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7章、贼出没(上)

令虎娃感兴趣的第二件事,就是在仓颉第一次见到虎娃前不久,这位前辈曾在樊室国一带游历。仓颉不经意间提及,他在宜郎城一带的山野中曾见过胭脂虎,而且出现在离人烟村寨并不算太远的地方。这位前辈的随口一提,却引起了虎娃极大的关注。

虎娃很想知道,仓颉看见的那只胭脂虎,是否就是曾经救他的那只?这种可能性看似很小,救过他的那头胭脂虎怎会从蛮荒深处跑到宜郎城这种地方呢?可是胭脂虎在世间非常罕见,虎娃无论如何要去一趟、希望能亲眼见到它。

宜郎城周边也是白额氏族人聚居的地带,从那里沿着东海北岸往东走,便越来越接近于赤望丘,这也与虎娃此行的计划相符。算算时间,仓颉上次见到胭脂虎的时候,恰恰就是虎娃离开家乡来到巴原的那个初冬。

如今五年过去了,不知那头胭脂虎还在不在那一带的山野。虎娃甚至有些担心,因为那样一头罕见的猛兽生活在离人烟村寨并不远的山野中,对它自己以及周围的村民可能都是危险的,但愿它还在那里且安然无恙。

虎娃想到那头胭脂虎时,他本人便化为一头斑斓猛虎,背生双翅飞翔于云端。虎娃所化的猛虎冷眼看上去很像啸山君,其实在常人眼里,猛虎的样子都差不多。但是在另一头猛虎眼里,虎娃所化形的猛虎,与啸山君原身恐怕差别就比较大了。

毛色同样是漂亮的黄褐与雪白相间条纹,但纹理不同,其实每一头猛虎身上的花纹都是不同的。虎娃所化猛虎身形非常矫健匀称,从某方面来看很像他自己的体形,且这头猛虎的眼神就像孩子般明澈,分明便是虎娃的目光。

吞形之法的玄妙,不仅在于可吞禽兽之形,且吞形之后的样子与本人的心境有关、是自行演化的。比如虎娃亦可吞山魈之形,但他化身的山魈,与当初的肖神是完全不一样的,其差异就像一个人与另一个人。

远处的海岸线越来越清晰,下方的海中渐渐出现了渔舟,虎娃收起神器化作的双翅,又恢复了人身,落下云端、隐匿身形在波涛上行走。他刻意避开了那些生活在岸边的渔民,也没有让人发现自己的行迹,就这么一步步走上了岸,在无人之处才重新显露出身形,看上去就像是一位正在赶路的平凡少年。

虎娃曾经去过樊室国的百川城,但仅仅是为了参加那场盛会,如今才是真正的在樊室国中行游。他的足迹正如山神当年的叮嘱,已行遍巴原五国,正一步步接近赤望丘。

宜郎城一带的人情风俗,虎娃并不陌生,与帛室国境内的滨城差不多,它们之间本就只隔了一条江,而且居民大多是白额氏族人。但虎娃也能看出来,这一带的民生更为富庶、物产也更为丰富,城廓附近的人烟更加繁茂稠密。

樊室国是巴原五国中除了巴室国之外最富庶的国家,因为它也拥有很多土地肥沃的平原地带。而且盐兆五百年前进入巴原时,最早到达的地方就是这一带,这里的农耕文明也比巴原上其他地方出现得更早一些。

但樊室国中的沃野平原,并不像巴室国那样大致连接成片。巴原被崇山峻岭四面环绕,其内部也有诸多山川。樊室国的地形很特殊,它被很多条大大小小的山脉纵横交叉穿过,山脉间被分割出了一片片地域较小的平原,呈网格状。

城廓大都建立在小块平原的中央地带,其周围的人烟村寨往往比较稠密,但是从一片地域到另一片地域,往往都要穿过险山荒野。盐兆建立巴国后、长达数百年的时间内,组织各地民众开山筑路、架设桥梁,人们才得以往来交流。

如今与古代蛮荒时期不一样了,樊室国各城廓之间都有道路连接,可容车马商队以及军阵通过,但这些道路往往都会穿过一些很偏僻的山地。在这个年代若无十分必要,大家也不会离开家乡到太远的地方,因此走在路上最常见的就是商队,往往携带比较贵重的大批财货。

相对富足的物产、独特的地形,也使这里出现了另一种“特产”——山贼。虎娃走过巴原上的很多地方,当年第一次离开蛮荒到达白溪村,就遭遇了一伙凶残的流寇。但那伙流寇是城廓军阵假扮的,而他在路上走了这么久,其实还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山贼。

也许是虎娃的运气好吧,也许是那些山贼运气更好、没有碰上他。但不得不承认,巴原上绝大部分地方的民风还是很淳朴的,在生活相对安定、各国统治也比较稳定的年代,并没有太多山贼流寇出现,就算偶尔有,也很快就会被剿灭。

虎娃很多时候就是一人独行,背了一个不大的背包,有此等胆色,看上去应该就是有功夫或修为在身。干坏事的人也需要有眼力,否则也干不长,况且山贼的主要目标是那些携带大批财货的商队,所以虎娃一直没有真正遇到这样的麻烦。

但樊室国的情况稍有不同,这里经常出没的山贼明显更多。根据传闻,商队被山贼洗劫的事情,在这里发生的比其他四国加起来都多。

巴原上曾有过一个混乱的年代,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分裂内乱,当时强人四起,直至五国统治相对稳定后,这种状况才逐渐消失,只是在樊室国境内消失得还不够彻底。若发现山贼踪迹,各城廓也会派出守备军阵去剿灭,但由于樊室国的特殊情况,山贼总有东西可抢、抢完了也很容易躲藏转移,所以总有人会铤而走险,山贼很难被彻底剿灭。

樊室国的商队远行时,往往都会在城廓中雇佣护卫。在别的地方,商队的护卫主要是防范山野中出没的猛兽,而在这里更要防山贼。普通百姓出行时,如果要穿过很偏僻的山野,往往都愿意跟随这样的商队行进,有的人还会付给商队一些报酬、以寻求庇护。

这些情况虎娃早已经打听清楚,在少务的战略计划中,樊室国是他一统巴原的最后一个目标。因为这里的地形易守难攻,如果发生大规模战争,国境内纵横交错的山脉,使城廓间的每一条道路都会变成军事上的关隘,如果直接强攻,需要慢慢地一块块啃硬骨头,更要考虑到赤望丘的因素。

虎娃对樊室国也很好奇,他甚至在想,如果自己继续独行,会不会遇到山贼?虎娃对山贼可没什么好印象,他在巴原上所遭遇的两次流寇事件,一次是假扮流寇的军阵差点屠灭了白溪村,另一次是大俊所在的商队被意外袭击,可那些凶手都不是真正的山贼流寇。

听说樊室国境内的很多山贼,主要目的只是抢劫财货,若无必要并不取人性命,他们也不想招来城廓军阵的大规模围剿,但偶尔也有杀人灭口的事情发生。

虎娃虽不惧山贼,但也不想太引人注目,他就是一位赶路的平凡少年,所以也入乡随俗,先去了城廓中询问有没有顺路的商队,欲跟随商队一起出发。仓颉当年发现胭脂虎的地方,在城廓的东北方向、宜郎城与泸城的交界地带。

经常有商队从宜郎城前往泸城,途中要经过两片连绵的山野,那里偶尔也会有山贼出没,所以商队一般都会请护卫随行。虎娃要去的地方,就是这条路要途经的第二片山野,他打算在中途离开。

找商队最好的地方就是集市,宜郎城的集市很繁华,虎娃很快就打听到有一支商队将在两天后出发前往泸城。他找到老板给了一笔钱,约定两天后一起出发。像虎娃这种交钱求庇护的可以坐在车上,而有些想占便宜的人不愿意出这个钱,就会跟在商队后面一起走,商队管不着,但也不会刻意保护他们。

虎娃在驿馆中住了两天,第三天便来到集市外的约定地点,商队的车马都已经准备好,正打算出发。老板见到虎娃便请他上车,这时旁边有个人看了虎娃一眼,露出惊讶的神色,随即便转过身去尽量保持镇定。

等老板回到队伍前面时,这人也跑去找老板,说自己有急事、不能随商队走这一趟了。

此人是商队请来的护卫,而且是一名很重要的护卫。老板很失望,强调钱已经付了、怎能在这个时候反悔?那人则把钱还给了老板,还一个劲地道歉说真有急事。老板无奈,也只得随他去了。这一趟运送的财货比较多,老板也咬牙下本钱请了十名身手高强的护卫,少了一个,还有九个呢。

这本是与虎娃无关的小事件,虎娃却皱起了眉头。那突然反悔离去的中年男子,显然有功夫在身,看其身形步法以及生机神气,应已将开山劲练至武丁功之境,在普通人中也算是高手了,否则也不会被商队请来当护卫。

可是虎娃能查知他人内心中的情绪。那中年男子看见他时,首先感到很惊讶,然后是惊喜,却极力掩饰住内心的激动,尽量不让虎娃注意到自己。也就是说,此人应该已认出了虎娃,那么他匆匆离去,很可能是给什么人报信去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