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9章、上门(下)

在很“明智”的冬生那里,虎娃也没费什么劲,就把自己想要问的事情都问清楚了。除了谈“正事”,他还和冬生聊了整整一夜,打听各种无关紧要的情况,包括这一带城廓的特色、这里的各支族人生活的种种琐碎细节。

冬生不清楚彭铿氏大人为何要打听这么多无聊的事情,但他是知无不言,开口便讲了整整一夜。虎娃此番行游的目的之一,就打算沿途查探赤望丘以及白额氏族人的种种情况,冬生这种人,是最合适的询问对象了。冬生掌握了太多就连采风官都不会注意到的细小琐事,这些情况在别处是问不到的。

但虎娃也不会让冬生猜出自己的企图,他就是以随意闲谈的方式,不仅打听白额氏一族和赤望丘的情况,还打听了宜郎城、泸城以及樊室国中的各种传闻,包括那些能确认以及未曾确认的消息,其中也有虎娃自己的事迹传说。

天亮之后,虎娃便悄然离去,并没有为难冬生与方休,他还告诉冬生,其仆从只是睡了一觉,等过一会儿便会醒来。冬生与方休的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,回过神来才惊讶地意识到,彭铿氏大人他们并没有特意叮嘱他们将此事保密或公开。

……

虎娃在宜郎城通往泸城的官道上、众目睽睽之下,斩杀了一头庞然异兽、砸死了泸城兵师唐将军。这件事若传扬出去,绝对会引起樊室国震动。但是虎娃找到冬生的时候,消息还没有来得及传至宜郎城,同样也尚未传回泸城。

唐将军率军阵出发时,随身并没有带报信的岩鸽,四散惊走的行人以及军阵战士,无论是赶回宜郎城还是泸城,都不会比虎娃更快。而就算是岩鸽,速度也不如御神器飞天的虎娃。

在冬生这里,虎娃也没有完全搞清楚详细的内情,只知道冬生是在私下执行泸城城主鹤二鸣的命令。鹤二鸣为何要这么做、是否又是受人指使、那头金兕兽又是什么来历,虎娃皆不清楚。但离开宜郎城之后,他并没有飞往泸城去找鹤二鸣,而是直奔樊室国都。

……

樊室国君樊翀心情很烦闷,正乘车在仪仗卫队的簇拥下自郊外返回樊都城。每年冬祭之后,国君都会视察都城周边的守备军营、犒劳军中将士,虽无明确的礼法规定,但已是约定俗成的传统。可就在他视察军营的时候,却收到了泸城发来的一份急报,令其心情不佳。

他走的是国中最宽阔的大路,前方已可看见都城巍峨的城楼。樊都城建立在樊室国最广阔繁华的平原中央,宽敞的大道两旁是国中最肥沃的土地,人烟村寨分布得也最为密集,沿途有很多大型集镇。

国君车驾所过之处,车马行人都主动退避,民众在道旁纷纷跪拜行礼。樊翀坐在车上,这辆车很宽敞,还有一个人坐在他身后、未与国君并列。车上无篷无帘,樊翀向沿途民众点首示意,尽显国君威仪,但心里却在想别的事。

他刚收到的急报,是泸城城主鹤二鸣发来的。不久前鹤二鸣听城廓兵师禀告,有一名凶徒驱使强大的妖兽、洗劫商队谋财害命,于是便派出军阵追剿。率领精锐军阵的兵师唐将军发现了凶徒线索,一直追到了宜郎城境内的大道上,与那凶徒猝然遭遇。

凶徒驱使一头罕见的金兕兽行凶,经过一番死战,唐将军以身殉职,但也格杀了凶猛的妖兽,而那凶徒却趁乱逃去。鹤二鸣城主已下令继续追剿,同时将此事通报给宜郎城城主,并紧急上报国都。

唐将军所率领的泸城军阵居然跑到了宜郎城辖境内,这虽然奇怪,但在紧急情况下倒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事后要通报对方城廓以及上报国都。但凶徒只是一个人、驱使一头妖兽,泸城竟然动用了一整支精锐军阵,还没有将此人拿下,只是格杀了那头妖兽。

如果这也算是一份“战报”的话,未免太奇怪了。因为鹤二鸣只提到了唐将军战死,却没有汇报其他军阵战士的伤亡,这显然是不应该遗漏的。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除了唐将军之外,并无其他人伤亡。

上述这一切不符常理之处,都比不上另一条消息重要——那头妖兽居然是金兕兽!

樊翀身为国君,尽管是在百川会之前刚刚继位的新君,也掌握了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清楚的情报。金兕兽可不是随便能遇见的,假如真有人能驱使一头成年的金兕兽,也绝不会小打小闹仅用来洗劫普通商队,此事显然别有内情。

有些情况,鹤二鸣以为国君不知道,其实国君已暗中知情。国君和城主毕竟站的位置不同、掌握的情报当然也不一样。

樊翀知道国中有一头金兕兽,而且就住在泸城。此兽化为人形,自称金犀先生,平日以一位五境修士的身份,还享受国工的供奉,寻常人根本不知其来历,更不清楚他其实是一位妖修。

根据樊翀掌握的绝秘情报,金犀先生可能曾是善吒妖王的属下,二十年前从国境东北方的蛮荒中来到巴原、于泸城中驻足,后来又与鹤二鸣结交。当年的鹤二鸣能成为鹤翔氏一族的族长,进而又当上了泸城城主,多少也得到了金犀先生的暗中相助。

金犀先生已经来到巴原二十年了,始终以人形出现、并未暴露自己的身份,而且愿意接受国工的供奉、在适当的时候为樊室国效命,樊室国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会主动去揭穿,只是保持暗中的关注、防范其有所异动。

而如今泸城兵师率领军阵去追剿一名驱使妖兽的凶徒,凶徒跑了、兵师死了,军阵战士毫发无伤,却杀了一头金兕兽,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那被格杀的所谓妖兽,恐十有八九就是妖修国工金犀先生。

泸城中一直有人奉命暗中关注金犀先生的动向,就连城主鹤二鸣都不知情。但是时间久了,关注金犀者也只当作例行公事,平日肯定会有所松懈,不可能盯得那么紧,真出了事反应也没那么快。如今鹤二鸣的急报先送到,樊翀返回国都后,还要等泸城送来的另一份密报。

……

虎娃并不清楚,泸城城主鹤二鸣给樊君送来这样一份急报,就算知道,他也不会太意外。虎娃已不是当年的愣小子,毕竟是巴室国的学正彭铿氏大人,并了解世上行行色色的人,当然也熟悉官场中的各种事情,只是他本人不参与而已。

出了这种意外,鹤二鸣当然要竭尽全力掩饰真相与推脱责任,所以要抢在第一时间急报国君,陈述他所知的“事实”。就算真相事后被查明,那逃走的凶徒并非凶徒,而是行游中的彭铿氏大人,而那妖兽也并非是彭铿氏大人所驱使,但这一切都可解释成一个误会、与鹤二鸣城主无关。

鹤二鸣可以说自己确实是接到了报告,于是派唐将军率军阵追剿驱使妖兽的凶徒。至于这个情报是哪来的,当然就是唐将军提供的,反正唐将军已经死了。而妖兽是从哪来的,谁也不知道,可能是受人驱使,但驱使者并非彭铿氏大人,反而是在针对彭铿氏大人。

大道上发生的意外事件、鹤二鸣城主紧急发往国都的第一份急报内容,等到真相查明之后,都可以解释为一场误会。鹤二鸣身为城主多年,当然熟悉官场手段,可是他并不清楚,国君所掌握的情报比他这位城主更多,早就了解那头金兕兽的身份。

樊翀坐在车驾中,已清楚宜郎城发生的事肯定另有名堂,但他做梦都想不到,那所谓“逃走的凶徒”,其实就是名震巴原的彭铿氏大人。樊翀正在思忖间,突然听见前方道路两旁传来一阵惊呼声,他身后坐的那人已飞到半空,高喝道:“有刺客,保护主君!”

虎娃来了,他没有去泸城,而是直接来到巴室国都,在都城外的大道上、众目睽睽之下,堵住了樊君的车驾!

从国君仪仗卫队直至城门,大道上所有的人早已退避到两旁。远方民众望道而拜时,突然眼中一花,大道中央出现了一头小山般的庞然巨兽,浑身还闪烁着淡淡的点点金光。巨兽一出现,便低头向着数百丈外的国君车驾冲去,四蹄落地伴随着轰鸣之声。

这是多么骇人的景象!巨兽的蹄音仿佛还带着神奇的魔力,在人们的脑海深处激起阵阵奇异的回音,令人感觉一阵阵晕眩,仿佛在白日做梦一般、梦中却听到了一段故事。

这是虎娃毫不掩饰地展示了自己的七境修为。他并没有直接发出神念,本人站在半空,于大道上幻化出一头金兕巨兽,将神念赋予那巨兽奔驰的蹄声中,便是七境修士才能掌握的御神之念。通过蹄声,他将一段信息印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脑海或元神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