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6章、虎娃的收获(上)

瑶姬发来一道神念,着实将虎娃夸赞了一番,越看这少年心里是越发喜欢,她甚至隐约有一种感觉,虎娃将来之成就将不弱于她。这三天三夜的炼器,虎娃当然累了,瑶姬便邀他到仙宫中休息,并特意让他在当年神农天帝曾修炼的静室法座上涵养神气。

虎娃从未见过这样四面透风的“静室”,其实就是服常树冠下、宫阙花园中的一座凉亭,亭中放着一个简简单单的草垫,定坐于此却有难言之妙。

次日,瑶姬又设宴款待虎娃。仙宫中有珍藏的美酒,饮之醉人神魂,那些精灵少女环绕席间侍酒,声色皆妙,这酒是越喝越舒服,感觉简直飘飘欲仙。如果说唯一的遗憾之处,便是此地有酒无肉,下酒菜全是各色素果。

“主菜”是一盘果仁,就是从服常果的果核中取出,经过法力炒制、清香四溢,不论是佐茶还是下酒都是极好的。虎娃的兽牙神器里还专门收存了一枚服常果核呢,而他炼化的那三枚服常果当然是连核都没留下,现在却专门吃到了一盘炒果仁。

用不死神药做菜下酒,未免太奢侈了,就算在这仙宫中,也要攒几十年才能端出来一盘啊!

那些精灵少女吃各色果品,却不敢主动动那盘果仁,虎娃让她们吃的时候,她们才会很开心地拿一枚。后来虎娃酒喝高兴了,便以御物之法主动给这些少女们“夹菜”,将那些果仁一枚枚分给她们。精灵少女们纷纷起身回礼,皆露出受宠若惊之色。

瑶姬悄然以神念道:“她们是仙宫中的侍从,每人最多可服用三枚服常果,自己选择最合适的时候。这服常果的果仁,若不得允许,她们是不得私用的。看你这样子,比当年的少昊天帝还受欢迎啊。我特意端出一盘果仁让你下酒,你却给大家分了。”

虎娃微带醉意道:“哦,是这样的吗?那多谢道友如此盛情!……既然是一起喝酒,当然就要一起开心。”

瑶姬:“这酒怎样?”

虎娃:“好酒,就是传说中的仙酿嘛!”

瑶姬:“这么好的姑娘,皆是人间绝色,这么好的酒、这么好的仙宫,道友不如就长留此地修炼吧!”她还没忘记逗虎娃呢,又提起了这茬。

虎娃看上去已经醉了,却把盏摇头道:“可惜啊,我还有太多事要做,今日来只是访友,来日也欢迎道友去我那里做客。我的封地、庄园、府邸皆非秘密,想找很容易,有两个管家叫藤金、藤花,也是我的弟子,道友去了,只需报我的名即可。”

瑶姬打岔道:“这里的姑娘不美吗?”

虎娃:“美,正如道友方才所言,皆是人间绝色。”

瑶姬追问道:“那么谁最美呢?”

虎娃:“当然是瑶姬姑娘你,这还用问吗?”

瑶姬又笑了:“看来你还没喝多,答得很干脆……不知我与你梦中的那位女子,谁更美呢?”

虎娃放下杯子,老老实实地答道:“我不知道,因为我不知她的样子。所以很抱歉,这是无法比较的。”

瑶姬瞪了他一眼:“你何必这么老实呢?”

虎娃:“真人不妄语。”

这场饮宴尽欢而散,虎娃差点喝成了醉猫,但离席起身时,眼神仍然明澈。仙宫虽好,却非久留之地,又过了一天,虎娃终于要告辞了。临别赠礼,瑶姬又送他一把服常果的果核,果核中的果仁已空,不知以何种玄妙的手法取出,正是被虎娃昨天下酒吃掉的那些。

这些果核都是举世罕见的天材地宝、可炼化为神器之物,用特殊的手法亦可炼化成珍贵难求的灵药。虎娃收了人家这么多好东西,于是又拿出一支完整的带茎莲蓬,莲蓬中还有十二枚莲子,将此神药与神器回赠瑶姬,这才辞别神民丘。

……

离开仙家洞天后,虎娃是直接从神民丘上飞走的,他已拥有了仙家飞天神器比翼,飘飘然越过高峡,向着浩瀚东海而去。此番神民丘之行虽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人,却结识了瑶姬、了解到历代天帝的隐秘往事、见识了炎帝行宫与真正的仙家洞天结界。

他还“服用”了四枚服常果、带走了九枚,兽牙神器里又揣着一大把果核。他所收获的不仅是不死神药,又印证了少昊天帝当年创出吞形诀的过程,并将已掌握的各门吞形之法演化透彻。

传说中天地间的五种不死神药,虎娃已先后服用过五色神莲、琅玕、离珠与服常,尚有最后一种玗琪还没见过。传说五位天帝分别拥有各自的不死神药,若是凡人有幸得赐,服之便可飞升成仙。

传说仅仅只是传说,否则吃不死神药长大的虎娃恐怕早就成仙了。但这些传说并不仅是凡人美好的愿望,也包含着某种象征。历代天帝指引后人的迈过登天之径的秘诀,确实与这些不死神药有关。

历代天帝留于世间的秘诀,皆在演化天地间的某种法则,指引一条谙合大道本源的超脱之路,出发点虽不尽相同,但最终殊途同归。宛如巴原百川,汇流皆归东海。

琅玕对应菁华诀、五色神莲对应大器诀、离珠对应纯阳诀、服常对应吞形诀,这些是虎娃皆已在修炼中亲身印证过的、已明了其中的玄理。那么剩下的最后一种不死神药玗琪,就该对应了轩辕天帝所创的灵枢诀。

这几门秘诀,虎娃皆已修炼大成,且与当初的历代天帝一样,都是于修行中自悟的。但他创悟这些秘诀的过程,与古时各位天帝却不尽相同。

虎娃悟菁华诀,应是重现了太昊天帝当年的经历,来源于服用琅玕的体悟。若说有什么区别,那就是太昊当年已是仙家,而虎娃悟出菁华诀时,尚是一名小小修士。虎娃悟出大器诀的过程比较漫长,是在行游巴原的修行途中逐渐摸索清晰,但也与形神中融合的五色神莲有关。

至于其他三门秘诀,情况就有明显的差异了。虎娃悟出纯阳诀在服用离珠之前,悟出吞形诀也在得到传承及服用服常之前。他不清楚高阳天帝是如何创出纯阳诀的,但神民丘一行、听闻瑶姬讲述往事,却已清楚少昊天帝当初是怎样创出了吞形诀。

虎娃悟出吞形诀的过程,与当年的少昊天帝并不一样,他没有见到那些化身飞鸟的仙宫精灵,更没有服用过服常果,就是修行中的机缘所遇,从而一步步领悟了天地间的某种法则。

看来每一种不死神药,皆是天地间某种法则的演化,但无论有没有不死神药,大道之法则就蕴含在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之中。那最后一种不死神药玗琪,虎娃如果能够得到,当然更是一种机缘。但无论能否得到玗琪,虎娃皆可像轩辕天帝一样,演化出如灵枢诀一般的妙法。

虎娃此番行游,先后见证了啸山君的仙家遗泽与历代炎帝凿建的仙宫,最大的收获并非是得到仙家传承或服用了不死神药,而是明悟了这番玄妙。

飘然飞过奇瑰的群山,放眼前方便是被乌云山脉截于巴原边缘的东海,他回去比来时要快太多了。六境以上的高人,若得飞天神器便可以御器飞行,但除非是有十分的必要,一般情况下却很少这么做,至少不会连续地长时间飞行。

若不得化境修为,修士本身并无飞天之能,这只是借助外物的神通之妙。御器本身就是在施法,且此刻动用的是神器,飞天时便相当于连续不断地动用神器施法。虽然没有与任何人动手,也没有做别的事,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消耗。

御器飞天急遁,最常见的就是在逃命之时、以最快的速度脱离险地,其次是有急事赶路、要尽快到达目的地。可虎娃却好像不是这样,他离开神民丘之后一直在天上飞了两天。

这固然是因为他的法力精纯而浑厚,其实他也在演化修炼大成的诸般妙法。虎娃的背后又展开了一对无形的透明双翅,在空中飞行并不是完全凭借御器神通,而是真的像鸟儿那样操控气流滑翔,这可比单纯的御器飞天消耗要小多了。

在山峦间、云端上飘行了两天两夜,虎娃终于落到了东海岸边,看着那起伏的浪涌层层叠叠向着岸边卷来,他又定坐了很久。当虎娃再起身时,已化身为一头斑斓猛虎,肩胛位置展开一对硕大的羽翼,展翅冲向天际、飞过东海上空。

猛虎生翼飞翔,这是多么惊世骇俗的景象,却无人看见。这是虎娃将吞形之法与神器妙用相结合的手段,化身为猛虎再施展比翼。于云端俯瞰水面上蓝天白云倒影,七百里东海,虎娃就这样化身飞天猛虎横渡而过,伴随着舒卷的风云。

他是从东南飞往西北方向,目的地是隔海相望的樊室国境内的宜郎城一带。虎娃离开神民丘之后,为何要飞天直奔宜郎城呢?这与他突破大成修为后所解读的神念心印有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