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30章、虎威(上)

御神之念会冲击普通人的神魂,但虎娃的手段并不伤人,其中包含的信息也并不深奥玄妙、超出常人所能理解,就是他最近的一段经历。

虎娃行游至宜郎城,发现被人认了出来,跟随商队行进又发现有人在暗中盯梢,后来又在半路上遭遇军阵拦截、异兽袭击。他格杀异兽后带走了盯梢他的人,审问之下又按线索回到宜郎城查问冬生先生与方休,得知他们曾暗中给泸城城主鹤二鸣报信。

虎娃讲述的事情就这么简单,御神之念中其实还有更复杂的信息,但普通人的脑海中接受不了的便无法解读。而在场也有元神清明的修士,比如樊君本人就拥有五境九转圆满修为,那飞到半空的示警者更是一位大成高手。

这些高手能清晰地解读御神之念中包含的所有信息,不仅是虎娃讲述的这段经历,还有他经历中的各种场景,比如遭遇唐将军喝问和栽赃、看见异兽奔来、审问黄楼以及冬生。当世高人的手段果然神妙,金兕兽带着轰鸣的蹄声从大路上奔过,虎娃已不必再解释更多了。

在场也有人根本就没有“听见”虎娃说了什么,御神之念印入脑海亦根本没有解读,他们就是国君的亲卫。这些人的职责就是护卫国君,一旦发现情况精神便高度集中,意志异常坚定。那名飞到半空示警的高手,喝声中携带的法力,也在保护这些亲卫的神魂。

看见大道上的巨兽奔来,仪仗卫队随即在国君车驾前方布成了锥形战阵,前排架盾后排梭枪高举。然而处在重重护卫下的国君樊翀却皱着眉头站了起来,脸上并无畏惧之色,只是目光中充满了震惊和意外。

他也是一位五境九转圆满修士,虽然还没有迈出那一步证入梦生之境,但修为与眼界已相当不俗。他完全解读清楚了伴随异兽蹄声发出的御神之念,也看出了那头异兽并非是真正的异兽,只是法力化成的幻影。

虎娃当然不可能当众施展吞形之法,但是他见过那头金兕兽狂奔的样子,施法将其幻化出来,未必需用吞形诀,很多修为高超的修士都能办到。那头金兕兽冲到离仪仗卫队三十丈开外时,亲卫们的梭枪刚准备投出,就倏然消散不见。

这时半空的那位高人以及车上的樊翀皆抬眼向前方望去,只见方才金兕兽幻影出现的地方,有一名器宇轩昂的少年从天而降,飘飘然如仙家临世。樊翀当然认识此人,就是在百川城之会上见过的彭铿氏大人虎娃、武夫丘弟子里李路。

令樊翀惊讶的是,百川城盛会在今年立春,而如今是冬至刚过,虎娃居然已拥有了七境修为。

以虎娃的身份,能拥有飞天神器并不令人意外。真正令人震惊的是,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他怎能就从五境九转突破至七境修为呢?虎娃方才的手段樊翀分辨得很清楚,就是七境修士才能掌握的御神之念。

虎娃落地之后,便举步向国君的车驾走去,一边走一边朗声说道:“我是巴室国学正彭铿氏,行游巴原至此,不料在宜郎城外遭遇樊室国军阵拦截,还有一位将军指认我为驱使妖兽的凶徒。我格杀妖兽查明原因之后,不得不来到樊都城问清情由。百川城一别,今日又见樊君。我不知樊室国中发生了何事,城主公然列军阵于平原大道上拦路,指认无辜行人为凶徒,竟然还有如此凶悍的妖兽横行。我行游巴原并无他意、只为修行,亦从未有为非作歹之举,今日特来请樊君解惑!”

虎娃此刻的声音中并不包含神念,却带着神奇的法力,他所过之处,道路两旁的民众就似从梦中苏醒般回过神来。大家虽不明白大道上为何会冲出一头那么可怕的怪兽、怪兽不知又去了哪里,却已清楚是什么人、因为什么事情找来了。

很多还算镇定胆大的人不禁开始小声议论起来,有女子的声音窃窃道:“这就是彭铿氏大人吗?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啊,好个俊俏的少年郞,不知结亲了没有?”另有人说道:“方才的场面还不够可怕吗?果真名不虚传,他竟敢堵住国君的车驾!”

虎娃说完话,已经走到了离护卫军阵三十丈外的距离,他收敛神气法力没有流露出任何敌意,反而站定脚步向樊君行了一礼。

飞到半空的那位高手又缓缓落回车上,就站在樊君的身后,仍然保持着警戒。樊君下令让卫队让开,以清晰的声音答道:“原来是彭铿氏小先生,不知您竟会光临樊都城,欢迎之至!

本君刚刚视察军营而回,亦在军营中接到了泸城传来的急报,听说有一名凶徒驱使妖兽洗劫商队,被泸城派出的军阵追剿。妖兽被格杀、泸城兵师军亦殉职,但那凶徒逃亡而去。却不知竟是这么一回事,更不知此事竟与彭铿氏小先生有关!

我本已准备回到国都后便下令彻查此事的,不料小先生您已经来了,并当众告诉了本君此事始末。原来是有人暗中企图对您不利,还牵扯到了一位城主、动用了城廓军阵。本君在此深表歉意,请小先生随本君一道回国都并于客馆等候,本君定会查明缘由、给您一个交待。”

樊翀身为一名五境修士又是一国之君,心里当然很清楚,虎娃既然敢来,便不会怕他怎样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、在这种场合公开说出了那段经历,也就不会有虚言,虎娃讲的应该全是真的,如此说来,还真是樊室国官方理亏。

泸城城主究竟在搞什么名堂、出于什么目的想私下对付虎娃,樊翀眼下也不清楚,但无论如何,鹤二鸣毕竟是泸城城主,且动用了官方的军阵,现在此事被揭穿了,樊室国就有责任。虎娃没有自己再去再费劲调查什么,樊室国却有义务将此事查清楚,所以他会直接来找樊翀,并用了这么霸道的方式。

如果巴原上还有一个人能干出这种事来,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彭铿氏了。假如虎娃没这么做,人们甚至会怀疑他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位小先生?

这人不好惹啊!想当初还是默默无闻时,便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寨中,率领村民消灭了一整支伪装成流寇的城廓军阵。他后来又当众斩杀了相室国的公子宫琅,率领少务大军连破相室、郑室两国的国都。更凶残的是,他亲手打死了郑股,不久前又闯入众兽山道场、刺杀了宗主琮余。

能做出这些事的人,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干的?而且虎娃已将这段遭遇的前后经过当众说清楚,他并无任何理亏之处、更没有做错任何事,当然更有理由来质问樊君了。虎娃如今已拥有七境修为,实在出乎樊翀的预料,而他已亮明了身份来意,就算手无缚鸡之力,樊翀恐也不能将他怎样。

越是这样,樊翀在这种场合就越要表现出一位贤君的风范,他回答得十分得体,并命令护卫军阵让到两旁,邀请虎娃同车而行。

樊翀邀请虎娃上车时,他身后那为高人还以神念暗中提醒,似乎是觉得国君这么做太冒险了、胆子也太大了。樊翀却苦笑着回去了一句:“真正有胆色的人,并非是我。”

那人转念一想,随即也苦笑着摇了摇头。的确,假如换一个人,就算知道樊君不会将自己怎样,但敢用这种方式现身吗?彭铿氏既然公开了自己的身份,也就意味着他不能向樊君出手,否则就是向整个樊室国及其背后的所有势力公开宣战了。彭铿氏是来质问樊君的,又不是来刺杀樊君的!

假如敢在这种情况下孤身登上樊君的车驾、跟随樊君一起进入樊都城,那才是真的有胆色。

而虎娃又行了一礼,当众向樊君表示谢意,并为方才惊扰了国君车驾致歉,然后款步穿过卫队上了车。国君的车他又不是没坐过,少务发动国战时便一路与虎娃同车而行,后来还干脆把自己的车驾留给了虎娃,而如今虎娃又登上了樊君的车。

与少务专门打造的那辆纯白色马车不一样,樊君的车驾更宽敞,正中只有一个座位,后面还可以并排坐三个人。樊君对虎娃做了一番引见,方才与他同车的是樊室国中的一位大成修士、樊翀的知交好友贤俊先生。

虎娃在少务搜集的有关情报中,听说过贤俊先生之名。此人并非大派宗门出身,祖父曾是樊室国的第一任仓正大人,本人则是一位知名的大成散修。其人的修为究竟如何,少务掌握的情报并不准确,据猜测可能有六境七、八转。

散修中也会出现大成高手,这并不令人太意外,比如羊寒灵那样的山野妖修,便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散修。其实后廪的好友长龄先生,当年差不多也是散修身份,只是修为大成后在后廪的支持下建立了长龄门,如今已成为创派之宗师。

樊翀是赤望丘弟子,但这个身份并不妨碍他与其他宗门以及诸散修结交,实际上身为大派宗门弟子,各派修士更愿意与之结识交流。樊翀与贤俊先生是知交好友,经常在一起切磋修炼之事。樊翀成为国君之后,便邀请贤俊先生为客卿,虽尚未任命具体的官职,但已赐其享九爵之尊,外出时常同车而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