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7章、贼出没(下)

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呢,虎娃自能记事时起就在修炼,所经历过的事情几乎都能记得很清楚,如今他已突破七境修为,元神中更是能清晰地回溯往事。虎娃闭目凝神片刻,突然想起了此人是谁。

虎娃第一次来到樊室国,就是年初的百川城之会。参加那场盛会的没有普通人,但五位国君各带来了两队军阵为仪仗护卫。那些军阵战士虎娃虽没有特别关注,当时却从头到尾扫视过一番,他在元神定境中回溯当时的场景,果然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,便是方才匆匆离去的中年男子。

此人曾加入樊君在百川城之会上的仪仗卫队,但看他的年纪应该不小了,百川城之会后应该已解役归乡。他可能就住在这一带,闲来无事便受雇做商队的护卫。其人的身手应该很不错、在当地还颇有些名气,毕竟做过国君的亲卫嘛。虽然雇他的价钱很贵,但商队老板还是愿意找他。

难怪此人突然反悔离去,商队老板会那么失望,还在那里小声央求了半天,却又不敢太得罪他。

虎娃在百川城盛会上大出风头,这名樊君的亲卫当然对他印象深刻、能认出他来,实在是太巧了。虎娃回忆起那人是谁,再往四周望去,中年男子已不见踪影。以虎娃的本事,本可以追踪此人留下的气息,说不定还能在城中把他给找到,但虎娃想了想,并没有这么做。

这里毕竟是城廓中,有军阵驻守,而且是白额氏族人的聚居地,也有赤望丘的修士。若闹出太大的动静,说不定还会伤及无辜,更何况那人尚无什么不利于他的举动。虎娃也不清楚此地有什么人在关注他的行踪、想找他的麻烦。既然已经有人去报信了,那就让对方来找他吧,他不必去主动惹事引人起疑。

虎娃坐在车中闭目养神,跟随着商队一起出了宜郎城的东门,他知道自己可能会遇上麻烦了,但遇上也就遇上了吧,倒要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事?这只是一次偶然的遭遇,对方不可能组织大批高手专门来阻截他,而以虎娃如今的修为,其实也不必怕什么了。若是有人不知好歹恰好撞到他手里,他也不必客气。

虎娃如今不仅长大成人,且见多识广。他清楚自己在众兽山来了那一出,必然会引起巴原各宗门以及各国高层势力的震动,而有人说不定想打他的主意。以虎娃的身份,未必有人敢公然对他怎样,但若自以为能暗中做得干净漂亮,说不定有人真会动手。

他交代过羊寒灵,迄今为止,他已拥有七境修为的消息尚未传出去,人们还以为他仍是一名五境修士。其实就算虎娃当初未突破大成修为,也不是一般修士能对付的,如今拥有了七境修为,心怀不轨者还真是打错了主意!索性就让对方主动找上门吧,只要赤望丘还不知他真正的来历,虎娃可不怕把事情公然搞大。

满载货物的牛车行进速度很慢,虎娃这种交了钱的“顾客”,也只能与一堆货物挤在一起。车队后面还跟着二十多个当地民众,他们也要走这条路,各背行李尾随。虎娃一直靠在货物堆中闭目养神,却已经察觉到混在行人中的某个家伙一直在悄悄关注着自己。

此人是在商队出城时突然出现的,却连行李都没带,显然是被什么人临时派来的,目的就是确认虎娃就在这支商队中没有离开。虎娃的元神展开,能清晰地察知周围的情况,甚至还能“看见”高空飞过的鸟儿,他发现了一只送信的岩鸽。

岩鸽是从宜郎城飞出,应飞往商队前行的泸城方向。这也是凑巧了,这只岩鸽飞得还不高,也恰好从车队上空经过,所以虎娃才能发现它。他不禁有些惊讶,若这只岩鸽是针对他的报信手段,对方的身份地位可不算低,他甚至有些期待了。

然而商队一直在路上走了两天,什么状况都没发生。到了第三天终于进入了山野,随行的护卫们都紧张起来。可是在偏僻的山林中穿越弯曲起伏的道路,仍然什么事都没有。他们人多势众,带的护卫也不少,沿途的野兽听见动静都被惊走了,小股山贼大概也不敢贸然动手。

虎娃有些纳闷,如果有人想在暗中拿下他,最好的办法就是冒充山贼来打劫商队,怎么没有在最适合的地点动手呢?等到当日黄昏,商队终于走出僻静的山野,看见前方的人烟村寨时,护卫们都松了一口气,虎娃也突然明白了过来。

对方应是忌惮他的修为高,在地势复杂的荒地山林中,如果人们四散惊逃,他便很容易脱困遁走。对付他这种“高手”,还是在开阔地带布下阵式合围才是最有把握的。对方如果存了这个打算,那就说明还是低估了虎娃的修为,也没有能御器飞天的大成修士可调用。

虎娃判断得果然没错,到了第四天,商队走在一片平原中,离前后村寨都比较远,道路两边全是开阔的旷野。时节已是冬季,路上没有其他行人,野地里的庄稼也早已收割完毕。虎娃远远地望见前方的旷野中摆开了一支整齐的军阵,军阵前方还有几辆战车严阵以待。

好端端地又不打仗,在大路上摆出这种阵势干什么?对方可真给面子啊,集合了一整支军阵、还出动了五辆战车。虎娃的眼力特别好,是最先发现前方状况的,而商队中其他人又过了好久才望见拦在半路的军阵。

一名护卫上前惊讶地问道:“唐将军,您怎会带人在此地列阵,是在执行什么军务吗?”听口气,他们显然是当地的熟人。

那位唐将军答道:“我们接到紧急军报,这一带有歹徒驱使妖兽洗劫商队,不仅抢夺财货还杀人害命,所以特来围捕。”

商队老板显然也是认识唐将军的,已经跳下车上前行礼,闻言吓了一跳道:“我们这里倒是听说过有山贼出没,但哪来的妖兽啊?……就算偶尔有妖兽,也用不着将军带这么多人在大路上布阵啊?”

唐将军很威严地解释道:“尔等有所不知,那妖兽神通广大,可幻化人形。而歹徒经常混在商队中,驱使妖兽选好合适的地点便动手……你这支商队携带了不少财货,很可能就被他们盯上了,这次上路,车队中有没有混进陌生人啊?”

陌生人?无论是商队的伙计、护卫、还是跟在后面的行人,大家闻言都互相看了半天,彼此举手大叫,证明在这里都有熟识之人,当地人的习惯本就是结伴上路。等一阵喧嚣过后,大家还真发现有一个谁都不认识的陌生人,便是坐在牛车上的虎娃。

所有人都闪到了路两边的旷野中,就像躲避毒蛇一般尽量远离了虎娃。虎娃也走下了车,朗声说道:“这位唐将军,我并非什么驱使妖兽的歹徒,只是行游中的修士。”

其实那位唐将军从一开始,就紧紧盯着虎娃所在的这辆车。而从宜郎城出发时就暗中盯梢虎娃的那个人,也悄悄向唐将军打了个手势,这些虎娃皆心知肚明。

唐将军一见虎娃下车,立刻举起手中的短斧高喝道:“不管你是谁,请立刻接受盘查,我们听说那驱使妖兽的歹徒,就是个模样俊俏的少年郞,满口谎言、最擅欺骗!”随着他的手势,战车前移,后方的军阵也展开呈扇面形包抄了过来。

唐将军故意说这种话,先已经认定要抓的歹徒与虎娃形容一致,又宣称这歹徒平日满口谎言,看来就是防止虎娃万一说出自己的身份。他口称让虎娃接受盘查,实际上已经展开了战斗队形。

虎娃却有点纳闷,他可是上战场打过仗的,这种扇面形的战阵很紧密,就是对付高手用的,却是守势并非攻势,好像只是为了防止他从前方突围逃走、将他堵在这里。唐将军手中拿的是一把短斧,并非军阵中的制式武器,虎娃能看出来那是一件法器,看来这位将军至少有四境修为。

唐将军带了这么多人只是为了阻截,看来动手者应另有高人了。虎娃并没有理会逼近包抄的军阵,转身向来路望去,他已经听见了大地轰鸣之声、看见了远方的烟尘。紧接着就见已退到路旁的众人惊叫着向更远处奔逃,纷纷大喊道:“妖兽来了,果然有妖兽!”

人们看见了终生难忘的场面,在这条无人的大道上,正有一头小山般的巨兽狂奔而来。它的体型有点像水牛,却比普通的水牛大了很多倍,全身披着铠甲般的厚皮,小眼睛、小耳朵,鼻梁正中却长着一只金光闪闪的独角。

它的体形巨大,这只独角亦有三尺多长,向上弯曲像一把锋利的镰。虎娃也吃了一惊,随即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,对方布置得还挺细致,先污蔑他是驱使妖兽的歹徒,然后还真的弄出了一头妖兽。

虎娃对这个场面可不陌生,小时候就在山中见过狂奔的犀渠,到了巴原上又见过向他飞驰而来的駮马。这头异兽的样子颇像犀渠,但体型比犀渠还要大一圈,而它奔跑的架式以及看向虎娃的眼神,又极似当年的那头駮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