交好友召到身边,今日同车而行时恰好与虎娃相见。

虎娃与贤俊先生互道一声久仰,都坐在了樊翀身后,在仪仗卫队的簇拥下进入了樊都城。国君车驾继续前行时,回过神来的沿途民众又纷纷下拜行礼,还小声议论着方才发生的事情,皆称赞主君贤明。

虎娃坐在车上看着樊翀,心中也暗道一声佩服。这位樊君倒是挺有手段的,遭遇意外变故,应对毫无失措之处,至少比那郑股实在是强太多了。

樊翀很从容地化解了一场尴尬,既没有导致与虎娃之间的冲突,亦无损于自己身为国君的威望与声名。他当众向虎娃致歉并邀他同车进入国都,还承诺一定会彻查此事;而虎娃也当众表示了感谢,并为惊扰之举致歉。就算是少务在这种场合下,也不能解决得更圆满了。

樊翀当众称虎娃为“彭铿氏小先生”,而非“彭铿氏大人”,这听起来有点拗口,但如今却是顺理成章,因为虎娃的“小先生”之名,已由当年的相室国传遍整个巴原。

白溪村的老汉田逍绝对想不到,他当年第一次叫出口的“小先生”这个称呼,如今已不是用来形容年纪小的修士,而几乎成了虎娃在巴原上专的有尊称。

小先生的名字叫虎娃,在百川城盛会后,这已不是什么秘密,在樊室国中也传开了。有趣的是,这让传闻中让人感觉些许凶残的小先生,又莫名增添了几许亲切的印象,尤其是在白额氏族人中。

白额氏部族的图腾就是虎,这个年代普通民众给孩子起名很简单,几乎遍地都有人叫虎娃。其实不仅是白额氏,其他部族村寨中同样有不少孩子叫虎娃,而小先生也叫这个名字,听上去感觉就像自家孩子一般。

……

虎娃进入樊都城后,当然没有直接去王宫,樊翀亲自将他送到了接待各路国使的客馆中居住。虎娃虽然不是少务正式任命的国使,只是以私人身份在巴原上行游,但樊翀接待他的规格,比任何一位国使都要高。

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,贤俊先生便到客馆中拜访虎娃,并带来了樊君那边的最新消息。樊君回到王宫后,便收到了从泸城发来的另一份急报,并非来自城主鹤二鸣,而是暗中关注妖修国工金犀先生的人。

金犀先生不见了,谁也不知他的去向,包括其府邸中的仆从。金犀是一名五境修士,闭关修炼或外出行游很久不露面,本不会引人注意,但偏偏发生在这个时候,就说明了很多问题。

刺杀虎娃之事,确实不是樊翀暗中授意的,所以樊翀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,他托贤俊先生私下转告虎娃,那头金兕兽的来历应该就是居住在泸城中的国工金犀先生。金犀先生是二十年前从巴原东北方向的蛮荒来到樊室国中的修士,一直掩饰自己的妖修身份。

善吒妖王就盘踞在巴原东北方的蛮荒深处,所以樊君推测,金犀先生可能曾是善吒妖王的属下,也可能是为了摆脱善吒妖王的控制才来到巴原,但这些情况无法确认。但如今能够确认的是,泸城城主鹤二鸣与金犀先生关系密切。

目前已掌握的情况,鹤二鸣暗中得到了属下的密报、意外获悉虎娃的行踪,于是便派心腹率领城廓军阵去大道上阻截虎娃,并请金犀先生动手。但他们错误地判断了虎娃的修为以及手段,不仅阴谋未能得逞,还把事情给搞大了。

樊君请虎娃稍安勿躁,他一定会给个满意的交待。

贤俊先生也是一名大成修士,除了受樊君所托转告这些事情,他也很愿意与虎娃多做修炼中的交流,两人在客馆中倒是相谈甚欢,偶尔也在院落中试演一些神通法术,倒也不觉无聊。

第三天晚间,樊翀竟然亲自来了,在贤俊先生的陪同下并没有惊动其他人。他是来向虎娃道歉的,并转述了鹤二鸣发来的前后两份急报。樊翀派去调查的君使尚未到达泸城呢,鹤二鸣的第二份急报就已经送到国都了。

鹤二鸣宣称,经过查问当时在场之人,此事另有蹊跷。正是唐将军指认的那名“凶徒”格杀了那头妖兽,并用妖兽把唐将军给砸死了。那人离去之时,自称是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,正以私人身份行游巴原。鹤二鸣也不知真假,立刻急报国君。

这位鹤二鸣城主倒是很聪明,知道自己的阴谋搞砸了,而当时有那么多人在场,也不可能都杀了灭口,迟早是捂不住的,所以先后发来了这样两份内容有所变化的急报,既表示自己事先并不知情,也表示他正在尽职调查,掩饰推脱的手法非常老道。

如果最终查清虎娃并非凶徒,而是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,那妖兽也并非虎娃驱使,反而是来刺杀的彭铿氏大人的,鹤二鸣也能摆脱干系。反正妖兽与唐将军已死,更没人知道那妖兽就是金犀先生,谁查不出线索。

虎娃与众兽山有仇,而众兽山弟子擅驱灵兽,最有可能干这种事的就是众兽山,谁也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就让人们去猜疑众兽山吧。

在鹤二鸣看来,虎娃掩饰身份悄然跟随商队行走,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、事后也不会暴露行踪。但鹤二鸣不清楚国君早就知道了金犀先生的身份,更没想到虎娃已经通过黄楼、方休查到了他的头上,还拦住国君车驾当众把此事抖开了。等他得到国都传来的消息时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樊翀说明情况后,虎娃并未开口,只是很平静看着这位国君。一旁的贤俊先又问道:“不知樊室国怎样处置,才能让彭铿氏大人满意?”

虎娃不禁想起了师尊剑煞先生当年让郑君在红锦城做过的一件事,开口答道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便是将那鹤二鸣的人头,挂在泸城的城门之上。”

贤俊先生微微吃了一惊,提醒道:“鹤二鸣毕竟是鹤翔氏一族的族长,小先生这么做,恐会让国君激怒整个鹤翔氏一族。”

虎娃摇头道:“我在大道上直面那头金兕兽,也向诸位展示了当时的场景,对方分明是要取我性命,请问我何曾开罪过他们?他们这么做,就不怕激怒我吗?这并不是激怒或不激怒谁的问题,而是本该如此处置!

莫非你们认为我杀不了一个鹤二鸣吗?只是此事本就应由樊君来做。还请樊君派人向民众宣讲,告诉人们您为何要这么做、那位城主又为何有此下场。鹤翔氏族人不应该被激怒,而是该感到羞愧,但此事与他们无关,只是鹤二鸣的罪过。

有得是人愿意去坐族长之位,更有得是人愿意去担任城主。所以樊君也不必担忧,这对鹤翔氏一族、对泸城、对樊室国,其实都是好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