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5章、服常(上)

瑶姬微微叹了口气道:“她们都是这仙宫中自古以来的瑞草所化精灵,不能离开仙家洞天,只在此自生自灭。仙宫寂寥无人,亦不识人间景象,因此灵智不全。莫说她们出不去,就算能出得去,若碰到众兽山弟子那等修士,也是命运堪忧。你也可将她们看作这座仙宫中的仆从侍女,无人时打理这里的一切。我前世曾在这里修炼,今生化形后与前世一般相貌,亦拥有前世的记忆与见知,大成之后掌握了仙宫禁制,所以她们便奉我为仙宫之主。”

虎娃终于明白,先前为他引路的那只鸟儿是从哪儿来的了,他摇了摇头道:“她们非是灵智不全,而是见知有限,困居此地修炼,无外患之忧、世事之扰,宛如懵懂之孩童。她们是仙宫中的瑞草精灵,我在西荒亦有一名弟子是草木之精,我看她们若得大成修为,亦可脱离原身之困、离开神民丘远游世间。”

瑶姬又叹了口气道:“你说的不错,我当年也是修为大成之后,才得脱离居草原身之限,而能远游巴原。可这对她们而言又谈何容易,世间芸芸众生,又有几人能得修炼?就算修炼入门,又有几人能得大成?

此地瑞草为历代炎帝所植,又有仙宫气息滋养、久远岁月积累,才得数十位精灵化形而现,但她们想在此地修炼大成,实在是太难了。况且她们与我不同,我虽是在此地化形而出,却渐渐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与见知,清楚世间诸事之凶险。

且不说她们能否在懵懂中突破六境修为,就算有人修炼大成,离开仙家洞天跑到外面,亦如懵懂无知之新生婴儿,恐怕尚未及见识人间险恶,就已遭遇种种不测。我嘱托道友不要将此地之秘告知外人,实在是顾虑多多。”

虎娃好奇地望着那些少女,又纳闷地问道:“她们能化身飞鸟,又能真的像鸟儿那样飞翔。我进山时,其中一位曾为我引路,我竟没有看出破绽,难道她们皆已习成吞形之法?”

难怪虎娃有此疑问,这些少女皆是草木之精,并无大成修为,当然更不可能将吞形诀修炼大成、然后再去修炼各门具体的吞形之法。以她们的修为若是得传秘法,当然可以施展各种幻化之术,但虎娃路上见到的小鸟,并非仅是幻化。

瑶姬以赞许的眼光看了虎娃一眼道:“当年少昊天帝来此时,也曾与你有同样的疑问,但当时还没有所谓的吞形诀流传世间。他就是受此地精灵化为飞鸟的启发,又服用了服常树上的果实,结合他的仙家修为,创出了吞形诀。”

声闻智慧中自有解释,世间先有这些化为林间飞鸟的仙宫精灵,后被少昊天帝看见,这才悟出了吞形诀这门秘诀。这些少女所修炼的当然不是少昊天帝所创的吞形诀,而就是自然地展示了此地精灵的一种天赋神通。

当年炎帝部落的图腾,就是一只火红色的鸾鸟。当初虎娃没看见那只鸾鸟,但长龄先生与少务等人可是都看见了,便是瑶姬所化。炎帝属下的各个部落,皆以飞鸟为图腾,族人们对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神鸟的向往与崇拜,凝聚着整个部落联盟历代人的精神与信念。

这座仙宫是历代炎帝所打造的世外修炼之地,曾有不止一人在这里修炼成仙,比如前世的瑶姬。这其中有不少人就在此地飞升仙去,他们飞升时神魂皆化为飞鸟之形,这座仙宫便留下了这样的仙灵气息。

生长于仙宫园林的瑞草,受仙灵气息滋养而成精灵,又长年在不死神药服常树的气息中洗炼形神,更有缘服食服常果,便自然能化飞鸟之形,这是她们与别的精灵的不同之处。瑶姬最后说道:“道友欲知其妙,可像当年的少昊天帝一样去服食服常果。你是我的恩人,这树上的服常果,你能服用多少枚便服用多少枚。此不死神药的服食之法另有玄妙,但你已将吞形诀修炼大成,也就不必我再叮嘱了。来到此地之前,你没有见过这些仙宫中的精灵、也没有见过服常树,便已自悟了吞形诀,看来就是与此神药有缘,你能摘下来多少枚收存,便带走多少枚。”

如此珍贵难得的不死神药,瑶姬在虎娃面前并没有藏着掖着,居然要他尽管吃,吃完了还尽量拿。想想也是,此座仙宫已成世外遗迹,只有瑶姬独自于此清修,三百年来虎娃是唯一的客人。服常树上的果子很多,瑶姬又何必小气呢?

偏偏瑶姬碰到的是另一位更“大气”的主,虎娃听闻此言竟面不改色,只是微笑着躬身致谢。虎娃可是吃不死神药长大的,看来瑶姬也和他差不多,反正有得是,想吃就能吃。

那服常树扎根于宫阙深处,看着还挺远的,但展开的树冠很大,远望如半空的一朵云。虎娃已将神器比翼融于形神,不必跑过去再慢慢爬树了,当即向瑶姬抱了一拳便飞身而起。他的肋下展开了一对似无形的透明双翅,若流动的风汇聚而成,左右各长达丈余。

这是虎娃第一次体会飞翔的感觉,却不是像羽民族人那般鼓动双翅飞行,展开双翅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模仿。人是不会飞的,看见鸟儿自由地在天空翱翔时,内心的潜意识也会想着有那样一对翅膀,此刻神器比翼便化为了双翅,而虎娃其实是在御器飞天。

当他飞行到一半时,便已回过神来,神器的双翅之形收起,身形被一团朦胧的光影所笼罩,继续向着半空飘然而去,终于落在了枝叶茂盛的树冠之中。不知这株不死神药已生长了多少年,树冠展开,将一座宫殿包括殿后的院落皆完全笼罩。

虎娃所见过的树木中,也只有象煞的原身能与之相比。象煞原身那株青冈橡,比这株服常树的主干更粗、树冠更高大,但树形不一样。服常树并不是笔直向上生长的,树冠向四面展开,所笼罩的范围却明显超过了象煞原身那株青冈橡。

象煞原身生长得那般高大,是刻意修炼的结果。因为象煞曾有一个非常离奇的想法,想将自己修炼成不死神药、将原身修炼成通天建木。可是这株服常树就是自然生长而成,看过上是如此惊人,虎娃站在枝叶中,感觉这树顶上简直可以放下一个集镇。

往下看,此树的主干约有两丈余粗,树身上有很多虬结的纹路,宛如一只只蛟龙缠绕在一起。树木的质地是半透明的,视线可隐约透过树皮看见里面的脉络纹理,光影并不均匀,就像一幅经过各种色彩晕染的、奇异的立体画,木质虬结分叉处的颜色最深。

而越往上,展开的越细的树枝便越接近透明,在高空无数枝桠盘曲交缠,其叶片就呈神器比翼之形,约有人的巴掌大小,每一片叶子都像一副对称的羽翼。无数叶片层叠在一起,远望光影朦胧交织,树冠宛若一片笼罩宫阙的云霞。

枝叶间挂着一枚枚果实,形状极似山桃,又似飞禽走兽的心脏,约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。没有熟透的果实呈青白色,宛若一枚枚青玉;而已熟透的服常果则是粉里透红,宛如一团团玛瑙,透过果皮和果肉,隐约可见其椭圆形的果核。

每一根独立的横枝上最多只挂一枚果,有许多枝条上还没有挂果。但这株树实在太大了,一眼望去粗略估算一下,树上至少挂了愈千枚果实,其中已成熟者有数百枚,难怪瑶姬能说让他随便吃、随便摘呢。

虎娃伸手抓住了一枚果子,却没有摘下来。果蒂很结实,连枝条一起被拉动了,而这枝条又极为坚韧。虎娃略一沉吟,施展炼器之法,将果蒂炼化,才将完整的服常果拿在手中。这果子太像大号的山桃了,粉里透红是那么诱人,虎娃忍不住就咬了一口。

果肉看似玛瑙,其实饱满多汁、滋味异常甜美,感觉几乎是入口即化。虎娃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,以他的修为已可不食人间烟火,但此刻竟有了一种久违的饥饿感,或者说——他有点馋。

他三口两口便把这枚服常果吃了个干净,还顺手将那枚果核收进兽牙神器中,然后舒舒服服地长出一口气,便在树冠间找了一块地方盘坐下来、炼化吸收那果肉中蕴含的灵效。果肉入腹便化为纯净的汁液,不含任何杂质,随着虎娃的法力运转,为形骸百脉所吸收。

身心内外似经历了一番彻底的洗炼,恍然惚如脱胎换骨,虎娃竟出了一身汗。虎娃的汗是非常干净的,随即便蒸发散去,这时他元神中又听见了瑶姬的声音:“此地精灵倒是和你一样服用这服常果,但以你之修为,想彻底吸收炼化这不死神药之灵效,却不该像凡人吃果子一样服用。”

虎娃睁开眼睛,只见瑶姬不知何时也飞了上来,就在不远处的枝叶中凌空而立。他笑着点了点头道:“我当然知道,但这服常果实在太好吃了,先尝一个。”

瑶姬笑道:“觉得好吃,你就慢慢尝吧,这东西的味道是吃不腻的,你别吃光了就行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