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四部:百川归海
第024章、炎帝仙宫(下)

眼前的女子以拥有化境修为,但尚非仙家,可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亦是仙家,因为她拥有了曾迈过登天之径的完整经历与见知,只是转生之后重新开始修炼、相当于在恢复前世的修为。

瑶姬显然知道虎娃心中的疑问,话音中自有解释,告诉虎娃不必追究这些未解之玄妙,待他的境界将来到达了那一步,自然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,也会清楚眼前的她是怎样一种存在。

瑶姬的来历还涉及到了古时的往事,她的前世之身是在炎黄之战中殒落的。而她转生为居草后,又被轩辕天帝亲手移植于此处。当她在此地通灵化形之后,恰好少昊天帝来到,告诉了她这一切。

前世就该飞升仙去的人,却卷入世间争端而殒落、继续羁縻于人间,还差点被一伙众兽山弟子当成灵禽给捕获了。

瑶姬还解释了她方才为何要那样与虎娃相见?在炎帝当年,若是凡人来此,服下一株居草,便是进入“仙宫”的缘法。其实本人还留在原地,神魂却能入仙宫一游、见识种种仙家景象,等醒来后亦不知那仙宫在何处,恍如做了一场大梦,大梦中却有仙缘。

而仙宫传到了瑶姬手里,服用居草,又成了开启仙宫禁制门户的方式。若有居心叵测之徒,服用居草神游仙宫,便无法掩饰自己内心中真正的目的。被瑶姬所察,便不会真正现身相见,更不会开启仙宫门户。

瑶姬伴随着声闻智慧之音向虎娃解说的同时,已举步向着那高处的玉阶飘飞而去。虎娃紧跟其后,问道:“瑶姬前辈,服用居草是问心考验,神魂相见之时,我认错了人,您怎么对我就放心了呢?”

历代炎帝所凿建之仙宫,就在这处仙家洞天之中,另有一道门户,只有掌握禁制的瑶姬才能开启,否则虎娃就算到了这里也是找不到的。此刻瑶姬已经开启门户把他带了进来,一边走一边答道:“首先,你不必叫我前辈。其次,你方才见到的并不是我和这座仙宫遗迹,说明你根本就不是冲着我或者仙宫宝藏来的。

来到这里,若心存不测之念,不敢服下居草神魂相见,便见不到我。你倒好,并非是我主动收去神通法术现身,而是你在神魂相见之时便破了我的神通,我自然现身在你的眼前。说明你不仅没有什么非分之念,发现认错人之后,对我亦无所求。

如果连你都不放心,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让我放心?其实我刚才让你服用居草接受考验都是多余的,但此地的规矩就是这样。我也希望你见到这座仙宫和仙宫中的我,便期待留在此地与我一起修炼登仙,也希望这就是你当初突破大成修为时的愿景。

可惜你要找的人不是我,要找的地方也不是这里,倒是让我空欢喜一场……”

她到现在还没忘记这茬呢,虎娃咳嗽一声道:“瑶姬姑娘,相见即是有缘,你我未尝不可以道友论交。若你愿意离开此地去巴原上行游,也欢迎你到彭山禁地做客。我今日来,是行游巴原印证修行,得道友当年之提点,特意登门访友。”

瑶姬又笑了,扭头看了他一眼道:“自从少昊天帝走后,三百年了,你还是第一个进入此座仙宫的访客。如果你觉得这里不错,欢迎常来做客,就留在这里修炼则更好。但时我的身份与此处的秘密,请不要告诉任何人。”

虎娃赶紧点首道:“这我当然明白,若不得瑶姬姑娘许可,绝不会告诉他人。”

瑶姬本就在笑,此刻突然扑哧笑出了声,刹那间这座仙宫中的气息亦如春光绽放,她又笑道:“瞧你这傻样,不必这么尴尬,方才有些话,我是逗你玩呢!无论如何,你是我的恩人,能来做客我很高兴,这里已经太久没有客人拜访了,我也不敢轻易让外人来。

我生平所遇之人,你几乎是独一无二。当初你给了我一枚不死神药,我看得清楚,那其实已炼化为一件神器。我就没想过世上会发生这种事情,但在你身上发生,却又显得那么自然而然。我不问你那不死神药是从何而来、又如何成为你的神器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秘,我也一样。

但我欲指点你的仙缘,所以才给你留下了大器诀。原想你若修炼有成,便可引你与我相伴,只要你服下居草以神魂相见、若与梦相期,你就会愿意留在这里。将来若迈过登天之径,你我可一同飞升轩辕天帝的帝乡神土。

不是这样也无妨,况且那一天还早,不知世事又会如何演化。今天你来了,我必须报答,要赠送你不死神药与神器。这件神器名为‘比翼’,它有飞天之妙,亦是当年炎帝以不死神药炼化而成。”

随着话音,有一道璀璨的光影飞到了虎娃面前。此物几乎是完全透明的,只是在空气中引起光线的折射才能看见,虎娃以神识感应将之摄于手中,它终于显现出器物之形,只有巴掌大小,像一片树叶又像一对羽翼。

这“树叶”的样子很奇特,茎部相连,向上生长分成左右对称的两片,它已被祭炼为神器,质地似无形而透明。这完全是一件“空白”的神器,既没有留下祭炼者的神魂烙印,亦没有曾经的使用者祭炼的印记。

虎娃将其托在掌心感应,此神器的材质非同一般,似为某种天地法则所化,竟似十分熟悉。片刻之后,虎娃的右手一握,此物便消失不见、已融入他的形神。

瑶姬微微吃了一惊:“你这么快就将它祭炼掌控了?看样子,你好像亲手炼制过类似的神器!难道你与我一样,也是前世之仙家转生。”说到这里,她的神情明显凝重起来。

虎娃拿到神器比翼,片刻之间便祭炼完成、掌握其妙用融入形神,做得这么自然而熟练,显然就像曾亲手炼制过类似神器的样子。能炼制神器者,只有迈过登天之径的仙家,而虎娃显然不是。能有这种经验,只能有一种解释——他曾有前世的见知。

虎娃苦笑着摇头道:“瑶姬姑娘误会了,遇到你之前,我并不知什么前世之说。我就是此生之我,一身修为便是此世修得。但我曾得到某位仙家封印于祭坛中的大神通法力之助,亲手炼成过几件神器,包括我曾送你的那枚莲子。姑娘方才已经说过,谁的修炼都有自己的隐秘,你不是不问吗?”

瑶姬点了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这倒不是不可以解释。我可以不问你的修炼私秘,但有一件事,让我觉得很疑惑,若不问出来,始终不得安心。”

虎娃:“那姑娘就问吧,只要我能告诉你的,便知无不言。”

瑶姬:“当初在威据城外围捕我的众兽山弟子,是受赤望丘星煞所托。而你并非妖物出身,来到神民丘时却化身为一头斑斓猛虎,并非幻化之术而是吞形之法。如今巴原上只有赤望丘传承此秘法,你应该不是星煞的弟子,难道是得自玄煞那一支的传承吗?”

少昊天帝曾来过巴原,到访炎帝行宫,这位天帝还曾去过巴原别的地方。赤望丘的传承,就是在那时留下的。瑶姬当然能看出来,虎娃进山时施展了真正的吞形之法,故而有此一问。

虎娃:“原来如此,我若是你,亦会忍不住问我与赤望丘有何关系。我所习之吞形诀,并非得自赤望丘,而是机缘巧合、于修炼中自悟。”说着话,虎娃发过一道神念心印,不仅解释了自己自悟吞形诀的过程,还将自己所悟的吞形诀传授给了瑶姬。

这是巴原上无数修士求之不得的秘诀,虎娃倒是很大方,直接就传授给了对方。对方当初也曾将大器诀传给了他,虎娃也没什么好保留的。瑶姬见过少昊天帝本人,说不定早已得到吞形诀传承;而虎娃得到瑶姬的大器诀传承之时,其实他早已自悟了这门秘诀。

两者各自所知所悟,恰好可以互相印证,这就是以道友论交。

瑶姬动容道:“原来你是自悟的,与少昊天帝当年一样。来到这炎帝仙宫遗迹的两个人,竟然都先后自悟创出了同一门秘诀。少昊天帝是因在此见到了服常树,而你居然连服常树都没见过,就悟出了吞形诀,看来果然是与此地有缘啊!”

虎娃惊讶道:“传说中的不死神药服常树,难道就生长在这里?我曾闻其名,但还从来没见过。”

瑶姬:“难道你没听说过吗,当年少昊天帝就是在这里悟出了吞形诀!……至于服常树,你抬头便能望见!”

虎娃闻言猛一抬头,才注意到前方半空的异状。远处的宫阙顶上有云如华盖,虎娃本以为这就是仙家遗迹中的异象,此刻才发现那竟是一株大树的树冠。运足神通极目望去,难怪会把那树冠看成云朵,这株树的枝叶几乎是半透明的,层层交叠在一起远望就如一片云霞。

虎娃也知道了刚刚得到的比翼是以何物炼成,就是这树上的叶子,应该是所有叶片中的精华,被某位仙家采炼为神器。

说话间两人已沿玉阶飘飞而上,穿过了一重重亭台楼阁、点缀着瑞草泉流的园林,周围一片片雾霭云霞飘过,带着奇异的瑞彩,飘渺间如梦如幻。虎娃忽然听见了女子的笑声,有很多鸟儿在园林中飞过,落地却化为明眸皓齿的少女。

这些女子远远地见到他们,便站定身形向瑶姬行礼,纷纷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虎娃,有人还在偷偷痴笑。虎娃纳闷道:“道友先前不是说,已独自在此清修数百年吗,那她们又是什么人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