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9章、上门(上)

再问黄楼也问不出什么了,虎娃摆了摆手道:“你走吧。”

黄楼愣住了,他可是亲眼看见这位传说中的彭铿氏大人手段是多么地凶残,方才虎娃问什么他便答什么,就是想哀求对方饶自己一命。可是还没等他痛哭流涕地求饶呢,虎娃便这么轻松地放他走了,黄楼自己反而一时没反应过来、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虎娃又皱眉道:“你还不走?”

黄楼这才如梦方醒道:“大人,这是哪里呀?”

虎娃随手指了一个方向道:“这里是宜郎城郊外的山中,你一直往那个方向走,就能找到城廓间的道路。”

恰好有一阵山风吹来,满山的树木发出波涛般的声音,向周围望去,这里是完全陌生的深山密林。黄楼突然打了个冷战道:“大人,这是深山啊,我一个人怎么走得出去?说不定还有猛兽,还有山贼……”

虎娃打断他道:“你是受命来跟踪我的,并非是我的邀请;难道回去的时候,还想让我护送吗?你方才是不是准备求我饶你一命,不用你求,我放你走。可是你还妄想让我送你回去吗,自己滚吧!”

抬头看见虎娃的眼神,黄楼不禁又打了个冷战,连滚带爬地跑了,按照虎娃方才所指的方向,跌跌撞撞消失在山野密林中。虎娃也站起身来,遥望着宜郎城,又扭头望了望泸城的方向,眼中露出了冷笑。

虎娃做了个决定,他必须在樊室国中也留下一些事迹了。

他有自己的隐秘,这段隐秘继承于家乡的山神、源自一段惨烈的往事,曾令他感到无比地压抑与沉重。当他终于突破大成修为、获悉真正的仇家是谁时,才清楚想为清水氏一族报仇是多么地艰难。

可是这并不意味着,沉重的隐秘会让虎娃变成另一个人,他还是那个虎娃。如今报不了仇,他便暂时独享这段隐秘、不泄露自己的身份来历,但除此之外,他不会改变凡事应有的做法。比如他杀了琮余之后会公告天下,因为他完全有理由杀了琮余。

在樊室国中又遇到这场莫名的刺杀,对方显然是低估了他如今的修为。如果他还是在百川城之会时的那位五境九转修士,那么这场刺杀布置得堪称完美。虎娃挫败了这场阴谋,便根本没必要悄无声息地离去,更没必要替对方隐瞒什么。

在樊室国发生了这种事情,负责任的应该是樊君,因为对方动用了军阵。虎娃会去查明是什么人干的,至于对方还有什么背景、为何要这么做,那就让樊君去操心吧,这对虎娃而言并不重要,真正重要的是对方做了什么。

虎娃之所以像平凡人那样行走于人烟村寨中,是为了修行,同时也是尽量避免麻烦。可是有人既然已经在暗中动手了,虎娃就有必要公然告诉那些人——不要这么做!

……

天色将将擦黑时,冬生迈步走进了自己在集市附近的居所,他背着手脚步很稳,仿佛不论发生什么事,他的步履都会这么从容。因为他是一名贵族,哪怕在城廓中没有任职,也是一名三境修士,宜郎城的共工、享一爵之尊。

在周围普通民众眼里,他是一位高贵的大人、被尊称为冬生先生。冬生很享受被这种目光注视的感觉。

他的家眷不在宜郎城,而在泸城的鹤翔氏祖地中居住。但他在宜郎城的集市附近拥有一座还算舒适的独立小院,有仆从伺候起居,其中还有最受他宠爱的两名年轻貌美的侍女。可是他本人的身份也是一名仆从,听命于泸城城主鹤二鸣,而这位城主也是鹤翔氏一族的族长。

鹤翔氏一族的历史很悠久,早在盐兆进入巴原之前就生活在这一带,以鹤为图腾。盐兆的到来,使这一带的部族脱离了原始蛮荒状态,建立了农耕文明,在平原上开垦土地、建造村寨城廓。巴原上大部分原始部族,很自觉地融合为一个更广泛的部落联盟,那就是巴国的雏形。

鹤翔族也自认为是盐兆所建立的巴原部族的一部分,如今的族人亦祭奉太昊天帝和盐兆。

如果说如今巴原上还有什么部族是例外,那就是白额氏。白额氏在巴国建立的初期,只是生活在东海岸边、靠近乌云山脉边缘的一支族人,并不引人注目。它崛起于三百年前、伴随着赤望丘的出现,但白额氏族人祭奉少昊天帝。

背后有赤望丘这么强大而神秘的宗门势力,白额氏族人在巴原上分布的范围越来越广,居住地逐渐环绕了整座东海,延伸至滨城与宜郎城一带。一百多年前那场巴原内乱,白额氏族人也基本没受到影响。

白额氏祭奉少昊天帝,与巴原其他各部族不同,也许这就是导致某种冲突的原因之一。当巴原分裂成五国后、形势逐渐稳定下来,帛室国和樊室国都打起了白额氏族人的主意。他们在国内各方势力的支持下,前后发动了两场针对白额氏一族的战争。

其结果如今的人们早已知晓,在玄煞的带领下,赤望丘所支持的白额氏族人大获全胜,此后就连帛室、樊室两国的国事也都受到了赤望丘的操控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如今看起来樊室国中已是一片平静,早已没有那场战争的影子。

宜郎城的居民超过一半是白额氏族人,但还有不少其他部族生活在这一带,离东海岸边越远,就越呈交错分布之态。随着包括通婚、商贸在内各种交流的增多,越来越有相融同化的趁势,但各部族之间的分别仍然非常明显。

宜郎城是白额氏族人的势力范围,城主以及城廓中的各种要职都由白额氏族人担任。冬生是被鹤二鸣派来的,他成了宜郎城集市中的护卫头目,也拥有城廓共工的身份,在普通民众眼里当然是个大人物。

但在真正的大人物眼中,冬生只是个不太起眼的小人物,也没有人去刻意关注他。可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用处,集市是每座城廓中最为鱼龙混杂的地方,能接触到从各地来的各种人,很方便收集与散布各种消息。

就在前不久,冬生接到鹤二鸣的命令,要注意搜集有关巴室国彭铿氏大人的各种消息,万一发现彭铿氏大人的行踪,也要及时向他报告。鹤二鸣同时叮嘱冬生,若真的发现了彭铿氏大人的踪迹,千万不要惊动此人,也绝对不要泄露出去,只能单独向他秘报。

虎娃杀琮余的“事迹”,在巴原各国中都已传开了,大家不知这位彭铿氏大人如今又去了哪里,只知他仍在巴原上行游。彭铿氏大人会不会来到樊室国,谁也不清楚,樊君命采风大人对各城廓都下了这样的命令,鹤二鸣身为泸城城主,如此做也不过是例行公事。

但鹤二鸣却好像有点自己的私心,他通过私人渠道将命令下达到宜郎城冬生这里了,这里可不是泸城管辖的范围,也并非正规的官方途径,冬生也只为鹤二鸣本人私下里效命。也许鹤二鸣并不只通过冬生这一条途径下令,他也没指望真能打探出什么来。

不料彭铿氏大人真的来到了宜郎城、还被冬生发现了,这是个意外的巧合。冬生执行鹤二鸣的命令很认真,这本是一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,因为谁也不认识彭铿氏大人,可是冬生手下偏偏有一个方休。

方休曾做过国君的亲卫,将开山劲修炼到武丁功之境,很受冬生的重用。因为方休在百川城之会上见过彭铿氏大人,所以冬生特意叮嘱他,平日一定要留意。方休也没想到自己真能在集市上看见彭铿氏大人,当即就去找冬生汇报了,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,不料一举一动都被虎娃看在眼中。

冬生赶紧用仅有的一只岩鸽给鹤二鸣报信,又派出最机灵的手下黄楼暗中跟随商队出发,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冬生遵照鹤二鸣的命令,事情做得十分隐秘,没有将内情告诉任何人,就连黄楼也不清楚所跟踪的那少年是谁。

冬生还暗中叮嘱方休,绝对不能把此事泄露出去,回头他会有重赏。

这天回到居所时,冬生的心情很好,彭铿氏大人所在的商队已经出发好几天了,鹤二鸣给他的赏赐,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。立下了这样的功劳,他应该会更受重用,能从这里被调回泸城任职了吧?

心情颇佳的冬生没有注意到院中的异常,本该在门前迎接的仆从没有露面,走进屋中的时候,那两名侍女也没有上前问候。他刚觉得有点不对劲,身后的大门就自动关上了,屋中亮起了一盏灯,本该属于他的那个专门的座位上,此刻却坐着一位少年。

冬生是一名三境修士,知觉敏锐、身手灵活,且有御物之功,他反应应该很快,此刻却反常地没敢乱动,只是惊骇地问道:“你,你,你是什么人?”

冬生不仅身手快,脑筋转得也快,更能识实务。灯光亮起时,他不仅看见了坐着的少年,那少年身后还恭恭敬敬站着另一位中年男子,正是方休。看方休的样子好像并没有被制伏,但却垂手而立、连大气都不敢喘,他在冬生面前也从来没有这么恭谨过。

冬生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,对方能够让方休服服帖帖地站在身后、连动都不敢乱动,且能悄无声息地潜入家中等他上门,就不怕他有什么手段能反抗,还不如把事情先问清楚了。

那少年淡淡笑道:“冬生先生,你不是一直命人在暗中打探我的行踪吗?如今我主动送上门来,你应该很高兴才对,干嘛吓成这样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