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6章、虎娃的收获(下)

虎娃当初劈山而出,迈出九步则六境九转圆满,转身便突破了七境。后来他就在那高崖顶端定坐,羊寒灵退避一旁悄然为其护法。就是在那时,虎娃终于了解到很多此前所不知的隐秘,山神当年留给他的神念心印,也终于能够清晰地解读。

虎娃终于明确地知晓,家乡的山神名字叫理清水,就是当年名震巴原的清煞,而清水氏一族是其后人。虎娃也终于知晓自己的仇家是谁——竟是巴原上威名无双的白煞!其实只要知晓了山神的身份,就不难猜测仇家是谁,只要这仇家是来自巴原上的势力。

谁能在一夜之间覆灭清水氏的城寨,还能让修为已至化境九转圆满的清煞未及防备?如果这与武夫丘及孟盈丘无关的话,那就只有白煞才能办到了。难怪理清水一直不肯对虎娃说出仇家的身份、并不让他泄露自己的身份来历,因为这个仇家实在是太强大了。

赤望丘的势力在巴原上无孔不入,如果让人知晓虎娃是理清水的传人、其复仇的种子,这孩子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!

理清水并没有以述说的方式告诉虎娃这些事,他所留下的神念心印,只是真实地再现了这位山神当年所见的种种场景。白煞趁其闭关时突袭树得丘,令理清水身受重伤,并以清水氏一族的生死相要挟,但理清水并没有受其胁迫。

星煞率领五十名精锐死士屠灭了清水氏一族的城寨,一名族人都没放过。盘瓠的父母也死于那场屠杀,他们死后原身化为两条狗,和清水氏族人的尸身一起被焚毁。

白煞下的命令是不留活口、不留痕迹,但凡事不可能做得完美无痕。城寨里还是有活口留下了,首先就是被扣在瓠瓢中、刚出生不久的盘瓠,其次是被隐藏在祭坛下方、密室中的虎娃。后来有一只胭脂虎出现在被刨开的祭坛上,身边是装在竹篮中的虎娃,被随后赶到的山爷等路村族人发现。

这些就是理清水当年在树得丘亲身经历与亲眼见到的场景,皆真切地向虎娃展现,没有任何伪造。但理清水并没有告诉虎娃,他并非是在清水氏城寨中出生,而是被一名少女抱到村中、交给清水氏一族的祭司的。

还有一段场景理清水看见了,但神念心印中却没有向虎娃展示。那便是玄煞飞来,发现清水氏一族已遭遇惨祸,于是施法寻找虎娃的下落、指引路村族人赶来,然后才有那头胭脂虎的出现。

虎娃并不知道救了自己的人其实是玄煞,而理清水隐瞒这一段往事可能是另有考虑,因为玄煞毕竟也出身于赤望丘。

理清水不需要对虎娃撒谎,他只需要隐去某些事情就可以了。虎娃解读了这段神念心印,当然就会认为自己是清水氏一族的遗孤,而且是很重要的族人,否则怎会在大劫来临时被祭司藏进了密室?

早在当年历心魔之时,虎娃便立誓要为清水氏一族报仇。就算山神不这么做,虎娃应该也不会改变誓愿的;可是山神如此选择,也应该有他自己的用意。

如今虎娃终于知道了仇家是谁,想报仇却遥遥无期,假如换一个人,恐怕会认为这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!以虎娃现在的修为与身份,巴原上敢得罪他的人已经很少了,绝大多数人应该庆幸自己不是虎娃的仇家才对,可是虎娃的仇家偏偏是更得罪不起的。

虎娃如今的心境,已非当初那个懵懂的孩子,他已经长大成熟,面对如此强大的仇敌,心中虽然悲愤,可是情绪并不焦躁。想当初听闻大俊遇难时,虎娃曾压抑了很久,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感觉异常沉重,可如今的虎娃却不再那样。

以他现在的本事想动赤望丘、找白煞报仇,当然是送死,就算是少务和武夫丘,也没这个实力。可是当初呢?当初虎娃想为大俊报仇、想亲手杀了郑股,也是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愿望,如今随着世事演变,不是已经实现了吗?

当年谁能想到,虎娃真会杀了郑股,而且是堂堂正正高举金杖红节,就在郑室国王宫中亲手将其拍成了肉泥。郑股计划那场阴谋之时,恐怕也想不到自己会是那般下场吧。

虎娃不仅亲手打死了一位国君,就在不久前,他还带着羊寒灵潜入众兽山道场、取了宗主琮余之命飘然而去。这样的事情,琮余本人能想到吗、其他人又能想到吗?虎娃今日能亲手打死郑股、取琮余性命,来日未尝就不能去找白煞报仇。

这对别人来说也许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而虎娃已经不再刻意去想,就这么一步步地去做吧。

在找白煞报仇之前,其实还有一个仇人是虎娃必须要收拾的,便是英竹岭的宗主英竹先生。如果当初的虎娃说自己想杀英竹先生,可能别人只会认为这是个笑话。但如今看见琮余的下场,恐怕没人会认为虎娃一定办不到了。

可虎娃若此刻说自己想杀白煞,别人也只会当成个笑话,其道理是一样的,这就是世事的演变。但虎娃绝对不会把这个想法说出来,在其没有把握报仇之前,他甚至谁都不会告诉,包括少务、包括盘瓠、包括师尊剑煞、包括门下众弟子。

虎娃不绝望但也不狂妄,他很清醒,过早暴露这个秘密对自己来说太危险了,甚至会给获悉这个秘密的人也带来危险。有些人他不是不能信任,而是因为暂时独守秘密是最佳的选择。

……

赤望丘的宗门道场、传说中巴原九丘之一的赤望丘,虎娃并不知道其具体的位置。除了赤望丘正传弟子,也没有外人能涉足那里,就连白额氏的族人都不行。

但其大概的位置,虎娃却是知晓的,它应该就在神民丘的北方,沿乌云山脉、隔飞流激瀑相望,最多只有几百里远。虎娃现在的打算,便是在最终能动手报仇之前,尽量先查探清楚赤望丘的情况,他本可从神民丘向北直飞赤望丘。

但虎娃并没有那么做,因为那样太容易暴露自己了。他也是大派宗门传人出身,清楚哪怕是一位七境高手、借助神器飞天查探,也会惊动武夫丘上的锁山剑阵,更会被道场中的长老察觉。武夫丘如此,那么赤望丘就更不能小看。

所以他选择了一种“平凡”的方式,依然像以前那样,就以一个普通的路人身份,穿过白额氏族人生活的地域,缓缓接近赤望丘,沿途暗中打探各种情况。虎娃首先去宜郎城,还与仓颉留给他的神念心印有关。

突破大成修为后,虎娃还解读了仓颉当年给他留下的另一道神念心印,其主要内容是灵枢诀传承。在此之前,虎娃已自悟了灵枢诀并将之修炼大成。但仓颉所授的不仅是秘诀本身,还包含他本人修炼此秘诀的种种感悟,这对虎娃来说也是珍贵难得的指点与印证。

除了灵枢诀传承之外,仓颉还告诉虎娃很多事。比如仓颉并非巴原修士,而是出身于巴原之外广阔的中华之地,更是轩辕天帝的直系后人。少昊天帝与高阳天帝皆是轩辕天帝的后人,但他们并非出自一支,至于仓颉与少昊及高阳是什么关系,这位前辈倒没说。

仓颉还对虎娃介绍了自己在巴原行游时的很多见闻,算是助其增长见知吧,因为虎娃说过他打算行遍巴原五国。其中的两件事情,引起了虎娃的特别关注。

第一件事就发生在虎娃的眼前,虎娃当时竟没有意识到。那时他正带着盘瓠跟随仓颉师徒在相室国龙马城一带行游,足迹并不限于龙马城辖境,最远一直走到了相室国境内的见鹤城。

在一片荒山密林中,仓颉发现了一片早已被树木、藤蔓与苔藓吞没的建筑遗迹。仓颉还告诉虎娃,那里有一座洞府,看痕迹已封存近两百年。说不定有什么高人还在里面闭关修炼,也可能其早已坐化,因为那洞府门户封闭后就再没有被打开过。

仓颉当时想考考虎娃的眼力,虎娃却没有发现那洞府的痕迹。而仓颉也无意打开这座洞府惊扰他人修炼、或者是进入其中探险寻宝。

虎娃到现在才清楚,仓颉当初讲那番话时,他们就站在那洞府门前。仓颉留下的神念心印告诉虎娃,那洞府的主人是两百年前的一位妖修,闭关前已有七境修为。仓颉当时还不动声色地传授了虎娃打开洞府的守护法阵、触动门户禁制的方法。

仓颉在行游途中经常对着石壁、水面甚至是虚空画出各种符文,虎娃虽然很留意,当时却不能尽解其妙。而仓颉站在那洞府门前时,也曾对着虚空画了一组符文,竟然就是在向虎娃演示——如何破解那洞府的隐匿法阵、触动门户禁制。

当时仓颉没有言明,虎娃如今解读了这位前辈留下的神念心印,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虎娃不明白仓颉为何要指点自己这样的事情,也许是想开玩笑、也许是别有深意、也许就是当作一则奇闻轶事,也许是想提醒他一些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东西。

虎娃不仅得到了灵枢诀传承,通过回顾仓颉所演示的、如何发现那洞府以及开启法阵、触动禁制的手法,也悟出了其施展的符文神通手段。以他如今的修为,也能尝试着演化出属于自己的符文神通——这也许就是仓颉真正想教他的。

如果虎娃当年没有留意观察仓颉言谈间看似无意的动作、事后无法清晰地回忆起那一幕,也就得不到这些。仓颉所留的神念心印中,只是解释了当初的玄妙,可并没有将当时的场景再演示一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