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8章、重演(上)

虎娃眯起眼睛,终于认出了这头异兽。他从未见过此兽,与初见駮马时一样,只是听过山神介绍,这是金兕兽。它比一般的异兽更罕见、更强大,接近于传说中的瑞兽了,但毕竟还是异兽,就是由犀渠兽变异而来,一旦长成,便是已开启灵智的强大妖类。

前方的这头金兕兽低头狂奔时有一丈多高,从正面看也有七尺多宽,当它冲到百丈之外时,浑身都散发出淡淡的点点金光。金兕兽的皮和骨,据说是制作兵甲最好的材料,一头成年的金兕兽,就算不动用任何神通法力,也几乎是刀枪不入的。

此刻它身上亮起的点点金光,则是一种天赋神通,与猪头三伏地狂奔时那满身红光类似,可以护身,不仅能阻挡刀枪,还能对抗各种法力攻击。这头金兕兽比当年的猪头三可强悍太多了,寻常修士就算以御器神通打在它的身上,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。

修为越高的金兕兽,其防御能力就越强,同样境界的修士几乎很难伤到它,因此它最主要的进攻手段就是冲撞、且不给对方太多施展手段的反应时间。没有人会把自己的修为都写在脸上,让对手一眼就能看清自己是几境几转,但虎娃此刻却对这头金兕兽的修为判断得很清楚。

这头庞然巨兽在冲来时已毫无保留地运转了天赋神通,自数十丈外便已展开神识锁定了虎娃,此兽至少也有五境八、九转的修为。对这样一头异兽而言,修炼到如此境界,比寻常修士要困难太多了、所耗岁月也漫长多了。

但是另一方面,它也比同样修为境界的修士强大得多。假如虎娃仍是五境九转修为,猝然遭遇这头异兽还真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,只能先避其锋芒、再择机发起反击,或者干脆逃去。

可金兕兽庞大的身体看似笨重、奔跑起来连地面都在震动,但身形却非常灵活,速度极快堪比駮马,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冲撞到对手眼前。而且它也拥有强大的攻击手段,若被其神识锁定,几乎想闪都闪不开,更别提逃掉了。

眼看着一头庞然巨兽从大道上狂奔而来,商队的老板、伙计、护卫以及众行人皆向两旁的旷野中飞奔逃去。虎娃还站在大道中央,而他身边的车也都跑了。因为那些拉车的牛也感受到了远处异兽的威压,尽管无人驱使亦惊惶四散而去,车上堆放的货物则散落了一地。

虎娃身后约三十丈远,是全副武装、呈扇面形展开的军阵,拉着五辆战车的战马都在惊恐不安地嘶鸣。军阵战士们也看见了狂奔而来的金兕兽,感受到脚下的地面仿佛都在震颤,身体也忍不住轻轻发抖,前排战士举起了梭枪,战车上以及军阵后排有人在张弓搭箭。

他们不约而同都瞄准了一个方向,就等着金兕兽进入射程,这么一头骇人的大家伙,可不能让它冲撞到军阵里。虎娃尽管背朝军阵站立,也不禁暗暗点头,这应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军阵,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、阵形不乱。

但看来这些军阵战士并不认识金兕兽,也不清楚这头异兽的强大,如果它不顾一切地发狠高速冲撞而来,梭枪和弓箭根本来不及在射程之内将其挡下。但那位指挥者唐将军却不惊慌,他甚至面露喜色。

见属下战士都做好了攻击准备,唐将军高声下令道:“全部瞄准那驱使妖兽之人,不要理会那妖兽,听我的号令动手!”

战士服从军令是一种本能,虎娃站在那里感觉后背一阵发寒,他已被很多支梭枪以及弓箭瞄准了。虎娃此刻已经清楚对方的打算,军阵只是挡住他的退路,真正攻击他的主力是那头金兕兽,而且对方好像没打算留活口。

军阵战士只是听令行事,看见远方有妖兽奔来,便已确定虎娃是驱使妖兽的歹徒,在场真正的知情者只有三个:一是那头金兕兽,二是指挥军阵的唐将军,三是一路跟随虎娃而来、暗中监视他的某位行人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虎娃应该迅速闪避或逃离才是。但只要他一动,军阵所发出的攻击便会如雨点般齐射而来,唐将军也许并不指望能将其格杀,但至少能把他牵制住。唐将军正等着看虎娃的动作下令呢,不料虎娃却站在大道中央一动未动,看着狂奔而来的异兽,就像在看一道风景。

虎娃很平静,一人一兽的视线甚至有那么短暂的交汇对视。看见金兕兽的眼睛,虎娃就明白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,其中闪烁着残忍和兴奋的光芒。这是一头早已开启灵智的异兽,而且已能化为人形,此刻却故意恢复原身、扮作那位唐将军口中的妖兽。

金兕兽的速度太快了,当周围的人勉强看清它的样子时,它已经冲到了离虎娃大约十丈之外,那只独角中突然射出了一道碗口粗的金光。以强悍的护身神通冲撞,虽然是金兕兽最可怕的攻击手段,但这头异兽并不鲁莽,它同样可以展开强大的远程攻击。

金光射向虎娃的胸口,虎娃身前凭空出现了一把巨斧的虚影。巨斧劈在金光上,两者同时炸裂。幸亏周围的人早已逃远了,否则四散的法力余波会造成一片误伤。十丈的距离对于金兕兽的速度几乎是眨眼就到,在炸裂的金光中,庞然巨兽已经冲到了虎娃的身前。

那道金光是金兕兽的另一种神通,寻常的修士就算能挡得住,也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,就算修为再高,血肉之躯又如何面对庞然巨兽的直接冲撞?那只锐利独角直刺虎娃的前胸,眼看就要将他的身体挑出一个透明窟窿,却突然被一只伸出的手给扣住了!

这场面对虎娃而言太熟悉了,熟悉得就像某段经历的重演,他此刻的动作,简直就与当年面对那头駮马时一模一样。金兕兽的身形比駮马高大许多,但它的角是长在鼻梁上而并非前额,低头着向前直冲;而虎娃的个子也比当年明显高了一截,那支角尖亦恰好刺向他的胸口。

后方观望的唐将军感到一阵发懵,没人能凭血肉之躯与强大的金兕兽冲撞,哪怕修为高超的修士也不行!至少得运转法力、祭出法器护身,并闪避迎面的锋芒。可是虎娃偏偏这么做了,在巨兽如此高速撞来的情况下,伸手准确地抓住了那只金角,但这一幕唐将军却没看清,在场也没有人能看清。

虎娃伸手的时机只要错那么一丁点,金角就会刺进他的胸膛,可是对于虎娃来说,早就把这金兕兽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,只要伸手便能抓住。从头到尾他就没有一丝要闪避的意思,仿佛早就在等待着这一刻。

那锋利的角尖贴着虎娃的小臂插进了袖口中,独角上缠绕的金光也如电流般击在虎娃的身上。虎娃的袖子碎了,右手紧握在距离角尖约一尺远的位置,空气中似散发出一股焦糊味,小臂内侧贴着金角擦过的地方,已是一片血肉模糊。

前冲的金兕兽很惊讶,他不明白眼前的修士为何脚下纹丝未动,手中还会做出这样的动作。就算能抓住自己的角又有什么用,仍然逃避不了被刺穿身体挑飞的命运。但它的速度太快了,就算惊讶也不会改变决定,眨眼间就已冲撞到了虎娃身前。

就算是大成修士,亦是血肉之躯,身体不会比这头金兕兽更强壮。小山一般的巨兽带着狂奔的速度撞过来,这是多么巨大的一股力量?后面的唐将军,甚至认为虎娃是被吓傻了,看来名震巴原的彭铿氏,也不过是个胆小鬼!

但令人惊骇无比的一幕出现了,虎娃抓住了这只独角,身形却没有被挑飞或刺穿,他的神识亦切入了庞大的金兕兽的形骸百脉之中,一人一兽宛如气血互感相通。虎娃顺势向下一压,力量用得非常大也非常巧,还施法带着一股隔空卷起的强风。

金兕兽本就是低头往前撞,此刻等于以落地的前蹄为支点,被虎娃将庞大的身躯给撬了起来,后蹄已凌空离地,可是那高速奔驰的巨大惯性仍在。虎娃半转身重心向下一蹲,挥起右手奋力朝上一抡,竟抓住一只角将这头庞然巨兽挥向了半空中。

这是多么惊人的神力,可是虎娃偏偏就有这等力量。当初他能抡起一头駮马,如今则能抡起一头金兕兽。离开家乡之前,虎娃就已将开山劲修炼到武丁功之境,在路村外劈出百丈山路。而如今的虎娃就在不久前,以一对斧头硬生生劈山而出。

站在后方战车上的唐将军已经被吓傻了,按照计划,金兕兽奔来,他会下令战士从背后攻击虎娃,一前一后将此人格杀当场。金兕兽会带着虎娃的尸身擦着军阵的边缘而走,那些战士的梭枪与弓箭根本留不住这头异兽。如果虎娃留下任何遗物,也都会落到他们手中。

但虎娃竟然没躲闪,狂奔的金兕兽便直接冲撞了在他的身上。被撞飞或挑起的却不是虎娃,如小山般的巨兽居然飞了起来,伴随着咔嚓一声巨响,巨兽身上还闪烁着淡淡金光。震憾中的唐将军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他下意识地祭出法器短斧,发出光芒企图抵挡。

庞然巨兽将斧子砸飞,翻着跟头飞出了三十丈远,恰好砸在了唐将军所乘的战车上。正中的这辆战车中没有御手和其他战士,车上只有唐将军一个人。又听一声沉闷的巨响,庞然异兽将唐将军连人带车都砸成了碎末、甚至陷进了泥土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